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瞎写甜向生日贺文『九张机』

徐嘉阳:

首先祝贺总抢沙发的那家伙生日快乐,这是个迟到的贺文,没办法,我知道的晚啊,还是赶了出来。你看完快不快乐我也不晓得啦……大家看文愉快。
  


  在这样一个古朴的乡下地方,搬来已近五年。暖洋洋的太阳光,大片的棉花田地,不时拂过的舒缓轻风,伴着蓝蓝的天,很美,但是温暖不了root心底至深的孤独。
小地方,总是排外又古板的保守。在母亲去世后,她还能留在村中,大抵是因为村长harold的善念。
风雨飘摇的屋子在暴雨中毁于一旦,唯一关心她的朋友汉娜因病去世,无处可去的root被harold安排在了村边的一个屋子里。那里原住着一个父母相继去世的孤儿,后来离开村子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root仔细将屋子收拾过,在这里安顿下来。过着平淡的生活。和村中的其他女孩一样,料理棉花田,织布,种菜。只不过,仍是一人独来独往,但是足够自给自足。
直到原主人的归来,打破了平静。
“你是谁?”
那时的root正在院子里洗菜,被突然推开的门吓了一跳,毕竟,除了harold,不会有人登门到这里。面前的是一个比她略矮的女人,一头黑发束在脑后,面目冷峻,但是好看。一身黑衣,唯一有点不和谐的是她带着伤。黑色的衣物不好看出,但是root敏锐的捕捉到了空气中飘散的血腥气。
“我是……”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几乎是被拎着推出了院子,对方力道大的不像女子,很是粗鲁,地上的菜篮子也被踢翻。
“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我家”
关门砰的一声,门板差点撞上root的鼻尖。
再次流离失所的root不得不坐在了门外,她想和她再商量一下。这一坐就是一夜,还好是夏天。
“你怎么还在这”
root被这冷漠的声音惊醒,抬头望过去,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
“sameen”柔柔唤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root舒展下身体站起来友好微笑着“harold曾告诉我的,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可不可以暂住在这里一段时间”
“NO”
[看在我的面子上吧shaw]
root回头看见了瘸着步伐走来的harold。
肖盯了root一眼,依旧冷漠的样子
“随便她好了”
离开的背影很是孤傲。
“那孩子就是这样,不太会与人相处”
“没事的harold”
root略微羞涩的笑了笑,看向肖离去的方向。
――――――――
肖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个有些纤瘦的身影在煮饭,不大的厨房逸散出食物的香气,肖站在一旁,盯着她舀了一点汤汁放在嘴边抿了一小口,满意的露出笑意。其实……仔细看,她长的还蛮好看……
尴尬的一声肚子叫,引的root回了头
“饿了吧,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肖坐在桌边望着简单但是可口的饭菜时,有一瞬的怔愣。飘荡的这几年,没有这般安稳的吃过饭。或许,应该在孤身一人的时候算起。
回忆里,这木桌上的饭菜应当和家联系在一起。
『Mom,我觉得我感受不到』
『你不是感受不到,你只是声音被压低调小了,但是声音还在,有一天你会遇到能听见你声音的人』
『像Mom一样温柔的人么?』
『是的』
慈爱的母亲用梳子梳顺女儿柔软的发丝,一下又一下。
“谢谢”
root看着夹到自己碗里的菜,捧着碗笑的阳光又温柔。
肖看着那样的笑有些僵直了身子,不知作何反应
“夹个菜而已有什么好谢的”
root只是抿着嘴轻轻摇头,肖在心底轻嗤了一句怪人,却又被她的模样吸引。
在见过的女孩里……也挺可爱的……
――――――――
“你睡那里”
root望望窗口下的那块空地,上面铺了块木板,肖将被褥扔下来,她一把抱住。
“sameen”
“什么事?”
“你的伤还好么?”
“不用你管”
本来肖是面对root侧卧着,只是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强烈的目光打量,这让本就警惕的她心生烦躁,无奈之下翻过身去,依旧是如芒在背的感觉。
夜里突然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的声音连带着驱散了所有的暑气,凉意森然,不时还有雨水顺着窗口溅进来。肖扭过头,看着窗边蜷着的一团,微微皱眉。
“真是麻烦死了”嘟嘟囔囔的翻身下床。
“sameen~”奶声奶气的呼唤
root连着被褥被整个抱到了床上,在夜里那双直盯着自己的眼睛亮晶晶该死的好看。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再照顾一个病歪歪的人”
“l know~”root轻轻回答。
肖避开对方的视线躺下,那股如芒在背的感觉并未消失,但是她也不再觉得烦躁。
真是见了鬼了……
一股淡淡舒缓的苹果香气弥漫而上,肖渐渐睡着了……
黑夜里,root撑起胳膊看着肖,眼神流转着不明的光。
肖醒来的时候,床里侧已经没有人了。
桌子上摆好了早餐。她去哪了?院子里挂着洗干净的一条条薄棉布,是她伤口换下来的。
说不清楚什么感觉,最后肖在离院子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她。
一方青石,她坐在上面,怀里抱着个罐子。不停杵着。风吹起她的栗色发丝,连着素色裙摆,很是动人。
“那个……”她叫什么来着?
root扭头看见肖,愉悦的笑着“you can just call me root”
肖一时有点尴尬,她怎么知道她想问名字。
“你坐在那上面干嘛”
“这里能看见下山的路”
root抱着罐子跳下来
“sameen~”手往前一伸,将罐子塞到她怀里。
肖低头瞥了一眼,是已经捣好的外伤药材。
“在哪里找到的?”
“你上次用的还剩下一点,我按那些替你找来的,你应该需要”
root还是温婉的笑笑,这次,肖抱着罐子沉默了。
――――――――
肖从来不许别人靠的太近,尤其是受伤的时候,但是这次,她并不反感root的在场。root惊讶于肖左肩一侧延伸到后背的狰狞刀伤,替她上药时手都有些颤抖,小心翼翼生怕触疼了她。
“看着吓人了点,其实只是外伤不严重”
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怕吓到她,或者是,感觉到了她太过明显的担心?
“sameen…你在外面是做什么的”
“赏金杀手”
“你怕我么”
“不怕”
刚刚系绷带结的肖动作滞了下。
朝花夕拾,日子就像流水平淡逝去。两个月来,肖和root相处的更为默契,肖不再提让root离开。或许是习惯了晚上床的另一半有人的温度,或许是喜欢每天早上桌上按时出现的早餐。root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炙热和专注,大多数时候她话不多,root也就淡淡笑着痴痴
看她。她也只得翻个白眼默许。
“给你”
root惊讶的接过梭子
“sameen?”
“那个不是坏了么”
肖别扭的转头,撇向角落织布机的方向。
root紧紧握着“sameen真厉害呢,会做这个”
肖几不可见的脸红了,没说什么。
这天夜里,root悄悄将胳膊搭上了肖的腰间,轻轻环着。肖并未沉睡,看着腰间多出来的纤细胳膊,嘴角向上扬了一个微小的角度。
――――――――
这天一早,root就硬被按着坐在了镜子前,肖搬了个凳子,手里是一根烧烫的火钳
“sameen这是做什么?”
“坐好别动”
火钳浸在水桶里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还冒出白烟,root也真就坐好乖乖不动。
“这个温度刚好,不会烫伤头发”
肖的手穿发而过,用火钳将root栗色柔顺的长发烫出完美的波浪曲线。
root看着镜子里肖专注认真的神情,眼里泛起了点点水气。
“好了”
肖温柔的把着root的肩膀,看着镜子里的她
“挺漂亮的”
直发的root温婉,卷发的root魅惑。
“sameen,你怎么会这个?”
“我父亲在世时,给母亲这样做过”
“这个给你”
root接过小熊布偶,都快笑出了眼泪
“harold说女孩子都喜欢这个东西”
肖提着水桶要出去时,root从后抱住了肖,头靠向了肖耳边
“sameen……”
“别这样,我……感受不到……”
肖一时像被触到了什么软肋,逃也似的掰开root急急出屋。抛开身后的一句
“I can hear you……”
――――――――――
肖坐在root坐过的大青石上,左腿曲膝,头紧抵膝盖想起那天她问关于root这个名字的由来
,不想四处漂泊,想安顿下来,所以起一个有归属感的名字。
“那你的本名呢?”
“samantha……”倾听者的意思……
“没有姓氏么?”
只得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肖望着下山那条路,整整望了一天。杀手不能有感情,有感情等于有弱点……
晚饭的时间,肖一个人坐在桌边,root没有回来做饭。太阳已经斜斜落下……
这不正常……
她该去找么?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肖到底是按捺不住了……
当找到时,肖从未有过的愤怒,被压在地上的root衣服被扯开,脸上带着伤,骑在她身上的是村里有名游手好闲的流氓兰伯特……
肖几乎是红着眼睛拎着兰伯特的脖子将他摔到一旁,毫不留情的卸了他胳膊
“我不喜欢惨叫声,好吵”
肖揪着兰伯特的头发迫使他仰头,像杀鸡一样,用刀割断了他的颈动脉,喷溅的血液落在肖脸上,让她看起来残忍无情。
“shaw……”
root抖着唇,她为了不让肖觉得尴尬从另一边小路下到棉花田呆了一天,要回来时被兰伯特一路尾随……
肖随意将兰伯特踢开,将外衣脱下来盖在root身上
“我真该死……”
“shaw~我没事”
看着root脸上的仍旧维系的笑,恨不得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脚怎么了?还能走么?”
“没事,跑的时候不小心扭到”
“上来!”
肖蹲在root身前,作出背伏的姿势。root还是趴了上去,紧紧环住肖的脖子。
“sameen,兰伯特……”
“不用管,他该死!”
明明比她还矮上半个头,这身体里却仿佛蕴藏了无限的力量,紧紧贴着肖的背,传来的热度让root觉得四肢百骇都温暖起来。
“shaw…For the first time, I have a sense of belonging and being with you……”
“…………”
肖看着地上两个交叠的影子,将root往上掂了掂,稳稳背着。
夜间虫鸣,肖第一次转过身将root抱在了怀里,在root噩梦惊醒后,吻上了她的唇。root蓦然睁大的双眼,感受到肖强烈入侵的气息,一声呻吟后,一发不可收拾……
缠绵悱恻的交融,究竟是谁爱上了谁?
root疲惫的躺在一侧,肖轻轻吻着她的额头,手指拨开她的发丝
“拿你没办法,you're my safe place……”
root笑着抱住肖
“sameen~that's very touching words”
――――――――
肖不辞而别了。留给root一封信,只有一句话


“wait for me to come back――shaw”


root知道肖会走,从伤渐渐好起来,肖就越来越不安,外面肯定有她非走不可的理由。
root每天都会在那青石上坐一会儿,在为肖裁剪的衣服上绣图案。只要肖回来,她要第一个看见。


兜兜转转的岁月,已经三年,1095天,两万六千二百八十个小时……
root的等待风雨无阻。
我愿化作望断天涯那一方青石,篆刻心头是你的名字,轮回彩蝶化茧自缚织就春蚕丝,剪不断共缠绵,生生世世。


第四年的春天,肖回来了。
肖轻轻抚摸着熟悉的青石,root……
也许,她知道了什么叫做相思……
她终于不必再做在黑夜行走的杀手,回到这里只做肖。


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接近,肖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来那七扭八歪的步伐,嘴角翘起


“sameen~”


肖听到熟悉的呼唤还是愣了一下,缓缓转过身去,看见root包着泪的眼,温柔难掩激动的笑
,人依旧,只是,堪比黄花瘦……


“did you miss me?”


“absolutely”


root紧紧拥住肖,而肖学会了回抱住……
――――――――
“sameen,我的头发都变直了”
“我再给你烫”


“root,你这绣的什么图案?树根???”
“sweetie,这叫连理枝”
“……”


“root”
“嗯?”
“我觉得你该有个新名字了……”
“是什么?sweetie”
“samantha shaw”


END











  1. Faith徐嘉阳 转载了此文字
    古樸鄉村的殺手與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