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Four Alarm Fire(番外之Pandora's box)

沙滩楠瓜:

窗外微弱的光线透过被风吹起的帘子不时撒入,在翻开的书籍纸张上留下跳动的碎影。
一页、两页、三页……
书桌前摆着一张木质相框。照片上是一个金发女人笑容灿烂地靠在老人身后,背后是一片可以感受到温度的阳光。
那位老人如今端坐在椅子上,爬满褶皱的手搭在桌角,没有去翻动那本书的打算。
冰冷的枪口抵在他的脑后。
沾满灰尘的厚重镜片下,老人的目光却异常平静。
“我知道你会来。”
杀手歪头笑了一下,语气中带着半分调侃、半分冷血甚至麻木。“我有这个荣幸,能被您认识吗?”
老人嘴角也缓缓牵动着。“不论是谁,我知道总要有这么一天。”
杀手作势努努嘴巴,“我见过的那么多人当中,很少有像您这样的。我会给您应有的礼遇。”当然老人或许并不知道,她口中的“礼遇”代表什么。
“你看起来很年轻。做这行很久了吗?”
“确实如此。”
杀手又不带任何感情的笑了笑,舔舔薄唇,似乎是死神在舔舐夺人性命的刀口以作献祭。
“生命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什么也不是。”她回答地果断,顺带瞄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离任务限时还有一个小时。她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厌恶这段毫无意义的交谈。
“趁着年轻,去做点别的事吧。”在枪口紧逼下,老人缓缓伸过手,把被风吹乱的书合上,封面印着《浮士德》的烫金字样,“你还有机会重来一次。”
杀手盯着那本略微泛黄的书,没有说话。她厌倦了那些说教,于是逐渐调动起手指上的力量。
老人留恋地看着相框中的年轻女人,闭上眼睛。
“否则,该如何善终呢?”


“Boss,我不喜欢那个新来的Ms Miller。”Gen翘着小腿,一脸别扭地把头转向窗外,小声嘀咕着,“让Ms Turing在家里教我不好吗?”
Shaw专注地看着路况,没有理睬她。耳中又钻入女孩的话。
“哦不对,是Ms Groves。”
“哦,现在该叫Mrs Shaw?”
Shaw打了个激灵,这才瞥了一眼那个鬼灵精,却发现她也正看向自己,笑容里满是不怀好意。
Shaw叹了口气,下定决心不跟对方废话。
“说真的,那张照片是我心中Boss最美的一张了。”她眨巴着眼睛,这让黑发女人不自觉地想起家里的另一个人。见鬼,这才多长时间,连说话方式都改变了?那以后可还得了?
Shaw不自觉地翻起白眼。“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去把那幅相框拆了。”
“ok,ok!”Gen立刻坐正,缴械投降。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当初她和Samantha到底花了多少口舌撒了多少娇才让Boss把那张巨型相框留了下来。如果说以前的Gen喜欢Turing,那么现在的Gen可算是Samantha的铁杆粉丝了。到底能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让她心中所向披靡的Boss乖乖穿上婚纱、被两根束缚带随意绑在椅子上,再带着一脸的茫然拍下那种婚纱照呢?
Samantha说那是秘密。
好吧,总有一天她会偷师成功的。等到下次,就不只是拍照这么简单了。太便宜Boss了~
想到这里,Gen捂住嘴巴却不可抑制地狂笑起来。
Shaw见状,扶额叹息。
这家伙现在跟那个疯子真的没什么两样了。


阳光正好。
空气中弥漫着冬日后湿冷的青草味。
Samantha蹲在地上,拿着花洒调试水温,准备给在一旁咬着棒球打滚的Bear洗澡。
她的身体比起在医院里已经好上太多,尽管那个黑脸医生还是严格控制着她的行动范围。
但是不知怎的,从早上被那个梦惊醒以后,就一直处于茫然无措的状态。瞳孔中灰蒙蒙地笼着一层,照不进新生光亮。
那些温热的血不时从脑海中流淌而过。
别人的,温热的血。
她记得梦中的那个老人,Elias曾令她除掉他,那个博览群书、深不可测的老人。他死的时候太平静了,感受不到任何的恐惧,哪怕是一丝一毫的颤抖。然后血溅满桌,染红了《浮士德》那几个大字。桌旁相框里的金发女人依旧微笑着,对眼前的惨案无动于衷。
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像很多很多类似的人一样,被封存在记忆里的角落从未打开。可是如今突然进入梦乡,究竟是什么原因,她始终想不明白。
“否则,该如何善终呢?”
如何善终。
Bear摇晃着尾巴跑过来,温柔地蹭着她的手,唤回Samantha逐渐飘远的思绪。
Samantha露出笑容,揉了揉它的脑袋。
“真好。有你在。”
但那股刚刚上扬的精神突然又凝固住。
“善终”……
和Shaw,和Gen,和Bear。现在这平和的不像真实的一切,仿佛阳光下的彩色泡泡,梦幻,却易碎。
她到底,能拥有,能善终吗?


“你想把Bear洗秃吗?”
冷冰冰的熟悉声音从背后响起,仿佛还带着些许笑意。
Samantha回过神,发现自己一直在按揉着Bear的脑袋,白色的泡沫越堆越高。
Shaw走到她身边,不屑地看着呆若木鸡的女人(或许还有那条狗)。她随之蹲下来,难得一见的用温柔的力道刮了刮对方的微红鼻尖。
“你到底是在给Bear洗澡,还是给你自己?”
Samantha一愣,瞥见对方指尖上的泡沫,“哦”的一声醒悟过来。在Shaw的惊异目光之下揉揉自己的鼻子,“还有吗?”
Shaw睁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对面这个女人是和她出生入死的Samantha Groves。她拍开对方满是泡沫的手,抚上光亮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自言自语道:“没烧啊......”
“什么?”
“真不知道你是哪根筋搭错了。”Shaw拿过花洒,悉心地给对方冲洗双手,看着泡沫从修长白皙的指缝间滑落,如命令一般说道,“现在把自己的脸擦擦。”
话毕,她转过身背对着,顾自给Bear冲洗。
谁知Bear也反常的意外的捣蛋,在没被冲洗干净之前就甩了甩全身,那些残余的泡沫溅满Shaw的脸和衬衫。
“Bear!”她黑起脸大吼。
Samantha看着这一幕,终于转忧为喜,在一旁幸灾乐祸着。笑声随着Bear的汪汪叫唤传到Shaw的耳中,如预期那般获得了一个白眼。
Samantha走近,用宠溺的小奶音轻声细语道:“我们的Sameen Shaw也有这么一天呀,真可爱。”说着把手伸过去想摸摸对方的头顶,被她嫌弃地躲开。
她威胁着说:“Don't ......”
“好吧。”Samantha故作失望地撅起嘴巴,接着眼中却出现一丝狡黠,“那么,我帮帮你?”
Shaw还在咀嚼Samantha所谓“帮忙”的意思,一眨眼那个家伙已经夺走自己手中的花洒对准自己。
“……”
Shaw就这样冷不丁地被从头到脚冲湿了。
“Samantha……”
她瞪着那个离自己几步远,笑得弯起腰却仍然没有要把花洒放下的打算的女人,咬牙切齿着吐出对方的名字。
“汪汪汪!”Bear也兴奋地叫起来,迈着碎步围绕着两人跑动。
“啊!Shaw!”Samantha看到黑发女人沉着脸,一个箭步冲上来企图夺走自己的花洒,迅速地后退。动作更快的Shaw抓住她的手腕,想把花洒调转方向。两人步伐一前一后,都用尽力量想争夺先机。
花洒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对后。两人在水幕中嬉闹着,水珠四散,于午后阳光间划出了一道彩虹。
Bear跳跃奔跑起来,不知在这场拉锯战中到底该帮谁。眼中倒映出主人们不约而同幅度一致的笑容。
两人从庭院的一角争到另一角。终于抢过花洒的黑发女人追着对方在草坪上狂奔。那道会移动的彩虹横在中间,被Bear撞散后又再次汇成。
“Shaw!”Samantha用手挡住自己的脸,果然拼蛮力还是不行。永远都不行。
逃不开追击的她突然停下来,捂住胸口喘气。脸色似乎还有些苍白。
Shaw的神情很明显闪过担忧,她放下花洒想要上前搀扶对方。不料Samantha一下子蹿过来扑到自己身上,Shaw脚下一滑,后仰倒在草坪中间。
“怎么样,认输吗?”
Samantha跨坐在Shaw腰间,举着花洒炫耀起来。
这个女人,果然不可信。
虽然这样想着,Shaw却不自觉舒了口气。看着那个得意的笑容,悄悄平复自己运动过后的紊乱气息。
“不说话?”
Samantha的呼吸也逐渐缓过来,但是对于Shaw的沉默反应很不满意。她俯下身,温热的呼吸拍打在那密长颤动的睫毛上,声音染上一层暧昧的喑哑。
“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Shaw的嘴角微微上扬。
眼见一滴水珠从对方的额头滑落至红唇,更显鲜艳欲滴。便伸手环过对方的脖颈,拉过最后一寸距离。
贴上柔软的唇瓣,之后便是一次次乐而不疲的攻防,一次次难舍难分的吮吸缠绕。
“汪汪!”Bear靠近两个拥吻的女人,想要获得一些关注。
Shaw一手搂住Samantha的腰,一手腾出来举起一边还在喷水的花洒,对准吵嚷的Bear。
Bear莫名被冲得湿透,委屈地跑到水源的射程范围之外,看着那两人完全没有分开看自己一眼的意思。
周围总算安静。
Shaw把花洒扔到一边,把身上的女人搂得更紧。就像,再也不放开。
水幕下的彩虹,伴着清甜的草香味,在不远处继续闪耀着,模糊了焦距,久久不逝。


“叮咚~叮咚~”
一个魁梧的男人站在门外,礼貌地按了几次门铃,却迟迟不见主人开门。
他困惑地掏出口袋中的纸条,对照了一遍地址,并没有错。
于是举起手准备再次按下门铃。
门却在此时被拉开了。
“你是?”甜腻的嗓音里传出一丝困惑。
男人看着浑身上下湿透的棕发女人,尴尬地咳了两声。
“请问……”
“John?”正拿着水杯喝水的Shaw愣在原地。刚才被水冲刷后的冷意突然袭满全身,侵入骨髓。一些她不愿再回想的记忆瞬间填满整个心绪。
西装男看到老友,如释重负般露出了酷似于龙猫模样的笑容。





———————————————
没毛病,本瓜顺利活过期末然后又回来了🌝
这里是番外。
想说大家是想看番外继续写下去呢还是另外开新坑???啊其实我也好纠结🤦‍♀️🤦‍♀️
另外祝大家寒假快乐!嘻嘻~














  1. Faith沙滩楠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沙滩楠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