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After【肖根】

洛阿哲:

- CP:主肖根 微RF


- 人物OOC预警。


- 设定:在513之后无名英雄的退休生活。


(如果不喜欢Gen和Claire是shoot的女儿这个设定的话,直接关闭窗口跳过这篇文。)


文章长度:一篇完,无番外。


----




- After/后来


 


“Shaw!”


“投诉请到对门的Mrs.Shaw那里。”


 


被点名的Root立刻从自己房间冒出头看着Shaw房内的母女两人。Gen一脸生气的窝在沙发,Shaw则是淡定的喝着自己的茶戴着黑框眼镜看报纸。Root放下手头的工作走到房里给Shaw一个吻然后坐在对方腿上柔声问道:“怎么了?”


 


“Claire又在任务中途把我丢下!又一次!”Gen投诉自己姐姐的种种恶行,Root则是笑着双手圈在Shaw的脖子靠在对方怀里。


 


Gen的投诉让Root想起以前刚开始和Shaw组队执行任务的时候。那时候Shaw扮演Gen的角色而Root则是扮演Claire的角色。不过Shaw的自保能力很强,Root总能在任务结束后在图书馆看到这头小黑豹黑着脸对着自己翻白眼。


 


“Gen。我的建议是,收起妳的投诉然后去地下室练习枪法。”Shaw丝毫不在意Gen受委屈,Root则是咬了下Shaw的耳朵说道:“别对Gen这么严格。”


 


“我这次可是差点!死在那个仓库!”Gen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因为事实是反过来,Gen单枪匹马把加害者的手下全都干掉。有当年Shaw的风范。


 


“Oh…Baby。我会和Sweetie谈一谈的。”Root心疼收养的这个二女儿。


 


Gen抱怨道:“妳看起来那么不喜欢我,妳干嘛还要收养我。”


 


Root立刻变了脸色喊道:“Gen!”


 


“我去练枪!”Gen跑着离开Shaw的房间。她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继续留在那里只会让Shaw的暴脾气发作。


 


在与Samaritan交战结束后,TM小分队依旧执行“突突膝盖拯救世界”的义务。Shaw想了很久才决定和Root商量收养Gen的事。Root看过Gen的资料和照片,她挺喜欢这个聪明的女孩儿,两人很快找到了Gen的寄养家庭,和她的寄养父母商谈后第二天就把Gen接到家里,并且通过正规手续将Gen改名为:Gen Shaw。


 


至于Claire,Shaw是十分反对Root的做法。第一Claire曾经为Samaritan工作,是它的特工。利用Finch的善良企图帮助Greer绑架Finch来完善Samaritan。最后以Root找回Finch告终。


 


第二Claire很像Root。在一切结束后Root找到了她,但是对方上来就是“妳说什么我都不听,妳这个杀了Samaritan的凶手”这种态度。和当年Root绑架Finch的情况和态度一模一样。人工智能的狂热信徒,Root的2.0。虽然最后不知道为什么Claire会妥协,然后像落魄的豹子被Root拎着出现在地铁站。


 


第三,Claire和Root有聊不完的话题,还是Shaw听不懂的话题。所以Shaw很讨厌Claire。


 


Shaw甚至在Root决定收养Claire的时候和Root打架,把家里的家具毁的差不多,结果以滚在一起告终。


 


经历十几年的时间,Shaw对Claire改观了很多。Claire并不坏,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就如当年的Root一样。


 


“别生气Gen的话。”Root亲吻自家小炮仗的太阳穴柔声道。Shaw放下报纸看着Root道:“我只是…妳知道的。我不太会表达我的关心。”


 


“Yes,Sameen。”Root的吻轻轻落在对方的嘴角,然后柔声道:“Gen会理解妳的。”


 


在与Samaritan交战结束后Shaw花了两年才决定放下Root,但是TM却告诉她,Root没死还活着。然后Shaw找到了Root。她看着虚弱依靠氧气仪呼吸的Root,Shaw觉得心脏很疼,她坐在床边握着Root冰冷的手低声道:“我找到妳了。”


 


“Yes,Sameen。”Root的小鹿眼眨巴的看着Shaw。那一刻,Shaw决定做点什么。


 


Shaw大部分时间都在帮Root做复健,按摩肌肉,花了三年时间Root才恢复到那个生龙活虎的她,没事拿双枪耍耍帅散发荷尔蒙或者空闲的时候窝在地铁站黑入五角大楼打发时间,再或者在家里做做病毒打发时间。


 


The machine多次发出警告投诉但Shaw都不在乎反而继续宠溺自己的小疯子。在两人生活回归正轨的两年后,Shaw听到Fusco问道:“妳还没向Cocoapuffs求婚?”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Shaw翻了个白眼。Fusco吃着自己的三文治道:“我和Cocoapuffs出任务的时候我看到她在翻阅婚戒的资料…”


 


一周后,Root执行完任务一脸疲惫的打开门却看到Shaw板着脸,穿着西装三件套,外面套着白大褂坐在客厅。Root的疲惫在看到Shaw的白大褂立刻一扫而光,她忍住自己的荡漾问道:“Sweetie…怎么了吗?”


 


“Samantha Groves。”Shaw整理自己的领带,单膝跪在Root面前。


 


“Yes?”突然被喊全名,Root有点不适应。


 


“Marry me?”Shaw认真的眼神让Root觉得自己快湿透了,更何况Shaw还穿着西装三件套搭配白大褂,一股禁欲的气息让Root快高潮了。


 


Root就这样嫁给了Shaw,在两个月后在小分队和其他朋友的见证下,两人在教堂交换戒指结为夫妻。


 


“Root!Gen个小屁孩又投诉我。”Claire吃着牛排抱怨道。


 


Gen不满的“Hey”了一声,Root看了Shaw一眼,看对方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开口道:“不喜欢一起出任务可以和我说,我会重新安排。”


 


Claire愣了下,她知道Root是生气了。Gen和Claire两人的关系莫名就有了好转,Shaw和Root渐渐不出外勤把任务都交给两位接班人。小两口开始去世界各地旅游,偶尔解决自己所在地的相关号码。Reese依旧留在纽约,生怕自己一离开Finch对方就又被绑架了,Root的两次绑架不管过去多少年都让Reese有心理阴影。


 


躺在阳台的躺椅上享受阳光,Root听着TM报告关于自己两位女儿的近况,Shaw拿了瓶可乐冰了下Root的脸然后躺在旁边的躺椅上。听完报告,Root喝了口可乐然后慵懒的伸着懒腰,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太阳被人挡住。Root疑惑的问道:“Baby?”


 


“有没有人说过,妳很诱人?”Shaw的嗓音很低,Root听出对方的情欲。


 


“Oh…Baby,我一直都知道我很诱人。”Root双手圈在Shaw的腰间,把对方拉近自己然后给了一个火热的吻。


 


Root可以说是被Shaw操的晕了过去,等她醒来已经是半夜,Shaw则是趴在旁边手环在她的腰上。Root靠了过去用小鼻尖蹭着对方的脸,然后找一个舒适的姿势重新进入睡眠。


 


第二天Shaw醒来时看着Root缩在自己怀里的模样露出了笑容,她们都已年近五十,岁月在Root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痕迹。若是对比以前,Root比以前更加成熟诱人。软软的小奶音永远能让目标轻易踏进圈套。


 


Shaw因为顾及Root的身体一直很有分寸,昨晚是因为Root伸懒腰时的那股诱人才没有控制住自己,要了对方许多次最后把对方弄晕过去。看着自己手上的婚戒,Shaw从未觉得婚姻会令人这么幸福,或许因为对方是Root,她的Sam。


 


Root似乎要醒来,蹭了蹭自己的爱人嘟囔着什么又睡了过去。Shaw宠溺的亲吻Root的额头然后轻手轻脚的离开被窝去准备早餐。Root是被Shaw的早餐香味吵醒,她亲吻自家小炮仗准备来一场Morning sex但被对方阻止,名曰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两人换了衣服游走在大街上,Root笑的像个孩子,遇到好玩的就拉着Shaw去尝试,一路走走停停,就像是一对新婚伴侣。有人想搭讪的时候Shaw总会黑着脸,Root总会握着对方的手亲吻对方无名指的婚戒让搭讪者自己离开。


 


原小分队人员都正式退休,Reese和Finch开了一家书店,小两口当着老板,没事就下午茶甜甜圈或者出去遛遛狗。Shaw和Root大部分时间是分开的,因为两人都有了正职,Shaw是外科医生,Root是大学教授,晚上时才会共进晚餐和自己的两位女儿聊聊工作的事。偶尔Root和Claire会因为发现新的骇客领域而忽视另外两个人。Shaw虽然不满,但也随着她们母女两热情讨论不多管。


 


到了Shaw和Root七十岁的时候,两位女儿已经结了婚,经常带着自己的伴侣回家探望两位母亲。大多时候Shaw会窝在后院懒洋洋的晒太阳,Root收拾家里坐在树荫下看着懒洋洋的Shaw。不管多少年,Root都会把晒太阳的Shaw当成一只懒洋洋的黑豹,危险致命却又人畜无害。


 


再后来,The machine替两人办理了葬礼,Gen和Claire两位女儿只有没有任务的时候才有空看望自己的两位母亲。她们总会在墓前说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执行任务时目标的事。


 


或许,没有人记得无名英雄。或许,有人记得无名英雄。就像是老话所说的,正义从不缺席。


 


The machine感谢Harold Finch让她诞生,感谢他终于不再执着每晚零点消除自己的数据让自己像新生儿一样。全面开放自己的权限打败Samaritan,让她自我成长。


 


The machine感谢Samantha Groves让她学会感情。Root曾经的狂热让她被Finch保护过度。后来Root的加入让她学习到的东西更加完善,在和Samaritan大战后,她曾使用过Root的声音但最后物归原主。是Root让她更加像一个人,而不是单纯的人工智能。


 


The machine感谢John Reese,因为不管Finch发生什么他都会立刻赶到Finch的身边,一直保护他,一直爱着他,直到生命尽头。


 


The machine感谢Sameen Shaw。感谢她爱着Root感谢她一直寻找Root感谢她一直陪伴Root。她在Shaw身上学习到的只能用“综合体”形容。


 


现在The machine能从Gen Shaw和Claire Groves身上看到当年Shaw和Root的影子,她们完美的继承自己母亲的技能,完美的接替了自己母亲位置成为首要执行人和模拟界面。


 


The machine想,或许这就是生命延续的另外一种方式。执行人和模拟界面的女儿如同当年的执行人和模拟界面。


 


--- Fin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Garf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