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Four Alarm Fire(番外12)【完】

沙滩楠瓜:

*5k字预警。


“放他走。”
那双漂亮眼睛,冷冰冰地注视着囚禁折磨自己多年的“丈夫”。
Peter脸色很差,不甘遮住了内心隐约升起的害怕。他操控着轮椅上前,轻轻牵起妻子的手摩挲一番。仿佛他才是整场闹剧的受害者。
“你这是……在为另一个男人,不要命吗?”
Jessica逃出他的掌心,泫然欲泣。
“我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Peter挥手让身边警卫收起了枪,“这里血腥味太重了,我们换个地方。”
“还有他们!”Jessica看向仍持枪守在出口的两位。
“要确保我们安全离开,我才能放心。”
Peter的话听起来总是那么的有说服力。他慢慢移动轮椅,从容领着众人登上旁边的游艇。
Jessica不敢松开手里的刀。余光瞥了楼梯口最后一眼,战战兢兢地跟上Peter。
所有人都安然撤离。
Peter带着紧绷状态下的妻子来到甲板上,目光盯着远处的海鸥在阳光下成群舞蹈。海浪声随风不断席卷耳畔,渐渐模糊了那份不安。
游艇在自动导航下缓缓开动,驶离岸边。
Peter使了个眼色。最后的两人也顺势收起枪,跳上了甲板。
Jessica沉默半晌,终于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她努力抑制双手的颤抖,在对面男人的示意下,将刀小心归还。
一切不过是回到原点。
但她救了他一命。


“砰砰砰!”远处突然响起连续不断的枪声,惊起了一片海鸥。毫无防备的众人还未辨明袭击方向,就先后中弹倒地。
Peter迅速攫住妻子的手,把刀抵在她的腰侧。
甲板上幸存的两个警卫利用操控室的视线阻碍,守在老板身边,随后看准目标迅速射击。原以为控制住了不速之客,不料Reese突然登上游艇,和那人左右夹击,顷刻失去了反抗能力。
“放开她!”Reese把枪口对准轮椅上的人。那人却并不理会,兀自将妻子带得更近了些。
僵持中,Peter冷哼一声,朝着终于露面的人笑道:“我早跟Brown说过,你有问题。”
Samantha走上甲板。海风吹干她脸上的血迹,有种妖冶的美感。
“……可是他不信,所以活该把命搭了进去。”
“一码归一码。放了Jessica,我们不伤你。”Samantha将手搭上西装男的肩膀,暗示让其放松。
Reese丝毫不动,准心对住要害。长年累月的训练,让他有足够的信心可以一枪击毙对方。
“John,你不能杀他。”细如蚊呐。
“为什么?”
“他或许还有后手。”Samantha上下打量着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男人,寻找所有可能的蛛丝马迹。
Peter的眼睛不知何时开始涨满血色,笑容变得狰狞而危险。但话语里却带着几分无辜:“我能有什么后手?”
“囚禁Jessica,根本就是你和Brown联手策划的,对吧?”她仔细观察着Peter的一举一动,随后更加肯定了推测,“以他的手腕,我不相信只是几艘游艇、几个保镖……”
“不完全对。”Peter沉下声音,停顿了许久,“Brown想杀她……是我用囚禁,换来了她的命。”
“杀我?……”
Peter抬头注视着处于震惊中的女人,继续道:“你或许不知道,你的股份,还有你在那帮老家伙心里的地位,影响了Brown在公司的利益。我知道,他从来不把人命放在眼里。所以我只能把你藏起来……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为了些钱……就囚禁你那么多年吗?”
“……我也知道,他很快就查到了我的小动作。但是他默认了,因为最终会得利的人还是他。”
“所以,你们谁也不戳破,各自演戏?”Samantha想起和对方第一次见面的情形。那时的Brown还安慰着让寻找妻子多年的男人振作起来。
“没错。直到前阵子,他派了许多眼线在周围,让我一度以为他要对Jessica动手……没想到,是在防你们……”
Peter持刀的手缓缓收了回去。率先注意到的Reese几乎就要扣动扳机铲除危险源,依旧被阻止。
“你们一定把Jessica带走吗?”
“是。”Reese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们带不走她,她只能和我在一起……”他徐徐摘下自己的表,语气竟然轻快起来,“一年前Brown送了我这对表,我知道他的意思。如果发生意外,Jessica绝对不能活下来……但现在……没有人能分开我和我的妻子。”说着,神色失落的男人抬手把表扔进了海里。
两人立刻明白刚才扔下去的是什么。
Reese怒从中来,给那人的心口送上一枪。不想耳边“扑通”一声,Samantha紧紧跟着银色手表跳入海中。


他们猜对了。
Jessica的手表就是一枚定时炸弹,而且根本取不下来。浮在表面的荧光数字,显示倒计时还剩最后两分钟。
该死。Reese自责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玩意儿的启动。
他跑到栏杆边,茫茫大海根本寻不到Samantha的踪迹。他抱起全身瘫软的女人,喃喃道:“会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怎么可能……找不到的……”
Reese捧起她的脸,一字一句笃定无比:“Jessica,你听我说,如果Samantha失败了……我必须,先保证你活下来,明白吗?”
她知道这番话背后的意义。沉默间,含泪点了点头。
Reese从驾驶室取来一把斧子,紧紧盯着倒计时。渗出的汗沾湿了整件衬衫。
风浪停了,海鸥走了。海面从未如此地安静。
“没时间了……”Reese脸色变得铁青。迅速给Jessica做好保护措施,准备最不得已的处理。他不敢再犹豫,否则谁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嘀——”手表在倒计时12秒的时候响了一声。随后扣带“啪嗒”自行解开。
“John!”
Reese疯了似的扑上去,取出手表奋力往远处一扔。
到达最高空时,手表内的袖珍炸弹轰然爆炸,强大的气波让整艘游艇都颤了颤。Reese把爱人搂在怀中,很久都没有松开。


仍在海中的Samantha,透过清澈波浪瞧见了空中的烟火。她松开手表,任水流温柔穿过指尖。
她觉得呼吸困难。
两分钟,也确实是极限了啊。
身子已经完全失去力气,控制不住地下沉,再下沉。索性放弃了挣扎,看着视线中的那艘游艇离自己越来越远。
“生命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趁着年轻,去做点别的事吧。”
“否则,该如何善终呢?”
居然又来了。在这段浑浑噩噩的日子里时常出现的梦,到死也不肯放过她。
从一开始发现躲不开Brown的复仇、斩不断Control的牵扯,到最后遇见Jesscia的困境。她挖掘了诡异梦中所有的信息,企图寻找上帝暗示的自救之法;她调整了任务策略,做了所有能做的事……
可大概,还是得不到宽恕吧。
呵呵,直到这一刻她才看清。Samantha Groves寻找的,居然是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一个杀手,从小看淡人世冷暖、鲜血淋漓的人,怎么会需要这个?谁的?
她不知道。反正不会是老Brown的。她毕竟救了他最最疼爱的Jessica,现在一命抵一命,那个充满智慧的人,这笔账总能算得过来。
Samantha知道,从现在开始,许许多多可能威胁到她或她深爱之人的,那些伤疤、陷阱、黑暗,将再也无法使人恐惧。
不过,早知道会是一样的结局,兴许一开始就选择死在汽车炸弹中,能让那个女人少受一些伤吧。
她曾经许下承诺,保护她的女人免受伤害。到头来发现,自己才是那个祸害。
真是可笑。
可是……
如果可以。再见她一面,该多好。


“Samantha!”
“你他妈不准死!”
“醒过来、醒过来!”
……
好吵。真的好吵。
上帝即使到现在,也不愿意让她好好睡一觉吗?
一股反胃的感觉从她早已失去知觉的体内翻涌而上,一下子让意识清晰起来。
她大概吐了很多东西,接着久违的清新空气钻入鼻尖,伴着那个女人的熟悉味道。呼吸间,被残留在呼吸道的海水呛得要命。随后有一只大手搭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像是在哄人入睡。
她撇过头,看见有人在对她笑。
“Shaw……”
“我说过,你逃不掉。不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Shaw前一秒还欣喜若狂的神色渐渐僵硬,尤其是当Samantha嘴角渗出黑血的时候。
啊对了,Brown还没有给她今日份的抑制药物。
Samantha吃力地抬起手,摩挲着那个曾经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面孔。
真好。
起码最后一刻,她见到她了。
她会死在她的怀里。
这也算一个不赖的结局吧。


四月,海岸沿线开始回暖。
这场罕见的旷日持久的严寒终于隐没在了大海深处,仿佛曾经的肆虐从未有过,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沙滩上,四个人围坐着,大眼瞪小眼,杀气腾腾。
大高个的动作极其快速有力,在众人注视下,手指灵活翻动着,响起“沙沙沙”的声音。
没有人敢轻易眨眼或呼吸,提防大高个暗中留一手。
“果汁。”
Grace突然闯进来,打破令人窒息的氛围。无语地看了看神经兮兮的丈夫,把果汁送到四人手边。
Finch尴尬地笑笑。然后迅速回头,继续盯死对面的人。
“John,洗个牌不用这么久吧……”Jesscia打着哈欠走过来,随手拿起John的果汁喝了一口。
“我说,你这种洗牌方式,肯定有问题!”尽管胸口缠满纱布,嗓门倒是一点儿也没小。
“自己没见识……”Reese轻蔑地笑了声,暗中瞥了一眼始终没说话的James。两人仅对视一秒,立刻收回视线。
“Gen!”低沉却带着怒气的女声从远处飘来,众人这才注意到潜伏在零食堆里的小女孩。
“Boss,疼!”Gen被揪住耳朵,哇哇大叫起来。
“谁让你呆在这里的?小孩子不许看!”
“Shaw,只是扑克而已……”Fusco实在无法理解黑发女人这没来由的怒气。
“就是,这有什么嘛!”Gen趁机躲到一边,絮絮叨叨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小册子,“倒是你,今天的作业完成了吗?”
“什么?……”Shaw的气势明显减了一半。
Gen笑嘻嘻地翻动小册子,眼睛一亮:“今天的任务是,喂冰淇淋!”
Shaw翻了个白眼。等Fusco伤势痊愈,非把他揍得下不了床。一天到晚给Gen推荐的什么奇怪读物。上次是《小南瓜婚恋秘籍》,这次又叫什么来着?
噢,见鬼的,《小南瓜追爱99招》……


“给——”
独自坐在沙滩上的棕发女人闻声转过头,瞧见Shaw一脸别扭地看着别处,把手中的冰淇淋又递过去了些。
她想起来,这应该是Gen布置的今日份作业。于是暗笑着接下,轻轻嘬了一口。
Shaw左右看看,咳了咳,顺势坐在她的旁边。
“刚才的人,是Control吗?”她记得那辆黑色皮卡。
Shaw应了一声。没有再被追问。但她有些难受,她或许希望被追问。
“我欠她一命,也欠她一句谢谢……”
“她害你失去了一半的听力。”Shaw打岔道。为此,她曾经威胁那个全美国最有手腕的女人。
“那扯平了。”Samantha笑了起来,两颊因为暖风浮起红晕。她最近很喜欢“扯平”这个词,这让她觉得安全。
“她送来了最后一批药,应该能把你体内残留的毒素清光。”Shaw的视线转向海岸线,晚霞漫天的磅礴景象让她觉得舒畅。
“嗯?”旁边的女人发出疑惑的声音,随后震惊得没有言语。Shaw不免得意起来。
Samantha把藏在冰淇淋中的戒指拿出来晃晃,仔细打量着仿佛里面有什么猫腻似的。
“为什么?……”
“上次的太草率了。”
去年的戒指,是给Caroline Turing准备的,不是吗?而她在乎的人,是真正的不带任何伪装的Samantha Groves。
Samantha垂下手,眼眶有些湿意。
所以还是被发现了她心底的小秘密啊(她曾不止一次地怀疑这一点)——关于Shaw更喜欢哪一个角色。Turing始终是她最大的情敌,毕竟两人的性格天差地别。她甚至想过,如果提出婚礼请求的人是Turing,Shaw会不会答应,而那样也更加合理。
“Shaw,你……想听吗?”她在Shaw的注视中缓缓低下头,声音越来越轻,“关于,我的那些事……”
那些没办法用纸张资料容纳的事。
“现在不想。”
冷冰冰的语调让Samantha攥紧了膝盖上的毯子。
“大概还有六七十年吧,别一次性讲完了。”
她诧异地抬起头,对上那满含笑意的目光,虚弱心跳漏了两拍。有些喘不上气。
“……这是……Gen教你的吗?”她的语气明显地慌乱着,视线不知该往何处安放。
“她懂什么。”Shaw笑得更加得意,扶住对方的肩膀,直直看到曾经伤痕累累的内心深处。“外加一场婚礼。所以,成交吗?”
她希望有足够长的时间去打磨,让那些难以言说的过去成为未来不经意间的笑谈;没有人会再因此受到伤害。
Samantha悄然靠近,被名为Shaw的磁场吸引得分不了神。
她在那黑曜石般的眸子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全部的她自己。
“咳咳!”Shaw突然把头微微转向一边,煞风景地咳了几声。
Samantha惊觉那个小鬼头正在一旁贼兮兮地偷看。而在Boss的瞪眼下,立刻自觉地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还没来得及笑出声,Shaw就温柔封住了她的嘴。


女孩悄悄地,透过指缝,看到两个女人坐在沙滩上忘情拥吻。
而她们的身侧,海鸥在落日余辉中披上一层金色,欢快交织着动人乐章。几艘渔船收起了网,归家。




(全文完)


  1. Faith沙滩楠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沙滩楠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