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短-正剧】As We Dance

S君:


自从放假之后就一直很不在状态,写的越来越糟糕,希望可以慢慢找回感觉吧

弥补一下没能看到肖根共舞
————————

你一向不太懂为什么有人会喜欢所谓的黄昏。
对你来说,黄昏只不过是晚餐前后的一段无聊时间,大多时候你都在独自回家或者离开家的路上,这取决于你今晚想好好休息还是寻欢作乐。当然,这两种情况只限于那颗见鬼的子弹打穿Root左胸之前。
你们在Vasily安排的疗养院住了将近半年,在这期间你一直担任着她私人医生的角色,就像她一开始就期望的那样,你一刻不停地play doctor(如果你们早些相遇的话,你大概也可以成为一个救死扶伤而不是缝缝补补的好医生).
Root恢复地很好,她在疗养院的每一分钟看上去都神采奕奕,尤其是当你终于同意她出院的时候,她那带着蜜糖色的棕眸兴奋地发亮。
你们离开疗养院的前一天,Vasily习惯性地送来了亲手挑选的花。他对Root的爱慕显而易见,你对此表示理解——谁会不爱一个可以用舞鞋制服行凶者的芭蕾舞演员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你得知他跟Root求过婚而Root还给了他一个飞吻之后心里多少有点介意,不过无论如何,你得感谢Vasily,不然Root现在也不会坐在沙发上欢快地敲键盘。
那天黄昏的时候,对,见鬼的、莫名其妙的、似乎没有什么意义的黄昏,Root换上了平时在她身上并不常见的衣服。
她穿着黑色的高领薄毛衣和一条休闲西装版型的白色长裤,两手揣在裤兜里,微微弓着背,以一种算得上帅气的姿势靠着门框。
她的那种“handsome”和你不太一样,她没有隔着衣服都线条分明的胳膊,没有结实的小腹,也没有混血儿特有的五官,但她的一颦一笑都极为致命,她望着你的样子几乎摄人魂魄。
你不是什么修辞大师,这是你能想到的最贴切的形容了。如果说某些事物确实是任何词汇都不足以表达的话,Root一定名列榜首。没有什么话语能代表她给你的感受,就好比没有什么代码能造就出这样的她。
你注意到她赤着脚,和她一样调皮的脚趾陷在羊绒地毯里。夕阳从阳台洒进来,让米色的毛毯看上去更鲜亮了一些。
“Good evening.”
Root做出邀请的手势,那是你第一次听她到她把这两个单词放到一起。
你看了看木质茶几和上面的那瓶红酒,又看了看窗外略微刺眼的光线,稍微撇了下嘴,然后脱掉鞋子堪称小心地踩上毛茸茸的地毯。
你们对坐在茶几两侧,Root盘着腿,手肘撑在膝盖上。你知道她有话对你说,于是你往前挪了挪身子,打开了红酒,让你们的酒杯里盈上暗红色。
“喜欢昨晚的芭蕾吗?”她晃了晃杯子,饶有兴趣地等待着你的回答。
Vasily请你们去看了当地的芭蕾演出,他对芭蕾有着着魔般的狂热,以至于都没注意到你和Root的一些咬耳朵的小动作。芭蕾舞什么的你不是欣赏不来,而是那种轻柔的风格并不能调起你的热情。你更喜欢踢踏舞的那种节奏感和力量。
但直觉告诉你Root是喜欢芭蕾的。
“It was okay. "你最终决定实话实说,顺便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Just 'okay'?"Root挑起了眉毛,额头上有了几道明显的抬头纹。她语气里带着质疑和一丁点失望。
你却在这时候笑了出来,往前探了探身子,食指点了下Root的鼻尖。
“Cuz you were not leading it.”
你以为她会顺着你的话直接开始调情,但她只是用那双无辜的棕色眼睛瞧着你,轻轻转着手里的杯子。这让你又有了久违的琢磨不透她心思的感觉。
“如果那些不该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话,你会做什么工作呢,Sameen?”
你沉默了几秒钟,粗略地重新估量自己之后得出了一个你们两人意料之中的结论。
“赏金猎人,黑医,or both.”你耸了耸肩,“反正我除了救人和杀人之外,也干不了别的。”
“照顾人对你来说太无聊了?”Root明知故问地拉着你的手隔着布料抚摸她胸口的伤疤,你的指尖却在她皮肤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特例总是存在的。”你触碰着突起的伤疤,从她起伏的胸腔和呼吸节奏里你察觉到她对于你体温的不舍,那一丝眷恋随着她因发痒而吐出的气息一起飘入空气中。
“你呢?”你收回了右手,举起高脚杯再次和她碰杯,“跳芭蕾吗?”
Root的表情变回了平常的那种玩味(你知道她这种神态意味着什么:她清楚地了解自己的魅力所在,并且该死的运用得很好)。
“我大概会在麻省理工教书呐。”
你差点以为她会提到类似“和Harold一起”之类的话,但谢天谢地,她还是没这么煞风景的。
“所以你为什么会去学芭蕾?为了任务?”你换了个随意些的坐姿,目光本能地看向她赤裸的双脚。
“爱好。”她回答得不假思索。
你表示惊讶地哼了一声,毕竟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以为Root除了敲键盘和揍人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爱好,而她现在坦率直接地告诉你,她喜欢跳舞。
你抓住她白色长裤里露出来的脚踝,顺着她纤细的骨头向下捏住她的脚掌。
你第无数次想像着她把那头棕色卷发高高盘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底端翘起的短裙勉强遮住她的臀部,半透明的连体袜子......这画面让你不合时宜地被turn on了,你羞愧地咳嗽了一声。
你从The Machine那里得知了那场婚礼的事情,它一点不剩地把自己的交互界面“出卖”了。但也正因如此,你知道该如何补救,你并不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从来就不是。
“Well I guess you may want to...watch me dance.”她的声音很轻,和她所擅长的芭蕾一样。但你拒绝了她。
“不。”你是那么斩钉截铁,Root疑惑又有点难以置信地皱了下眉,那是她难得慌张的样子。
“我对芭蕾不感兴趣。”你站起身,把不明所以的Root也从地毯上拉起来,她没站稳脚跟地扶住了你的肩膀。
“我喜欢最普通的双人舞。”你一手牵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你们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你望了望窗外的日落景象,带着她一起向阳台的方向迈步。Root明明才是舞蹈专家,但她似乎有点紧张,这倒让你感觉很有趣,一个因为和你共舞而紧张兮兮的Root.
你们没有任何音乐,甚至没有最简单的伴奏,只是贴紧对方的身子,随意地摇摆晃动着。她试图把下巴垫在你肩上,但是因为身高原因,见鬼的,你难为情地一边保持舞步的平衡一边努力挺直身子。你们的步调有些不一致,但那并不影响你们各自的频率,就像Root说的那样。
她的脸颊贴着你的,此时她身上烫的像是要烧着。你掀开她的高领,母狮叼起幼崽似的咬住她的脖子,她的气息涌入你的鼻腔。
“Sameen.”她缩了缩身子,你腾出一只手抚摸她的脊背,直到她再一次放松下来。
最后一丝夕阳的光线仍然刺眼,你故意踩了下Root的脚趾,在她失去平衡的轻呼声中你靠着腰力让她慢慢倒在地板上。那棕发摊开的样子让你几乎再次辨不出现实。
Root勾住你的脖子,两腿也顺势夹住你紧绷的腰腹,一个翻身把你压在下面。
“我来领舞,Sameen.”
她露出一个得胜般的笑容,然后在你脸颊和脖子上留下密密麻麻的亲吻。
你忽然感到一股眩晕,但至少你终于搞懂了黄昏时分应该做些什么。
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也想和她跳支舞。
———————————

  1. FAQS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