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 Algernon:End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接续[End: Someday]。


虽然打上End了,可能还有后日谈...


 


***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那泫然欲泣的细微颤音,让原本已经坦然面对死亡的她从梦中惊醒。


 


急切的睁开双眼,Shaw发现自己仍倒在电梯口前,仿佛她所看见的,关于未来的一切只是场梦境。但她清楚那不是梦,而是她的能力--可以看透未来的力量。以往只有片段的画面,看不清全貌。如今却比以往所见的都更加清晰,更加真实,也更加惨淡。


 


 


 


不能把Root拋下。


 


深吸了一口气,浓呛的血腥味让她的脑袋昏沉,但Shaw仍然勉强著自己重新站了起来。左手重压右臂的伤处,她踉跄地向前走了几步,几乎是靠著脑中唯一的目的行动着。


 


“Root…”嘴里呢喃道,然而视线早已模糊,她走向玻璃窗前,无力的用身体撞击著那承受著水压的高硬度钢化玻璃。外头是深海,即便破窗,凭Shaw的伤势也只是死路一条。


 


感受不到任何外在环境的干扰,Shaw现在只是凭著本能、凭著求生意志,无法停滞的行动着…


 


 


直到身体完全动弹不得。


直到整个人倒在地上。


直到意识逐渐涣散…


 


 


 


眼前开始发白,什么都看不见。


刺眼的光线让妳反射性的用左手挡住了那道光。耳内开始嗡鸣,眼前只剩下一片白色的光影。妳仿佛忘了目的、忘了自己,独自站在白色光影之间。


 


“Sameen.”


 


熟悉的女人声音轻唤著那个名字。


 


“谁?” 妳不禁移开手,试图想要看清楚声音的主人,无奈白光过於刺眼,妳只能勉强的从缝隙中,看见一男一女的身影。


 


“別放弃,还有希望。”


 


“改变妳的命运,我们相信妳做得到。”


 


 


眼前的白光越发强烈,妳看着逐渐清晰的两个身影,一股暖意不断湧上心头。直到被白光吞噬之前,妳终于清楚的看见了对方的轮廓。


 


 


 


 


 


 


 


 


 


“Dr. Steele…”


 


“Dr. Steele? “


 


“Doctor, Can you hear me?”


 


 


等到意识到时,妳已经来到这个地方了。看见眼前的研究员不断地挥舞着手,让妳不禁翻了个白眼。妳知道妳的能力又再一次的正常运作,讽刺的是,等到妳经历完这个人的人生片刻后,就得回去面对自己的死亡了。


 


不过,这一次似乎跟以往都不一样。妳有这样的感觉,却完全说不出是哪里不同。


 


 


 


“Dr. Steele…” 眼前的人不停的呼喊着「妳」,但「妳」却完全没有反应。


 


“Shut up!”


 


“Sir? 你还好吗?”


 


你吵得我没…Crap.”


 


 


妳总算知晓,不断湧上的违和感究竟是什么,这也让妳闭上了嘴,留下眼前为此感到莫名其妙的人,傻愣著的盯着妳。


 


我叫什么名字?


 


博士,你没事吧?


 


我是谁?妳大声打断他的询问与质疑,同时也听见从自己喉头传出,陌生的男性嗓音。


 


“Ste…Stewart Steele!Sir,抱歉!”听见妳微怒的语气,身旁的人绷紧神经,吐出了妳最不想听见的答案。


 


 


「虽然妳发动的时间并不长,依照这份纸本纪录看来,妳的能力并没有完全发挥,也许看见过去不是妳唯一的能力。」


「记住妳想要使用能力的理由,这会是妳发动能力的关键。不能只用一些过度的情绪发动能力,而是要更加细腻却又明确的感受…」


 


Harold的话语如同警钟般,从妳心头的最深处缓缓浮现出来。


 


 


***


 


 


电梯门敞开的瞬间,还来不及搀扶著伤心的Root出电梯外,熟悉的身影就这么的把Claire扑倒在电梯内。


 


“太好了!我好担心妳们!”Gen紧紧抱着Claire和Root,”我们收到了Harold的消息,他说Samaritan的…”但Gen欢欣鼓舞的语气并没有持续太久,她马上就察觉到了Root此刻的神情,况且电梯里缺了一个人。於是,她收回了笑容,从两人身上爬了起来,声音也从原先的喜悅,变成颤抖、断断续续的嗓音,”Shaw…Shaw在哪里?”


 


“抱歉。”


 


 


这句话几乎是验证了Gen的猜想。Gen捏紧脖子上挂着的、属于Shaw的狗牌,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Mahoney…先带她们出来吧。”随后跟上的Martine也听到了这个消息,虽然脸上没有太过於明显的表情,但游移的声音还是说明着她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动摇。


 


 


重新回到了海岸边,望着那宽阔无边的海面,心情甚是沉重。Root已经流干了眼泪,她一边望着深不见底的海洋,一边听着Gen的哭泣声和著Martine与Claire的安慰。就在这时候,充满热度的掌心抚上她的后背。


 


“Root…”Zoe似乎想安慰她什么,但Root只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Zoe的话也就这么卡在喉咙里。


 


“別说了。” 


 


 


 


Root望回大海,听着不断湧进心里的声音,想从里面找到Shaw依然活着的证明。


但换来的,却是早就该接受的事实。


 


 


“Claire,炸掉那里。”冰冷的几乎不带一丝情感,海风吹过脸上的泪痕时带着丝凄寒,Root平静的说着。


 


“但是…”


 


“炸掉。妳想让Sameen…” Root的停顿透露出全然的不舍,但她仍坚强地吐出这段话,”让她白白牺牲吗?”


 


“我知道了。”


 


 


“等等,Claire!”


 


见Claire有了动作,Gen紧紧抱住了她的手臂,试图阻止她的行动。无法控制情绪的状况下,Gen的能力又再次带给Claire伤害,然而面对着有自癒能力的Claire而言,Gen的能力无法起任何点作用。


 


 


 


“真奸诈。” 怪不得Shaw要她负责引爆,Claire猜出了Shaw的用意。自言自语的同时,Claire按下了手中的按钮,”我真的很抱歉,Gen。”


 


 


地面开始晃动。


Root忍不住闭上双眼,她从未这么痛恨自己的能力。


 


坐上电梯后,只有她能听见Shaw心中的自嘲、悔恨…以及宽心。Shaw以为自己没有感情、不值得被爱,但实际上她只是感受没有这么深刻。


 


Root都清楚,毕竟也只有她比任何人,甚至是Shaw自己,都还要清楚她心里的声音,实际上真正表达的是怎样的情感。所以,Shaw那近乎遗言的话语对她来说简直是穿心一击,脑中不断回放着与Shaw相处的种种,Root流下了一滴无声的眼泪。


 


 


“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紧张的声音迫使著Root回到现实,她睁开双眼。


 


 


 


 


原先平静的海平面上出现了巨大的漩涡,然而这怎样看也不像是爆炸后产生的产物,规律的活动更像是人为。


 


“Samaritan?” Martine警觉的抽出了武器,”Fuck!”


 


“怎么会…”


 


“快联络Harold,这样…”


 


 


然而,Root却不顾其他人的恐惧,半点解释也没有,走向前方。她静静的,一点言语也没有,不断走向前方,甚至海水都浸湿了自己的双腿也浑然未觉。看着远方不平静的海面,Root不禁摀住了嘴,热泪也瞬间从脸上滑落下来。


 


记忆里那一头灿烂耀眼的金发,那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容,还有那总是笑容满面的神情。


名为Ethan Groves的男人站在那团漩涡的正中央,手里抱着的是睡得沉稳的Sameen Shaw。


 


 


***


 


 


Shaw醒来后第一个感受的,就是充斥在鼻腔里的消毒水汽味。


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昏暗,而身上的伤疼痛欲裂,这让她想起了好几个月前,刚被Root抓到Algernon发生的事。那时候的她也濒临死亡边缘,差一点就没命。


 


所以她还活着吗?


 


 


感觉自己的身体相当僵硬,似乎是躺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Shaw伸出手来,想撑起自己的身子确认四周,然而却毫无反应。这才让Shaw想起来,自己已经失去了右臂。就像是想要确认,插著点滴的左手缓缓移向断肢,却意外发现了趴在她身旁的人。


 


Root似乎消瘦了不少,即使一片昏暗,那凹陷的颧骨与纤细的长臂却依然显眼。她安稳的趴在自己右侧的床沿,规律的呼吸声说明着她仍然熟睡着,并没有被自己突然的动作给吵醒。


 


想伸出手感受Root脸颊上的温度,这也让Shaw第一次意识到失去右手是多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尝试了几次后,担心吵醒熟睡的Root,Shaw放弃了这个想法。她重新躺回枕头上,回想起发生的种种事情。


 


她的能力。


Stewart Steele。


死前看见的两个身影。


 


 


闭上眼睛,Shaw展露出了笑意,嘴里也默默喃喃自语著。


 


“Thanks, Mom, Dad.”


 


 


 


在生命最终终结的前一刻,她才发现到自己真实的能力。


一直以来以为是看见未来或是过去,然而,那些都不是她真正的力量。


 


「不能只用一些过度的情绪发动能力,而是要更加细腻却又明确的感受…」


 


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对Root的心意,化作了力量。


 


她回到了过去的那个时间点,作为Stewart Steele,「碰巧」拯救了Ethan Groves的生命。而当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后,Ethan Groves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并且带着她逃离了Samaritan的追兵。


 


如果少了对于过去的干涉,Ethan Groves是否能在当时的状况下存活?如今这问题也无从考证了。Shaw也完全不想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对未来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毕竟,这让她得以回到她的身边…


 


“Sameen?”


 


“Roo…Oww…”Shaw连完整的名字都还没说出口,Root就紧紧的抱住了她,不小心碰到伤口,脱口而出的吃痛声让Root马上收回动作。


 


“抱歉,我…我只是…”


 


“没关系。”


 


 


 


迷一般的沉默氛围让周遭的空气也瞬间冻结。


Root已经点亮了盏灯,这让Shaw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面容,发白的嘴唇、厚重的黑眼圈都看得出眼前的人这段日子并不是过得很好,这让Shaw相当想要搂着她…当然不是什么暖言安慰,只是想搂着她而已。


 


“Sameen.”Root总算开口,颤抖的嗓音充满着不确定与恐惧,与以往充满自信的她截然不同,"抱歉,我竟然让妳一个人待在海里…”


 


 


Root再说什么,Shaw其实并没有很认真听。不如说她的专注力完全都放在Root的眼神。经历了一场死劫,还有第一次发动能力带来的情感震撼,Shaw现在总算能够了解Root看着她的眼神,代表着怎样的涵义。


 


 


“很抱歉让妳失去了一只手,我…”


 


眼前的Root仍滔滔不绝的说着,从语气和神情就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恐惧,只能用不断的道歉来掩饰内心的害怕…老实说,这很不像她,Shaw也有些不适应。於是,她打断了她。


 


“別说了…”


 


该死!Shaw是多么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无心的一句话竟然口气却是那么冲,她看见眼前的Root眼神一沉,身体也略显僵硬。


 


 


“抱歉,我可以离开…”


 


“別走!”看见身侧的人站了起来,Shaw连忙出声制止,”呃…那…我有话对妳说。” 该死!她在紧张什么!


 


“这…任务怎么样了?” 不想让她察觉到自己心里此刻的「情绪」,Shaw试图转移话题。


 


“已经过了十几天了,妳昏迷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任务顺利完成,Daizo也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Root说着说着,突然別过了头,”我真的很抱歉,Shaw,妳的身体状况,也许以后都没有办法再出任务了…我…”


 


“这不是重点。” 太好了,连称呼都变成Shaw…Shaw不想听见Root一直道歉,於是她直接打断了她,浑然将「那件事情」也给忘了,”这不影响我做我喜欢的事。”


 


“怎么会?妳的身体…”


 


“给我过来。” 见Root靠近了自己右侧的床沿,Shaw翻了个白眼,”左边。”


 


 


於是,Root走到了另一侧的床沿,还尚未止步,一股强劲的力道就拉住了她的衣服下摆。


 


 


Root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跌进了Shaw的怀中。而Shaw强而有力的左臂制住了她的后颈,让她无法移动。缺水而略微干瘪的嘴唇贴上了她的,而Shaw的舌头侵入性的探入她的口中。


 


这个吻持续了相当久的一段时间,几乎忘了Shaw还是伤患,舌头忘情的在对方的口中予取予求。彼此的距离不断拉近,原本只是跌进Shaw怀中的Root也顺势欺上了她,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Root主动的抽离了这个吻,但两人的脸还是相当贴近,细微的汗毛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温热气体。


 


“看吧,不影响…”Shaw喘著气息,相较於Root,刚从鬼门关走过一回的她显得更加体力透支,”这不会影响我做最喜欢的事。”


 


“Sameen…”见Shaw如此坦率,Root忍不住又欺了上去,但这一次,Shaw却先一步地把她推开。


 


“等等…”Shaw露出笑容,眼里尽是满满的无奈,”妳一直都知道我再想什么对吧?”


 


“我知道啊,我只是想听妳亲口说。”


 


“该死!”


 


“不是这一句,还是需要我再帮妳回味一下?”


 


“Shut up…Root.”


 


左手再一次抓住了Root的衣领,Shaw再一次的将Root拉近。


 


 


 


 


 


“Sam,我帮妳买晚餐回来…”刚从外头回来的Ethan提著中餐纸袋回到了Decima的医护室,前脚都还没踏进里头,就看到里面衣衫不整、交缠在一起的两人,吓得他连手上的纸袋都掉了。


 


“妳…妳…妳…妳对我姊做什么啊!!!!”Ethan正打算冲进去时,在他身后的Claire先一步的有了动作,拎住了Ethan衬衫的后领。


 


“你要加入要习惯,这是我们的日常。”似乎相当适应眼前发生的事情,Claire连看也不想看,硬是把Ethan带离了房间外。无视了Ethan的鬼吼鬼叫,Claire细心的将房间门重新关上,掛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True End]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一篇陪伴我枯燥考研生活的文~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