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Shoot】无名生活Ⅰ(二)今日兽医

敲不醒的小熊:


预祝
观影愉快。
—————————————————————


Shaw 正在倍受折磨。


该死的。


Shaw知道Finch现在正瞪着鱼眼死盯着自己,于是她用尽全力强迫自己把针管放下。



多亏了Finch,不然这一下一定会捅到那个虽然穿得人模狗样但十分让自己不爽的女人的屁股上去。


“Oh!上帝!快看看她,她快要不行了!”女人捂着嘴发出刺耳的尖叫。Shaw 一度怀疑她嗓子里是不是出了车祸,不然怎么能发出这么大的刹车声。


得有个人来帮帮自己。Shaw 翻了个天大的白眼,怀疑地看向来接她下班顺便(Shaw对此表示怀疑)查岗的Finch。


她用表情告诉Finch,她只能再坚持三十秒。就三十秒。不然就算是机器自己给她打电话,她也要亲自用十四号线给这个女人的嘴打上个完美的中国结。


Shaw是这么想的。然而这位女士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God!”Shaw 试图扯住这位眼瞧着正以极具莎士比亚戏剧性的跌倒瘫软下去的女士。


“该死,它没事儿!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保证。它吐出来的是番茄,只是番茄。你喂它吃太多番茄了。”


“新时代朱丽叶”睁开了一只眼睛,接着又尖叫了起来。


“哦不!我看见了!她吐血了!你快看!我的天啊!”


虽然被怪力Shaw 拉着,但她还在靠着自己的实力和体重向下滑倒。


Shaw 咬了咬牙,感觉吐血的不是那条狗而是可怜的自己。她这是把Fusco吃了还是怎么着?这体重绝对胜他一筹!


Shaw在把腰闪了之后有点要火了。她觉得自己的杀人动机绝对够充分,法官绝对会判她无罪。


现在那台该死的机器能叫一辆救护车赶过来帮自己把这头母猪抬到歌剧院去了吗!


或者让Fusco带上手铐把自己铐走。怎么样都行,只要赶紧让她离开这!



Finch 在一旁紧张得嘴都闭不上了。


也不知道要是Shaw 真的要爆发了,自己能不能从她手里救下这个看起来马上要上榜的号码?


“你最好把你那该死的眼镜带上,然后仔细看看那些被你喂进去又被它吐出来的番茄!你的萨摩还活着!虽然被撑坏了,但它确实还活着!现在,你是选择乖乖闭嘴让我去救它还是你接着尖叫然后挨上一针镇定剂?”


“朱丽叶”下半场的午夜妈妈咪呀卡在了嗓子里,瞪着眼睛,不知所措地点头。虽然她没搞明白为什么要点头。


也许是因为这个一米六五地女人发出的一米八五的气场?


看了眼挂钟,刚好三十秒。


Shaw 松了口气,把“朱丽叶”松开(或者是在Finch 眼里的扔开)然后朝等待区看了一眼。这就是她讨厌歌剧的原因。


Shaw 看见Finch 屁股已经离开了座位,上半身倾向自己,两只手也停在空中……


Shaw 朝Finch 挑了下眉,接着转身蹲下开始打理那只可怜的萨摩。


Finch 跌坐在椅子上,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天天和Shaw 住在一起的人,并开始有点佩服Miss Groves了。


——————————————

“Miss.Shaw,我也不想像一台聒噪的复读机,但是我不得不再说一次,作为医生你得有耐心。无论是兽医还是别的什么。”


Finch拖着腿试图赶上前面头也不回的Miss Shaw。


不过Shaw可不这么认为。他那哪儿算得上收音机啊,他就是电台,比收音机话多多了。


“难道只有等到我亲手干掉个什么人,你们才能意识到我还是最适合体力劳动?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干点简简单单的事儿,比如……抢银行?不然让我开飞车也行。”


Finch皱了皱眉,好好思考了一下到底是让Shaw抢银行死的人多,还是让她做服务类行业死的人多。


但是他还不想让明天的纽约时报头条都是“飞车大盗抢劫银行携珠宝逃逸”这种新闻。


“如果你非要干点什么违背道德底线的事儿的话……最多只能扎扎小孩儿的气球,最多了。”Finch严肃地说。


Shaw翻了个白眼。


“你开了公司,却要我在这一边看一堆老女人演戏,一边给狗挂盐水,还不能骑摩托,非要等你接我下班?”Shaw简直要气死了,气得她能吃下一整份双芝士排骨。


“其实那只松鼠也挺可爱的。”Reese在频道里帮Finch岔开话题。


“闭嘴Reese,那只松鼠和你一样,脑袋上都差那么一枪。”Shaw朝一个摄像头挥了挥拳头。


“好吧。Finch,你注意安全。”Reese见情况不是那么简单,赶快撤退。


Finch也停在监控器下面,抬头看着它说,“谢谢你,Mr.Reese,但愿我还能喝到煎绿茶。”


好了,现在她可以去救号码了。绝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在那个地狱待了一天之后决定会有回报。


“Finch,我的号码在哪?虽然掩护身份真的想让我把你剁了,但能突突两个膝盖还是挺让人开心的。”


Finch向后退了半步,“抱歉Miss Shaw,我想你已经救下号码了。”


等等。


Shaw冲过去拉住Finch的衣领,“祈祷吧Finch,希望Reese那家伙能及时赶到。”


Shaw咬牙切齿地想把Finch发射到外太空。不,她要把所有人都送上去。这群骗子!


“Sweetie?你和Harry跳贴面舞我可是会嫉妒的。”


Shaw不用转头就知道现在路边停了一辆漆黑的摩托车,知道有个该死的女人正在摘头盔。


她还知道接下来这个女的得接着烦自己。


比如说,现在。


“我刚刚去超市买的挂钩,需不需要我帮你把它挂上?”Root朝可怜的Finch挤了下眼睑示意这交给她处理。


Shaw脸上虽然还是明显的不悦,但手上还是把Finch放了下来。“鬼才信你会把他钉在墙上,谁不知道你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酸溜溜。


Root假装没看到Shaw头上冒出来的酸气儿,笑着理了理头发,“所以,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给了我一条狗的号码。还让我见识了一下歌剧魅影。”Shaw瞪了一眼Finch,“别推给机器,Finch,你俩一个也别想跑。”


Root抿了抿唇,把快表现出来的笑意又向里塞了塞,“如果我要是说这是我的主意呢?”


“I will end you.”Shaw把枪掏了出来。


Root拍了拍后座,“上来,之后随便你怎么样。”


Finch看着Shaw不情不愿地跨上车,又看着Root旋了油门,接着他就知道今天是肯定搭不上顺风车回去了……



———————————————


“Sam……”


“我说了,别惹我。”


Root想尽力保持清醒,Shaw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她算准了Root向下的时间,配合着她的运动用力。


“啊…”Root短呼了一声。


Shaw把Root松开,从垫子上站起身,走到喝了口水。“你肌肉太僵了,应该先练练瑜伽。”


Root还趴在垫子上起不来。


“我还以为你要在床上end我呢。”


Shaw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从你的叫声来看,好像没区别。”


Root静静地趴在那,调整着呼吸,对Shaw的这个报复性的玩笑感到哭笑不得。


Shaw总是如此,像个小孩儿。虽然她自己总说自己没感情,是个冷血的特工,但她确实也是个女孩儿。


Shaw喜欢划船,喜欢热闹的酒吧。她喜欢小动物,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虽然她可能不够正义,但她做的,一定是自己认为对的事儿。她太普通了,又太特别了。在自己非敌人既代码的生活里,她像是自己通往正常世界的钥匙。自由就是她,她就是自由本身。


机器提出,如果想帮Shaw治疗这种反社会人格,只能让她多接触接触社会。兽医只是个开始。


她们刚刚讨论过了,虽然不太愉快,但Shaw同意了。


“你知道我喜欢挑战。”


Root在心里又描绘了一遍Shaw在监视器里穿着兽医白大褂的轮廓,那绝对对得起起“pretty”这个词。



“看来你得一辈子睡沙发了。”Shaw晃了晃手里的水瓶。


这是Root提出同居那天Shaw划分的领地。她决定给Root一个试用期,表现得好再讨论睡一个床的问题。


Root玩味地撑起上半身看她,“总有一天我会的。你最好准备好换个结实点的床。”


Shaw会意,表示接受挑战。


又过了一会儿。


“Sameen.Thank you a lot.”


“For what?”


Root笑了起来,“For your getting out.”


Shaw低头看了看Root的腰。她知道那件运动服后面藏着一个缝合的很狰狞的撕裂伤。


没有人离开,这真好。谁说不是呢。


“也对你。”Shaw做了个干杯的动作,“欢迎回来。”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敲不醒的小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