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Xylophone(完)【肖根】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现代AU,背景纽约。


(非正剧设定,年龄,关系有修改。不建议带入正剧内。)


- 关于番外:预计三篇完。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这篇视角是不一样的。


-----


- Chapter 13


 


妳很少会比对方先醒来,妳小心挪动下身体额头贴着对方额头仔细描绘对方的眉眼。妳发现Shaw其实很好看,但对方总板着脸导致其他人不敢注意对方的面容。妳发现Shaw的墨发里面有几缕白发,妳想起Shaw以前的事,妳感到不安。妳害怕妳活在梦里,只要醒来Shaw就不见了。


 


在妳发呆时,Shaw已经醒来。妳听到Shaw柔声问妳怎么了,妳只是摇了摇头把脸埋在对方的颈间。妳感受到Shaw的手贴在妳的背上,妳想起昨晚的疯狂耳朵开始变红,整个人也逐渐变得粉嫩。


 


妳们都不是什么柏拉图式恋爱的人,妳们在同居没多久后就开始亲密接触,但每次在foreplay时都会因为对方被紧急呼叫而打断。要么就是Shaw被John喊去紧急救援,要么就是Shaw被The machine喊去解决黑帮斗争。当foreplay在妳这里被打断时,往往都是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邀请或者颁奖典礼而打断。


 


偶尔妳会闹脾气,但对上Shaw充满抱歉的双眸时,妳就怎么样都无法生气。那是Sameen Shaw,妳的爱人,妳又怎么能真的对她生气?


 


在经历不知道第几次foreplay被打断后,妳们开始顺其自然。妳给Shaw当模特,Shaw给妳当音乐指导,小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偶尔妳们会出去看一场电影,吃一顿烛光晚餐,听着音乐共舞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但妳们很少会谈及sex。毕竟每次foreplay都因为各种理由被打断,这让妳们都觉得不谈及sex是最好选择。


 


妳发现Shaw其实是一个很细腻的人。在最开始妳以为只是妳的错觉或者凑巧,直到同居妳才意识到Shaw对妳很上心。在妳生理痛时妳总会忍耐住那股疼痛去出席关于自己的发布会,专辑的制作,往往这时候Shaw都会突然出现在妳的视线,递给妳一个保温瓶和帮你按摩腹部减缓疼痛。


 


妳睡觉时偶尔会做关于以前的噩梦,妳感觉到有人在妳耳边柔声安抚,妳感觉到有人轻拍妳背部,妳听到对方哼着妳没有听过的摇篮曲让妳从噩梦中解脱。在妳醒来时,妳会在一楼的厨房看到对方做早餐的背影,这时候妳喜欢的黑咖啡都会被替换成温热的甜牛奶。


 


“Baby…”


“What?”


“I love you。”


“I love you,too。”


 


妳们总会乐在其中。妳知道Shaw在表达感情方面不是很好,有时候会特别直接有时候会很委婉,委婉到妳不知道对方是在关心妳或者表达爱意。妳去过一次对方的画展,妳发现Shaw展览的都是风景画,偶尔会有一两幅带有模糊身影的画。


 


直到有一次,妳在衣柜找外套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藏在衣柜最里侧的画。妳坐在床边小心的拿下包裹住画的白布,妳看到画中的人是妳自己。那些在画展上模糊背影的画,一下子就全部都清晰起来。Shaw所画的,全都是妳。


 


妳不知道是什么让妳流泪,妳感觉妳被填满,被Shaw对妳的爱填满。妳意识到以前和Shaw吵架时所说的话多么伤人多么愚蠢,妳曾指控Shaw不爱妳,Shaw不懂怎么爱妳,妳对Shaw来说是不重要的存在。往往这时候,妳都会被Shaw抱在怀里,听着对方低声道歉。


 


“Why don't you get angry?”


“For what?”


“I…When I say you don't love me。”


“I can't be angry with you。”


 


妳知道Shaw不是无法对妳生气,而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对妳生气。在还未在一起时,妳见识过她的生气。Shaw生气时,她不会顾虑对方是谁,她会掐住对方的脖子然后把枪塞进对方嘴里随时准备扣下扳机。所以Shaw不管妳在说多么伤人的话时,都会忍住不对妳生气。


 


妳们在一起后,妳发现Shaw很少受伤。在妳知道号码关于黑帮的情况下,Shaw也会全身而退。妳问过The machine。The machine告诉妳,因为Shaw知道她现在有所牵挂,不再是独自一人,她必须为自己所牵挂的人负责,所以Shaw很少受伤。在The machine的话看来,它在告诉妳,是妳改变了Sameen Shaw。


 


“Sam?”妳听到对方喊妳,妳抬头眨着小鹿眼看着对方。


 


“What happened?”Shaw在妳面前放下一杯黑咖啡和一份淋着少许枫糖的煎饼。


 


妳意识到刚刚发呆的自己错过了对方的呼喊,妳摇了摇头开始享受自己的早餐。妳注意到Shaw的手上只有一杯黑咖啡和一份报纸。妳奇怪的喊道:“Baby?”


 


Shaw抬头看着妳,妳指了指自己的早餐眼神示意,Shaw喝了口咖啡道:“我需要出门一趟,所以我只准备了妳的早餐。”


 


妳切下几小块热香饼然后叉子叉住递到对方嘴边,Shaw在妳的坚持下张口吃下煎饼。妳替Shaw整理好衣服,在对方侧脸留下一个唇印后心满意足看着对方出门。


 


可在关上门的时候,妳的心情就不那么愉快。妳想起妳看到Shaw墨发中的几缕白发,妳有点无措。妳尝试和The machine联系,但对方没有回应。在妳发挥自己的小技能尝试黑入对方时,妳的手机收到匿名短信,然后妳的电脑被人反黑入。


 


妳和The machine简单的交谈,从The machine发过来的身体报告来看,Shaw并没有出现妳所担心的问题。Shaw的身体很好,The machine告诉妳可能是最近过度劳累才会出现白发。


根据The machine的报告,妳才了解到Shaw每天都很忙,忙着作画,忙着拯救号码,忙着解决号码还要忙着画展,以准女婿的身份陪Grace出席各种画展。


 


“What????”妳呆住了。


 


事实上,妳还没准备好和父母谈Shaw的事。妳只是告诉Finch和Grace妳们在同居。但妳没想到妳的父母对Shaw的接纳程度会这么高,Shaw直接变成了妳们家的准女婿。妳想起什么,妳拿出藏在衣柜的那幅画。


 


妳发现自己那天并没有把画看仔细,因为妳错过了那个无名指上的戒指。


 


Shaw想向妳求婚,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地点和机会向妳求婚。妳有点发懵,妳觉得一切都不真实。那个死傲娇经常板着脸宣称自己无感情是个二轴的Sameen Shaw,决定向妳求婚。


 


妳想起那晚庆功宴上妳们在洗手间的sex。妳想起那晚庆功宴妳们回到家中的sex。妳一直觉得Shaw的犹豫小表情很奇怪,直到今天妳才解开这个疑惑。Shaw在那天想向妳求婚,但对方一直在犹豫导致没有求婚成功。


 


天不怕地不怕的Shaw居然害怕求婚,害怕被拒绝。妳觉得这个发现很有趣,这变成妳的小秘密。


 


在妳们都有假期时,妳们邀请了妳的父母和妳们共同的朋友到家里烧烤。妳站在门边看着穿着背心和沙滩裤的Shaw在烤牛排时,突然觉得其实妳们早已结婚。John打趣Shaw,他没发现Shaw的厨艺这么好。Shaw在喂饱妳之前都忍着自己的毒舌不去攻击John,在喂饱妳之后Shaw一边烤肉一边毒舌John,把这位英俊高大的前特工先生给说的像个落魄男士一样。


 


那晚,妳们窝在屋顶的小木棚,用Shaw的望远镜看星星。妳轻靠在Shaw的身上,玩弄着对方的手指,偶尔蹭蹭对方的脖子亲昵。在这种安静温馨的气氛妳有点困意,妳的手与对方十指紧扣,妳低声问道:“Will you marry me?”


 


妳感觉到Shaw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妳感觉到Shaw回握自己的力度,妳听到对方低沉的嗓音说道:“Yes,Sam。”


 


其实在妳们心中,妳们早已结婚。不需要那一张婚姻书,只需要一对属于妳们的戒指。


 


妳把这件事告诉了妳的父母,Grace高兴的落泪,Finch则是紧张的问妳们想要什么样的婚礼,需要多大的场地。妳抱怨妳的父母太过于紧张,而这时Shaw被管家带领走进了客厅。妳们和父母开始讨论婚礼采取什么风格,邀请多少人,婚宴要什么样的。妳注意到Shaw很沉默,妳小声在对方耳边问道:“是不是不喜欢场面太隆重?”


 


Shaw只是点了下头,妳知道Shaw是不想打扰到妳和父母讨论的喜悦而一直沉默偶尔给一些意见。妳最后说道:“我想要一个在海边的露天婚礼。邀请几位关系要好的媒体人员,婚宴简单的就好,不需要太隆重。”


 


Finch有点意外,Grace则是点头然后说道:“露天婚礼,这多么浪漫。要知道当初Harold可是把戒指藏在书中就当求婚了。”


 


“Grace!”Finch罕见的露出紧张的表情。要知道这位老绅士一直都是成熟稳重,天塌下来的事都不会让他出现紧张的表情。


 


妳们采取双婚纱的形式进行婚礼,妳的手被Finch牵着。妳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向妳的新娘。Shaw轻握妳的手,小心的扶着妳走上台子,然后在神父的祝福下交换戒指和吻,抛出花束等待下一位幸运儿。


 


妳们的婚纱照挂在床头。妳轻微弯腰,妳们额头贴着额头,一脸甜蜜。Shaw曾抱怨过这张婚纱照显得她很矮,妳总会打趣对方道:“Baby,我们可是身高差呢。”


 


在Shaw的喂养下,妳的身体逐渐有了小肉,看起来更加性感。妳经常挽着她的手出席她的画展,或者她作为你的携伴出席妳的发布会。妳除了是歌手外还是演员,开设一家自己的工作室,妳把Zoe从原本的公司挖了过来,妳的事业走上巅峰。


 


Shaw的画作因为一次评价而被众人得知,她不再是那个小有名气的画家,Shaw开始走向国际,但还是保持着原有的工作模式偶尔出差去外地举办画展。唐希尔公司开始招募年轻有为的小伙子,The machine也逐渐不分配任务给Shaw或者John。两位无名英雄进入半退休的生活。


 


妳总会问Shaw不会觉得这种生活很无趣吗?但Shaw总会告诉妳,和妳在一起哪怕是发呆也会变得有趣。这是Shaw的特殊情话,妳一直都知道。


 


Family politics,over-cooked meat,monogamy。What's not to love?


 


--- Fin




Xylophone/木琴。是原字母全题中的段子。


会选择拿出来写完整版是因为想写Samantha Groves和Sameen Shaw的故事。Sam会一点骇客技巧,但她始终不是Root。在我看来Sam是更接近Root真实性格的存在。Sam偶尔会偏激,但她更多时候是理性的。


我想要的,是Sam被大家宠爱,被大家理解。一段属于Samantha Groves的爱情交响曲。(私心想她被所有人都宠着而不是为了信仰而活在随时死亡的日子里。)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