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Job(完)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


- 人物极度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现代AU【特工Shaw x 黑客/心理医生Root】


画风新奇向。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


John跟着Shaw走进地下室一脸懵逼说道:“What,妳们喜欢三人行?还是个老头?”


 


“信不信我现在立刻毙了你。”Shaw拿出兴奋剂注入到Greer体内等待这可怜的老头醒来。


 


Shaw看了看站在旁边的Root,看到对方点头后说道:“来吧,Greer。让这场游戏不要那么无聊。”


 


Greer半睁眼睛说道:“想知道什么?”


 


“模拟。”John拿了张椅子坐在Shaw旁边。


 


Greer眯着眼好一会才开口道:“我以为Ms.Shaw会告诉你们。”


 


“是我要求Sameen不要告诉我们。”Root拍了下Shaw让对方往前坐一下然后坐在对方身后,两人挤在小的可怜的木椅上。


 


John翻了个白眼说道:“我的老板想知道。”


 


“模拟很有趣不是吗?被摧残的实验者会成为一个听话的特工,处理事情从不过问。像Cole这种不听话的特工减少一个就少一分风险。Ms.Shaw很完美,可惜她叛变了。但她是个不错的实验体。若不是The machine,Samaritan就成功了,它将是一个完美的人工智能。”Greer的话触及到Root的怒点,Shaw按住Root的手背示意不要生气。


 


“你可以得到国家情报,你可以做着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双赢。不错的想法。”John翘着二郎腿靠着椅背看着Greer。


 


Greer没有说话。Shaw顶了下Root示意身后的人让开后拿了一针镇静剂注入,三人拿开椅子后离开了地下室。John听着刚刚录音笔记录的内容分析这其中的含义,Greer是个狡猾的老狐狸,不可能只是为了情报而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这不是一个合理的买卖。


 


“妳觉得这可以交给Control吗?”John高声问着此时正坐在客厅喝啤酒的Shaw。


 


Root做着煎饼笑道:“老嬷嬷要生气了~”


 


John表示自己也要一份煎饼后走到客厅坐下说道:“妳曾经是她的下属,妳了解她。”


 


Shaw看了一眼John没说话,直到Root拿着煎饼放到她面前才开口道:“Control值得信任。但你无法保证不会再有像之前那样的官员出现。人工智能始终是被归类到邪恶,无法被完全信任。我们信任The machine,但是这只是我们信任。”


 


三人吃着煎饼讨论这个问题始终无法做出一个决定。John看了看手表说道:“我得回去图书馆了,今天要带Bear去做检查。这件事我会和Finch讨论。”


 


“请省略Greer在地下室这件事。”Root友好的提醒John,John看到对方藏在身后的电击枪后点了点头。他可不想被电晕然后绑在Greer旁边看着对方被折磨。


 


在持续三天的折磨下,Groves妇妇觉得套话的差不多后Root用软件把Greer的话剪辑了一下以匿名方式发送给Control。顺带比较“贴心”的把Greer送到附近的旅店等待政fu带人上门抓获。


 


Control送了Shaw最爱的狙击枪作为答谢礼。Root则是收到一间诊所作为答谢礼。这导致Shaw和John要变身成搬家工人替Root把原本办公室的东西全部搬到诊所。搬完最后一箱东西,Shaw脱掉上衣穿着工装背心坐在路边喝着啤酒降温。


 


“Hi…”一名女性在Shaw旁边站着,Shaw抬头看着身旁的女性问道:“我们认识?”


 


“不。但我想认识妳…我叫Alice mayer。妳可以叫我Alice。”Alice友善的伸出手。Shaw看了看对方感觉到高跟鞋的声音接近自己,她回头便看到Root踩着高跟鞋走过来。


 


今天Root穿的是宝蓝色无袖衬衫,一字裙,被盘起来的棕色长发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Root散发着一种温柔知性的女性气场。


 


“请问妳找我的妻子有什么事吗?”Root的声音很温柔,搭配她的穿着显得没什么威胁力。


 


Alice有点意外的看着两人。Shaw站起来搂住Root的腰晃了晃左手的婚戒,Alice立刻道歉然后快步离开回到自己的闺蜜团,有点不舍的回头看着Shaw。




Root掐了下Shaw的腰低声道:“我只是少看妳一分钟就给我勾搭别人了。长能耐了,Sameen Shaw。”


 


“Hey!这不是我的错好吗!”Shaw捂住被掐的地方大声抱怨。


 


“混血小狼狗,谁不喜欢呢?”John落井下石。


 


“今晚看我怎么收拾妳。”Root在Shaw的脖子留下一个唇印后踩着高跟鞋走进自己的诊所。


 


两人的手机响起,对视后接通电话道:“Detective Groves/Riley。”


 


Shaw用口型说道:“我的假期泡汤了!”


 


John用口型回敬道:“我也是!”


 


Shaw从法医变为警探,一路开着那辆破烂小货车飙车到达第八分局然后臭着脸到更衣室穿上自己的备用警服。当Shaw结束案件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她确信她的小狐狸还没睡等着她回家。Shaw喊道:“Carter!我明天请假!”


 


“Ok!”Carter应了声之后整理文件做最后处理。


 


刚打开门Shaw立刻就抓住Root的手不让对方电晕自己,Root一脸委屈开始哭诉Shaw种种不存在的罪行。Shaw翻了个白眼说道:“拜托!Root!妳的男病人疯狂追求妳的时候我可什么都没说!”


 


“妳就应该说点什么!该死的!妳居然没戴婚戒!”Root咬了Shaw的手臂一口直到见血Shaw也没有松开抓住对方的手。


 


Root抬头看到一脸沉默冷着脸的Shaw就知道自己刚说错话了。Shaw戴着婚戒,只是对方没有看到才误以为Shaw是单身。而Shaw最讨厌的就是Root凭空捏在一些关于她们婚姻的小谎言。


 


“Sameen…对不起…”Root小手揉捏着自家爱人去讨好对方。


 


Shaw抽回自己的手回卧室拿衣服洗澡然后在客厅沙发上躺下准备睡觉,Root立刻跑过去赖在对方怀里两人挤在刚刚好大小的沙发进入睡眠。第二天Root发现Shaw不见了,连带John也不见了。Finch和Cole也遮遮掩掩。Root的诊所突然多了许多病人导致她无法用她的小技巧追踪Shaw的位置。


 


“你好,Mrs.Groves。”Shaw点了下耳机接通电话然后继续打着领带不满意后又解开最后不耐烦的将领带扔在地上。


 


Zoe听到那边的动静问道:“妳是不是又扔领带了?妳就不能请Finch帮妳吗?拜托!Root已经快到午餐时间了!”


 


“我知道!我知道!Fxxk!”Shaw捡起领带黑着脸走到隔壁的房间看着Finch道:“Finch…”


 


Finch接过领带开始碎碎念关于领带的各种结和寓意。Shaw翻白眼侧头说道:“Zoe,Ok了。”


 


“ok!”Zoe迅速挂掉电话然后和Root前往餐厅享用午餐。


 


Root觉得今天的Zoe也怪怪的。但心念着Shaw的她没有多余时间去思考这两周的怪事。整理好衣服,Shaw深呼吸拎着伴郎John在教堂整理和安排保证万无一失。当Root看到婚纱店时就知道Shaw失踪的这段时间做什么去了。




Sameen Shaw想给Samantha Groves一个完美的婚礼。


 


Joh拿着酒站在Shaw身旁说道:“前政府精英特工,首要执行人,主张暴力反社会和二轴。现在也会紧张了?”


 


“因为我没想过,我真的会站在这里。”Shaw回敬了John的酒然后放下酒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和衣袖。


 


“去吧。新郎官。”John拍了下Shaw的肩膀。


 


参加两人婚礼的人并不多。小分队所有人,Zoe站在John旁边,Grace和客人们聊着天,Shaw知道Finch在哪里所以并不着急去寻找那位老绅士。周围的吵闹渐渐静下来,Shaw看着Finch牵着Root走了进来。


 


婚纱仿佛与她是天生一对。Shaw从Finch手中接过Root的手,Shaw在她耳边低声道:“You are beautiful。”


 


Shaw看到Root的耳朵开始变红,她听到Root用着她那小颤音说道:“Thank you。”


 


即使认识三年,Root依旧是那么容易害羞。虽然她总是表现得自己好像经历过大风大浪是个情场老手。不同的是这次她不再拿小借口掩饰自己。


 


“Samantha Groves,妳是否愿意嫁给我?即使我是个二轴,我不懂怎么完全的爱一个人,但我会把我的军械库分一半给妳,我会替妳收拾厨房的残局,替妳多突突几个膝盖减少妳任务的运动量。一生一世一双人。”


 


“I do。”


 


她们的唇轻碰在一起,Shaw看着自己的妻子笑的甜蜜往后抛出手中的花束等待下一个步入婚姻殿堂的幸运儿。


 


Shaw开着超跑,通过后视镜看着Root被风吹乱的发丝,即使很乱但搭配着她身上的婚纱却有着不一样的美。Shaw听到Root喊道:“我们结婚了,Sweetie!”


 


“是的,我们结婚了。”Shaw有点无奈。但这就是她的小狐狸。更何况这场婚礼是她们之间一直未完成的事。


 


Shaw的右手和Root的左手十指紧扣。


 


Shaw从未想过步入婚姻。但如果是和Samantha Groves或者说和Root,Shaw却不会反感,反而会十分乐意。


 


她们度蜜月的第一站选择了充满浪漫的法国,第一天度过的不是那么愉快,两人都很疲惫。Finch特意订了一间小别墅提供给两人作为休息地点。一切费用都由Finch包办。第二天当Root说着带德州口音的法语时,Shaw用流利的法语替Root把话说完。


 


“妳怎么没告诉过我妳会法语?”Root洗完澡享受着Shaw的吹头发服务提问自己的爱人。


 


“妳忘记我以前是做什么的?”Shaw把问题丢回去。


 


“噢…ISA精英特工。”Root立刻明白Shaw的意思。


 


“前特工。”Shaw纠正这个称呼。


 


她们度蜜月的第二站选择威尼斯,Root喜欢这个水都,夜晚时Root会拉着Shaw漫步在河边聊一聊她们之间的事,聊一聊未来。Root很喜欢和Shaw的散步,因为她的小炮仗总是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护着她。Root想起对方冒着危险将自己从枪林弹雨中捡回来的时候。在她一次濒临死亡的时候,她从Shaw的眼中看到了害怕。


 


她听到Shaw用颤抖的声音说道:“please…Don't leave me。”


 


她们一路拍下许多照片,在半年的度蜜月结束后Shaw牵着Root重新出现在图书馆。John罕见的看到Shaw的笑容,他觉得Shaw其实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只是声音被降到很低,封锁起来的内心外壳也很坚硬,但Root听到声音,走进了Shaw的内心。


 


Sameen Shaw的心脏刻下Samantha Groves这个名字。


 


再后来,Shaw和Root养了一只拉布拉多犬和一只布偶猫。小分队在和Control的合作下招募了许多成员,小分队最开始的几个人都开始了退休生活,做着正职不去理会号码相关,偶尔会手痒的执行几个刺激一点的号码保持自己的心态乐观。


 


Thank you for appearing in my life


 


--- Fin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Garf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