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26英文字母全题【肖根】3

洛阿哲:

人物OCC预警。


设定包含:正剧向,在513以后,各种AU,其他设定。


C3。


---




- Kerchief/围巾。(在513之后。)


 


妳每年圣诞都会收到一份匿名快递,每年的礼物都是固定的围巾,只是颜色每年不一样。妳甚至以自身作为条件威胁TM不要继续订购围巾,可回答妳的依旧是每年一份快递。一直持续了五年。


 


妳受着伤,粗略的包扎伤口后迈着摇晃的步子往自己的住所走。妳不知道是妳失血过多出现的幻觉,还是真的有人站在妳家门口。妳摇晃走着在快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倒了下去,在黑暗吞噬妳之前妳感觉到有人抱着你。


 


妳睁开眼,妳看了下日历,已经过去了三天。妳听到厨房有声音,捂着腹部的伤口走向厨房。


 


“Hi,Sweetie。”


 


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妳将指甲放在伤口处然后用力按下去,一瞬间的刺痛让妳清醒。Root是真的,妳也是真的。


 


“我的天…”


 


熟悉的小颤音让妳意识到一切都是真的,Root就在这。在妳以为妳失去她的五年后重新回到你的生活。妳突然想起那些被妳堆积在仓库的围巾,妳抓住Root的衣角问道:“那些是你寄的吗?”


 


Root忙着包扎妳的伤口没有注意到妳的问话,妳用力的抓住她的手喊道:“是你吗?”


 


妳看到她点头,然后妳再次晕了过去。妳醒来时妳看到她侧耳听着什么,妳知道是TM在报告妳的日常和妳的身体状况。她回来了,就在妳身边。


 


Root回来了,一切都是真的。


 


- Label/标记。(ABO设定)


 


妳一直吊儿郎当,对着任何人都能随时的调情,偶尔甚至为了引起她的注意进行刻意的调情或者过火的事。对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的脖子,妳总会有一种想要标记对方的冲动。但妳总会忍住,妳知道她真的会因此而杀了你。


 


在那个交易所,在那个电梯,妳失去了她。妳不断的寻找她的踪迹,甚至为了她违抗TM的命令和TM对着干,用自己的生命威胁TM告知她的行踪。妳找到了她,但你始终晚了一步。在九个月之后,妳和她在树林意外的相遇同时妳也意识到她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二轴。在两个AI最终大战,Harold开放了TM的权限,在对方的服务器投入了足以杀死敌对AI上帝的病毒。妳和她掩护着Harold离开,在妳察觉到什么的时候妳扯着驾驶座的她往旁边闪躲,但她一直没有行动。


 


狙击手的子弹穿透她的胸膛。TM事先安排好的警车抢在官方警车前面拦截了下妳们,Reese和Lionel把她抬上救护车前往早已买下的医院进行治疗。妳手上拿着沾满她的血的帽衫,妳深呼吸那混杂着鲜血属于她的气息。妳决定做点什么。


 


“Hey…babe…”


 


妳亲吻她的额头,在她耳边低语。她侧头露出自己的腺体,妳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她是属于妳的Omega。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妳在日常维护TM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她被囚禁在Decima时进行的七千多次模拟。妳每天抽空一个一个的看,妳的眼泪无法控制的流下来,甚至没有察觉到她就站在妳身后。


 


“Root。”


 


妳回头,一脸呆愣的看着她。电脑的画面停留在她的最后一次模拟,也是那时候她被对方狙击手击中的画面。她的脸色复杂,妳猜测到那时候本该中枪的是妳,但是她从模拟中得知能够拯救妳的方法,可笑的是她没有想到这最后一次模拟居然成为了现实。Decima并未能够看完这段模拟,因为那时候Harold已经事先攻击过一次对方的服务器,服务器受损让对方乱了阵脚,这段模拟的完整版自然没有被看到。


 


“Why?”


 


她没有回答,只是关掉电脑。妳伸出手去触摸她胸口的那块伤疤,低声道:“Why?Sameen…I…But Why?


 


“You are my alpha。”


 


答案显而易见。妳是她的,Samantha Groves是Sameen Shaw的。妳们的婚戒刻着属于妳们的Sam。


 


- Magic/魔法。(HP设定)


 


“交出来。”


“不可能!”


 


妳们变成了敌对关系,她为了得到魔杖不惜动用一切去抗衡妳。妳们的实力势均力敌,在妳快抵挡不住的时候妳却看到对方收了魔法,然后妳眼睁睁的看着她滚出几米远跪在地上艰难的起身。


 


在妳的魔法触碰到她的时候,妳看到了一些画面。她的神秘失踪,相关机构对她的威胁,她对相关机构的妥协,都只是为了护妳一人周全。全都只是为了妳一个人。


 


“Sameen!”


 


妳跑了过去,抱住即将倒地的她。妳将她在额前凌乱的头发都撩到耳后,妳亲吻她的额头低声道:“Sameen…”


 


“Yeah,Root…”


 


妳曾以为妳不在乎她,妳即使是失去她也能够很快接受这个事实。这都是建立在妳被逼的绝望,被逼的接受她真的背叛妳的事实。可结果是她从未背叛。


 


“Sameen…”


 


妳亲吻她冰冷的双唇,妳呢喃道:“我们回家。”


 


- Naked/裸体。(模特 Root X 画师 Shaw)


 


“安分点,很快就好。”Shaw有点埋怨的喊了声,Root露出调戏意味的笑容,但还是听Shaw的话安分的坐着。约十分钟后Shaw放下画笔,Root也披着床单来到Shaw身边。


 


“这可真是…让人意外。”Root蹭了蹭Shaw的脖子,看着Shaw的新画作有点意外。即使是在下午时间画画,Shaw也会把一切色调改为冷色调,但是这次却是保留原本的色彩。


 


Shaw亲吻了一下Root的侧脸然后去收拾画笔和颜料,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时Shaw开口道:“这不展览。”


 


“Why?”Root有点不明白,这么好的画作不展览挺可惜的。


 


“就是不展览。”Shaw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但是Root始终是Root,不安分是她的代名词。在Shaw的展览开幕词说完后,Shaw背后的画布滑落掉在地上。在惊叹声中Shaw回头看着那幅画,Root牵着自己妻子的手在那人耳边低声道:“可我真的很喜欢它。”


 


Root知道Shaw一直很宠溺她,虽然Shaw是个不解风情,喜欢粗暴性爱的二轴。每次展览前她们总会来一场温柔的性爱,但Shaw始终不会改变在Root白皙皮肤上留下显眼的暧昧勋章。


 


“因为很美,所以我不希望别人看到。”Shaw的含蓄情话让Root的耳朵开始发烫变红。


 


Root牵着Shaw的手改为十指相扣,她的妻子总会给她不一样的惊喜。


 


那是Root沐浴在午后暖光中,露出诱人的背部,轻微抬头,嘴角微微上扬的侧颜。就像是被神明眷顾的天使。


 


- Oath/誓言。(在513之后。)


 


妳从未想过结婚,甚至没有想过婚姻殿堂会与妳扯上关系。


 


Reese拿着酒站在妳身旁说道:“前政府精英特工,TM首要执行人,主张暴力,反社会,二轴。现在也会紧张了?”


 


“因为我没想过,我真的会站在这里。”妳回敬了Reese的酒,妳放下酒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和衣袖。


 


“去吧。新郎官。”Reese拍了拍妳的肩膀。


 


妳站在台上,妳环顾着四周,妳们的婚礼人并不多。TM小分队曾经险些失去的可靠后援Carter,Fusco和Lee父子两站在Carter旁边,Zoe和Reese站在一起,Grace和客人们聊着天,妳知道Harold在哪里所以妳并不着急去寻找那位老绅士。周围的吵闹渐渐静下来,妳看着Harold牵着妳的妻子走了进来。


 


婚纱仿佛与她是天生一对。妳从Harold手中接过她的手,妳在她耳边低声道:“You are beautiful。”


 


妳看到她的耳朵开始变红,用着她那小颤音对着妳说:“Thank you。”


 


即使认识六年,她依旧是那么容易害羞。不同的是这次她不再拿小借口掩饰自己。


 


“Samantha Groves,妳是否愿意嫁给我?即使我是个二轴,我不懂怎么完全的爱一个人,但我会把我的军械库分一半给妳,我会替妳收拾厨房的残局,替妳多突突几个膝盖减少妳任务的运动量。一生一世一双人。”


“I do。”


 


妳们的唇轻碰在一起,妳看着她笑的甜蜜往后抛出手中的花束等待下一个步入婚姻殿堂的幸运儿。


 


妳开着超跑,通过后视镜看着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即使很乱但搭配着她身上的婚纱却有着不一样的美。妳听到她喊道:“我们结婚了,Sweetie!”


 


“是的,我们结婚了。”妳有点无奈。


 


妳的右手和她的左手十指紧扣。


 


妳从未想过步入婚姻。但如果是和Samantha Groves或者说和Root,妳却不会反感,反而会十分乐意。噢对了,现在她叫Samantha Shaw了。她是妳的妻子。


 


- Paction/协议书。(时间线在“Oath/誓言”的前一天)


 


“Oh…”Clare看着纸张最上面的几个大字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旁边的Shaw。


“Are you kidding me?”Shaw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Root。


 


婚前协议书,五个大字呈现在Shaw的面前。Clare咬着面包片背上自己的小背包拿着牛奶立刻出门,离开即将发生战斗的战场。


 


Root收拾着餐具走进厨房说道:“仔细看哦。”


 


Shaw愤怒的吃完自己的早餐,然后翻阅着那厚的离谱的婚前协议书,就在结婚的前一天,Root给了一份这个该死的东西。


 


“Fuck!”


 


Root洗着碗听着Shaw在客厅的怒吼,嘴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在Root把餐具都放进消毒柜的时候,Shaw从Root抱起对方将对方压在小的可怜的洗手台上。感受自家小炮仗不满的啃咬,Root忍着脱口而出的呻吟道:“Babe…”


 


“Shut up!”Shaw的手伸进Root衬衫的下摆,一点一点的往上进攻。


 


“Sameen…”


“妳永远不会放弃妳的小把戏。”


“Huh…Sameen…”


“You are so wet,Sweetie。”


 


Root的耳朵瞬间因为Shaw的称呼变红,她没想过自己对Shaw的爱称会被对方用到自己身上。


 


当Reese拯救完号码回到地铁站看到在行军床上睡着的Clare Groves,他是震惊的。自从两个AI大战结束,Root找到了因为失去自己上帝而迷茫的Clare,亲自指导Clare的骇客技术并且通过TM从后台的“关系修改”将Clare收为自己的养女。一直被Root捧在手里的小公主,现在睡在地铁站的行军床上。Reese拿出一张毛毯盖在Clare身上后带着Bear出去溜达。


 


第二天Reese充当司机去接两位主角的时候,看到Shaw身上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吻痕就猜到了Clare为什么会睡在地铁站。


 


- Quake/地震。(年龄差设定,幼年 Root X 救生员 Shaw)


 


“Cole!I need some help!”Shaw对着对讲机请求支援,她看着被压在废墟底下的金发瓷娃娃低声道:“别紧张,我会救你出去的。”


 


这一次的地震是前所未有的大,身为救生员的Shaw尽可能的拯救一名又一名的生还人员。在Cole的支援下,Shaw抢在余震的前一秒将金发瓷娃娃救了出来。她柔声安慰着对方,将对方送上担架后进行下一轮的救治。


 


“辛苦了。”Cole朝Shaw递了一瓶水,Shaw喝下去半瓶之后看着眼前的废墟出了神。好一会她才开口道:“那个瓷娃娃…”


 


“活着。但要在轮椅度过。”Cole的语气充满心疼,多好看的一个小女孩,却遭遇这样的不幸。


 


Shaw从医院那里了解到瓷娃娃叫Samantha Groves,她的母亲没能挺过急救,现在她是孤儿。Shaw看着眼前的女孩儿,不知道为什么她去办理了手续,她成为了Samantha Groves的监护人。


 


Samantha Groves很懂事,Sameen Shaw是个二轴,但没多少人知道这个事实,对于Samantha的懂事Shaw并不在意,她只是觉得这样可以省去解释自己是个二轴的事。随着时间流逝,Samantha的容貌越来越成熟,有时候Shaw会有一种奇怪的错觉,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在Samantha二十岁那一年,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Ms.Groves?这里是德州桑德斯医院。救生员Sameen Shaw在任务中……”


 


电话那头在说什么,Samantha已经不知道了。她在挂断电话的几分钟后就被Cole带上车前往医院,所幸Shaw的住所距离医院并不远,只是十分钟的车程,但Samantha知道这十分钟意味着什么。她签了字,守在手术室门口。


 


“It sucks。”


“I here。”


 


Shaw的身体素质很好,她恢复很快,但是医生建议她不要继续做救生员,如果身体出现二次伤害则很难像这次从鬼门关徘徊之后回来。Shaw看着坐在旁边的Samantha,她说:“好。”


 


Samantha不安的握住Shaw的手,Shaw把医生打发出去之后道:“I'm tired。”


 


Samantha知道,Shaw不是真的累了。她只是不想让自己独自活着。


 


- Reese/JohnReese。


 


John Reese疯了,因为他在失去了Jessica之后也失去了Carter。


 


妳揪住他的衣领,给了他一拳。妳从未如此愤怒过,妳对着他吼道:“John!Finch需要你!我们需要你!”


 


妳看着他那如同深潭一样的双眸,妳一拳又一拳打在他脸上,直到Root把妳拉开,直到Finch站在妳和他之间。


 


“TM小队是一体,谁都不能失去。”妳拿起了手枪,越过Finch的肩头对着Reese。


 


他虚弱的看着妳,妳看着想要打开电梯门的Root,妳曾说过TM小队是一体,谁都不能失去。但是现在,Reese和Root以及Finch只能在电梯里看着妳躺在地上,被Martina拿枪对着,在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听到那一声枪响。


 


--- TBC


 



  1. FAQ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Faith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