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On My Mind: Soulmate (Extra/完)

All U need is SHOOT:


※ 嚴正警告OOCOOCOOC / 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啥 / 輕鬆寫隨便看 


※ 不是警告:傻白甜 / 不小心倒太多糖 / 覆糖難收




現在Root的組成是30%的自己、50%的Shaw、20%的不明成分,反之亦然。


↑如果這樣想應該會比較正常不會認知失調XD


另外我把more than more先隱藏了,因為那是喝醉時發的而當我想起來覺得一切都不對還不能發的時候就已經幾天後......懇請諒解(ry




OnMyMind的電梯間感謝lofter的複製功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BGM:On My Mind - Ellie Goulding




"I'll bet, I'll bet that's why I keep on thinking 'bout you."


"So I poured it down, so I poured it down."

















【 On My Mind: Soulmate 】 (完)














21.


 


        看著鏡裡倒映出的憔悴面容,Root不由得嘆了口長長的氣。


 


        如果有機會換回身體的話,會不會因為沒有好好保養被揍扁?……想想是很有可能,因為那個知道自己漂亮得可惡的女人向來注重外表,誰敢多置喙半句都是等死,何況是犯下讓皮膚變差的滔天大錯。


 


        Root想著又嘆了一口很長很長的氣。果然是Shaw的身體,肺活量真好。


 


        總之,她現在坐在鏡子前面像白癡一樣猛嘆氣的原因是Shaw沒留下隻字片語突然就帶著她的身體失蹤了三天,雖然也稱不上真的失蹤,畢竟「她」就住在那隻耳朵裡頭,沒可能掌握不到所在位置,所以頂多算離家出走。但好幾天沒看見小傢伙確實挺難受,她閒著沒事幹還開始反省自己那幾天為什麼就是不願意讓Shaw靠近,甚至一個擁抱都不給──除了把對方衣服扒光的時候。


 


        考慮到自身產生的重大改變,Root猜想或許Shaw也正走向一條全新道路,所以才會一天到晚沒事就靠上來……而這陣子的自己是真有些刻薄,還很小氣,結果就這樣把人給氣到一走了之。想著便感到愧疚一層層疊了起來,坐立不安的Root索性穿上外套準備出門,卻在街邊開始猶豫。


 


        畢竟……找到之後該說什麼?現在仍未找到正確解決方案,如果貿然把人找回來栓在身邊,只是讓她們繼續過這種亂七八糟的生活,顯然事態將越來越惡劣,但……說真的?她還是不想忍受沒有Shaw在身邊的日子。


 


        說是失去才懂得珍惜並不正確,因為Root有預感,即使Shaw願意回來,之後自己也很有可能繼續將她晾在一旁,所以說是任性或許更恰當些──她需要的時候她就必須在身邊──只是這次,Root會努力提醒自己記得抱抱那個委屈的小傢伙。


 


        就算一切都亂了套,某些事仍然不會改變。


 


        至少她得如此相信,不是嗎?像記憶裡那句最肉麻也最簡單卻涵蓋一切溫暖的情話,她敢發誓自己到現在都還完全記得Shaw彆扭至極又不情不願地將它說出口時的語氣音調……如果可愛這種狀態可以殺人,她那天就死透了。


 


        好吧,這是為什麼「Root」必須去找「Shaw」。


 


        雖然她真不喜歡這麼喜歡Shaw的自己。


 


        ──但她現在真的很想抱抱她。


 








 


 


22.


 


        Finch看著眼前女人,真真切切地茫然了三秒鐘。


 


        他當然知道Shaw向來很關心Root,不說她們拐過幾百萬個彎終於在一起之後,就只說開始共同行動後至今,她像總覺得那個腦袋轉速超高的女人會把自己弄丟一樣,沒事就會問Root在哪裡、Root有沒有說什麼、Root還好嗎……所以他早習慣了,但彷彿頭上冒火的Shaw殺氣騰騰地衝進地鐵站找他要人倒是第一次。


 


        「Root不見了?」


 


        「對,而且她──」臉色難看至極的Shaw突然閉嘴,然後深呼吸。這讓他想起上回Root被帶走時的事,連忙把可能隨時會抓狂的她按到椅子上坐好。「我是說,那台混帳機器就是不願意說出她的位置,一定是S……Root要求它的。」


 


        「這怎麼說都不算好,等下Mr. Reese回來以後,妳能問問他是否有和Ms. Groves聯絡。」同樣擔心,Finch回身對著電腦打開權限,手在鍵盤上敲到一半才覺得今天的Shaw很奇怪……像兩個星期前的某天。「等等,妳怎麼跟The Machine聯繫上的?」


 


        因為基本上只能是The Machine主動聯繫Shaw,反過來行不通。而他一這麼問,Shaw就跟當機一樣呈現完全呆滯的狀態。


 


        大概過去整整半分鐘他才「看見」重開機的聲音。


 


        輕咳兩聲,「Root之前告訴過我怎麼做,很久以前的事了。」東張西望起來的Shaw裝沒事地說道──至少他覺得她在裝沒事,說明白點就是正在隱瞞什麼。「總而言之,你快叫那台機器把Root的位置吐出來,不然……不然我砸了它。」


 


        用軟弱口吻吐出的威脅恐嚇實在沒有半點殺傷力,但Finch冷靜點頭,一邊輸入指令一邊偷看臉上神情詭異的Shaw。


 


        當初因為可能性無限趨近於零就沒深入思考,但若仔細回想,從最詭譎如兩個女人性格互換的那日過後,她們雖然稍微正常了些,可某些行為舉止怎麼說都算不上自然──簡直像在演戲,只是為什麼?有任何原因導致她們需要演戲嗎?如果……


 


        「噢,Ms. Shaw,今天吃午餐了嗎?還沒的話可以讓John多帶一份回來。」


 


        「謝謝,但我沒心情吃東西。」


 


        沒心情吃?哦。他記得Shaw沒心情的時候老是吃個沒完。


 


        於是他沉吟片刻:「啊,說起來……妳知道嗎?Bear幾天前被Root帶走了,但她沒說原因,不知道這幾天Bear有沒有好好吃飯。」


 


        「噢,她甚至帶走Bear了?別擔心,她最喜歡那傢伙了,無人能比,現在大概輕鬆愜意地在我找不到的地方一起吃牛排吧。」


 


        「……是嗎?那就好,我也這麼覺得。」看著螢幕上不斷增加的白色字符,還不甚確定現況的Finch抓抓頭。真是顯而易見的醋意,酸得他牙齒都打顫了。假設推測為真,他從來都不懷疑Root會吃Bear的醋。「不過這次失蹤,聽起來比較像是妳跟Ms. Shaw吵架所導致的結果?」


 


        「比這更糟,我們甚至沒有吵架──」


 


        哇哦。


 


        眉毛高高挑起,Finch維持冷靜轉頭看向身旁面色錯愕的女人。


 


        ──嗶、嘎嘎嘎嘎嘎──


 


        Shaw又當機了。








///


 


 


 


        「妳真的是……妳是Root?真的?沒開玩笑?」


 


        Reese手中的提袋差點掉到地上。他覺得這完全不能怪他。


 


        因為眼前讓黑髮隨意披散肩後、表情看來煩躁至極的小個子確實是Shaw沒錯,但她卻說自己是Root?還說她們兩個「交換身體」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哇。這聽起來非常像愚人節玩笑,而且是蠢到極點的那種天大玩笑,誰會相信?


 


        「……我真的是,我是,真的,完全不想跟你開玩笑,才沒那種閒情逸致。」


 


        但Shaw──呃、不,Root的不耐煩微笑還真有那麼幾分味道。


 


        ……那麼幾分讓他背脊發涼的味道。


 


        「好吧,那我們現在弄丟的是Root但其實是Shaw?」不願就此多做思考的Reese決定直接進入正題,便轉向Finch問道,後者則點點頭,然後頓住片刻,又點一次頭。好像他也被震撼到還沒能讓腦袋正常運作一樣。「既然是Root,不對,但是……好吧,總之我只是想說,The Machine肯定知道她在哪。」


 


        他指指耳朵,決定不管正確稱謂了,聽得懂就好。


 


        「『她』拒絕告訴我,大概是Shaw用了手段才讓『她』同意。」焦慮地走來走去的女人語氣不善,而他看著本應是Shaw的Root說出Shaw這個字,雖然知道發話者是Root,卻不禁有種Shaw在裝可愛的感覺,因為只有那些女孩會用名字自稱。「幹嘛這樣看我?別說你平常都是這樣看著Shaw的。」


 


        毛骨悚然。胃酸翻騰。認知失調。


 


        外加殺意和醋意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保持沉默盯著雙手在胸前交叉似是隨時都要把他眼睛挖出來的Root,不自覺退後兩步的Reese半晌才搖頭。


 


        「不,但說真的,這超現實到我需要一點時間適應,譬如『Shaw』的口中一直說出Shaw這個字。」加重語調的他覺得頭很痛,甚至認為自己在夢遊──如果不是在夢遊的話那他在哪?所以肯定是的。「妳可以考慮設身處地想想,這完全不是件讓人愉快的事。」


 


        安靜片刻,Root嘆口氣:「我必須同意。」


 


        就在已經無言以對的兩人還在一方仰頭一方低頭地大眼瞪小眼以致脖頸痠痛時,忙碌於與The Machine溝通的Finch突然站起身,滿臉慌張。


 


        「也許你們得趕快出門了。」擔憂緊張和緊張全寫在他臉上了,另外兩人則馬上進入備戰狀態。「The Machine終於願意鬆口,但那是因為現在Root──Shaw昏倒了。」


 


        「一、一定是因為發作……她在哪裡!?」一聽到昏倒這個字眼就心急如焚,Root高聲問道,然後眼睜睜看著兩個男人同時怔住。


 


        三秒後她理解了原因,便無言地翻了個白眼。好啦,Shaw確實不會用這麼高的聲音說話,她知道,但又有點生氣。因為萬不得已的時候Root會啊。


 


        「呃,Kenns Steakhouse的門口。」


 


        Finch和Reese看著Root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我真不想理她了。」


 


        但說歸說,Root還是風一般地消失在地鐵站入口。


 


        「……Mr. Reese,你有什麼看法?我不是指Shaw竟然在牛排店門口昏倒這事。」被拋下的兩個男人互看一眼,聳聳肩。顯然他們都認為既然Root已經知道Shaw在哪,大概就沒自己的事了。「真有互換身體這種可能嗎?或者說是互換靈魂?我相當懷疑,但事實擺在眼前,又無法懷疑。」


 


        「我不知道,這很奇怪,不過她確實像Root,Shaw的笑從沒那麼討人厭過。」拿出所有心力保持鎮靜的Reese拆開大概早冷透了的午餐盒子,遞過一份給Finch:「但別想了,你想不通的,而唯一無法懷疑的就是人類需要進食這件事。這是你的份。」


 


        大概都還需要一段時間消化這種近乎靈異現象的事,兩人僅是安靜地吃著午餐,直到本該屬於Shaw但又不是Shaw的高頻問句出現在耳裡。


 


        「她現在在哪裡!我找不到她!」


 


        ──簡直轟然巨響。被嚇得差點反射拔下耳機的Finch真覺得耳膜要爆炸了。為什麼向來冷靜的Root進到Shaw的身體後就這麼毛毛躁躁的還學會尖叫了?剛才是不是該在Root離開前把幾顆鎮靜劑塞進那張嘴裡?雖然這想法實在粗魯,但他好想這麼做。


 


        「請冷靜點,Ms. Groves,她目前在急診室裡。」


 


        「哪間醫院!哪裡!」


 


        看著身旁已直接把耳機扔到一邊還繼續吃飯的John Reese,Harold Finch大概是首次真切理解了何謂欲哭無淚。他們親愛的駭客小姐顯然早把冷靜這個詞從字典裡掃地出門了。揉著耳朵的他直想仰天長歎,無奈抬頭只有天花板。


 


        「我馬上傳地址給妳,請冷靜點、冷靜點,Ms. Groves,請冷靜點……」


 


        默默吃飯的Reese看著正失神般喃喃複述的Finch,突然覺得有點同情。他想起當年Root沒日沒夜扯著自己找Shaw時的瘋狂態勢,而現在那股勁頭顯然有增無減──具體表現在音量上──所以……真的,他有點同情Finch。


 


        但同情歸同情,他是絕對不會把耳機戴回去的。


 








 


 


23.


 


        「妳為什麼來找我?」


 


        醫院病房裡,醒來後望見本應屬於自己的臉龐,Shaw第一句說的就是這話。


 


        「妳知道的,我擔心妳……Sameen。」悄悄握住對方食指,深感愧疚的Root低著頭小聲說道,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她知道是自己心臟的錯。「妳沒帶走藥,又不讓『她』告訴我妳的位置,我發現以後就一直在找妳,但還是來不及……」


 


        「妳為什麼來找我?」


 


        但別過頭的Shaw又問了次同樣問題。


 


        「我剛剛說了──」回到一半,意識到不對勁的Root皺起眉:「妳想聽到什麼理由?」


 


        「如果妳根本不想理我,那真的不必來找我,還裝出一副很擔心的樣子。」Shaw平靜地閉上眼。她還真不想被找到,如果不是本屬於Root的心臟太差,以致小心照顧也發作了,大概還能躲上整個月。「我已經受夠了,在事情能解決之前妳最好離我遠點。」


 


        坐在床邊守候許久的Root看著如此說道的Shaw,愣了愣,竟然對稍早Reese滿臉認知失調的樣子起了同理心。


 


        屬於自己的臉說這些話時怎麼看都只像在鬧脾氣。


 


        「我……我想抱妳,可以嗎?」


 


        突然想起壓死駱駝的最後幾根稻草,她小心翼翼地問,而Shaw轉頭瞪她。


 


        「不可以。」


 


        但Root才不管那麼多,站起身來傾向前去抱住看似還沒反抗能力的Shaw。


 


        真的讓兩副身軀相互貼緊的瞬間,她覺得很溫暖,也很好,就算抱的是自己的身體,但她知道那裡面裝著的是貨真價實的Shaw的靈魂,那麼其它也就不重要了。於是她緊緊抱著,好一陣子都不願放手──直到被用力推開。


 


        「妳做什麼?誰要這種爛死了的同情?」Shaw的表情都算得上齜牙咧嘴,但令Root訝異的不是這個,是那雙棕色眼眸裡盈著模糊水光──天啊,她的淚腺有這麼脆弱嗎?「妳根本已經習慣了吧?沒有我也過得很好不是嗎?我只是妳想要時可以用但不想要就扔在一旁的工具。」


 


        Root嚇得不輕。


 


        不僅因為一針見血又略帶無理取鬧的話語與抱怨,更因為斗大淚滴從死死瞪著她的Shaw眼裡一顆顆掉了下來。而且Shaw似乎對此無感,像自己會哭是件很正常的事,並不倉皇將其拭去,只是咬住唇,讓淚水順著頰邊滑出明顯痕跡。


 


        看來她們確實分別走上了難以理解的全新道路。


 


        「我不是……我很抱歉,Sameen,但是這一切真的……」手足無措的Root想說自己也很困擾,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是。因為她以前那麼喜歡和她膩在一塊,喜歡到腦袋大概有一半的記憶區塊都拿來裝她,現在卻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元凶,一冷靜下來就覺得糟糕透頂。她想說自己還是需要她,非常需要。


 


        而且她不喜歡哭泣的Shaw。這讓她很難過。


 


        ──卻開不了口。


 


        「我知道我們都有些問題必須解決,尤其是這件事,但我真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過上一陣子,似乎稍微冷靜下來的Shaw說道,伴著時有時無的吸鼻子聲,而頹喪地坐回椅上的Root垂著肩膀,頭都快低到地板去了。她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最最糟糕的人,世界糟糕排行榜第一名,絕對沒人能比她更混帳了。


 


        「……抱歉,我不知道這件事對妳這麼……」


 


      「如果只是進到我的身體就讓妳產生這些變化,那或許代表什麼愛情都不是真的。」當Root以為自己再也聽不到任何話語時,Shaw說,感覺太過艱難就直直盯著天花板。「只有性是真的,但這代表我們最終只能是夥伴,或朋友。」


 


        Root猛然抬頭,難以置信地瞪著漠然側臉。


 


        「妳想說什麼?」


 


        「妳根本不愛我,不是嗎?」


 


        噢。


 


        噢噢。


 


        噢噢噢──


 


        ──她要爆炸了。


 


        「妳怎麼可以否定這件事?這從來就、我──」低吼著的Root再度站起身,雙手死死嵌進本屬於自己的單薄肩頭。那肯定掐痛Shaw了,但她不在意,也沒心情在意。「我愛妳!Sameen,我真的……我只是不知道現在為什麼會這樣!」


 


        在Shaw的身體裡,Root第一次感到這種毀滅性的劇烈痛苦。


 


        也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龐大的憤怒。


 


        跟這一秒比起來,先前那些全算不了什麼。


 


        「猜猜看?如果我們現在都還待在自己的身體裡,肯定沒有這些問題。」臉部因痛楚稍稍扭曲的Shaw沒有動作,只是堅定地望著表情猙獰的Root。就這麼一瞬間,她感覺自己超級該死的非常溫柔:「但如果我們回不去呢?這些日子讓我知道事情只會越來越糟,而我不……我不想它變得那麼惡劣,更不想妳到最後完全忘記愛情是什麼。」


 


        因為妳的感情那麼多,這是好事,但我的身體只會讓妳忘記這些,我不願意加速它。低垂眼簾的Shaw悄聲說道,Root呆愣半晌後鬆開了手。


 


        「我本來以為自己永遠不可能得到這些了,妳也知道我的問題,但我好不容易才因為妳理解什麼是愛,Root,所以我知道它……很珍貴,而也許我不在妳身邊的話……妳就不會太快忘記它,我不希望妳忘記。」


 


        這太不像Sameen Shaw會說的話。但又很像。它的確像。


 


        Shaw想,Root想。


 


        但說出這話的Shaw沒有為此想咬舌自盡,而聽到這話的Root也沒有為此感動落淚。


 


        「聽著,我絕不可能忘記、我知道我愛妳──Shaw……別放棄,拜託……」


 


        早已放棄對彼此的變化追根究柢,Shaw只是將手輕撫上吐出哀求的Root的臉,然後笑了,非常溫柔,溫柔得像自己如何也無所謂,只要她愛的人能繼續活得好好的、還能擁有愛情就好──這險些讓Root的憤怒直接衝破理智線。


 


        「我沒有放棄,只是知道事情不能繼續下去……況且,如果妳真的愛著我,那就不會說『知道』了,不是嗎?別這樣折磨自己,因為……」


 


        而這下理智線真的斷了。


 


        「該死的我真的愛妳啊!」


 


        ──她猛然撞上Shaw的額頭。


 








 


 


24.


 


        「……如果早知道事情這麼簡單,我就把妳的額頭撞爛。」


 


        「我們試過了,記得嗎?但那次半點用都沒有。」


 


        「所以非得要我們都氣到頂點,額頭的開關才會打開嗎?」


 


        面對這番可能挺有道理的質問,清醒後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的Root想了想,雖然原因大概不僅如此,也只能虛弱地點點頭。儘管額頭還又痛又腫,但無論如何,現在視線範圍裡的Shaw從裡到外都是Shaw,這點真的非常值得欣慰。


 


        ──她們終究回到自己的身體裡了。


 


        「或許是,但不管是在哪具身體裡我都愛妳,Sameen,不是知道,是我真的愛妳,真的真的真的,我愛妳。」


 


        而Root此刻最想做的就是示愛。


 


        她覺得自己大概在一小時內把一生的份都說完了。


 


        「……有必要重複那麼多次真的嗎?好吵,妳今天都說幾次了。」很不自在的Shaw站起身來在病房裡走了一圈,把裡頭所有東西都來來回回看了幾次,就是不看Root。不久她伸展手臂,接著捏捏後臂下緣:「妳真的把我的肌肉都耗成沒作用的肥肉了。」


 


        「抱歉,我原本就是全身上下都沒肌肉,妳壓根沒看我鍛鍊過。」知道讓Shaw嫌吵又不自在的可不是「真的」,輕笑著的Root挪了下位置,以能好好看著前些日子在自己身旁深受委屈的女人。「那麼……親愛的,回到自己身體裡的感覺如何?」


 


        安靜片刻,Shaw終於願意望向Root。


 


        「很好,但妳吵吵鬧鬧的煩死了。」


 


        「妳依然覺得我很吵,意料之中。」如此回應的Root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Shaw立刻又別過頭。同樣知道那純粹是彆扭的她乘勝追擊:「我也依然覺得妳好可愛,跟以前一樣,好想抱抱妳呢。」


 


        就這瞬間,Shaw突然停止所有動作,像當機了似的。


 


        Root疑惑地看著她,好陣子才看見重開機跡象。


 


        「……妳以前……是不是一天到晚都想抱我?常覺得自己一個人很不好受?」眉頭咻地皺起來,最終坐到床邊的Shaw開口問道,神情尷尬得像再多說一句都會想死。可她還是繼續說:「而且、呃,妳是不是……每次做完的時候都不太開心,因為我老是先睡了?」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Root呆了下,畢竟她一直覺得自己藏得很好。但仍老實點頭:「呃……正確無誤,妳怎麼知道?」


 


        「……妳告訴我的。」


 


        「什麼?我說了什──」


 


        Root沒能問完,因為Shaw抱住了她,竭盡全力地。


 


        「……我愛妳,Root,如果妳想知道……這是為什麼我會允許妳對我做任何事,妳也能要求我做任何事,我都接受。」


 


        ──竟然不用逼問就自己主動開口?自然而然地把那句對她來說肉麻噁心可怕得比核彈更具殺傷力的話說出來了?後頭還附加一大串電影劇本般的浪漫台詞?接受任何事也能要求她做任何事?這真的是Sameen Shaw嗎?


 


        深感震撼,心臟狂跳的Root皺起臉,但立刻決定不去懷疑。


 


        「……任何事?」因為根本沒有懷疑的餘地,她只覺得自己完蛋了。她要哭了。


 


        「嗯,像妳一樣。」


 


        然後Root一抿唇就真的哭了,像稍早的Shaw一樣,眼淚嘩啦嘩啦落個不停,但這次的Shaw沒有對此發表意見,也沒顯露半點不耐煩的神色,只是安靜吻著不斷滑落的淚水,直到它們都被吻盡,直到她不再哭了,才輕輕握住她的手。


 


        抽抽噎噎老半天,好不容易止住哭泣的Root感覺自己完全幸運過頭了。


 


        「不只是,呃、抱抱或是……總之想要什麼都給妳,只要告訴我,我會給的。」


 


        更正──幸運死了。


 


        「……為什麼突然說這些?對我這麼好我也不會乖乖閉嘴,妳明明知道。」再度感覺鼻樑一陣酸澀,還在用力吸鼻涕的Root看著近在咫尺的深刻輪廓。她知道自己太感性了,但就是停不下來。「而且、如果……我不愛妳了怎麼辦?像妳說的,如果我其實只是──」


 


        但所有疑問都被輕易解消。


 


        「這段時間我『感覺』到了很多東西,我得在忘記之前說出來,讓妳幫我記住。」那張臉上的表情依然溫柔得不可思議,於是Root決定自己會記得這件事直到死去。「如果不愛了也沒關係,我會讓妳再次愛上我,因為妳會的。」


 


        「……真的?」眼神認真無比的Shaw點點頭,而還垂著嘴角的Root撐起身子,再也耐不住衝動就用力吻上她。「還是得說我愛妳,Sameen,我希望妳知道這從未改變。」


 


        「我知道。」


 


        面對秒速回答,Root愣了愣:「不是,我是指那段時間以來也從沒變過,我只是因為被影響了很混亂,暫時忘記怎麼去……那時候真的很奇怪,但我還是愛妳的,只有這件事不可能忘記,妳得相信我。」


 


        「我知道,我也相信。」


 


        再度秒速回答的Shaw好像笑得有點狡猾。Root皺著眉想。


 


        「那妳為什麼說我根本就不愛妳了?還說那些……」


 


        當Shaw坐回椅上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Root覺得超級不爽。


 


        「因為妳就是會說這些任性的話,而我那時還在妳的身體裡,當然照著妳的行事風格了,這難道不像妳嗎?我倒覺得挺像的。」


 


        ──超級欠打。


 


        結果是Root這下確定了一切都沒有改變──又或許有,但它不壞。衝動促使她拔掉還插在臂中的管線。判定這不可能造成惡劣事態,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身體現在的狀態,畢竟這原本就是屬於她的,所以知道現在做些什麼劇烈運動也不會死。


 


        她硬是把Shaw拉到床上:「我想要妳,現在。」


 


        「才剛換回來,妳好像有點急,還沒忘記在我這邊養出來的身體記憶嗎?」半邊身體覆上Root的,Shaw定定地將略顯尷尬的她凝望許久,然後笑了出來,伸手輕拍那點微小傷口:「但沒關係,這次我會等妳睡著。」


 


        莫名其妙,可Root覺得這大概是全世界最體貼的情話了。算了,現在不管Shaw說什麼她都會覺得是全世界最棒的。




        好吧、好吧,看來交換身體的經歷也沒那麼糟。


 


        「也許我們能一起睡著?又或許我們都不會睡著,現在還早。」


 


        反正她們對彼此的吸引力依舊如常,沒有任何削減。無論如何,現在她們真的能夠肯定的是,某些事怎麼都改變不了,一如感情的中心本質,即使再多光怪陸離的事發生亦同,會繼續留存的就不可能消失。


 


        ──不過這種超現實的事最好還是別來第二次──


 


        差點把病房毀了的兩人最終在疲倦裡相互依偎,接著同時這麼想道,結果玩起妳不睡我就不睡的大眼瞪小眼遊戲好一會兒──


 


        就一起陷入夢境了。


 


 








 【END】














EXTRAEXTRA.


 


        互換身體後第四天,Root讓Shaw陪著一起去保養廠領回她的愛車。


 


        原因無他,只是直覺自己目前的身高要騎重型機車不太方便。


 


        因為……如果紅燈時或緊急時刻要停下來怎麼辦?她認為多少還是要注意一下交通號誌,畢竟若沒什麼要緊事就不必破壞交通規則……然而自己此時此刻的腿長連暫停都不方便。老早摸透Shaw全身上下的她自然對那雙腿有多長很是了解。


 


        「真的?讓我載妳?」


 


        Root發誓自己從自己──呃、Shaw的眼裡看到閃亮星星了。


 


        「嗯,但妳得小心點……各種方面。」


 


        儘管Shaw似乎、可能、八成或大概會知道她有多麼寶貝這台重機,但她就是忍不住附加叮囑。雖然車子壞掉大不了再買一台就是,但最珍貴的記憶可買不了──畢竟它第一個承載的對象就是Shaw,此後也一直都是。


 


        「拜託,我又不是不會騎機車。」


 


        輕鬆跨上前座,現下在Root身體裡的Shaw看來超級興奮。


 


        還站在一旁捧著安全帽的Root不免有些擔憂,倒與生命安全之類的亙古議題無關,只是覺得Shaw如果保持這種狀態,那就很有可能一路闖紅燈直到目的地為止,但她們現在可是乖乖牌……好吧,說白一點,她死都不想這台車出半點意外。


 


        但是、但是……彷彿得到新玩具似的Shaw看起來真的很開心,比以前說要去搶架直升機、抄爆某個和警局私下合作的毒巢都要興致高昂,她又捨不得破壞她的心情。


 


        「妳再不上來我就直接走了。」


 


        「是是是,請妳等等我。」


 


        口中吐出萬般無奈的話,白眼也順勢翻過兩圈,正待在Shaw身體裡的Root終是認命不再思考,就乖乖戴上安全帽跨上後座,讓兩隻手打直壓在前方油箱蓋上,但不過兩秒,已經蓄勢待發的Shaw卻抓起她的手繞過自己腰際。


 


        「這不是正確的,這很危險。」她提醒。


 


        「誰說的,這才安全。」


 


        Shaw的語氣理所當然,囂張得好像自己說的是世界唯一真理,但與此同時,Root想起自己載她時,她就從來沒抱過自己,而是扶住油箱蓋……因此按理說這才是相對舒適且安全的姿勢,不過……既然她這麼說,Root也就乖乖閉嘴。


 


        但Root感覺Shaw真的不會騎車。


 


        「親愛的,這邊紅燈很多,妳可以考慮別把油門催太緊,或者在必須停下之前就放緩速度。」


 


        因為只騎過幾個街區,她卻已重重撞上Shaw的背五六次了。


 


        「都是紅燈的錯,而且是妳要我遵守交通規則的。」完全沒理會溫馨勸導,Shaw說得理直氣壯,接著仍繼續這麼做。


 


        「但我以前……」正要反駁說自己以前在街區騎車從沒發生這種事所以大約是技術問題,但Root再度因為一次煞停撞了上去。這下她真有點火大了,又要開口卻注意到自己壓在Shaw身上的胸部,於是皺起眉:「Sameen,妳是故意的?」


 


        「什麼故意?」Shaw的聲音裡有幾不可聞的笑意。


 


        而Root當然注意到了:「希望妳知道妳現在佔便宜的對象是自己。」


 


        「──但裡面是──」Shaw立刻回道,接著安靜,但不過一秒就冷下音調試圖解釋:「沒有,我怎麼可能想佔自己便宜,妳在想什麼?」


 


        「怎麼可能?當然可能,妳的行為很明顯,親愛的,妳是剛進入發情期的高中生嗎?」因為那句反射性回覆而更加確定Shaw是故意為之,Root很想揉揉自己被安全帽罩住的太陽穴。真不知道是誰一開始對性騷擾自己身體牴觸得要命?


 


        「……就算是,妳也不能怪我。」結果Shaw乾脆承認了。「這滿好玩的,而且以後就沒機會了,我是指如果我們還能回到自己身體裡。」


 


        原來如此。


 


        Root嘆口氣,決定安慰一下語帶委屈的女人:「沒關係,一定能買到高度適中的機型,妳不必擔心身高問題,我也還是會讓妳載的。」


 


        「誰擔心身高問題。」


 


        那不然是──Root的腦內思緒轉了兩圈,低頭看了下,然後抬頭。


 


        頓悟瞬間憤怒之火就在腦裡熊熊燃燒起來。




        這太過分了。


 


        「我不介意跟妳一起出車禍,Sweetie,此時此地。」


 


        對不悅到底的威脅沒有半分畏懼,「說話別這麼咬牙切齒,誰叫妳瘦得要命又不多吃一點。」語帶輕浮的Shaw依舊自在地騎她的車,但Root快氣瘋了。「看吧,只吃那些綠色食物又沒鍛鍊的下場就是該長的地方都──」


 


        ──這女人真的不懂何時該閉嘴。




        微瞇起眼,Root一手掐上自己身體最敏感的部位。


 


        「道歉。」


 


        倏地噤聲,Shaw真的縮了下身體。


 


        「……抱歉。」


 


        在這之後Shaw安分守己一路悄然無聲,而順遂到達目的地後,Root想的是以後絕對不給Shaw載了。不管有沒有換回身體都一樣。


 


        絕對。












【END】


- - - - -


#論如何把不合理變成合理


#這些都是妳的身體告訴我的


騎車這段是上星期給朋友載,突然想起之前聽過朋友對這種事的抱怨,覺得如果放在這會滿好笑的,因為這種事超級幼稚啊。本來還想寫Root乾脆也開始騷擾Shaw,不過那好像真的會車禍所以就算了XDDDDD


前面打那麼多我愛妳三個字自己都覺得好想吐,有一種只想放半匙糖結果不小心整袋都扔進鍋裡的感覺,但又因為這樣很high到底是為什麼呢。




總之又一個待辦事項完成了,表示喜悅/





  1. Stephy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