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瞎写甜向番外『A根O锤(下)』

徐嘉阳:

http://xujiayang203.lofter.com/post/1ee877ae_105c653f (上)
――――
在无数次面对敌人的追踪与反追踪后,root和肖之间日渐培养出了深厚的默契。或许,也少不了性爱在其中所起的微妙作用。root看肖的眼神也更加带有深意。彼此间都明白些什么,又都不去戳破。
肖在root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说,一张写着汉娜名字的照片,一把刻了名字的小手枪,和散发着玫瑰精油香气的装在小玻璃瓶中的一缕“头发”
“sameen,偷看别人隐私可不太好”
肖猛的回头,发现root抱肩倚在门边看着她,头一次,脸上没有挂着笑意。眼神都幽幽的。
肖手里捏着照片“只是恰好拉开抽屉看见罢了”
root不置可否的歪下头,没有说话。肖将照片放回抽屉。“她是你的朋友?”
root不再靠着门,踱着步子走到抽屉边,肖在root眼里看见了伤痛的情绪。
“汉娜,她是我的,omega……”
肖有点震惊,心里乱七八糟的涌过不知名的波动,她处理不来。只是脑海里一直回响着这个句子
她是我的omega。
“你标记了她?”
她看见root点了头“不过她已经不在了”
肖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人什么的,她不擅长,更何况,她觉得root曾经标记过omega这件事,让她觉得有些异样。
肖离开房间的时候,root没有像往常装模作样的调情或者干脆直白的叫她留下。门关上的那瞬间,她看见root轻轻摩挲着那小玻璃瓶。
烦……真烦……
肖坐在酒吧的转椅上一杯杯喝着龙舌兰,顺手打趴下两个居心叵测的猥琐alpha……
原来你身上玫瑰般的信息素是汉娜的,那张照片,原来你那么像omega是活成她在的样子,那把枪,你是不是拿它为了汉娜去杀了谁?
太多想法,搅的肖有点头晕……
“can I help you ?”
肖看见自己旁边坐下一个男性alpha,瞅着很顺眼。
“l think I need ……”
“Tomas”男人吐露自己的名字
肖打量着对方,颇为合眼缘“或许,我们可以来一个美妙的夜晚……”毕竟今天是情人节。也是TM上线的最后24小时。
――――――
root手里拎着小熊布偶,布偶脖子上挂着一枚戒指。将布偶放在床上,轻轻叹了口气。想到那次为了躲德西玛特工,肖陪着自己在公园一起扮熊。
“汉娜,我找到了我的omega,你会祝福我,对么”
root将照片手枪连同玻璃瓶一起锁进一个檀木匣子里。彻底封存过去。
root找不到肖了。手机定位也找不到,一时有些焦急。
martine第一次接到root的电话,怀着激动来见root,却兜头一盆冷水凉了心。
“你知道sameen可能去哪么?”
martine看到root略显焦急的模样,心头泛起酸苦的味道
“凭她的本事不会有事,你不用这样着急”
root把住她的肩膀“你知道,告诉我”那眼里的渴求伤到了martine,原来root一直喜欢的是肖。
“她应该去了##酒吧……”到底她无法拒绝root的请求。
“谢谢”
root毫不作停留。得到答案转身离去。
martine看着那背影,攥紧了拳……
――――
“美女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
托马斯的手轻轻按上肖的腿,上身前倾,明显带着暗示,肖在一番交谈后对托马斯很满意,是那种哪里都满意的满意……
在托马斯轻轻将一个吻落在肖脸颊的时候,肖抿了抿嘴,她敏锐的在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素中间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不如,我们换个地方?”托马斯建议到
“嗯~我也觉得该换个地方,sweetie”
肖看着托马斯背后突然走过来的女人,刚想说的话堵在了嘴里。
root的笑很冰冷,托马斯感觉到自己的腰部正顶着一把手枪。
“root”肖皱着眉头
root挑眉“你护着他?”
“root”肖降调又唤了一声。
空气里苹果味道变得越发浓郁起来,附近跳舞的未被标记的omega全部开始受到影响。这次,肖也不例外。然而root不打算收敛。她很不开心,看见托马斯的手放在肖腿上的时候,就已经嫉妒的想杀人。她也从来不是什么纯良人士。
托马斯开口想说什么,滋啦一声,root用电击枪电倒了托马斯,没有给他机会。在托马斯倒下的瞬间,root接住,利用酒吧里昏暗的盲点,消音的手枪在托马斯的右手背上开了个窟窿……
肖几乎是瞪着眼睛看着,这样强硬作风的root。
“这才是真正的你”
肖陈述事实。
root笑的很甜,甜里带着刀子“sweetie~我知道你会喜欢,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说话么?”
root将一侧头发掖向耳后,美丽的眼睛盯着肖。
肖瞥了一眼托马斯,将半杯龙舌兰干掉,站起身
“走吧”
――――
“为什么来……”话说了一半,脖子一阵电击的剧痛……
倒下的瞬间肖怒瞪着root,她不是大意了,她是过于信任。
root笑着将肖拖到床上,束缚带捆绑了她的双手“为什么来地铁站?因为这里是first date 的地方,你大概不知道,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我们注定属于彼此”
“别说这种屁话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sameen,你还不清楚么”
肖看着root脸上令人泛寒的笑容,感受着胳膊被针管推进的药物……
“不用这样盯着我看,sameen,你大概忘了,再过十分钟,就是你的发情期了,这药,也不过是让你更享受一点罢了”
“F,U,C,K!”肖骂着脏话,气愤填满了胸腔。
root无所谓的摸摸肖俊俏的脸庞。纤细的手指灵巧的去解她的衣服
“关于汉娜,我那个时候只有12岁,没有能力完全标记的……”
root已经将肖的外衣脱下,只剩里面的小背心
“汉娜被害后,我央求父亲制造TM,为了保护我在乎的人,你猜的没错,我的确用了那把枪,给汉娜报仇是我第一次杀人”
root将肖扒光,欣赏的看着肖,肖看着骑在自己身上解释着什么的女人,心里的愤怒减轻了些。然而,被绑在床上,实在是有损靛蓝特工的尊严,更何况,身为omega,很讨厌被一个alpha如此对待。
root轻轻的叼住肖的嘴唇,吮吸品尝,又靠近那有些泛红的耳畔“sameen~你知道的,我唯一想标记的只有你,你总会明白的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指针悄悄指向了十二点整,肖的发情期准确的再次到来,整个人如同浸在岩浆里,疯狂的热度炙烤着残存的理性。
她已经不知道root什么时候给她割断了束缚带,在药物的双重作用下,她的眼里只剩下root一个人,耳朵里只有彼此的喘息呻吟声,心里只一遍一遍喊着还不够……
“就是这样,sameen……”
身体交缠如灯芯,两个人在汗水里浸淫,在忘情中快乐。充实与包裹,是无上的快感。冲刺与震撼,是激荡的海浪。
“shaw,如果我今天不来,你肯定是要和那个人上床了对不对”root的脸颊也是泛着红,眼里的执着比悬崖都深。
“maybe……”
root狠狠咬上肖的肩膀“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为我所有吧,sameen……”
在一个猛烈的穿刺下,root毫不犹豫的用犬牙咬破了肖的后颈,刺进了腺体,那是无法言语的酣畅淋漓,root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进去,她叼着肖的脖子,就像王者捧着王冠。
永久标记……
“root……I will end you !”
“you can end me all you want ……”
――――――
TM上线的第三天,root就消失了。发情期褪去的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愣神,那些激情留下的痕迹。明显感觉到自己带着root的味道……被永久标记了
怒火之下,一个椅子砸过去,镜子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她要杀了root,虽然她明知道被标记的omega无法伤害自己的alpha……
还未来得及分清这种愤怒究竟是怎么回事,就接到了主控的联系。root被德西玛的人抓走了。而martine是德西玛的卧底……
――――
root冷漠的看着martine“想要她的代码痴心妄想”
martine坐在root对面,在桌子上摆了两排针剂,黄色的兴奋剂,蓝色的镇静剂。交替的扎进root静脉。
“用不了几轮,你的心脏就会爆掉”martine想去摸root的脸,被root躲开
root开始浑身颤抖,一桌子的针剂用光后,忍不住惨叫起来,束缚带磨破了root的手腕。
martine却先落了泪“这三个月里,我为你掩盖了多少行踪…如果你不是回来取戒指,我也不会这么做的,如果你喜欢的是我……”
“喜欢你?我挺喜欢你的……喜欢到,想杀了你”root猛的抬头,脸上还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满满的都是嘲讽……
――――
肖和cole带人已经不眠不休的找了root一天一夜,cole再见肖时被肖的标记震惊到,天呐,肖竟然被标记了,还是永久标记,不可思议。但是,他只试图提个开头,就看见肖已经准备揍人的黑脸。
在肖的焦急已经快让她发疯时,路边的公用电话响起铃声。肖犹豫了一下接听了
【can you hear me 】
“sure”
挂断电话,肖得到了root的准确地址。
身为曾经的医生,在看到那一桌子针剂时,肖发誓想把所有人都突突了。
martine的枪口抵在root头上,肖的枪口对着martine,其他人互相对峙。
root有点癫狂的状态,身体在抽搐,不是很剧烈,但是情况也很危险,看见肖,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sameen,I...I know ... you will coming for me”
肖难以形容看见这样狼狈的root的感觉,只是更愤怒了,好像还有心痛的感觉,那些让她陌生的feeling……
对峙中不知道是谁开了第一枪,混乱的枪战里,martine到底下不了手对着root开枪,一枪击中了肖的胳膊,挣脱束缚的root看见受伤的肖,徒手扭断了martine的脖子,非常戏剧化且毫不犹豫。root觉得心脏被揪紧了,脱力的倒在椅子上,肖上前去查看她的情况。
root水灵灵的眼睛温柔的望着肖“sorry about that~”
肖抬头“抱歉什么?绑我?电我?下药?”还是不顾我意愿强行标记我……
root吃力喘息着从衣服里掏出一枚戒指“我想先求婚的,现在应该也不晚……marry me,sameen”
肖愣住了“你连求婚都不挑对合适的时机”
下一句还没说出口,嘭的一声枪响,root已经先一步扑到肖身上替肖挡下了致命一枪。下一秒,肖已经回身把所有子弹打在了对方的脑门上。她确定她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呼唤“root!”
血不断的涌出来,那枚戒指掉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好像把肖的心砸出个窟窿。
“谁让你替我挡枪了!你,他,妈,发疯啊!”肖嘶吼着,眼睛都泛了红。
root搂着肖的脖子,身子沉重的跌下去
“sameen……我是,我是你的,alpha……”
所有alpha都会保护自己的omega……
你……是我唯一的omega……
“root”
“root !”
…………
――――――
心脏过山车,外加一个致命枪伤。root已经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一个月。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医疗器械的声音,和点滴的嘀嗒声。还有root若有似无的呼吸。
肖一直握着她的手,等待。这样安静不调情不嬉皮笑脸的root让她不适应。
她在root房间找到了那个熊布偶,熊布偶的手里攥有一个纸条
『你一直觉得自己有问题,无法感受别人能感受的感情,但是在我眼里这样的你很美,我想要你知道,如果你是形,你会是一条直线,一支箭』
肖将戒指攥在掌心,落下一滴泪来。尽管这泪转瞬即逝……
“root,听着,如果你醒过来,我就答应你”
然而root并无反应。
肖轻轻吻着root的额头“你不能这么玩,标记了就跑啊……”
“你这么躺着太逊了,哪里像个alpha……”
肖靠着病床睡着了。
寂寂黑夜里,root的一根手指轻微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稍一扭动脖子,就看到皱眉浅眠的肖。
抬起胳膊,轻轻用手摸摸她的头发
“sameen……”
柔柔带着小颤音的呼唤,透过呼吸机传出来。
即便声音这样小,肖还是醒了,正好对上root深情的眼神
“root……”
肖看见root脸上又爬上了那熟悉的笑意,嘴唇开合间吐出一句话
“Did you miss me?”
――――
三个月后
“肖,我都没有戒指的么?”root瘪着嘴
“我知道,你不是心甘情愿……”
肖简直受够了root说个不停的嘴。翻个白眼。
“闭嘴”
肖过去,将root抱上轮椅,今天再拍个片子就差不多可以出院了。自从root醒来,来回都要肖用抱的,十足的无赖模样。
肖将一个蝙蝠布偶扔进root怀里,生硬别扭的语气
“出院礼物”
root抱着布偶,激动的不行,嘴角得意的上扬,肖叹了口气,像下了好大决心似的,蹲在root面前
“sameen?”
肖从兜里翻出一枚戒指,拉过root的手,给root戴上“我父亲当年向我母亲求婚用的”
说完,也不敢看root,别扭的望窗外,两个人沉默了一分钟,肖决定站起身,被root一把拽过来,吻上去
“没见过你这样的alpha……”
“可我是你的alpha……”
“嗯…”
“咦?你承认了?”
“嗯,你可以闭嘴了”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