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Strangers (2)

All U need is SHOOT:


BGM:Baby You're Bad / Shrink ◐ - HONNE




(把頭像換成這個了)(那舌頭看來好貪吃那腿看來有點小短整體莫名喜感)


AU,OOC,wolf,WTF。


一樁(我)刷到GIF導致的慘案。我非得寫到那格不可。


遲來的中秋快樂,祝大家月圓人更圓((奔逃



"Baby, you're bad, you're a danger to my health."


"...

 

【肖根】一位陌生女人

一颗木糖醇依:

*肖根,赠朋友 @江茕 ,提前祝她生日快乐。


*Summary:我曾见过那个女人很多次,但我没能一次记住她的脸。


*全篇旁观者我的视角,叙述两人的故事。应该是有点慢节奏的故事,我很喜欢这篇的叙述,文笔拙劣,希望不会让你们失望。
————————


我曾有幸于酒吧中结识了这么一位女人。


她把自己裹在长长的风衣里,冷着一张脸,与酒吧里充满着鼓点的金属乐显得不那么相融,点了杯烈酒就靠在吧台那,指节按着韵律轻叩着桌面,酒就把玩在右手中,也并不急着下喉。眼神似乎并没有聚焦,盯着玻璃杯的倒影涣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我不禁多看了那...

 

暂时性安宁(番外)

一条废狐狸。:

  故事的结尾,英雄拯救了世界,再然后呢?唉,然后就是无趣的生活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也许还捎带一点刺鼻的硝烟味。


  第一篇  烦人的邻居


  孤寂带来的彻骨寒意渗入了每一寸空气,目所能及的皆是如墨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Root觉得自己仿佛躺在一具棺材里,阴冷潮湿。然后是一只冰凉的手扒上了她的脸,五指攥着面颊用力扯了扯。


  Root皱着眉头醒过来,与趴在她身上的婴儿四目相对,表情又软和下来。本应看管好Elinor的人坐在床边,好整以暇——又恶作剧似地弯起唇角,神情颇有些幸灾乐祸。Root缩在被窝里的手动了动,探出被褥勾...

 

Demon(二十三)

Noramyw:

Root翻窗而进的时候,恰好看见Shaw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有洁白的浴巾裹着她的黑发,有水珠从她的脖颈落到锁骨。如果这些还不够,那么,Shaw最喜欢的黑色背心下摆自然地上卷,露出她的腹肌和漂亮的胯骨,以及往下,三角短裤包着的臀,笔直的双腿......


坦白地说,Root差一点就没扶稳窗台,掉下去了。



“你特地为我打扮的吗,亲爱的?”


Root关上窗,靠着玻璃,一边偷笑一边咬着嘴唇。



Shaw对此的反应是把毛巾整团砸她脸上,然后无视她,自己随意跨坐在沙发上,打开体育频道,还有威士忌的瓶盖。...



 

新婚妻妻再正常不过的蜜月期

林怀瑾:


这是超链接


不要问它是什么了(…)


我粗略地扫了一遍…然后去次小鱼干…我不会校对的…


萨姆恩·宠妻狂魔·肖
萨曼莎·作死狂魔·罪有应得·根·格罗夫斯

 

Demon(二十)

Noramyw:

我这辈子是搞不懂敏感词的了,走石墨吧。

 

一叶障目(短篇完结)

Noramyw:

Shaw这天难得来到了Root的墓地。


天在下雨,Shaw打了厚重的黑伞,把自己遮的很严实,从远处看,她一身黑,大概挺像一只不详的渡鸦。



她也的确是来说坏消息的。



“……有一个女人。”


Shaw艰难地启齿,她已经不想说下去了,Root是明白她的意思的,她总是明白,所以Shaw很多时候不用和她说很多。而且她自大,很多时候也不是很听别人说话,在她半边耳朵失效之后,就更会利用这一点对不喜欢的话充耳不闻了。



但这女人同样也很傻,有些话不说清楚她就会把结果想...

 

Sanvers 夏日交換禮物

Superfriend Sing Tgr:


又到了整理好看的Sanvers文的時候,最近推特上最紅的活動是Sanvers作品交換禮物 (Sanvers Secret Summer Crush),有許多大手參加。



這邊謹就同人文的部分整理幾篇自己喜歡的推薦給大家。至於全部作品(包括一些非常精緻的漫畫),同好們可以參考這個推特https://twitter.com/SanversSecret



我收到的禮物是這篇A bet's a bet by Graceybrook


https://archiveofourown...

 

再回首(23完)

一座灯塔一片海:

正文



23



此时的Shaw被沙发和水泥板压得死死的,她用左手推了沙发好几次,一点用都没有,沙发丝毫不动。Shaw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还有几分钟桌子下面的那颗炸弹就要爆炸了,而自己被困在这里,一点办法都没有。看样子,这是她人生的最后几分钟了。剩下的最后这几分钟,她该干点什么呢?



她的第一反应是,她想和Root说话,她抬起左手打算去按耳朵里的通讯器,但是,手在半中腰的时候停住了。她该说些什么呢?该说的话她好像都说过了。唯一没说过的是那三个字,我爱你。可是,她一定要把这句话说出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