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SHOOT】Root 跟 Shaw 絕對,鐵定,毫無疑問地沒有結婚

Wolfie:

作者 : BiJane


原文網址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571561




SHOOT 一直是我非常喜愛的 CP,兩位船長更是發糖不手軟,然而 POI 的結局讓我玻璃心碎滿地所以好陣子都不看 SHOOT... 但比起 SUPERGIRL 那群,至少 SHOOT 這對是很受兩位演員以及劇組支持的... 所以... 對 SHOOT 還有興趣的就看看吧~






Root 的陪伴有時很讓人享受,也不是說 Shaw 會承認這點。然而,其它時候就…


 


Shaw 開了兩槍,潛伏到一面牆後找掩護。這些是她很有樂趣的時候;她喜歡一場痛快的槍戰帶來的挑戰,而且有著 Root 在她附近她總是很開心。她不需要耳裡有個聲音好去猜 Root 要幹嘛。


 


Shaw 走出她的掩護,又開了兩槍。有個人叫了一聲,倒了下去。


 


最近大部分的事情似乎都以槍戰收場。她不是真的在抱怨…


 


〝趴下!〞Root 大叫。


 


快速地,Shaw 遵從了。她知道要相信 Root 的判斷。她往前彎,雙手壓在地上,準備好要再次彈起。


 


子彈從她背部呼嘯而過,另個人大喊出聲。有著一秒的寂靜。


 


〝維持那姿勢久一點?〞Root 說,在她身後,頭偏向一邊欣賞著她的景色。


 


Shaw 翻了白眼,爬了起來。她往後看,翻白眼。


 


〝怎樣?〞Root 說。〝妳不能責難一個努力嘗試的女孩。〞


 


〝看時間跟地點,Root,〞Shaw 說。


 


〝不解風情。〞


 


Root 給她一個顯然不討喜的笑臉,然後開始跑。Shaw 立刻就到她身邊了。


 


有個小幫派鎖定了她們的最新號碼,在她看來還有一個不知道行蹤。然而,TM 會帶 Root 到對的地方。


 


〝這邊!〞


 


然後她們出來到街上。Shaw 一直把槍拿在身側,幾乎無法注意任何事除了 Root 去的地方。她知道步驟。


 


追蹤最後一個目標,制服,回到…


 


Root 迅速閃進一家商店。Shaw 看也沒看就跟過去,在走進門好幾步後踉蹌了一下。她很確定花店不會是目標出沒的地方


 


Root 停了下來,打量著一排花朵。


 


〝妳比較喜歡什麼?〞Root 說。〝玫瑰?老套,我知道,但老套有老套的理由。〞


 


Root,〞Shaw 說。


 


〝怎麼了嗎?〞Root 甜甜地說。


 


〝時間地點,〞Shaw 說,急促又刺耳。〝此外,妳知道我對那些浪漫的東西沒興趣。〞


 


〝是啦,是啦,屁股超美的大壞壞,我記得,〞Root 說。〝儘管如此,試試無傷…〞


 


〝我們不是要找人嗎?〞Shaw 打岔。


 


希望那可以把話題帶回…


 


〝喔,對,〞Root 說。


 


她舉起其中一把槍頭也沒回地朝她身後窗戶開槍。一輛機車突然衝進一道牆,騎士跌跌撞撞地跑開。


 


相信 Root。她也許有 TM 告訴她時間點。她真的可以做到讓人難以忍受;很辣,但讓人無法忍受。




一些約會 Shaw 並不介意。大部分都會有食物。然而,她們已經有好幾個禮拜沒時間出去吃晚餐了。


那是個 Shaw 通常不是很喜歡的有些高檔的地方,但 Root 付錢所以她不打算抱怨。


她點餐,跟 Root 坐在一起,試著忽視 Root 大大的笑臉。那很少是好事。


儘管如此,一頓好的餐點可以分散很多事情的注意力。她在吃完她的主餐時幾乎忘了要小心翼翼,然後…




Root 站起來,吸引餐廳的人的注意。Shaw 眨著眼。




〝嘿,〞Root 說。〝我跟我女友已經交往… 嗯,我們對於我們何時開始交往有不同意見,但確實是好陣子了,而這是我這生最好的時光。我只是想要每個人知道我有多愛她。〞


 


什麼。


 


〝所以,妳覺得怎樣?〞Root 說。她單膝跪下,從她口袋拿出個東西。〝Sameen Shaw,妳願意跟我結婚嗎?〞


 


什麼


 


Shaw 開始壓抑站起來走出去的衝動。她知道 Root 那小小的得意的笑臉是代表什麼;她真的很愛逼人。她不是認真的,只是假裝認真。


Shaw 瞪著。Root 繼續笑,看起來幾乎是無辜的。


沒理由不說不然後走掉;好像這也不會讓 Shaw 煩擾。然而,有時剉剉 Root 的銳氣也很有趣。


她知道 Root 在期盼著什麼,而抹去她臉上那讓人又愛又恨的笑容最快的方式就是做相反的事。




〝願意,〞 Shaw 說。


Root 動搖了。


〝什麼?〞Root 說。


〝我說願意,〞Shaw 說。〝有什麼不對嗎?〞


看到 Root 那臉上的表情實在是爽歪了。




在餐廳那個玩笑走偏了之後,Root 很快衝去買了個盡可能跟 Shaw 搭配的戒指。那似乎只是算適合。




如果那是 Shaw 想玩的遊戲,她也可以玩。




〝各位!〞她歡喜地說,〝大消息!〞


Harold 跟 Reese 都在電腦旁,她在她前方揮舞著手走過來,他們倆個同時轉身。


Shaw 翻白眼,往旁邊走了幾步好強調她不想參與 Root 的小劇場。


值得讚許的是,Reese 跟 Harold 在幾秒後就斂去他們目瞪口呆的注視。


〝那個… 嗯,〞Reese 開口。他咳嗽。〝所以誰是…〞


〝Sameen,〞Root 說。


Root 悄悄地靠近,一隻手環繞在 Shaw 肩膀上讓她驚訝了一下。她繼續燦笑。


〝我今天問她的,〞Root 說,再次搖搖她的手指。


〝然後她說願意?〞Reese 說,在過了一下之後。


〝對啊,〞Root 說。〝她怎會不答應?〞


Reese 躊躇起來。可以稱得上勇敢,Harold 打破寂靜。


〝我想 Reese 先生試著要表達的是,〞Harold 說,〝我們不知道妳們兩個是… 認真的。〞


〝當然我們是 Harry,〞Root 說。〝自從 CIA 安全屋。那就是愛情故事的起源;頭罩跟束帶。〞


她感傷地嘆口氣。Harold 雙眼突然瞪大。


〝只是想讓你們知道你們有受邀,〞Root 說。〝還沒有定日子,但定了我們會告訴你們。這樣好嗎 Sameen?〞


她斜視,挑戰性的。Shaw 面無表情。


〝當然。〞


 


過一下子笑容才回到 Root 臉上。Shaw 離開前她保持著那微微的和顏悅色,在她一離開時她就坐下且鬆一口氣。


很快地只剩她跟 Harold,而 Harold 似乎想說些什麼。儘管如此,他躊躇著。


〝呃,Groves 小姐,〞Harold 開口。


〝嗯?〞


〝妳…〞Harold 又陷入沉默。


〝你可以說,〞Root 說。


〝妳… 真的…〞


〝沒啊,〞Root 說。〝只是看她在這件事能撐多久很有趣。〞


Harold 又猶豫了好一下,接著在腦袋裡舉雙手投降。顯然他已經放棄要搞懂 Root 跟 Shaw。




〝你可以幫我個忙嗎?〞Root 說。


〝…也許,〞Harold 說。


〝放輕鬆,簡單事,〞Root 說。〝弄個線上授職,把證書或者隨便你拿到的什麼印出來,確保她有看到。那應該就夠了。〞


〝妳要我扮演…〞


〝你創造了神,這算合理,〞Root 說。〝但不用想太多。像我說的,這不會發生的。〞


Root 換個姿勢,在她椅子上坐得更舒服些。TM 對她的調情一點意見也沒有。


〝妳要 Shaw 小姐跟妳結婚,〞Harold 說,緩慢地。


〝開玩笑的,〞Root 說。〝她以為她說願意就會嚇到我,但我不會那麼簡單就打退堂鼓。Sameen 撐不下去的。〞




那原本是一次性的玩笑。她讓 Root 嚇到,然後她們離開餐廳,沒必要再提起。




她怎會總是低估了 Root 有多讓人難以忍受?




〝盛大全白的婚禮,覺得怎樣?〞Root 說,坐到 Shaw 旁邊。


〝不要,〞Shaw 說。


〝喲,打退堂鼓啦?〞Root 說。


Shaw 頓了一下。好吧似乎 Root 也不是適合家庭和樂那型的人;種種戲謔就顯示她跟 Shaw 一樣不適合。Root 永遠都不可能認真做完這件事。


所以反向操作又何妨?


Shaw 咬緊牙根一下,然後讓自己放鬆。


〝我們沒認識那麼多人,〞Shaw 說。〝所以,不。不用盛大的婚禮。〞


〝確實,〞Root 說。她歪了歪頭;〝妳可以邀請一些妳在 ISA 的老朋友。〞


〝好啊他們一定超受歡迎的,〞Shaw 說。


〝無聊,〞Root 說。〝什麼樣的婚禮才不會以槍戰做結束呢?〞


Shaw 翻白眼。


〝Gen 如何?Root 說。妳似乎跟她處得來。她可以做好花童這角色。〞


Root 要玩多大?Shaw 只短暫猶豫一下。


扯入其它人也許是 Root 預計打敗她的招數,那完全是另種手段。


跟 Harold 和 Reese 玩小劇場是一回事,他們夠瞭解她們兩個所以知道這不會發生。他們以前一直是 Root 小玩笑的忠實觀眾。但扯入其它人…




儘管如此,Shaw 有她的尊嚴。




〝好,〞Shaw 說。〝我想她會願意。〞


〝妳要誰當首席伴娘?〞Root 說。


Shaw 聳肩。


〝妳真的不太幫得上忙,〞Root 說。


〝我又不是做婚禮的,〞Shaw 說。〝我不知道誰要幹嘛。〞


〝主要伴娘應該是新娘的閏蜜,〞Root 說。


〝那就是妳啊,〞Shaw 想也沒想就說。〝沒幫助。〞


Root 的笑容變得好大 Shaw 不是很確定那怎還能掛在她臉上。


〝喲,親愛的,〞Root 說。她偏了偏頭,大大的笑容變成歪嘴笑。〝妳喜歡我。〞


〝我們要結婚了,Root。〞


〝對啊,我們是,〞Root 說,挺直身體。她似乎有點驚訝;然後,很快地,掩去任何一絲的不確定。〝所以,首席伴娘要安排事情。未婚等等…〞


〝Zoe,〞Shaw 說。


取決於 Root 要玩多大,Shaw 希望至少可以享受到 Zoe 舉辦的派對。她有感覺會很有趣。


〝我想要 Zoe,〞Root 嘟嘴。〝我們可以共用嗎?〞


〝當然,〞Shaw 說,疲累地。〝那些人都共用,我們也許就夠人了。〞


〝再來是伴娘…〞


〝Harold,Reese,Fusco,〞Shaw 說。〝我們說完了嗎?〞


〝我想要 Harry 當牧師,〞Root 說。〝線上授職很容易。嗯,他是我第2選擇,但我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能做到。〞


Shaw 挑起眉毛;Root 花很多心思在這上面。然後,Shaw 聳聳肩,當然她是。不管怎樣,Root 都不是草率做事的人。


〝好啦,隨便,〞Shaw 說。


〝Bear 可以拿戒指,〞Root 說


〝那我贊成,〞Shaw 說。


〝好,〞Root 說。


她停頓下來,端詳 Shaw 好一下子。


〝下禮拜我會安排去看一些場地,〞Root 說。


Shaw 沒反應。Root 皺眉。


〝還有試穿禮服…〞


〝妳想要的話可以穿禮服,〞Shaw 說。〝我不穿。〞


〝那燕尾服?〞Root 說,歪了歪頭。〝妳穿套裝很好看。〞


〝也許,〞Shaw 說。


〝如果妳說要我就讓妳挑花朵布置,〞Root 說。


Shaw 垮了下來。燦笑,Root 迅速靠近了點。


〝怎麼了嗎?〞Root 說。〝如果這太大步…〞




這步棋走得好




〝不,一切都很好。〞Shaw 說。〝怎麼,妳要打退堂鼓嗎?〞


她迎上 Root 的眼睛。很快地,Root 僵了一下,接著又開始笑了起來。


〝妳那樣說我很受傷呢,Sameen,〞她說。




Shaw 承認,這件事遠超過她的預期。她們選好了場地(一家有著好吃食物跟寬闊視野的餐廳;連 Shaw 都承認她喜歡),訂好日期(兩個月,讓 Root 有大把時間投降),並且付了一大筆訂金。


Zoe 加入,儘管 Shaw 很確定她只是想要享受這場混亂。她有看到 Harold 的證書,Reese 跟 Fusco 暫時把問題中的日期空出來。


剩下一個月,Shaw 開始了解到 Root 可能會拖到那天。


也就是說她必須跟 Gen 談談。


她很快排了見面,跟這女孩在 Harold 支付的寄宿學校外見面。


〝妳這個月內有空嗎?〞Shaw 說。


〝可能,〞Gen 說。〝怎了?〞


〝可能需要妳到我婚禮,〞Shaw 心不在焉地說。〝Root 認為妳會是個稱職的花童,然後我想妳會想來。〞


〝妳要結婚?〞Gen 說,眨著眼。


〝沒有,〞Shaw 說。〝有婚禮,但沒有真的要結婚。〞


〝什麼?〞


〝就是個遊戲,〞Shaw 說。〝Root 愛玩,看能玩多大,如果我比她先投降… 她也許不能撐到那天,但如果她撐到了妳應該要到。〞


〝為什麼?〞Gen 說。


她抬頭看著 Shaw,眼裡有著 Shaw 不確定她是否喜歡的熱忱。


〝如果不是真的,〞Gen 說,〝為何邀請我?我是不是會到不重要吧。〞


〝要表現得像我會參與這件事啊,〞Shaw 說。〝Root 建議的。〞


〝為何她想要這件事很真實?〞


〝那就是她會做的事,〞Shaw 說。〝行為像個討厭鬼,總是把事情推到極致。這次她會是投降的那個。〞




這幾個星期過得惱人地快,然後 Root 突然發現她正走到走道那端。輕柔的婚禮進行曲播放著。


無可否認地那也不是真的走道,就只是地板上清出一條空間,但 Shaw 就站在遠端落地窗旁。


不熱鬧。那麼小一群人幾乎是有點丟臉;儘管如此,看到 Shaw 穿著西裝站在那就夠了。她看起來有那麼點沒耐心。


Root 給她一個笑容;離她贏的時候沒有多久了。她不可能再忍受了。




過去幾個月某個時間點這已經從一個玩笑變成公然的挑戰。




她到了走道另一端,轉身並直視著 Shaw。沒有一個人眨眼;兩個都瞪著眼。


〝摯愛的…〞Harold 開口,述說著那通常的婚禮發言。


她們都沒有準備誓詞。她們選擇婚禮中不包含這部分;Shaw 不是個會表達自己的人,而且她也不是很相信 Root 會說出什麼。Root 承認,她有道理。




Root 等到演說結束,在 Harold 說到 ’現在提出不然就是沒有異議。’ 時挑起眉毛。


Shaw 有點侷促不安,但保持沉默。哈。Root 本來期盼這是 Shaw 會喊停的點。呃好吧。


玩到這麼大很難不有那麼點緊張。好像她也沒必要抱怨期盼跟 Shaw 結婚這件事,但這永遠跟婚禮本身無關。




〝Sameen Shaw,妳願意娶…〞


Root 短暫地從她,嗯,未婚妻身上移開目光看著 Harold。


〝娶 Root 做為妳合法的妻子嗎?〞Harold 流暢地說完。


〝我願意,〞Shaw 說。


然後 Shaw 迎上 Root 的目光默默表示該妳了。


〝而妳,Root,願意娶 Sameen Shaw 做為妳合法的妻子嗎?〞


噢,Shaw 不可能玩得比她更大。


〝我願意,〞Root 說,迎上 Shaw 的眼睛一樣默默表示就這樣了




有一陣子的寂靜。Root 花了幾秒在腦袋裡回想這場婚禮,試著要算出還剩多少…


等一下。


〝呃,〞Harold 清清喉嚨。他瞥向觀禮的人。


等等


〝那麼我現在宣佈妳們是妻妻,〞Harold 說,帶著疑問。〝妳可以吻新娘了?〞




Root 眨眼;Shaw 死瞪著。




〝這是妳的錯,〞Shaw 說,不帶情感。


Root 停頓一下,不知怎麼地還在她腦袋裡重溫這場婚禮。哈。也許已經都結束了。


〝妳說好,〞Root 說。


〝妳求婚的,〞Shaw 說。


〝妳說 ’我願意’,〞Root 說。


〝妳剛說的。〞


〝妳先說的。〞




又有多幾秒的沉默。然後,Shaw 翻白眼,抓住 Root 的頭髮,把她拉靠近點給她幾乎是咬的吻。


觀眾席上 Gen 在笑,直到 Fusco 蓋住她的眼睛。




接待處很安靜,但 Shaw 很高興她有預想到安排酒。


妻子她不確定這適合她。然而…


〝很有趣,〞Shaw 一跟 Root 獨處時說。


〝什麼?〞Root 說。她似乎還有點驚嚇癡呆。


〝Finch,〞Shaw 說。〝那證書,那不是真的對嗎?〞


〝什麼?〞


〝這就是為何妳玩那麼大,〞Shaw 說。〝就為了要嚇我,妳知道這不可能會成真。〞


〝我…〞Root 說,然後結巴。


Shaw 眨著眼。


〝那是真的?〞Shaw 說。


Root 點頭。


〝為何妳讓他真的受職?〞Shaw 說。


〝我想說妳一但看到了,這會讓我贏,〞Root 說。


Shaw 一口氣灌下酒。


〝所以… 我們真的結婚了?〞Shaw 說。


〝看起來是,〞Root 說。


〝哈。〞


〝那,〞Root 說。〝蜜月性愛?〞


Shaw 怒瞪著。


〝憤怒性愛?〞她說,一樣抱著希望。


〝Root。〞




Shaw 稍微解開襯衫扣子,弄了弄穿在身上僵硬的正式服裝。




至少,有那幾秒有趣的時刻。Root 說 ’我願意’ 的那表情,顯然就是超出 Root 預期。而且好吧,Root 穿著婚紗的樣子也不全然不討喜。




這世界上每個人,Root 也許是那個對我來說最不是無法忍…




〝妳知道,技術上來說要到我們要註冊了才合法,〞Root 說。〝妳還是可以退出。〞


〝妳先,〞Shaw 說,得意笑著迎上她的目光。


〝喲,親愛的,〞Root 說,〝妳知道我不是那麼輕易投降的。〞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誰都不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