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Until we get there

stumpfe Axt:

圣诞特别篇。时间点:小分队打败Samaritan之后的某天。节日fluff。如果你用力寻找大概能看到一丝丝angst?果然我不是很擅长甜文,好啦至少我尝试了。捂脸。。。




***


天色渐暗,Shaw悠闲地走在小城的河边,清新明快的巴洛克式建筑在暗淡的照明下看起来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白天不曾有的神秘色彩,没过多久,河边的房屋陆陆续续亮起了灯光。Shaw放慢了脚步,闲碎地用靴子踢着地上的碎石子。前方几十米就是通往老城区的桥了,Shaw几乎有些舍不得把目光从眼前的风景挪开。




河边矗立着的大大小小的房屋看起来差不多高,有些墙上爬满了绿色的藤类植物和苔藓,有墙壁刷着看起来很新的黑黄相间的四层别墅,也有降低了明度的蓝色和红色相互交织的木质结构房屋,看起来颇具现代色彩。




她看着其中一栋房屋的灯光已经亮起,透过窗户能看到一家四口准备圣诞大餐的身影,男主人一头卷发,留着略显邋遢的络腮胡子。Shaw挑了挑眉,看起来还不差。一个戴着围裙的娇小身影从厨房端出了一盘烤鱼,在去往客厅的路上在那个男人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两个孩子在嬉笑打闹,把发光的彩球互相抛给对方玩。




那个男人忽然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他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但Shaw在他打开窗户前就已经迅速躲到了他视线外的灌木丛后。她能想象出那双湛蓝的眼睛和有些困惑的表情,仿佛一个迷路的小狗。




Shaw叹了口气。




一个模糊的声音透过稀薄的空气传来,“David!别傻站在窗前了,过来帮忙装饰圣诞树!”然后便是更加难以分辨的男声,“稍等下,Sarah,我马上就来。”但Shaw在哪儿都能认出那个声音。




她等到那个窗户前没有人影时才大步向前走去。




Shaw走到出口时,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水光粼粼的河面和反射在表面随着微风的强度改变轨迹的灯光,然后打电话用不是很熟练的当地语言叫了辆出租车。




经过两次长达十分钟的交谈后,Shaw最终开始有些厌烦电话那端客服的互相推诿,并且有70%的把握至少有两个客服假装听不懂她的话。最终出租车公司在半小时后给她回电,告诉她英文客服都去度假了,希望她多多谅解。




那之后Shaw便抱着想放弃的心情走到了附近的公交车站,眯着眼睛研究着公交线路。




圣诞夜最晚的一班公交在傍晚六点半?




“你在逗我吗?”Shaw压低了声音抱怨着。车站的指示牌显示现在是六点三十二分,但车站仍有零零散散的两三个人在等待。于是Shaw决定再等一会儿碰碰运气。




车站旁的路灯边正在绕着灯柱跑着玩的小男孩停了下来,用无辜的眼神偏着头望向Shaw,好像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的表情看起来这么暴躁。Shaw面无表情地回瞪着那个小孩,对方也充满好奇地盯着Shaw。半分钟后,小男孩似乎感到有些无聊,瘪了瘪嘴,大声冲着Shaw的头顶说了句“Zicke!”然后继续绕着灯柱蹦蹦跳跳。




Shaw的上下牙咔哒一声碰到了一起。但或许只是天气太冷的缘故。




小小的雪花开始打着旋儿飘下来,落到石板砖上,在暖黄的路灯下只能看清点点阴影,有的还没来得及落到地面就化成了水珠。




不久地面就变得有些湿漉漉的,被水润湿的深青色地砖反射着淡淡的光线,如果Shaw把目光从马路上挪开,便能看到连接着中央车站和背后小巷的羊肠小道和马路一样仿佛在相对不算寒冷的冬天冒着热气,但细看便失去了那种广阔而渺茫的感觉,只有平淡的车辙和暂时的水痕。




有高跟鞋敲击地砖的清脆声音从身后由远及近传来。




Shaw几不可察地偏了偏头,她模糊地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略浅了些。等到声音在她的身后停止时,Shaw在心中默数了五秒才略略转过头用余光望向左后方。




一个棕色头发的高瘦身影正搓着双手,间断性地往手掌心哈着热气。Shaw皱了皱眉,从外套口袋里掏出自己的皮手套,整个人转身面对那个高瘦的女人。




对方抬起了头,眼神对上了Shaw的。




Shaw眨了眨眼。对方除了发色和鼻梁的形状之外,没有任何面部特征令她想起她心中预想的那个人。




Shaw看到自己呼吸凝结成白色的雾气在飘散在眼前,才意识到她刚刚屏住了呼吸。




对方微笑了一下,眼角的笑纹出现了一瞬,然后冲Shaw点了点头,“Hallo。”第一个音节微微拖长,重音在第二个音节上,就像所有当地人那样。




Shaw也笑了笑,冲她点头示意了一下,“Hello。”然后转过了身。Shaw发觉此时的天空几乎彻底黑了下来,因为没有雾气或云的遮挡,如果没有四周零散的建筑和路灯照明的话,大概能看到明亮的繁星。




Shaw叹了口气。只是个普通的圣诞夜而已,没必要感情用事。同时Shaw为自己脑海中的用词翻了个白眼。 




她望着街角唯一的摄像头(是连红点都没不带闪烁的那种),短暂思考了下要不要逼the Machine告诉她Root的下落。考虑到机器交互界面已经迟到了六个多小时,她开始觉得Root很可能已经坐上了纽约的飞机,这会儿正坐在某个米其林餐厅看着街景也说不定。




她几乎能想象到Root打电话来的场景,用“Hi,Sameen”开头,带着微微颤音,尾音上扬,过分地甜腻,然后纯粹为了激怒她,编出某个可笑的理由试图搪塞。




但她保证过这次不会这样的。和Samaritan的大战结束后,Root把这套玩得有些腻了,这还是她亲口向Shaw承认的。




Shaw现在能清晰地在脑海中回放Root告诉她这些时的表情,那是个阳光充足的下午,她和Root懒散地瘫在安全屋的沙发上,刚结束的任务导致的肾上腺素的迅速下降令她们都有些困倦,也许是由于Shaw在那时喝了略多的威士忌的缘故,她在品尝Root嘴唇的味道时能辨认出雪莉桶和淡淡的泥煤味道。




Shaw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不知从何时起飘散在空气中的是热香料红酒的芳香,浓郁的肉桂和丁香味,甜美,冲鼻,是通常在连喝三杯后才猛然惊觉世界在旋转的那种酒精饮料。像Root。




“想来点吗?”角落里的一个声音传来,低低地,但咬字清晰,令Shaw想起了花生的外皮被掰开时的嘎嘣脆响。Shaw整个人绷紧了,像某种本能的生理反应,以及由于通常情况下伴随着这个声音的危险和数不清的麻烦,Shaw仿佛能感到自己的血液更多地涌向四肢,准备着逃跑或应对的冲动,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得冰冷凝固了些,这是极其平常的反应,Shaw这么告诉自己。




但她转身后看到斜靠着灯柱的Root,脸上是妆容下透出的黑眼圈,一手举着一个马克杯,冲她露齿而笑时,Shaw能感到这种类似战斗的本能反应和眼前的景象明显矛盾带来的困惑,她通常能把这种反应控制地相当好,尤其是当没有紧迫的危险时。




她不知道为什么仅凭Root的声音就能激发出这种反应,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压力应激反应,但这绝不是愤怒,Shaw已经渐渐学会分辨出它们的区别了,或许有些像没来由的饥饿。但Shaw已经开始在心中对这个想法做了个鬼脸。




“我们已经打完了那些别无选择的战役,Sammen。”Root冲她抛了个媚眼,语气轻快,“现在我们手下已经有了至少几十个特工帮机器执行任务,至少今晚我们绝不会被打扰。”




Shaw知道Root能看出来她刚刚准备掏枪的动作,但她有些感激(只有一点点,Shaw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Root没有对此做任何评论,“你迟到了。”   




Root摆了个夸张的悔恨表情,靠近了她,但这次却例外地没有侵犯她的个人空间,Root把那杯热气腾腾的暗红色饮料递给了她,“节日特色,我知道你平常不怎么喜欢糟糕的红酒、香料和糖的组合,但至少里面有酒精。”Root一边捂住心口,一边向Shaw凑近了一些,“这是我最真挚的歉意。”




Shaw把Root的脸推开到了一米远,顺便翻了个白眼。因为她并不想浪费时间在斗嘴上,或许还因为那杯热气腾腾的饮料的暖意从她的手心扩散到了全身,令她感到浑身轻飘飘的,也或许这跟这杯饮料没有任何关系。




“别告诉我我们必须走回去,”Shaw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很明显这儿的Uber是违法的。”




“很快就会有车来接我们的,别担心,Sameen。”




Shaw有些怀疑那些极不专业的出租车公司客服是Root捣的鬼,但她知道就算问了也没什么结果,于是Shaw只是叹了口气,“号码怎么样了?”




“虽然他差点在那颗没爆炸的手雷前尿了裤子,但总体而言活蹦乱跳,健康的和公牛一样。”




“Okay。”




“和Cole的见面怎么样?”




“还行。”Shaw偏了偏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我们的司机怎么还没到?”




Root没有回答。Shaw知道她在盯着自己,于是喝了一大口那杯浑浊的饮料。味道倒还不错。




“你没和他见面?”Root轻轻皱了下眉,她的问题听起来几乎像是肯定句。




“有些东西他还是不知道最好”Shaw停顿了一下,“而且他看起来不错。”




“Aw,我特别喜欢他的胡子,看起来像个嬉皮士。”




Shaw哼了一声,冲着Root假笑了一下,“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时尚品味吗?”




Root给了Shaw一个更加甜腻的笑容,“某人今天心情不错嘛。”然后Root的冰凉的双手就捧住了Shaw的脖子,令Shaw打了个哆嗦。




“你多大了,Root。”Shaw忍住立即报复的冲动,脸上挂着塑料一般的微笑,继续喝着杯中的液体。




“Aw~~Sammen,我早就告诉过Harold你内心实际上就是个软绵绵的树袋熊,但他偏不信。”




Shaw发现,那些宣称怒气能使脖子上的汗毛竖起来的说法似乎还真有些道理。但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只是斜眼看了下Root,然后用拿着空马克杯的左手环住Root的脖子,直到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距离。她踮起脚尖,鼻尖一路从Root脖子的脉搏最明显的地方蹭到她的耳朵和脖子交界处,在这么近的距离,Shaw能听到Root有些颤抖的呼吸,Shaw实验性地从Root脖颈上最绷紧的那条肌肉一路轻咬下来,她能感到Root喉咙里细碎的声音在她的唇下微微的振动。




“咳咳……!”Jason的脑袋从路边的车窗里探出来,冲她们两个做了个手势,“如果我继续停在这儿很快就会收到罚单的……”




Root似乎才回过神来,有些恼怒地瞪了眼Jason,对方瑟缩了一下,把车窗摇了上去。Shaw把自己从Root身前推离了一些,好让自己看起来不是挂在Root身上,两人的手在走向车的路上十指相扣。Shaw看向Root,嘴角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树袋熊,huh?”




Root眯了眯眼,权衡着如何回答,最终她决定她的计划很明显生效了,如果Shaw脸上的表情能说明什么的话。




“我有个很有趣的主意,Shaw。”




“真巧,我也是。”




雪下得更大了些,有些白色的雪花落在翻到在地上的Root的杯子上,在融化的一瞬间看起来像是阳光下飘荡的细碎灰尘。




很快,公交车站前两人走向街道的脚印就被从未停下的白雪覆盖,但空气中依然飘荡着淡淡的肉桂香气,就像这座城市大部分街区圣诞夜人们最熟悉的味道一样。












ps:这篇文有个暗暗的crossover,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猜到哈哈哈

  1. FAQ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