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SGxHP】《Super Witches》第二章:林肯公園廣場騷亂(上)

Fish/姐控就是本魚:

【SGxHP】《Super Witches》第二章:林肯公園廣場騷亂


 


設定:AU


以JK.羅琳創作的”Harry Potter”及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為主要世界背景設定,人物關係參考美劇"Supergirl"。


CP:Sanvers/Karena(背景中會出現"剛呆CP")


 


錯字待修。


作者的話:


今天可以碼完三千字劇本後,再在沒分章大綱的情況下碼完這九千多字,已經是爆肝了。


昨天差不多也是碼出一萬多字的進度。碼字碼到心累的我。


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讀後感,鞠躬,我頭暈著去睡了。




 電梯:


《Super Witches》故事及人物介紹


序章:夢境


第一章:白面具女孩(上)(下)


第二章:林肯公園廣場騷亂(上)


-*-*-*-*-*-*-*-*-*-*-*-*-*-*-*-*


第二章 林肯公園廣場騷亂(上)


 


腦袋仍被虛化的嗡嗡聲所佔據的Kara,心神恍惚地打開了公寓大門。


那位看起來精明十足的金髮女士對她說的話,仍言猶在耳。


 


「“THE WHITE MASK GIRL”.」Cat微笑,翠綠的眼眸如深不見潭的幽潭。「喜歡我給你起的名字嗎?」


Kara坐在沙發上,脫下了眼鏡,呆呆地抱住自己手袋,仿佛Cat的話語佔據了她腦袋的全部。


 


鑰匙在她手裡滑落到地上,發出清脆鈴響,Kara跟中了蠱似的,完全失了神的她手輕揮,魔力使那串鑰匙在地上輕輕顫了一顫,隨即突然高速飛往天上,被她一把抓住。


 


「放心,親愛的Kara,我保證不會洩露你的身份---順便一提,這辦公室設置了吸收魔力的咒陣,你在這裡是不可能再朝我施記憶咒的。」


「你你你是女巫?」Kara記得自己當時用驚恐的聲音問。


「不,我只是一個謙虛的掌管著數份報紙和電視台的CEO。」Kara還記得那時候金色短髮的女士站起身,繞到了自己身後,輕輕俯身。


「你可以記住,白面具,我不會是你的敵人,我唯一想要換取的……」


 


「是你的獨家採訪權。」Cat微笑,「放心,自然不會是莫魔的報紙,我指的是"焦點報"。」


「What!?」


 


「What the hell!!!」從回憶中猛然回過神來的Kara抓狂般扔掉手袋和鑰匙,使勁兒揉著沙發上的抱枕。「我到底有甚麼好採訪的!焦點報甚麼時候也被Catco收購了!!」


 


「甚麼收購了?」Kara嚇得魔力輕微失控,手裡的靠墊不受控制地如炸彈般飛去門口,幸好靠墊被身手敏捷的法醫漂亮地接住了。


「Wow,是個不錯的傳球。」Alex疑惑地關上公寓大門,「你今天去面試了嗎?」


 


金髮女巫連忙抓起眼鏡重新戴上,以防任何魔力事故再次發生。


「抱歉,Alex,我我…只是去,呃,一家小公司,面試而已。」


Catco的掌旗人如果聽到Kara本人對她的全球媒體集團這麼形容,大概會發出一聲冷笑吧。


「面試……進行得不好嗎?」Alex坐到沙發上,伸手攬住了Kara。


「It’s fine, don’t rush.」


Kara尷尬地訕笑,這才想起來她已將面試的初衷丟到亞馬遜裡的魔法雨林了。


是的,她連自己的面試能否進入第二輪都沒有問,就落荒而逃了--說實話,哪個理智的巫師在這種時候還想著要在Catco工作,那才是真的瘋了。


 


又或者,Kara想進入這所媒體帝國工作的想法,真的是個白日夢。


 


Alex見Kara仍然低著頭,對自己的關心並無絲毫反應,有點受傷地收回了手,努力調整著情緒。「Well,好吧,我想我應該留點空間給你……」


「不,Alex!」


那雙溫暖的手使勁地將Alex的胳膊攬住,金髮腦袋倚在Alex肩上,悶悶地開口,「我只是……昨晚的事,我害怕你還在生氣……」


Alex嘆了口氣,輕輕側身將Kara擁著--自十四歲起接納這個金髮女巫作為家庭的一員,她就注定沒法擺脫這可愛的小麻煩。


「我沒有對你生氣。」


 


「不管怎樣--」Kara從Alex懷裡抬頭,露出討好的微笑。「我請你到外面吃晚餐吧,久違的姊妹之夜?」


「…………你確定你待會刷的不是那張我給你的附屬卡?」


瞧著妹妹尷尬地扁著嘴,Alex這才不繃著臉,露出得逞的笑容。


「我想到你可以用甚麼來賠罪了,打掃家裡兩星期,不許用任何魔法。」


「這不公平---!!」


「那一個月好了。」


 


-*-*-*-*-*-*-*-*-*-*-*-*-*-*-*-*


 


姊妹間的隔閡全消後,Kara又恢復了她那無尾熊的特性,在街上拽著Alex的胳膊不願撒手--直到她們到達那家以燒烤羊肉為特色的餐館。


 


帶著特有植物香辛料味道的烤羊排和烤羊腿上桌,拿慣手術刀的Alex一板一眼地切割著眼前的羊排,只有Kara融入餐廳不拘小節的進餐氣氛,戴著餐廳提供的透明手套撕咬著滿是肉汁的羊腿。


 


Alex翻了一翻白眼。「油漬都快沾上你鼻子了,Kara。」


「甚麼?」Kara只顧著吞嚥香噴噴的羊肉。「哪裡?」


Alex沒好氣地用餐巾紙幫她擦乾淨嘴巴。


「你不是十二歲的女孩了,Kara。」


Kara聳著肩回擊。「你也不是老媽,別老碎碎念。」


「要是你再也不惹麻煩,順利找到工作的話。」Alex歪頭,「Then I will stop babysit you.」


 


Kara撕咬羊腿的動作緩了下來,她想起自己早前用魔法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的措舉--是的,雖然魯莽,但Kara從來都沒有後悔過。


如果可以,Kara甚至想過以後隨身都帶著白面具,只要遇到需要幫助的人,她一定不會袖手旁觀,反正她可以隨時用消影術離之夭夭,亦可用強大的咒語消除莫魔的記憶。


 


只是,在這瘋狂念頭還沒實行之前,Kara沒想過,之前的事件,已經為自己帶來的巨大的麻煩--比如,Kara絕對不可能搞定的Cat Grant。


 


「Alex。」Kara猶豫著該不該隱瞞Alex,「其實今天我……」


「One second.」Alex拿起震動的電話接聽,「Dr Alex Danvers, speaking.」


下一秒,Alex以一種Kara從來都沒聽過的驚喜語氣回應。


「What? Maggie? Maggie Sawyer?」


Kara手裡的那根羊腿漸漸放下,她開始研究著姐姐臉上那歇力壓抑的笑容。


她悄悄發動了一個無聲咒,擴大了自己的聽力,她聽見手機裡那邊的女聲這麼回道:


「Maura將你的號碼給我了,我只是想確保……你覺得這樣沒問題而已。」


「Yes!that’s fine! I mean...I am glad that you called.」Alex瞄了一眼好奇寶寶Kara,後者連忙傾頭以啃咬羊腿作掩飾。


「你正在忙嗎?我可以晚點打來。」


「不不不,你找我有事嗎?」


「I am just wondering, maybe you want a drink, like....now?」


那個叫Maggie的女人居然直白地向Alex發出了邀請!


默默低頭進食卻仍然偷聽著的金髮女巫暗中咬牙切齒。


「呃,現在?」


「我工作附近有一家挺安靜的酒吧。」


「抱歉,我今晚正和我妹妹在一起。」


「Cool, it’s ok.」


聽到Alex拒絕,被提起的主角Kara有點意料之外地抬起頭。


Alex並沒有忘記她們之間快十年的姊妹感情!未來這兩星期的打掃工作果然不會白費!


「But...」Kara瞧見Alex放在桌上的手指不安地絞動著。「If tomorrow night is okay for you, I don’t mind have a drink, ummm...with you.」


「好的,明晚見。」那個叫Maggie的可惡女人笑著在電話中回答,「I will text you.」


 


掛掉電話後,Alex果然迎來了名叫"Kara之怒"的風暴。


「Alex!這個叫Maggie的女人是誰!為甚麼她會有你的號碼?!」


Alex摸摸耳朵,她的耳膜差點都要被震穿了,幸好這家餐廳都是吵鬧著交談的客人,不然相信兩人絕對會被丟出去。


「Easy, Kara.」Alex用餐巾優雅抹嘴,不小心摸到自己發燙的臉。「你昨晚見過的。」


「昨晚!?」Kara一臉茫然。「醫院裡那個臉很臭的亞裔女醫生?」


「不……是那個昨晚來探望我的黑髮女…女孩。」Alex輕咳一聲,率先抓住了Kara那隻脫掉油膩膩手套的手,希望對方不會失去理智。「Well,女巫。」


「A WHAT?!」Kara仿佛中了記奪魂咒,臉上是難以置信的震驚。「A WITCH!?」


 


-*-*-*-*-*-*-*-*-*-*-*-*-*-*-*-*


 


掛掉了翻蓋手機,Maggie將擱在桌上的腿放下,調整坐姿。是的,美國魔法社會比那古板的英國巫師社會要更融入莫魔的科技,至少年青一代的美國巫師是,他們並不會抗拒科技產品。


 


Maggie伸手,披薩盒自動打開,輕輕移到她的面前。披薩盒挪開後,露出了下面略沾上油漬的號外晚報--"焦點報",兩小時前新鮮出爐。頭版是保羅。馮。尤里斯--美國魔法國會候選議員之謀殺案。


 


Maggie拿起熱騰騰的披薩塞進口裡--實際上,這是下午點了沒吃完的外賣,但保溫咒完美地將熱度和美味保留著。誰叫這所謂的證物與違法物品管理組,人員少得可憐。在這種情形下,只有她一人願意在這地下室裡值夜班了。


 


通過親愛的、多管閒事的姨媽,Maggie得到了Alex的電話號瑪。即使Maggie很想跌破Cat的眼鏡,努力不通過這種方式與這位法醫聯繫,但Maggie並無其他辦法---就算她沒突然興起想約對方去喝酒,她早晚也得搞清楚Alex和白面具女孩的關係。


 


Cat是不會在這樣的信息上撒謊的,既然白面具女孩真的在Cat面前抱住過Alex,那兩人的關係,就值得興味了--甚至,連Alex也有可能隱藏著身份,比如是位從魔法家庭中長大的"爆竹"?


 


在認真想與對方約會前,Maggie發誓要搞清楚這一切的真相,最好再將白面具抓住就更好了。


 


「很香,是芝士香腸味道的嗎?」一個看上去十分陌生的黑髮女巫出現在管理組辦公室門前。


「這裡不接受訪客。」Maggie站起身,拍拍手上的披薩餅粉。「接待處在一樓左邊的走廊。」


「我想你誤會了。」女巫指指自己頸項上掛著的名牌,「這不是訪客的名牌。我是Lena Luthor,英國外交交流團的實習正氣師。」Lena與Maggie友好地握手。「也許,你還沒有接到通知?從今天起,你是我的指導傲羅。」


 


「哦哦,那個交流計劃對吧。」Maggie這才想起有這一回事,她今天忙得要死,白天除了去追蹤白面具留下的魔法能量蹤跡,還去了尤里斯命案的酒店現場,卻碰了一鼻子灰回來。「歡迎你來到國民城,我得說,你被派到我這裡來,是不幸,也是大幸。」


 


「為甚麼?」Lena感興趣地坐在桌上聆聽。「May I?」她伸手取起一塊披薩嚐著。「不錯的保溫咒。」


「Well,我不知道你們英國貴族也會接受披薩。」Maggie重新坐下,她繼續解釋,「首先,我被調來了這鳥不生蛋的證物與違法物品管理組,你跟著我的話,理論上完全接觸不到大案。這是客觀上的不幸。」


「But?」Lena舐著沾著油的手指,Maggie瞥到她的食指戴著刻著家族徽章的戒指。


Maggie抽出魔杖輕點,一張面紙從遠處的紙巾盒中飄出,Lena抓住擦了擦手。


「But, I usually don’t care about those dumb rules.」


Maggie玩弄著指間的魔杖,「And, I am a pretty damn good Auror.」


她朝這位英國正氣師笑笑。


「如果你足夠聰明,你可以從我這裡學到不少。」


「這就是我參加這次交流團的目的,Miss Sawyer.」


「Just Maggie...will be fine.」Maggie收起魔杖,「Lena Luthor對吧?一個Luthor,我想交際任務不會難得到你吧?」
「我願意接受任何挑戰,Maggie.」Lena無意識地轉動著她的家族戒指。


「給你一天時間,將尤里斯的案件目前的調查進度資料都收集起來,我要的是--所有。」Maggie好心提醒,「傲羅一隊的隊長莊臣是個沒能力的混球,他就是此案的負責人。」


「收到。」


 


見黑髮女巫離開了地下室,Maggie重新抽出魔杖輕點,大門被她施法緊閉著。魔杖前端輕點,一份隱形的檔案在桌上現形。


 


Maggie掀開檔案夾,上面是昨晚展覽館一案的現場相關圖片--這都是她拍攝下來的。她從裡面抽出最後一張照片。


 


那是個離現場不遠的小樹林。


Maggie閉起雙眼,回憶著昨晚消影去醫院前自己的探查。


她循著魔法能量,追蹤到對方消影傳送的地方。


事實上,這種高階魔法很少傲羅能夠掌握,Maggie甚至從來沒在任何人面前露過這一手。


當時,她走動在漆黑無人的小樹林裡,聆聽著烏鴉淒涼的叫聲,在她魔杖輕點之下,那代表著白面具女孩魔力的淡淡珍珠白光芒,含糊地如星光般攀附在樹林空杜之中。


 


Maggie的能力僅止於此,她再施法也好,也無法再追蹤到對方再次消影的去向。


她睜開眼睛,用審視探究的目光看著小樹林的照片。


 


明晚,她一定會從Alex Danvers那兒弄清白面具女孩的線索。


 


-*-*-*-*-*-*-*-*-*-*-*-*-*-*-*-*


 


Alex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和手術帽在進行她的驗屍工作,放置在一旁的錄音筆正良好運作著。


 


「死者名字,Larry Wood,28歲。Chief Medical Examiner Alex Danver,對遺體進行第二次檢查。」Alex繼續了前首席法醫的優良傳統,習慣以錄音筆記述檢驗的進度。「左肩的斷臂切開整齊,推斷是極為鋒利的切割器。」


 


事實上,要將整隻斷臂輕鬆切割並不容易,如果這是場與重型機器有關的事故,Alex可以輕鬆得出這是機器切割的結論,但這是場謀殺案,現場是第一案發現場,根本不可能運進大型的機器,只為切開一隻左臂。


 


Alex搖搖頭,繼續檢查遺體。


「右手完好,上面有明顯的針孔,符合死者三天前才過捐血的醫療紀錄。」


Alex順著右臂往下檢查,仔細觀察他的手掌。


法醫的任務,就是不放過死者身體上留下的任何線索。


掌紋上似乎有個奇怪的印記?


 


因為死者從事勞動工作,本來右掌就有一兩處幾天前造成的小傷口和傷疤,所以Alex昨天只檢查過指甲裡面有沒殘留不屬於死者的DNA而已。


 


而這次,認真觀察的Alex,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死者右掌紋上有奇怪的疤痕烙印。


疤痕很新。


是個"S"字的標記。


 


「發現右掌紋上有類似"S"字型的烙疤,初步懷疑可能是某個宗教組織或者黑幫的符號……」


 


玻璃門響起"咯咯"聲,Alex按停錄音筆,轉頭看到一個金髮腦袋就在玻璃門外上跳下竄著。Alex無奈地笑笑,扯開了口罩和手套。


 


-*-*-*-*-*-*-*-*-*-*-*-*-*-*-*-*


 


位於上城區的國民城中央警局,享受著附近CBD良好的配套設施--比如一個街區之隔的噴泉廣場,不少上班族都在午休時來到廣場附近的茶座享受他們的午餐。


 


Alex沒少帶著Kara來噴泉廣場的茶座用膳,不過Kara能一口氣點上五份三文治的日子,倒是少見。


「慢點吃,喝點茶吧。」Alex見Kara努力將悲憤化成食量,好意提點,「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你悠著點。」


「對,只有這一小時,然後今晚你就拋棄我這個還在待業、蹲在家裡吃外賣的妹妹。」Kara可憐兮兮地將口中的三文治吞下,仿佛姐姐去酒吧和其他人喝一杯就是置家人於不顧的絕情之人。


Alex只覺哭笑不得。「三個月前我也去了好幾次quick date,那時候也不見你這樣。」


「起碼那些女人可不是……」Kara放輕了聲音,「危險的女巫。」


「跟你住在一起十年了,我想我知道危險這個詞的真正定義。」


「這不是開玩笑的,Alex!」Kara放下草本草,瞪著一臉不在意的Alex。「她有上百種…魔咒,可以用來對付你。」


「她可以怎麼對付我,在床上?」見Kara被草本茶噎得猛烈咳嗽,Alex收起吊兒郎當的嘻笑,輕拍著臉皮比紙薄的金髮女巫後背。「好了好了,我不開玩笑了。」


「你這是太少看焦點報上的新聞,上面全都是平常人看不到的巫師犯罪報道!」


「Maggie一點兒都不危險。」Alex嘆息般安慰Kara,「我保證今晚我能活著回來。」


「你又不知道她的底細。」


「我知道她是Cat Grant的外甥女就足夠了。」


「你說甚麼!?!?」


這次Kara沒能再控制自己的音量,包括她的魔力,她吸引了所有人的注視,但Kara並沒空去計較,因為其他人很快被其他吸引去了---她們身後的噴泉突然猛然水壓劇增,如水槍般將水花噴灑至四周,嚇得客人們紛紛驚叫。


 


幸好,每桌茶座頭上都有太陽傘,為客人和桌上食物堪堪擋住水花。


 


「Kara。」Alex低聲警告道,拉住了Kara的手。Kara連忙將四散的魔力收回體內,心虛地低下頭來。「抱歉。」


Alex不明所以,以為Kara是為了Maggie的身份而驚訝。


「只不過是Catco CEO的親戚而已,又不是Cat Grant本人,你用不著這麼驚訝。」


 


經歷了和CEO本人面對面的"面試"後,Kara慶幸dateAlex的人不是這位媒體女王,不然Kara敢說她絕對會當場暈厥。


 


Kara在腦子中想像著自己暈厥前扑向Alex,阻止她投入火坑的樣子。


起碼,今晚Kara還有機會阻止Alex投向火坑。


 


-*-*-*-*-*-*-*-*-*-*-*-*-*-*-*-*


 


憑藉出色的幻形咒和忽略咒,Kara完美地跟隨著從出租車下來的Alex,一起步往這家對方指定的酒吧。秋意漸涼,Kara離遠看到看著露肩薄毛衣的Alex在街上微微顫抖,差點沒忍住將保暖咒甩到姐姐身上。


 


幸好,Kara很快就跟著Alex進入酒吧了,這裡安靜而優雅,放著輕柔的爵士樂。Kara走在Alex背後,在對方坐下後,才倏地發現那個Maggie Sawyer原來早就坐著等候了。Maggie的眼珠子在Alex光溜的肩上轉了一圈,忽然轉到Kara藏身的地方,Kara嚇得連忙溜到相反方向,又及時避開差點迎頭撞上的侍者。


 


「是我晚了嗎?抱歉。」


「不,是我習慣早到。」


Kara聽著兩人客套的無聊對話,並暗暗坐在斜對角的卡位座位上觀察,並佈下了一打的忽略咒,保證沒人會冒失地坐到"隱形"的她身上。


「對了,上次在醫院沒來得及問,你的姨媽--Miss Grant,應該還好吧?」


「她壓根沒去醫院。」也許是酒精的作用,Maggie不小心暴露了上次她是專誠去看Alex的意圖。「咳,那你呢?上次的事,有沒有對你造成陰影?畢竟那些匪徒連衝鋒槍都拿出來了。」
「我沒事,工作太忙了,我根本沒時間去想這些。」


「你……」Maggie開始試探,「你真的沒有任何後遺症?我聽說心理創傷的潛伏期可以很長的。也許,你有沒有反覆夢到一些奇怪的事?」


Alex聽到這裡,對Maggie的問題愈感奇怪。


「我是醫生,相信我,我很清楚我沒甚麼後遺症。」侍者將Alex點的酒放下,Alex朝Maggie舉杯。「Cheers?」


紅酒杯於空中交錯,發出清脆的響聲。


「那晚真的是神奇,警方居然衝進去制服了這四個匪徒,你還記得當時是甚麼情況嗎?」


「太混亂了,我已經不太記得了。」Alex避重就輕地回答,她似乎對這次約會有些失望,她沒想過Maggie會一直追問那晚的事情。Alex有看到焦點報上的報道,難道她是想知道關於"白面具"的消息?Maggie該不會是隱藏著身份的記者吧?


 


「對了,你的工作怎樣了?上次我記得……你說你是做甚麼來著?」Alex故意裝傻。


「是……秘書?哦,不,記者嗎?」


「不,我當保安工作的。」Maggie放緩了提問的節奏,「我只是有個朋友是當心理醫生的,才想知道你的狀況怎樣。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再介紹給你。」


「不了,我想我會沒事的。」Alex客氣地推辭,拎起手包。「抱歉,我上一下洗手間。」


 


聽到這裡,若Kara傻得連Maggie一直在嘗試套Alex的話都不知道,就有些侮辱她這個大學生畢業生的智慧了。Cat Grant雖然說會保密自己的身份,但Maggie可是她的外甥女!說不定,Maggie是在想套Alex的供詞,再將消息告訴給Cat,好讓"白面具女孩"的消息登上報紙!


 


Kara愈想愈不妥,決定提早出手,將Alex從火坑中拉出來!


 


Alex在洗手間裡整理著儀容,喝了數杯後,她臉頰上有微醉的熏紅。她決定再給這個女巫多一次機會,如果對方一直用提問來消解她的興致的話,也許她下次就拒絕約會的邀約了。


 


Alex步出洗手間,拉拉又從肩上滑落的毛衣,卻突然被人撞到牆上。兩個喝得漲紅了臉的男人正在走廊裡推拉,更可惜的是,他們手上都拿著啤酒瓶。


Alex深感不妙,走廊的路被堵死了,她正想回到洗手間裡避開這場毆斗,身後一陣疾風就朝她頭髮衝來,她只來得及回頭,眼睛餘角瞄到那個酒瓶正朝自己頭上飛來,她甚至來不及閉上眼睛---突然,酒瓶一歪,完全違反物理學的拋物線,撞到九十度以外的牆壁上。


 


「Alex!」Maggie緊張地一把將兩個男人推開,但他的酒瓶又朝Alex扔了出去,而另外的那個,乾脆醉醺醺地朝Maggie扑了上去。


 


這次早有預備的Alex急忙閃避到一邊去,更奇怪的是,這次酒瓶在劃出飛行軌跡的路上,突然爆炸成碎片彈開。Alex只感到一隻溫暖的手握著自己,Kara就出現在她身後的女洗手間門前,湛藍色的眼睛閃著冰冷的憤怒。


 


「給我滾開!」Maggie後退幾步,手掌似是輕輕一揮,那兩個男人便團團轉地身子歪到一旁,先後撞在牆上昏倒。Maggie著急地越過地上的醉漢和酒瓶碎片,卻在中途停住了腳步,她瞥見Kara--那個在醫院裡有過一面之緣的妹妹,牽住了Alex的手。


 


對方隱約露出的模糊魔法能量,是Maggie停下腳步的原因。


所以,Alex的妹妹是…是個女巫??


 


「We are going out.」Alex聽見Kara冰涼地說,她的心吊到嗓子眼,Kara很少在她面前真正動怒。「等等。」Maggie皺著眉上前。「你沒事吧,Alex?」


「我沒事。」Alex感到Kara握住自己的手愈來愈緊。「Kara,這是Maggie,Maggie,上次你們見過的了。」


「對,在醫院的那晚。」Maggie關懷地靠近,「你確定你沒事,Alex?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們可以攔出租車。」Kara堵死了對方的招數。


「那記……將酒瓶甩開的招數很不錯。」Alex深呼吸一口氣,決定攤牌--至少是她可接受的台上的明牌。「是甚麼咒語?」


Maggie的黑眸子迅速睜大,仿佛聽錯了剛才Alex的話。


「甚麼?」


「別裝了。」Kara失去耐性,「你這個女巫,接近我姐姐是甚麼意思?你是Cat Grant派來的記者嗎?」


「你,你們是怎樣知道的?」Maggie再一次感到Kara身上怒氣所產生的微小魔法波動。


「其實上次跟你跳舞的時候……我就摸到你袖口的魔杖套了。」Alex安慰性地握握Kara的拳頭。「我的妹妹,Kara,她也是名女巫。」


 


感受到對方妹妹投來的提防目光,Maggie不由得啞然失笑。


這下子難辦了。


她有預感下次邀請Alex出來約會的難度,已經大大提高了。


 


-*-*-*-*-*-*-*-*-*-*-*-*-*-*-*-*


 


不管怎樣,最後Maggie Sawyer以順路為由,坐上了那輛Alex叫來的出租車,礙於司機是名莫魔,Kara不好發作,沒有將那句"你明明一個消影術就到家你順甚麼路!?"的質問狠狠丟出。三人以極其尷尬又沉默的氣氛,坐著出租車回到了Alex和Kara居住的公寓樓下。


 


Maggie也下了車,任由著那輛"順路"的出租車絕塵而去。


「你的臉還有點紅,覺得有點醉和頭暈的話,回去早點休息吧。」


Alex也不知道為甚麼今晚的酒精異常地令她臉頰火燒到現在,她只好回一句。


「好的。」


「我會好好照顧我的姐姐,不勞煩你操心了。」熊孩子在邊上仍牽著姐姐的手宣示主權,拉著Alex上了公寓門口的階梯,還不甘示弱地向Maggie"道別"。


 


「祝你消影順利,別弄得缺胳膊少腿了。」


「Kara!」Alex用不贊同的眼神看著她,金髮女巫睹氣地將頭偏到一邊。


「乖,先上樓。」


 


Kara很想大聲喊我已經不是十二歲的小女巫了,但看到Alex柔軟的眼神,她只好收起脾氣,亮起起漉漉的眼神,試圖在上樓前帶給對方一絲內疚。


 


Kara乖乖地鬆開了手,在公寓樓梯的盡頭消失。


 


「我替Kara道歉,抱歉,她只是對我保護過度。」Alex步下階梯,走向Maggie。


「今晚的事,謝謝你。」


「你妹妹的魔咒也不弱。」Maggie臉上閃過一刻的若有所思,「那個粉碎性的咒語……」


Maggie話只說了一半,因為Alex正傾身在她臉頰上一吻。


「晚安。」


 


露出光溜溜的香肩、穿著柔軟毛衣的身影消失在大門之後。


Maggie良久才反應過來,輕輕觸摸著臉上對方留下的輕吻。


 


「晚安,Alex Danvers.」


她想,下次得帶她到一個更安全的地方約會了。


 


-*-*-*-*-*-*-*-*-*-*-*-*-*-*-*-*


 


當Alex打開公寓大門的時候,那個金髮腦袋還埋在沙發靠墊上,一臉悶悶不樂。


「我看到了。」


Alex將手袋放好,朝Kara走來。


「你吻了她。」


 


「只是個禮貌性地臉頰吻。」Alex裝作對此毫不在意。「下次別趴在窗上偷看了。萬一你掉下去---你神經反射性用魔法飛起來的話,明天FBI就要派人來抓你了。」


「下次約會你就--真的會,親吻她了。」


「我還沒想好呢。」


「你不會再和她約會?」金髮女巫眼中仿佛燃起了希望。


「不,我是說,還沒想好下次約會的時間。」


Kara哀嚎一聲,頭直直撞在靠墊上。「那個邪惡的女巫!」


「人家今晚救了我,你還說別人邪惡?」


Alex一屁股坐在Kara旁邊,試圖將倔強的女巫拉到懷裡,十年來,Alex對這種安撫青春期孩子的工作熟悉無比。


「對了,最後碎掉的那個酒瓶,原來是你?」


「我也在保護你!憑甚麼你給她了一個吻,謝謝她!而對我就這樣。」


「我也會給你晚安吻啊。」Alex被逗笑,將那個金髮腦袋拉到身前,輕輕吻上Kara的頭頂。


「我不是--我不是孩子了!」Kara像頭被惹怒的小狗,掙脫開Alex的擁抱。


「我知道,你二十二歲了,所以你可以停止呷這種無意義的醋了。」


Alex收起笑容,一臉認真。


「剛才你也保護了我,謝謝,Kara。當然,下次約會我不想你再跟蹤我了。」


 


「我還眼不見為淨了!下次她偷偷對你下咒的話,別想找我來解咒!」


Kara扁著嘴直直地衝回卧室,捲起的風之大,將卧室裡桌上的報紙都掀翻了。


 


Kara緊緊抿著嘴,生著悶氣,將報紙粗暴地撿起。


這是焦點報的封面,標題新聞是關於明天中午將於林肯公園廣場舉起悼念尤里斯的聚會。


保羅。馮。尤里斯死去的消息轟動美國魔法社會,焦點報幾乎每一頁報紙,都載著與此案相關的新聞。


 


Kara坐在床上,沒精打采地又翻開下一頁,上面的專欄寫著文章作者的陰謀論,他認為尤里斯的死,很有可能是其競爭議員的對手的買兇,旁邊的專欄刊著與作章相反的意見。


 


「如果對像是莫魔,我還可以保護你,但現在……」Kara又翻了一頁,上面是尤里斯案發現場的酒店客房"影像圖片"。


「巫師和巫師之間的罪惡,比外面普通的案件要可怕多了。」


 


-*-*-*-*-*-*-*-*-*-*-*-*-*-*-*-*


 


晨光雖然不能照進傲羅處的地下室,但這裡仍然被早晨的晨曦照得滿室光亮。


 


自從Maggie被調至這證物與違法物品管理組之後,牆上就被她用魔法打開了這兩道窗戶,它們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通過鏡像咒折射出外面實時的景色。


 


Maggie玩弄著她手上的翻蓋手機,發出規律的"啪噠"聲音。


鈴聲一響,她馬上翻開手機,查閱著上面的短信。


 


“Morning to you too.”


聯繫人Alex剛剛給Maggie回了短信,Maggie會心一笑,開始思考著下一條短信該如何回覆,才顯得不失禮貌和分寸。


 


「你居然也用手機?」來自英國的實習正氣師Lena拎著一袋司康餅進來。


「早,你還沒吃早餐吧?」


「正巧我餓著。」Maggie將手機收起,「我以為英國的巫師古板得連科技這個詞都不會拼寫。」她指向Lena臂上捧著的檔案夾。「那是甚麼?」


 


「你給我的任務。」Lena將檔案遞給Maggie。


「你能力不錯。」Maggie顯然沒想到對方解決任務的速度這麼快。「莊臣居然沒為難你?」


「可能是因為美國巫師沒這麼防備史萊哲林出身的女巫吧。」


「你們的學院之爭其實挺好笑的。」Maggie挑眉,「我們伊法魔尼的四個學院只有年度聚餐才分開坐,其餘時間連宿舍和上課都是混著一起的。」


「很有趣,如果有時間去伊法魔尼拜訪就好了。」Lena指向文件。「實際上,這些文件我是向莊臣的女秘書要來的。」


「你對女巫的吸引力也不賴嘛。」Maggie笑笑,打量著Lena--的確,Lena發揮了愛爾蘭女巫長相的優秀,她膚色雪白,長著神秘的黑色秀髮,有著愛爾蘭精靈般藍綠色的眸子。


 


可惜,不是Maggie的類型。


 


「看來他們已經對現場做完基本的探測了。」Maggie視線重新回到資料上。這些都是尤里斯案件的卷宗,記載著現場探測回來的魔法反應、有沒有其他人的魔杖踪絲顯形之類的報告。


 


「沒已登記的魔杖踪絲顯形、有多次黑魔法能量反應--基本可判定兇手是黑巫師。不過資料還是太少了。」


「美國傲羅辦事的速度也許還要再提昇。」Lena打趣地道。


「這裡畢竟不是紐約總部。」Maggie指著昨天焦點報的封面,「但我們的行動可以更快,兩個小時多後,是尤里斯的悼念聚會,我們過去瞧瞧,這是你學習的好機會。」


 


-*-*-*-*-*-*-*-*-*-*-*-*-*-*-*-*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Fish/姐控就是本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