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短篇 已完结] 老伴(AU)

顾余空:

圈子似乎凉了才在去年年底入坑,对结局实在是怨念…有时候会想,如果她们并不是生活在两个AI上帝斗争的时代,并没有想着拯救世界,她们还是她们,只是生活平淡了一点,平淡到可以安然度过一生,过着彼此希望过的生活,那样的场景会是什么样的。



于是有了这一篇小短篇,很平淡的,肖根从相遇到白首的故事。

SS说,Root和Shaw被困在了一个只有她们两个的平行时空里了,只希望她们在平行时空里能有一个fairy tale ending.

———————————————

Shaw在很小的时候出过一场车祸,那场车祸带走了她的父亲,也使她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有反社会人格障碍。

她依旧正常的去学校学习,依旧正常的跟人交流,依旧正常的进食,只是在某天她像往常一样到学校附近的公园里玩旋转木马的时候,她突然想到回到家就不会有人责怪她太晚回家了,这时候她突然意识到,哦,父亲是真的离她而去,不会再回来了。

“你看上去心情并不是很好。”一直坐在边上长椅看书的一个女孩看向她冷不丁说到。

Shaw挑了挑眉,抬头环顾四周。

已经是傍晚,公园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显得冷冷清清的。终于,她把目光投到了坐在长椅上手上拿着书的瘦弱小孩身上。她转换了一下旋转木马的角度,以便跟那个女孩面对面。

她缓缓地眨了眨巴眼睛:“我不会心情不好,我只会感到暴躁和愤怒。”她转念想了想,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友好一点,不要吓到这样一个柔弱的孩子,于是她连忙改了口“总之我并没有类似伤心的情绪存在。”

“aww这个我知道呢,”她看见女孩的眼睛在傍晚逐渐变暗的光线里亮晶晶的,女孩接着开口:“反社会人格障碍——是吧?”

Shaw点了点头,目光瞥到女孩手上拿的书上。

Flowers for Algernon

很好听的名字,shaw想。

“你可以叫我shaw”一开口shaw就后悔了,因为这跟往常独来独往不喜欢交朋友的她太不一样了。

"Well,you can call me root."她看到前方的root扬了扬嘴角。



Shaw再一次见到root,是在她们上高中的时候。

那是一次全年级一起上的计算机课程,教授在讲台上问有谁会编写某个程序的时候,shaw打着哈欠想着这么枯燥无味又变态的编程估计是没有人会举手说会了。

紧接着,她就看到坐在隔壁班位置的地方,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站了起来。

Wow,身材挺好。Shaw看着那个身影一步步走向讲台,瞌睡清醒了大半。

她又听到了教授和同学的惊呼声,于是她仔细看了看黑板,原来是那个人把编程写出来了。脑子也挺好。Shaw在心里评价着。

她眯了眯眼睛,希望在那个人转过身的时候看清楚她是谁。

她看到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她仿佛记起一位故人,虽然只见过一面。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往隔壁班的位置看去。她看到了——那个身影手上拿的书的封面。

Flowers for Algernon

Oops.那个时候瘦弱的小女孩现在似乎比她还高了噢。shaw的眼神渐渐暗了下去。她低头自嘲般笑笑。罢了,我们的差距太大了,还是装作没认识过好了。她想。



Root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黑进自己考上的大学的宿舍管理系统里的时候看到shaw的名字。

Root即将要读的大学的宿舍是两个人一间的,为了减少以后共同生活中不必要的冲突,她决定黑进管理系统给自己分配一个相对省事的室友。

她突然看到一个名字。

我可记得你哦sweetie.她扬了扬嘴角,眼睛仿佛定格在shaw的照片上一般,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打着,将原来的室友替换成了shaw。

毕竟自从那次聊天以后,我就一直在研究反社会人格障碍呢。

为了在新舍友面前保持神秘形象,root在shaw入学当天推开门走进宿舍的那一刻,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以一种品格优良的好学生形象迎了上去。

她看到shaw很明显的怔了怔,眼睛定定的望着她。

连眨巴眼睛的样子都跟小时候很像呢。root边想着边露出只露八颗牙的标准微笑:"You can call me root."

Shaw点了点头,"Shaw."

也许是抬头看root的姿势脖子太遭罪,她点完头后目光变转移到下方去了。她看了看宿舍四周,房间空间挺大,两张床各贴着两面对立的墙摆放,床尾各置了一对桌椅。

“Well,我们可是同一个高中毕业的呢。”为了避免令人尴尬的沉默,root坐在可以任意转动的椅子上翘着腿,看着背对着她开始收拾床铺的shaw,开口说道。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回想了一下当初她到处拜托人打听root的大学志向的窘迫情况。

对于这样的热忱,她也觉得很奇怪。似乎一遇到root,她就不是她了。

“umm…我在计算机编程课上看到过你。”shaw开口了,继续低头收拾行李,依旧背对着root,“你计算机这么好,报的专业也是计算机吧?”

Root把手肘支在膝盖上,手掌又支着她的头,嘴角又不经意挂上笑容:“Sameen你可真聪明呢~你是医学生是吧?”在看到shaw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后,root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Shaw转过头,很是惊讶面前的人竟然知道她的firstname以及专业,因为她从来没有跟任何身边的人提到过。

但是当她看到root亮晶晶的眼睛时,她知道她是不会质问root了。

Shaw觉得,她的心里像是被人硬塞了一把跳跳糖。噼里啪啦乱跳过后,就化成了满心的糖水,又甜又腻,绵密的慢慢流淌。

Damn…她想。



Root一进宿舍就闻到浓郁的香槟味,她看到shaw坐在宿舍的落地窗前,手上拿着酒杯。Shaw今天穿了露肩黑色长裙,窗外是学校外的街道,往远一点的地方看能看到闹市的霓虹灯光。无尽的月光就那样随意的凝在她的肩上,root觉得这样的shaw像只慵懒的猫。

在壁橱里翻了一番,root拿出另一只酒杯,坐到了shaw的边上。

看到shaw只一个劲儿的喝着香槟不说话,root又忍不住开口了:“Come on,can't a couple of girls take a little break from work to catch up?"

Shaw咽下嘴里的酒,扭头看向root,"I am not having this conversation right now."接着,她对上了root亮晶晶的,大大的眼睛。

“择日不如撞日,sameen.”她听见root这么开口了。

她只好眨巴眨巴眼睛,低下头看向手里握着的酒杯。

“Why are you so afraid to talk about your feelings?"

"Feelings? I am a sociopath.l don't have feelings."

“Well…这我都知道…你在很小的时候就跟我说过了呢。”root扬起嘴角,垂下眼帘看向屈膝坐在身旁的小猫,眼神却被凝在shaw肩上的奶白色的月光吸引了。

接着,root看到shaw再一次抬起头,用定定的眼神,看向她。

“Hoo…我还以为你不会记得我的。”Shaw的回答倒是很让root惊喜,她也一直以为shaw早就忘记了当时在公园见到的那个瘦弱小孩。

“我自从那以后,一直在观察你…的那一类反社会人格障碍症状…”root顿了顿,接着开口道,“Well,当时的你一定觉得自己很奇怪吧,但我觉得,那样的你很美。”

Shaw静静地听完了root讲述在遇到她之前,她的种种经历。

例如她遇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好朋友Hanna;例如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有很高的计算机天赋,这使得她在玩游戏的时候特别吃香;例如她在Hanna消失的那一天的确是亲眼看到Hanna上了那辆车;例如周围的人对她的种种不信任。

“我不认为他们是对的。比起这样,我更愿意跟机器交流。但是,你跟他们都不太一样。”Shaw看到垂下眼帘的root,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像蝴蝶的翅膀。

“So...Hey,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蝴蝶又轻轻扇动了翅膀,shaw觉得root的眼睛像是蓄了一湖水。细小的微波在里面不断荡漾着。

学校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

“Happy new year,sameen.”

Shaw似乎是已经习惯了总是什么事情都知道的root,对root知道今天是波斯新年夜也并不觉得有多大惊奇。

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缓缓向root靠近着。她感觉到自己正在以很快的频率眨巴着眼睛,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Root转过身面对shaw,主动迎上了shaw的唇。Shaw的睫毛扑在她的脸上,痒酥酥的。她伸出软软的舌头,一遍又一遍,缓缓的勾勒着shaw的唇线。

Shaw再也忍不住了,她似乎是想要汲取更多水分般,把舌头伸入root的口中。

她觉得这个冬天都是香槟味的。



Shaw没想到,两个对外人冷冰冰的人竟然可以在一起这么多年,时间长到她觉得干脆一辈子都给这个眼睛亮晶晶的人好了。

求婚的过程显得特别简单。当时root带着shaw去圣路易斯吃据说是最好吃的牛排。Root看着面前吃得津津有味的shaw,她爱死了shaw吃东西狼吞虎咽的样子,她突然觉得,她想这么看shaw吃东西看一辈子。

“Hey,我说sameen。”她看到shaw依旧切着牛排,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说道,“嫁给我吧。”

Shaw依旧低着头顶着牛排,开口了。

“好。”

Root接着发现面前看似沉迷牛排的人耳尖突然红了起来。



“Samantha妈咪!今天在学校cole他偷亲我!”root看着自家七岁的女儿Claire刚进门就张开双手向她跑来抱住她诉苦,撇下了她站在门口的sameen妈咪。

Claire很好的继承了root的电脑天赋和细腻的心思,root帮claire捋了捋额前的小龙须,“Well,那Claire怎么想的呀?”

“Sameen妈妈说她明天放学要去揍那个臭小子…”root抬头看向站在门口倚着鞋柜双手抱肩的shaw,shaw耸了耸肩膀。接着她听到claire小小声地对她说:“但是我不想要Cole被欺负啦…sameen妈妈也不可以欺负他。”然后root看到自己女儿的小脸突然染上些绯红。

Well,傲娇这点倒是完完全全继承了她的sameen妈妈。



Shaw坐在自家院子的摇椅上晒太阳。

可能人老了就很喜欢感慨,shaw觉得眼前的天是她一直爱看的天,地是她一直爱踏的地,在身后房子里忙活着的人是她一直爱着的人。

厨房里煮烂的菜,偶尔有的家庭纷争,一生一世一双人。

浮生一程,三生有幸。

Root似乎在房子里忙乎了很久了,shaw这么想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走进身后的屋子里。

她看到root站在一盒照片前,手上拿着一个框了相框的照片。

那是root第一次去shaw工作的医院里看她时找人给她们合照的。

照片的背面写着

“我好喜欢sameen啊。”

“你知道,我当初可爱惨了你穿白大褂的样子。”shaw看着面前已经白首了的root羞答答的垂着眼帘看着她,踮起脚亲了亲root的鼻尖,“要不是你,我当初应该要去海军陆战队的。”shaw说。

“Well,我现在还是很喜欢,很喜欢我的sameen.”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