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Telephone booth(番外)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非通俗类意识流爱情小说出没请注意、非通俗类意识流爱情小说出没请注意。


全文完结注意。






番外:




1、




捏着那张小小的便签,Shaw的表情十分复杂。当初在大学生先生面前赌咒发誓说自己绝不会回去,如果真的打了这通电话,那事情看起来岂不是就像是自己想要反悔似的?


开玩笑,Sameen Shaw从不反悔。


这么想着,Shaw就把那小小的纸片揉成一团,往屋子角落里的废纸篓投去,但不知道怎么的,那小小的一团纸不听话似的,偏偏磕在了纸篓的边缘,然后弹出了好远的距离。Shaw望着那个没有按照自己心意运动的小纸团,不爽地皱起了眉头。


大学生先生的话不是没有听进去,其实也不是所有的话都那么没有说服力,当时听到他说那个女人独自被留在了那个该死的阴雨绵绵的国家,以后都将过着孤苦无依的日子时,脑子里也不是没有一瞬间想到过那样凄凉的画面。Root受过伤,身体不是很好,那个破地方,又总是下起雨就不知道消停。


其实也是担心过的,但把这种担心和另一种更加未雨绸缪,或许也可以形容为矫情的担心比较起来,前一种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


因为,你看,这就是生活嘛。生活总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


你看,这就是Sameen Shaw嘛,没办法把什么事情都思考得透彻,特别是那些关于该死的无用的无聊的感情的事情,但却也靠着自己对事物独到犀利的见解而刺激地活过了一年又一年,死里逃生了一次又一次。


那些陪伴了自己大半生,适用于各种情况和境地的直觉和生活哲理,在这件事上肯定也不会有例外吧。怎么可以跟她呆在一起啊,感情是人类的绊脚石,没有我,她会更加安全地过活吧,就像以前那样,靠她过人的智慧和疯狂的想法,命悬一线却每次都能战胜危险。


没有她,我可能也会过得更好吧。像以前那样激烈地铤而走险然后每次都超越自己的极限。


——但是,我不在了,谁来保护她?


如果有事情发生了,Reese第一个保护的人肯定是Harold,甚至连她,肯定也是一样的。一边说着什么AI之父,良心,希望,创造人,上帝之类的让人不理解也根本不想理解的话,一边把Harold给弄到安全的地方去。


说到底,这两个人其实都是Harold的崇拜者,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根本没人会为自己想一下。所以,该死的,如果我走了,那么以后谁能来保护她?


大学生先生?他?不要让人笑掉大牙。


Shaw拧着眉头,死死盯着那团废纸。


嗯,我不回去,但我需要给她一个警告。超凶的那种。得告诉她不能乱来,自己的命也是很重要的。毕竟如果没了命,那“上帝的代言人”什么的也只会是一场梦话。


才不会回去呢,但是一个电话而已的话,也可以吧。嗯,如果她说要来找我之类的,那就毫不留情地警告她不要来。嗯,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打个电话而已,有什么关系。反正我都不会回去了。就算她来找又能怎样,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不就是打个电话吗,跟回去不回去的又没有什么关系。打就打。


Shaw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但是却没有捡起那团根本没能投入纸篓的废纸,而是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等到真正走出酒店房间,Shaw才开始了犹豫。她站在电话亭前,想着自己没离开之前兢兢业业工作的日子——工作的日子,不能随心玩枪,不能随时随地摸到口袋里暗藏的各种武器,作为一个保安系统的顾问,假模假式地为那些他妈的无聊到死的人服务的日子。


那些没有安全感、没有激情、没有让人血脉偾张的味道、没有生活乐趣、没有生命价值的日子。


那些总是提心吊胆、在夜里都会因为噩梦而浑身是汗地惊醒的日子、那些看着枕边人的睡颜,却因为担忧那是梦境而连伸手触碰都做不到的日子、那些看着她在笑,却莫名其妙觉得浑身无力的日子。


谁要回去啊,谁要时时刻刻体验自己像是个废人的感觉啊,谁要跟你过这种吃了上顿一起讨论下顿的日子啊。无趣。


Shaw站在电话亭外面,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撇了撇嘴,走进去,拿起电话,拨出了背熟的号码。反正不回去,打个电话也没什么关系,就当自己是先斩后奏吧。




听筒里嘟嘟地响了两声就被迅速接起,Shaw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淡淡地讲了一声“你好”,没说话。Root又讲了几句话,Shaw只是听着,依旧没出声,或者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出声。


“……Sameen?”


“大学生先生来找我,说让我给你打个电话。”Shaw咽了咽喉咙,逼迫自己发声,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Root听起来像是放心了,声音平静了下来,“你在那边过得好吗?”


“再好不过。”Shaw说,甚至还笑了一声,“每天都能喝酒,吃牛排,三分熟,黑椒汁。”


“安全问题呢?”


“你知道我的能耐。”


“确实。”Root轻轻笑了,“寒暄结束了,说点正事吧。我很想你,Sameen。”


“我倒是不想你。”


“当然,你能耐着性子陪我在这个鬼地方过了这么久,刚逃出去几天而已,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想我。在这生活的日子你觉得还开心吗?”


“逊爆了。”


“也是,不然你就不会跑出去了。”Root顿了顿,长吸一口气,Shaw百无聊赖地靠在电话亭边上,等她说出那些一如既往的调情的话来,但Root却没有,一反常态到有些可怕,“在那边要注意安全,如果遇到什么难办的事,就打这个电话,Harold和我们都能帮上些忙。”


“……嗯?”Shaw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一瞬间她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听觉。


 “觉得不可思议吗?”Shaw听到电话那端的女人吸了口气,声音颤抖,跟以前那种甜蜜蜜的小颤音完全不同的颤抖,听到她嗓子里咝咝的气流声,听到她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我爱你,可是居然愿意放弃你。”


爱。Shaw听到这个字,觉得那听筒突然变得有些烫耳,烫到让她觉得耳膜都有些刺痛。Shaw是个随性的人,也从没害怕过什么,但是就在那个瞬间,她握着电话,明明白白地感受到,自己失去了说话的欲望,甚至勇气。


电话那头,咝咝作响的Root接着说:“看在我们下半辈子可能无缘再见的份儿上,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诚实地。”


“你知道我不爱回答问题。”


“最后一次了,为我破个例嘛。”


“好吧。”


“你保证诚实吗?”


“你也知道我讨厌承诺。”


“好吧,我确实知道。”Root短促地笑了一声,Shaw觉得,如果让那位大学生先生来描述,可能会用上“苦笑”、“ 自嘲”等文学性的字眼儿,但是要Shaw来说,那就是Root式的一笑,是她在面临绝境时的一笑,是她在遭遇危难时的一笑,是她顺心遂意时绝对不会露出来的一笑。Shaw突然有种预感,就在听到她用那个笑作为过渡时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也许会做出什么超出理性之外的事情。 


“你知道,如果你想,我不会逼你留下来的。Sameen,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因为我不能向你辞行。”


“为什么不能。你是怕我从你眼里看到什么吗?”


“不,”Shaw忍不住叹了声气,说,“我是怕你什么都看不到。”


Root倒抽一口冷气,再也忍不住声音里的颤抖。“亲爱的,”她说,掩不住的鼻音,“知道吗?如果说到这里你还不打算回来,那你大概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人了;如果你是在打算用彻底离开我的方式来保护我,远离你会带来的情感伤害。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爱我吗?Sameen,亲爱的,我请求你,请你对自己有点信心,因为我对你有足够的信心。”




那通电话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结束通话时,Shaw对自己的未来,对自己的情感仍然充满了迷茫。好在她是个行动力极佳的人。她想不明白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然而,她决定还是先去找大学生先生一趟,等他回到旅馆,然后让他买回英国的船票时,顺便也捎上自己的那份。


她没有感情,也不会爱人,但她有好奇心,她想知道Root是如何得出那种超现实的结论的;她为什么敢那么肯定自己爱她,为什么敢对自己那么有信心。


可一年过去了,她依旧没能找到答案,Root那没来由的信心依旧让她摸不着头脑。


“在想什么,亲爱的?”夜晚,卧室里,Root躺在她身边,捏着她的发梢,轻声问。


Shaw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在想当时你是怎么好意思那么肯定我爱着你的。”


“我也想问,你怎么会那么肯定自己不爱我,以至于要逃离我。你对我是什么感情,难道你不知道吗?”


“以前我确实不知道。”Shaw笃定地回答,“觉得自己顶多算是有些喜欢你吧。”


“那现在呢?”


“从宁愿放弃逍遥快活的单身生活,回到你身边忍受这些无聊聚会和该死客户的那时起,我就知道了。”


“虽然夹着些脏话,但这也的确是我听过最动人的情话了。”Root甜蜜地笑了。“是哪个混蛋说你不会爱?我的甜心,你只是比俗世的蠢货们更迟钝、更善良一些罢了。”


Shaw撇了撇嘴,伸手拉灭了床头灯,让两人的卧室陷入一片适宜睡眠的舒适黑暗。


善良暂且不论,迟钝就迟钝吧,也没什么大碍,总是要比残忍强上一些的。人嘛,知足常乐。




END




&


小年快乐!


&&


写在最后:


终于给它写完了,不容易啊。希望还有人记得前面的情节orz……


第十篇吵架的那个情节,如果有人感觉到有点熟悉,没错,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的灵感来源,《月亮与六便士》。小的时候看这本小说,感觉斯特里克兰德这个人简直无法理喻,无法理解,就把书给丢到一边了。等长大后因为无聊再次翻阅的时候就突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特别是在看过了POI,知道了Shaw,接触了二轴以及反社会这些名词之后。在我看来,为了实现理想而疯狂,以及这篇文设定中为了感情缺失而逃避,这两个人,这两件事,在某种地方真的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相似。


习惯了被孤立,习惯了被人投以异样眼光的人大概是会害怕依赖的。因为习惯了无法得到这个事实,所以才会在得到的时候十分不安,继而就是怀疑自己。那些我们无法理解的,终将成为我们所敬畏的。Shaw不理解爱,也不知道自己会爱,甚至在爱,所以才会有那句“我是怕你什么都看不到”。她怕自己不爱,怕Root伤心,怕她失望。


就各种意义上来说,大部分杀手都是脚踏实地的努力家。Shaw因为她的“二轴”又比那些普通的杀手多了分苦闷的气质,总的来说,是个让人心疼的人。我喜欢她,我也一向喜欢这种单纯的善良的死心眼。因为喜欢,因为想把这种喜欢表达出来,所以才有了这个电话梗。从旁人的眼中看这两个人,不止看她们缠绵热烈,也看她们逃避纠结。看她们对彼此,对自身的信任以及不信任,继而理解在情感状态正常的人之外,还会有另一种人,她们只是为“爱”就已经绞尽脑汁,更遑论是“如何爱”。


大家都懂,Shaw和Root这两个人有很大的人格缺陷,但也正是因为有如此大的缺陷却还能彼此包容彼此爱护,如此默契,才更让人感动。我相信不仅是我,每个真正了解过这对cp的人都能在看过她们两个于黑暗之中的相互扶持之后触摸到一点存在于灵魂深处的东西,不止是激情,也不仅仅只是性张力,是更深刻更难得的契合,继而将这种东西从虚拟世界带入到现实,为它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简单来说,就是会更加珍惜属于现实世界中的感情。会为自己能够真正去爱一个人感到幸运和幸福。


对我来说,Shaw她不单单是个勇敢坚强的战士,也会是个体贴善良的爱人,她会在作战时一往无前,但也许也会因为自己的缺陷而对爱人有所愧疚。这些她表达上的障碍,她的自卑和希望的矛盾,她的思虑和她的放弃,如果这些她都曾有过,那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她这个人的魅力点。


哪怕只是一个电视剧中的人物,但我也会永远记得她。既是因为她的灵魂足够简单美好,也是因为她的简单和美好总让人感到心疼遗憾。


我爱大锤一辈子!!!!!

  1. FAQ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