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Four Alarm Fire(28)【大结局前篇】

沙滩楠瓜:

冰冷的地下室里透不进半点阳光,而室外的寒意随着破旧管道凶猛袭来,夺取残余温度,任由水泥地上的水珠凝结成冰。
被绑在座位上的棕发女人满脸伤痕,在经过又一针镇定剂的摄入后,胸膛的起伏平稳下来,身子随着低低的喘气而颤抖不已。
行刑者把空针筒放在身边的桌子上,那里摆满十几支支蓝黄各异的废弃针筒。
“你比我想象的厉害点。”视线中垂着头狼狈不堪的女人呼吸声更小了一些,“但你还能撑多久呢?”
“我还挺享受的……”她突然把头抬起来,正对上行刑者居高临下的蔑视目光,瞳孔中的孤傲亮光依旧熠熠生辉。
“我可以让你现在就消失。”
“为什么不呢,”她虚弱地笑出来,露出带血的牙齿,有几分狰狞,“Control?”
Control在她身边小步来回,观察着她的囚徒身上的药效。突然倾身靠近,从上至下压迫着Samantha:“你以为你现在在扮演什么角色,正义的使者吗?”
“正义?我跟这个词不沾边。”
“可你还是带着Shaw去了矿场。你想毁了这一切,是吗?”
Samantha冷笑一声,把头撇过去。
其实Control说错了。她并不希望Shaw靠近矿场。但她拦不住Shaw去做任何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Shaw引向错误的档案室,好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毁了那些副本,毁了和Control有关的一切资料。她根本没法想象,Shaw在知道所有真相之后的模样。她所忠于的组织、忠于的国家,背地里却做了那些不干不净的事。那个本质上如此纯粹的热烈灵魂能否承受住无情的背叛?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的安全。知道得越少越安全。这句话确实是真理。
Control站起身,双手交叉抱胸。“Shaw是最优秀的,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干这一行。你不该拉她下这趟浑水,你让她陷入了危险。”
可是面前这个愚蠢的女人现在还依旧误解着Samantha的心思。
“你制造的危险吧?另外,拉她下水的是你,不是我……”Samantha感到自己的脆弱心脏完全克服了上一轮兴奋剂的药效,话语间却突然漏了两拍。舔舔干裂的嘴唇,以掩饰刚才突然的不适感。“你亲手培养了Elias,现在又要花心思除掉他。Shaw,是你的下一个玩物吗?”
“我不需要向你做解释。我再问一遍,你背后的人是谁?”
“你想彻底把Elias事件封存起来,然后继续用老套的手段去发扬你的价值观,对吧,Ms Zion?”Samantha略过问题,得意地靠在椅子上,微微调整坐姿。她无心Control的所有,甚至还有点欣赏对方心狠手辣的处事方式,在这个方面两人还多少有些共同点。但也正是如此,Samantha更加明白,所有知晓Control和Ms Zion之间关联的人,都难逃一死。
“那个人现在保护不了你,明白吗?”
“我习惯了独来独往……”
“单凭你的资源?”Control歪着头笑了起来,“别逗了,我有你所有的资料,我知道你的能耐。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知道Ms Zion的真实身份。”
“那看来我打破纪录了。这个节日礼物,惊喜吗?”
Control似乎被激怒了。她从一旁取出一管针剂,用食指轻轻拍打了一下。“你可以继续嘴硬不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Samantha瞪视她,然后Control把兴奋剂扎进了她的左臂静脉。
“呃……”被注射后的Samantha感到心脏突然快速跳动起来,浑身上下出现一股在云霄飞车上的失重感。胸膛的起伏愈加剧烈,她控制不住地痛苦尖叫起来。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爆炸。
Control低头笑着说道:“还享受吗,Ms Groves?”
被束缚的Samantha奋力挣扎着,几乎要扑到对方面前。“有本事直接杀了我啊,BITCH!”
“我想到一个更好玩的。”Control转身从桌子上的刑具中抽出一把小刀,对着Samantha的脸比划着,“这么漂亮的脸蛋,我都有些不忍心下手呢。”
豆大的汗珠顺着Samantha的脸颊滴落下来,她像个溺水者一般大口地呼吸,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Control搬了一把椅子就近坐在她身边,戴起眼镜。“再给你一次机会吧,我换一个地方。知道镫骨吗?那是耳朵后面很小的一块,但通过它可以让声音传入你的大脑。镫骨切除术,需要大量的麻醉剂,不过很明显,我们这里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她撩起Samantha而后的细碎头发,冰冷的刀刃贴在耳后。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Samantha虚弱地无法再动弹。她的瞳孔无神空洞,有散大的趋势。
没有等到回答。Control不屑地笑起来:“Good.”


“砰砰!”
打破地下室铁门的锁,黑发女人不假思索地冲了进去。
前进的道路上很快遇到拦截。Shaw像一头嗜血发疯的猎豹,快狠准地把每个人送上黄泉路。
没有人可以阻挡她。
没有人可以伤害Samantha Groves。
突破所有阻碍,狂奔到巨大的铁丝网笼前。里面除了两把椅子、一张桌子,什么也没有。
Shaw拿起桌子上的空针管,惊讶得不禁微微张开了嘴巴。她认出了那两种药,那种刑罚……
她颤抖着放下针管,又拿起一旁带血的小刀。透过刀片反光看到了背后偷偷靠近的人。
她飞速转身把小刀掷了出去,稳稳当当地插入对方肩膀,枪口就此偏斜,子弹打中地下室的天花板。
Shaw一个箭步上前拽住对方的领口,脖子涨红着咆哮道:“人呢?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我以为她们还在里面……”
“这里还有别的出口吗?!”
“那、那里……”他把手指向远处的一个偏门。
Shaw看着男人战战兢兢的弱小模样,咬牙切齿着一拳将对方打晕。
偏门后是狭长的楼梯,直通室外的便利店。来来往往的人里并没有她想寻找的面孔。
店员看着满身是血的Shaw,害怕地把手触向一边的电话机。谁知Shaw更快一步,抓住他的手冷眼相看。“有看到谁从地下室出来吗?”
“没……除了你……”店员瞥了一眼她手上的枪,咽了一口唾沫。
Shaw看见他面前的监控画面,像是抓住了什么希望。
“把这两天的监控视频调出来。”


Shaw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她不敢。
两种试剂的轮番折磨,就算是她自己,也不一定能受得住,更别说那个瘦弱的小黑客了。
“Tao,还有其他安全屋吗?”
“没了。我所知道的就那么几个。”耳机那头的Tao也传来焦虑的声音。“她怎么搞的,受了那么重的伤,逃出来也不和我们联系……”
“别废话!再找!”Shaw抓紧了方向盘,“安全屋周围的监控数据,全部调出来!”
“我找我找!”随后耳机那头传来啪嗒啪嗒敲击键盘的声音。
车子飞速地行驶着。但是没有目的地。Shaw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那个白痴又会去哪里?!
“我找不到,我真的找不到……”Tao在那头似乎要哭出来了,“Samantha能去哪里!根本没有可以让她觉得安全的地方!”
Shaw突然踩下急刹车。车后刺耳的喇叭催促声与叫骂声完全被屏蔽在了她的大脑之外。
安全的地方。
Safe Place。
Shaw额头冒出汗来。她甚至来不及看反光镜,失控般地启动车子来了一个大转弯。
[拜托,别在那里。]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渴望需要找到那么一个人,以至于完全忽略掉来自肚子的抗议。可是,如果真的在那里呢?
她承受不起,她根本不配。
半个小时以后,穿过了大半个城市,她看到了答案。
衣衫褴褛的Samantha倒在她家里的冰冷地板上。
她,Sameen Shaw和Gen曾经的家。


充满消毒水味道的走廊里,所有过路的护士与医生都对那个急冲冲黑着脸的女人避之不及。
Shaw带着满腔的怒火快步走到医院的花园。那个脸色苍白的棕发女人居然就在那里和一个小护士谈笑风生!
护士的笑容在看到Shaw之后凝固在那里。
Samantha回过头,看见Shaw,虚弱地笑了一下当作打招呼。
“你就让她这样跑出来?”Shaw训斥着护士。
那个小女生攥紧手里的文件夹,支支吾吾着:“那个……抱歉……”
“Shaw,是我求她带我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我不喜欢病房里的味道。”她撇嘴卖萌。
Shaw的怒气还没消下来。可她能拿这个疯子怎么办呢?于是她松开拳头,上前把轮椅上的病人抱了起来。
“Shaw!”Samantha看起来被Shaw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闭嘴,不然我把你扔下去。”
看着气鼓鼓的Shaw,一股暖流传进Samantha的身体里,她顺手搂住对方的脖颈,在对方耳边轻轻厮磨。“你不忍心的。”
直到Shaw把她抱回病房,Samantha才在她的瞪视下收敛了亲昵动作,乖乖地任由Shaw的摆弄。
“你现在需要静养。”Shaw小心翼翼地给对方拉上被子,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Dr Shaw . By the way,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Samantha故意在最后一句压低了声音。
Shaw没有为对方不适宜的调情而恼怒。她避过她的目光,垂下头,不知该说些什么。半天才挤出几个单词:“Sorry,Samantha……”
“对不起什么?甩了我?”她笑着,继续把话题带偏。
Shaw眼里闪过愧疚的情绪。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环,交到Samantha手里。
Samantha方才还在调情的得意模样突然凝固,渐渐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她没有看错。那是当时被Shaw扔出窗外的戒指。
身躯微颤,连呼吸都变得有些不顺畅。“所以,你当初……”
Shaw没有说话,看向他处,手心却渗出了汗。
Samantha半天才回过神。她轻轻拉起对方的手试探:“那么,这算认真了吗?”她数着对方有些颤抖的睫毛,虚弱的心脏无比剧烈地跳动起来。她不确定自己能否承受住又一次玩笑。可飞蛾永远会扑火,如她永远都需要一个答案。
Shaw朱唇微启,但蠕动到喉间的话语再次哽咽住。黑色瞳孔中倒映出Samantha的纤长手指,那手指以不轻不重的力道攥着自己,没有给予自己勇气或者退却的可能。她明白,她想让她自己做决定。
可是她又想错了。
“哇哦~不管怎么样,我都赚了。”棕发女人收起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换上那副得心应手的语调调侃着。Samantha不会逼她做任何决定。现在Shaw的陪伴于她而言已是再大不过的恩赐了。答案,在Shaw面前,可以变得暂时不那么重要。一向如此。
Shaw抬起眼睑注视着恢复调皮模样嬉笑的女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总是这样……”
“什么?”
总是一再作出忍让,一再地退却而委屈自己。
“我是认真的。”
Samantha再次凝滞住。
她缓缓低下头盯着那枚戒指,一动不动。银色小环在手心中有了些温度。她不确定是刚才从Shaw口袋中拿出时就残存着的还是自己现在传递过去的。她竟有些认真地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
Shaw看着对方有些呆滞的面孔,心中暗笑。撇了撇嘴,伸手就要把戒指拿回来:“你不要算了……”
Samantha牢牢地攥紧拳头放在胸前保护起来,嘟起嘴像个孩子似的保护着最爱的糖果,一边埋怨对方:“这可不行,你已经送给我了!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再要回来?Sameen Shaw你这个小气……”
Shaw倾身上前温柔地封住对方叽叽喳喳似乎停不下来的嘴。
世界总算清净了。
她闭上眼,吻得轻柔,仿佛一片羽毛落在Samantha的嘴角挑拨。
Samantha的呼吸却渐渐沉重起来。她绕上对方的脖颈,拉近彼此的距离。
Shaw单膝撑在病床上,搂住她的腰,感受着掌心下隔着一件病号服依旧传递出来的热度,连带着自己的胸前都有一团火苗在急促燃烧。她用残存的理智克制着自己的手不乱动。对方毕竟还是个病人。
“Sameen……”Samantha在间隙发出微弱的呼唤,“我想要你……”
Shaw对上她迷离的双眼,咽了口唾沫。大脑却快要爆炸。
“今天不行。”
Samantha粲然一笑。
“那么,你就欠我两次了。”








-------------------------------
其实本来是断在大锤找到根总那一段的。
后来想想觉得有点虐🙊
还是多加一段撒点糖吧🙊
你们没有看错,这是大结局前篇。还有一章就会完结。如果有可能的话也会考虑凑个整数写番外。嗯,暂时就没有其他计划or脑洞了。





  1. Faith沙滩楠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