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There's Nothing Holding Me Back

疯狂打游戏的Leeeeee:

严重OOC预警!!!试图无脑制糖


把上次的脑洞写完了,有点仓促,有时间写长一点☺️☺️第一次写东西非常紧张,紧张到想拉粑粑,写的不对、不好的地方请各位指出!


爱您们呀!♡


*


Sameen Shaw是个反社会者,同时也是个优秀的士兵,士兵不会退缩,不会逃跑,士兵只会提枪向前,终结敌人。


她是个优秀的战士,她不会退缩,她只是在和Root打一场名为“谁爱谁到发疯”的战争。


Root在一个月亮捂着脸待在云后的晚上挺腰尖叫着笃定Shaw爱她到发疯,而Shaw用膝盖碾着Root的腿心说疯了的人是Root,然后低头在Root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


*


Shaw认为Root是个蠢货,哪怕有机器的上帝模式加成,Root也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Root她他妈的居然敢涂了口红在Shaw的脖子上亲出来一个心形!那种由大红色的唇印组成的心形!


Shaw对着镜子咬牙切齿,她发誓今晚绝对要把Root扔出房间,她要让Root明白这间屋子里到底谁是老大。


不过,你们知道的,Shaw爱死了Root在她身上搞这搞那的样子。


所以她们当晚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来了一发,谁也没进房间睡。


*


Root是个疯子,美丽的疯子,那种在精神病院里逛一圈就能直接给她院花头衔的美丽的疯子。


但这次卧底的这家医院的医生实在太过大胆,他在监视器底下拍了Root的屁股。


Shaw在电脑屏幕里看见了。


机器在电脑屏幕上用大写字母打出:“冷静,Shaw。”


“要我说,没门。”


后来听医院里的小护士们说,那个很漂亮的精神病人被医生性骚扰的当天晚上,有个很漂亮的病人家属来医院探望病人,顺便去拜访了病人的主治医生……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病人家属带着病人强行离开后的第二天,那位主治医生垂着两只十根手指手指都被掰骨折的手回了老家。


*


Shaw突然发现她现在居然一点都不反感Root的调情以及包含拥抱在内的一切身体接触了。


习惯而已,她对自己说。


她只是习惯了Root每天的早安吻;习惯了做早饭的时候那个卷毛黑客突然从后面抱住自己的腰,把头垫在她肩膀上奶声奶气地用小颤音喊她的名字;习惯了晚上睡觉时那个长条形的人状物窝在她怀里;习惯了Root在洗澡的时候故意不带衣物和浴巾然后裸着身子出来给她一个印在发间的吻;习惯了Root的身体、动作和气息。


Shaw突然发现,她好像习惯了有关于Root的一切,而她愿意追随Root去任何地方。


只是因为习惯和本能而已。习惯让她不对Root反感,本能让她想待在Root的身边。


她在Root的身边感受到了无限的安全感和满足感。如果她的心脏要来一次高空跳伞,那么毫无疑问,Root会是她的安全降落之地。


她开始认真地想,她是否爱上了Root,尽管她无法体会到那种感觉,但她想到Root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多了。


在做早饭的时候,在射击的间隙,在每一个瞬息之间,有四个字母和与其有关的任何东西,会在她的脑海里沉浮不定却从未被消灭。


Root总是越靠越近,没有东西能够阻挡她朝Shaw的方向前进的脚步,包括死亡。


“死亡是生的另一种方式,亲亲。”


Root在Shaw对自己居然不讨厌Root的一切感到惊奇的那个晚上跨坐在Shaw的腰上脱掉了自己的胸罩和内裤,然后抓住Shaw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脖颈,动起臀和腰来。


真是个疯子,Shaw想,但这也太他妈火辣了。


“Root?”在喘息的间隙,Shaw伸手握紧了Root的手,十指相扣的姿势。


“啊……哈?”


“我认为……”


“我知道,甜心。”Root吻住了Shaw的下唇。


我们是天作之合,你总算意识到了。


我大概要输掉这场战争了。Shaw回吻着Root想。


*


“Sameen.”


“怎么,你那机智灵敏的黑客脑袋想好要怎么煎两份能吃的蛋了吗?”


“……”


Root有点儿委屈。煎蛋这种东西于她来说本不在话下,不过就是破开几颗圆滚滚的小东西的壳,然后把流出来的小太阳们装在碗里打散,热锅冷油放进去后再等一会儿——如果Shaw没有站在她旁边的话,就可以装盘(美丽的不会摔破的盘子)然后吃(或者看着Shaw吃)了。


Root嘟着嘴,把那锅炭黑的东西连锅一起扔进垃圾桶:“甜心,你站在我旁边,我好难做事呢。”


确认关系的第二个月,Root还是没有做成煎蛋。Shaw仍然喜欢在她没做成煎蛋的时候说上这么一句话。


但没有关系,毕竟情侣之间,同居生活需要一点调剂。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能煎好一块牛扒却不能煎好一只蛋。”Shaw站到Root的身边,用她盯号码时的眼神和专注度凝视着Root身前的灶台。


如果Shaw不在她煎蛋失败时候挖苦她,那么她俩的同居生活就更有趣了。


“噢,我想这就是生活吧,Shaw,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


甜蜜、温柔、深情的声音从Shaw头顶的上方缓慢又清晰地传进她的耳中,然后化成说话那人的舌尖舔上了Shaw的耳廓。


“而且我毫不介意你在这种时候看着我,亲爱的,你应该知道这个。你不必每次都刻意转移你的目光的。说实在的,人家很享受你看我的眼神。”


Shaw没说话,转身伸手抚上Root的耳后,踮脚给了表情看起来委委屈屈的Root一个吻。


“去打杯果汁然后坐好,我来做早饭。”


Shaw有点无奈,黑客现在看起来倒是很开心,连眼角的细纹都出来了——可她又要在期待着爱心早饭的心情中去给自己做早饭了。


她想说点什么,又怕要说的话让Root觉得太过突兀——怕黑客觉得她画风不对,但最终还是在心脏略快的跳动中声线平稳沉静地加了一句:“你要什么?”


“你做的东西我都喜欢,亲爱的,不管时间在早晨还是晚上。”温柔的Shaw——Root想。她搂着Shaw的脖子蹭了蹭,心满意足地往灶台的另一侧走去。


果汁机可比锅铲好操作多了,Root端着两杯苹果汁转身的时候只看见她的(前)特工为她们俩做早饭的背影,因为光线的缘故,Shaw身体轮廓的边缘看起来带着柔光……嗯……做早饭……有点像家庭主妇。但绝对和那些平庸的主妇不同,Root否定了刚刚的想法,她的小暴脾气火辣极了,非普通围裙主妇能比,她的Shaw就算是穿着围裙都能穿出拆弹专家的感觉。


温柔的Shaw,似乎还会发光。不,她就是光。——黑客想。


Root想变成一束光。她想变成一束光牵着Shaw狂奔,她跑得那样快,时间会在她这静止,她可以牵着Shaw相守在这永恒的瞬间之中。一次呼吸,一个吻,都是永恒的。


给Root做早饭……大概这就是生活吧。Shaw切着苹果想。


*


“亲爱的,我怎么总是觉得你不在我身边呢?”Root伸长手从Shaw盘子里切下一块牛扒放进嘴里咀嚼着。


“你的错觉。”Shaw接过Root递过来的咖啡,又给Root推过去一杯牛奶。


“不,我很确定你不在。你刚刚在我吃早饭的时候解开手机锁屏的次数有你过去两个月突突的膝盖个数那么多。”


“我不知道你观察得那么仔细。”Shaw挑了挑眉,认真地切割起牛扒来。


“对你——我亲爱的,我一直如此。而且,”Root讨好似的起身凑到Shaw旁边,跨坐到Shaw的腿上,两只手扶着Shaw的脸,低头好让她俩鼻尖对着鼻尖,“她总会告诉我一些你的事情。”


“那我很期待你和你的女朋友不再监视我的那天的到来。”Shaw直视着Root,身子一动也不动,维持着一个较为端正的坐姿。


“可是Sameen,你才是我女朋友,我们讲好了的。”


“闭嘴,Root。”


然后她们开始接起吻来,就只是接吻而已。那种简单的、温柔的、大街上公园里每一对情侣都会的那种两唇相接互吮的吻。


Shaw让机器搞了一堆关于“情侣怎么相处”的东西发到她手机上,而她刚刚收到的消息是:接吻。


所以情侣间接吻是很自然的事情,和Root接吻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她虽然无法共情,但学着用情侣间的方式来相处并不难,Sameen Shaw是个好特工,好医生,更是个好学生,反社会者又不是白痴。


Sameen Shaw是个实用主义者,而接吻是能让Root在最短时间内闭嘴的最有效方式。


所以Shaw和Root接吻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如今已没有什么可以阻碍她们走向彼此的脚步。

  1. 疯狂打游戏的Leeeeee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疯狂打游戏的Leeeeee 转载了此文字
  3. 风束谨疯狂打游戏的Leeeeee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没看到心水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