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Xylophone番外1:After【肖根】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现代AU,背景纽约。


(非正剧设定,年龄,关系有修改。不建议带入正剧内。)




正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end




-----




妳陪着Sam逛博物馆,妳看到妳的钢琴,虽然它是伪造品但也让人无法分辨真假。除了妳,也只有妳能够分辨它的真假。


 


“Sameen?”妳听到Sam喊妳,妳回头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妳没有告诉她,这架钢琴是为了谁。或许妳会找机会告诉她,也或许永远不会。妳看着放在钢琴旁边的展览资料,妳犹豫了。妳突然有一种妳背叛了Sam的错觉。


 


“Sameen,relax。”妳看到Sam皱眉,妳意识到自己过于沉溺自己的小世界而没有注意到妳牵着她的力度。妳看着对方白皙肌肤上的红痕,妳感到抱歉。


 


“I have a story。Long story。”妳决定开口。


 


妳们在外面用餐,妳买了一瓶红酒带回了家。妳开始说那个故事。Sam像只顽皮的猫躺在妳腿上玩弄妳的墨发,直到妳故事讲完对方才开口道:“You love her。I mean…before。”


 


妳告诉Sam,妳爱她不是因为她与那人相似,妳爱她是因为她让妳觉得有所牵挂,让妳变得更成熟稳重,不再是那个无所畏惧的特工。Sam从不怀疑妳对她的爱,妳一直都知道。


 


妳亲吻了Sam,妳想离开时对方拉住了妳加深了这个吻。妳知道Sam在亲吻时有个小动作,对方绝对不会睁开眼,无论是何种情况都绝对不会。妳观察对方的睫毛,对方的肌肤,妳不自觉的将手伸进她衣服。


 


妳的Sam总是慵懒的像只优雅的猫,她总喜欢用眼神引诱妳,在妳动心时却又打断妳。一直如此,但妳不曾对她生气过或者责怪过对方的不负责行为。Sam很贪玩,总喜欢给妳小惊喜。在妳们结婚的第三年,妳放弃了画家的身份,妳重新投入到小分队事业之中。妳知道Sam在电脑方面天赋极高,对于她成为The machine的交互界面妳并不意外。


 


妳开始教Sam格斗术,枪械使用。妳知道,Sam就像一只任性的猫。妳们的格斗术到最后都会变成其他事情。Sam是一名很好的学生,她掌握技能很快,甚至在妳没有注意到暗处的敌人时被Sam救了一命。


 


“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惩罚妳。”妳收割一个膝盖,用力按下Sam的头让对方躲过一个子弹。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Sam永远都不会区分场合的调情让妳手抖了一下,妳对那名倒霉蛋无声道歉。


 


结束任务,把号码交给接应人,妳随手抢了一辆轿车带着Sam回家。妳永远无法不对有着硝烟味的Sam动心。妳在玄关要了她,Sam的手在妳的背肌上留下许多痕迹。


 


“I want a baby…Sameen。”妳的动作停住了。Sam不满的咬了下妳,妳有点慌乱。但妳还是选择先满足对方再讨论刚刚的话题。


 


“You want…I mean…God…”妳有点语无伦次。这是Sam第一次认真的和妳谈及关于孩子的事。


 


妳不确定妳是否能够教育好孩子,或者Sam是否能够教育好,妳和Sam都是一个不稳定代码,妳突然觉得世界瞬间变得混乱。Sam轻握住妳的手柔声道:“Relax,Relax。Sweetie,I know you're not ready。”


 


妳的Sam总是如此了解妳也总是如此迁就妳。妳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低声道:“I agree。”


 


妳们开始为受孕做准备。妳和Sam回了一趟家,告诉父母妳们准备要一个孩子。Finch的表情有点精彩,Grace则是觉得意外,因为她觉得妳们还没准备好要一个孩子。事实上,的确如此。应该说是妳没准备好要一个孩子,但Sam想要,妳无法拒绝妳妻子的请求。


 


Sam怀孕的第一个月。妳没有出任务,妳一整天的时间90%都是在家。妳晚上在Sam入睡后会去书房看关于孕妇的书籍,写下未来一周的饮食搭配。Sam在妳的照顾下以肉眼可见的长肉,妳经常听到Sam抱怨她都胖了,不好看了。妳总会亲吻一下对方以示安慰。


 


Sam怀孕的第二个月。妳偶尔会任务,妳会在回家之前到以前买下的公寓洗澡换一套干净的衣服才回家陪伴Sam。Sam曾表示其实妳不需要这么麻烦,她对硝烟味能够接受。但妳就是不愿让她闻到,妳担心这对胎儿不好。


 


Sam怀孕的第三个月。Finch建议妳们搬回家。Grace照顾Sam会方便很多,更重要的是妳不用继续两边奔波。妳犹豫了,Sam轻握妳的手道:“Sameen。我不希望妳太累。”


 


妳同意了Finch的建议,妳们搬回了家。在Grace的照顾下Sam的情况很稳定,妳也有喘息的时间不用那么紧张,导致一直精神保持在疲惫状态。妳需要去外地时,妳会写下未来一个月的饮食搭配给Grace,再三嘱咐才离开纽约去执行任务。


 


伊拉克,这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妳的号码是一位高级军官。妳弄了一个身份混入了军队,妳除了要保护目标外还要拧断骚扰妳的士兵的胳膊。在最开始的一周,妳需要两边忙活。第二周开始所有人都不敢惹妳这头小黑豹,妳只需要负责号码。第三周,妳把踩入陷阱的军官从枪林弹雨捡回来然后护送对方离开。第四周末妳才正式结束任务回纽约。


 


接近一个月不见,妳十分想念Sam。但妳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在公寓养伤。直到伤口愈合结痂妳才回家看妳的妻子。妳们互相亲吻,妳看到Sam皱眉,妳看到Sam的手放在妳腹部伤口的位置。妳柔声道:“It's all right。”


 


“I'm not leaving you again。”Sam的颤音让妳心疼,妳小心的拥抱自己的妻子轻拍对方背部柔声安慰。


 


妳们都知道,妳们无法失去彼此。在妳意识模糊随时进入昏迷时,是Sam的存在支撑妳一直保持清醒。支撑妳安全回家。


 


Sam怀孕的第五个月。Sam开始孕吐反应,妳慌乱的像个孩子不知道怎么缓解对方的反应。Grace告诉妳,这是每位孕妇必须承受的。妳拒绝执行号码,妳留在Sam身边,替对方按摩手脚,按摩腰部,妳甚至夸张的用上轮椅给Sam代步。Finch看着妳们在花园的背影总是露出笑容,身为一个父亲看到女儿这么幸福,他也感到幸福。


 


Sam怀孕的第六个月。孕吐反应稍微缓和了一点,但伴随而来的是Sam开始做噩梦,睡眠不踏实。妳为了照顾Sam和对方一起日夜颠倒。妳变着法子减缓对方的情况,幸运的是Sam的身体好像是在疼惜妳一样,没有继续那么折腾。


 


Sam怀孕的第七个月。一次偶然间妳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胎儿向妳打招呼。Sam告诉妳,那一刻妳眼睛都亮了。妳亲吻她,兴奋告诉她宝宝在打招呼。妳从未如此高兴过,妳甚至抱起Sam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放下对方。


 


Sam怀孕的第八个月。Sam是在晚上睡觉时被疼醒。妳立刻披上外套拿上车钥匙就把Sam送往医院,Finch夫妇在后面赶到,还有大个子John。妳着急的在门口来回踱步,Grace紧握Finch的手不断张望。John示意妳稍微安分点,Sam会没事的。


 


妳坐在椅子上,妳紧握双手不断的祈祷。婴儿的哭声打破了一切。妳着急的起身,但因为腿软而险些摔在地上,是John及时扶住妳才没有摔倒。医生告诉妳,母女平安,只是胎儿是早产需要继续观察才能确定情况。妳不断的道谢,妳看到Sam被护士推了出来,妳跟在推车后面跟着进病房。


 


Finch办理了手续,Sam被转移到VIP病房,妳拜托Grace去看孩子的情况。在Sam醒来之前妳一直守在对方身边。


 


“Sameen…”半睡半醒的妳听到Sam的声音立刻醒来。妳连滚带爬的跑到对方身边握住对方的手道:“I'm here!Sam!I'm here!”


 


妳小心的拨开对方的碎发,妳在对方额头亲吻了一下。妳控制自己的情绪柔声道:“The baby is ok。”


 


“I love you。”Sam的声音很虚弱,妳紧握对方的手道:“I love you,too。”


 


妳们的宝宝渡过了危险期,情况很稳定。妳扶着Sam站在窗边看着正在活动手脚的宝宝,妳嘴角上扬道:“她很像妳。”


 


“她的眉眼像妳,她会是这世界最好看的女孩儿。”Sam的声音很柔,妳听出里面充满幸福。


 


妳告诉Sam,宝宝的名字还没决定。妳们看了很多书籍,和Finch夫妇讨论了很久,决定了孩子的名字。


 


Claire Groves。


 


妳把Sam接回家后妳从最开始不适应和手忙脚乱变成全能奶妈。妳在喂饱Claire后才去喂饱Sam,有时候在Sam的小任性下妳不得不一手喂Claire一手喂妳的调皮妻子。Claire是个安静的孩子,除了生病的情况下都不会大吵大闹。偶尔会睡不好而哭闹一会儿。


 


在Claire五个月时,妳定制了婴儿床,Claire和妳们开始分开睡。妳每晚都会在Claire哭闹前半小时醒来,拿出冰箱的母乳加热,然后尝下温度确认没问题后才抱起踢着小脚的Claire进行喂奶。一切结束后妳轻手轻脚的进被窝,搂住Sam重新入睡。


 


妳经常陪着Sam带着Claire去购买婴儿用品或者服饰,偶尔需要时妳会拜托John一起。


 


“Mrs.Groves。Your husband is so handsome!”接待员在Sam耳边小声说道。Sam愣了下,她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John Reese后摇了摇头笑着指着坐在沙发上打瞌睡的妳说道:“She is my husband。”


 


接待员愣了下然后小声道歉并且用着只有她们听到的声音赞美妳。Sam看着打瞌睡的妳露出甜蜜的笑容,John则是用手肘把妳撞醒然后指了指Sam。


 


妳有点迷糊的走过去哑着嗓子问道:“What happened?”


 


“我们约定好不给Claire买粉色的东西。”妳皱眉指着Sam手上的粉色兔子连体衣。Sam撒娇道:“就一次?”


 


对于Sam的撒娇妳总是没有办法,妳妥协了。随后的日子,Sam总是各种借口给Claire买一大堆粉色系列的衣服,她甚至购买了亲子装,这是妳最无法忍受的。在对方小鹿眼的攻势下,妳还是妥协穿上那亲子装对着镜头来了一张全家福。


 


直到Claire上了小学,妳们才回到以前的二人世界。但Claire不是个安分的孩子,妳一个月总有两三次要跑去学校听老师教育,拎着这捣蛋鬼回家后妳在两个小鹿眼的攻势下又一次妥协。妳感觉妳在这个家里毫无地位,活在食物链的底端。


 


幸运的是,Claire从初中开始就很安分,甚至多次被老师夸奖。妳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没有去过Claire的家长会,每次都是Sam去,然后妳在两人准备回家时接上母女两回家。


 


一次任务,妳受了重伤。妳虽然挺过危险期,但妳的右腿不再那么利索。妳成为了第二个Harold Finch。每次Finch见到妳时总会看着妳的右腿,然后道歉。


 


任务的号码是Harold Finch。妳为了保护Finch挨了两枪,一枪在肩膀附近,一枪在脊椎附近。只是右腿不利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我该退休了。让你的宝贝安排人吧。”妳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句话,Finch以为妳是生气了立刻回答道:“当然!当然!”


 


“Finch。我没有责怪妳的意思。妳是Sam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保护妳是我的责任,我不可能看着妳死去。”妳的话让Finch冷静下来,Finch前脚刚离开Sam就走进了病房。


 


Claire坐在床边握着妳的手,她看了看Sam然后又看了看妳。好一会才问道:“Mon,Are you ok?”


 


“Yes。”妳看着Sam回答Claire的问题。


 


妳知道Sam生气,但她无法做出任何责备妳的行为。妳低声道歉,Sam亲吻妳的额头,妳知道Sam不再生气。


 


妳们的小日子继续过着,Claire在高中后就进入了寄宿学校。妳和Sam重新过回二人世界。妳变得有些懒,妳总会赖在床上,连带Sam一起。偶尔妳会带着Bear和Sam出门溜达活动身体。Bear是一只军犬,John在一次卧底任务带回来的,他把Bear送给妳。


 


妳喜欢在午后带着Bear去附近公园的草坪上玩耍和休息,坐着树荫下看着大男孩和别的狗狗玩耍。妳看着它跑步的身姿,妳想起以前妳右腿还利索的时候。在最开始妳很难熬,妳甚至对Sam发脾气大吼大叫,到后来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妳没有继续埋怨任何人。


 


妳和Sam,在琴瑟和鸣之后变成了柔和的曲子。


 


Grow old together


 


--- Fin









  1. FaithGarfi 转载了此文字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Garf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