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一家】Sam和妈妈们的小剧场(第二弹)

完颜晖:

第二弹(11th—20th)


电梯间:第一弹(1st—10th)


——————————————————————————————————


11th.有哥斯拉


Root(泪光点点、娇喘微微):Sameen...


Shaw(埋头苦干中)


Sam:老妈!(突然闯入)


Root(惊):在!(踢飞Shaw)


Sam(飞奔过来、跳上床):老妈,有哥斯拉!咦?Shaw怎么坐在地上?


Shaw(咬牙切齿):你、猜!


Sam(翻白眼):谁要猜你的怪癖啊。(下床、拉扯Shaw)你快过来,我的衣柜里有哥斯拉,你快打跑它。


Shaw:这世上哪来的哥斯拉,你电影看多了。(站起来、拍拍屁股)


Sam:才没有!(一本正经)哥斯拉是污染物生成的,现在地球污染辣——么严重,怎么可能没有哥斯拉!


Shaw(翻白眼):污染物怎么可能变成怪兽,太反科学、反生物学、反医学了。


Sam(泪目):老妈……


Root:Shaw,你就去检查一下吧。(抚额)(小声、语速极快)你不去,今晚不得安宁了。


Sam(牵起Sam):你跟我一起去检查,如果没有哥斯拉你就老老实实上床睡觉,明白吗?


Sam(认真点头):嗯!


来到Sam房间……


Shaw(开衣柜):看,什么都没有。


Sam(躲在Shaw身后探头探脑)


Shaw:行了,上床睡觉去。(关衣柜)


Sam:可是……


Shaw:去睡觉。


Sam:可是,Shaw...


Shaw(严厉):快去睡觉!


Sam:好吧。(爬上床、钻被窝、露出两只眼睛)Shaw,如果我大声喊,你能立刻过来吗?


Shaw:……


Sam(哭腔):Shaw...


Shaw:Promise.


Sam(安心):晚安。


Shaw:晚安。(关灯)






12th.在家


Sam:姐姐又给老妈安排出差任务,害我又要跟你在家。


Shaw(翻白眼):你以为我喜欢跟你在家。


Sam:嘁。(灵机一动)我去找Harold叔叔玩!(跑)


Shaw(抓回来):不行,他们今天也有任务,你别去碍事。


Sam:我能帮Harold叔叔的忙!


Shaw:帮他什么?把敌人哭烦?(开电视)


Sam:才不是!你少看不起人。(扁嘴)我能帮忙,我能帮你们,少看不起人了……(吸鼻子)


Shaw(举胳膊):来,跟我掰手腕。你可以用两只手。什么时候赢了我,我带你出任务。


Sam:这是你说的!(斗志昂扬)


Shaw:我说的。(不以为然)


Sam:嘿——嘿——嘿!!!(咬牙使劲、手脚并用)


Shaw(吃奇多、看电视)






13th.别人的小孩


Sam(照镜子、照镜子)


Root:Shaw,Sam照两个小时镜子了,她今天在日托中心没发生什么事吧?


Shaw:不知道。(满不在乎,吃糖果)


Root:Sam,Sweetie,你在干什么?


Sam:老妈……(跑来、爬到Root身上)为什么你和Shaw的头发都是棕色、深棕色,只有我是金发??


Shaw:你是别人的小孩。


Sam(受打击):Sam是……别人的……小孩……(泪目)


Root:当然不是!(瞪Shaw)别听她胡说。Sweetie,你当然是我的小孩,(瞪Shaw)是我生的小孩!


Shaw(吃糖果,满不在乎)


Sam:那我们的发色为什么不一样?


Root:我以前也是金发,后来……(停顿)为了隐藏身份就染成棕色了。


Shaw(突然烦躁)


Sam(安心):太好了!我是妈妈的小孩,(趴胸口)我和妈妈的发色一样!


Root(摸头、宠溺脸)


Shaw:染回去。


Root:啊?


Shaw(严肃脸):染回去。


Root:你也是五岁吗……






14th.娶Harold


Sam:你们两个真笨,和5岁小孩下棋也会输。(不高兴、噘嘴)


Fusco:哥的手是拿枪的,不是拿棋子的好吗。(嘴硬)


Reese:有本事我们比躲迷藏。(不服、耍赖)


Sam:好啊。你和我Shaw妈妈比枪法(指),你和我Root妈妈比潜藏(指)。


Fusco:……


Reese:……


Fusco:你一点都不可爱。小心没男孩喜欢你。


Reese:从没像现在这样赞同你的话,Lionel.


Sam:嘁,(扭头)别拿5岁小孩跟你们这两个万年单身比。这么幼稚,还耍赖,怪不得单身。(鄙视)


Fusco:嘿,别老说我们,眼镜也是万年单身好吗。


Sam:Harold叔叔才跟你们不一样!(叉腰、义正言辞)我会娶Harold叔叔的!


噼里啪啦、哗啦哗啦——掉椅子的某老板。


Root:噗——(喷酒)


Shaw:Root,你搞毛呢?(拿纸,挡众人视线)


Root(淡定摇头、语速极快):Nothing,everything is fine.(内心:WTF??!)






15th.孩子像谁


Root:她们在月光下翩翩起舞。月光洒在她们的桂冠、肩膀和褶裙,渡上点点星光。从此女王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合起书)讲完了。


Sam:你能再讲一个吗?


Root:已经很晚了。而且,我要问你一件事,Sam.(严肃脸)


Sam:是什么?


Root:我今晚在舞会的时候听见你……你说……你说你要娶Harold,是真的?


Sam(盯Root):老妈……


Root:……(避开视线)


Sam:你不会也想娶Harold叔叔吧?


啪、叮叮叮叮叮叮叮——子弹散落声。


Sam:Shaw在干吗?


Root:别、别管她。Sam Groves,我在问你话,别胡说八道转移话题。


Sam(不满、鼓腮帮)


Root(戳脸):快说。


Sam:如果Harold叔叔愿意和我结婚当然好,如果不愿意也无所谓啊。(玩头发)


Root:你为什么想和Harold结婚?


Sam:因为Harold叔叔造了Machine!我想和最厉害的骇客结婚。(一派天真)


Root(扑克脸)(内心:这孩子到底像谁)


Shaw(听墙角)(内心:这孩子到底像谁)






16th.早安吻


Shaw:起床。(扯被子)


Sam(扭来扭去、哼哼唧唧):不要嘛……


Shaw(扯胳膊、动作粗暴):快点起来!


Sam:放开我!(捶打、撒娇口气)老妈,Shaw弄疼我了!


Shaw:你妈妈早出门了,不在家。(奸笑)


Sam(惊):你想干吗?!


Shaw:乖乖听话,什么事都没有——快起床,跟我去图书馆接Bear.


Sam(噘嘴、皱眉、磨磨叽叽)


Shaw(烦躁):动作快点!


Sam:老妈每天早上都给我早安吻。(盯Shaw)


Shaw:你想让我亲你?(嫌弃)


Sam:哼……(灵机一动)没早安吻就算了,那你抱我起来。(举胳膊)


Shaw(无动于衷)


Sam:不去了,(躺倒、盖被子)老妈回来后我就告诉她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Shaw(眼角抽搐、咬牙切齿):好,我抱你起来。


Sam(窃笑、举胳膊)


Shaw(抱起):这样行……


Sam(亲):么啊!


Shaw(僵住)


Sam:呸!你吃了什么?辣死了!(嫌弃、跑进卫生间)


Shaw:你亲哪呢!不对,Root每天早上都是怎么亲你的!






17th.I have a dream


Sam(走出来)(发现Root、狂奔):老妈!


Root(抱):Hi Sweetie,今天过得怎么样?


Sam:还不错。Boswell太太让我们画未来想做的职业,(翻找、翻找)这是我的。


Root:让我看看。(看画)(愣住)Sam,你画的是什么?


Sam(咬耳朵、小声):是Machine姐姐。我长大后也要保护世界和人类。






18th.惊醒


Root(突然睁眼、突然坐起)


Shaw(惊醒):怎么了?


Root:Sam在哭。


Shaw:哈?(侧耳听)没有啊,你是不是做梦呢。


Root:Sam在哭。(迅速下床)


Shaw:你越来越神经了。(打哈欠、跟上)


Sam的房间……


Root:Sam,Sweetie,(小心拉开被子)Sam?


Sam(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呜呜呜……呜呜呜……


Root(心在抽搐):Sweetie,妈妈在这儿。(抱)


Sam:呜呜呜……老妈!(抱脖子)老妈……呜呜呜……老妈……老妈……


Shaw(小声):见了鬼了。(坐下)做噩梦了?


Root(对Shaw):嘘——(紧抱)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哄了很久很久……


Shaw:So...你到底梦见什么了?


Sam:我……梦见……(抽抽搭搭)老妈……老妈不要我……和……和我断绝关系,呜呜呜……(伤心)


Root:过来。(抱)绝对不会,永远不会。只是个梦,Sweetie,我永远不会和你断绝关系。(吻头发)(掉泪)


Shaw:……(面无表情)(内心:为毛我梦见和Root分手待遇是John的嘲笑)


Root:Sameen,你去哪?


Shaw:回去做梦。


Root:???






19th.孤枕


Shaw(抱被子、深嗅)


Sam:噫——好恶心!


Shaw(惊):What?!你在这儿干吗?(瞪)


Sam:老妈不在家,睡不着。


Shaw:谁说的!我就快睡着了,被你吓醒了。


Sam:我说睡不着……(嫌弃)(嘟嘟囔囔)死傲娇,傲娇死,你怎么追到我老妈的。(爬上床、躺好)


Shaw:你在干吗?


Sam:睡觉啊。


Shaw:回你房间去。


Sam:老妈的被窝才不让你独占!(盯Shaw)如果你赶我回去,老妈回来后我就告诉她你偷偷闻她的……


Shaw(大声):行了行了,你可以在这儿,拜托你睡觉吧!


Sam(哼唱):老妈的被子香香的~(蹭来蹭去)(阴沉)Shaw的被子臭臭的。(嫌弃)


Shaw(捏拳)(内心:绝对把你送进寄宿学校)






20th.矮子的福利


Sam(蹦、蹦)


Root:Sweetie,量身高的时候别蹦来蹦去。


Shaw:再蹦你也是矮子。


Root:Shaw!(瞪)


Shaw(翻白眼)


Sam(泪眼婆娑)


Root:Sweetie,你会长……


Sam:你这个成年矮子没资格说5岁小孩!(指)


Shaw(扎心):你说什么?!Sam Groves,你再说一遍!


Root:Shaw,她才五岁。(拉住Shaw)Sam,今天不量了,去玩吧。


Sam(蹦蹦跳跳跑远)


Shaw:把这小坟蛋送去寄宿学校!


Root:她说的是事实。


Shaw(又扎心了):你……


Root:你现在的身高就很好嘛。你看,如果我穿高跟鞋,我们拥抱的时候你可以直接埋胸啊。(笑)


——————————————————————————————————


PS:我心中最完美的身高差是高橋南和小嶋陽菜那种,拥抱可以直接埋胸……

  1. cerrieur fee完颜晖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完颜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