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观测者(中二)

Noramyw:

作者:才不是1234呢,略略略




正文:


Root抬头看向高空,转瞬黑发女人手中的双刀就劈到了她的眼前,那真是很快的刀法,身体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最关键的是她的眼神,非常冷静,不因为嗜血而疯狂,不因为即将拿到的奖励和胜利而狂喜,甚至还带着戒备和警惕。


Root得承认,她喜欢具有这种特质的炼金猎人。




光芒亮起,有护罩将她从头到脚的保护住。


Root从胸口的项链里抽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柄巨型镰刀,纯黑色,刀锋足够把那女人从中劈成两半。理论上来说,它会很重,但Root是这世上排名前十的炼金师,所以这柄镰刀和匕首的分量几乎一样轻。




黑发女人一击不中,一个后空翻,借助着靴子的反重力系统,直接跃上了附近建筑物的顶层。但她没有放弃攻击,一双眼睛紧紧盯着Root的行动轨迹。




“我很少见到炼金猎人同样是医师。”


Root调整了一下她的长鸟嘴面具,在过去,这是预防鼠疫的设备,但在炼金术大行其道之后,这种面具就成了身份的象征,只有炼金师才可以佩戴。当然,它并不仅仅是象征或是遮掩容貌的道具,它是每个炼金师的第一件有灵的作品。




有灵的含义,在于——




“Sameen Shaw,因为反社会人格被医师协会逐出,服务于北极光猎人组织,代号靛蓝Alpha,任务失败率,为零。”


温柔的女声这么介绍道。




“谢谢,Hannah。”


Root勾起唇角。


她的指尖拂过面具,右手握紧镰刀,用力一蹬,像一只雀鸟般袭向了对方。




“野路子。”


Sameen Shaw对Root的格斗术嗤之以鼻。


由于炼金师的能力特殊,有很多走上歧路的炼金师肆意作恶,于是炼金猎人应运而生,利用高强的格斗技能和组织统一配备的炼金设备,他们负责追捕那些犯罪的炼金师,获得相应的奖赏。




“抓到我也就一百万,我给你三百万,怎么样?”


Root的镰刀被Sameen Shaw的双刀猛地挡住,她们之间隔着刀锋,但很近,近到Root肆无忌惮亲吻了一下对方的武器时,她能看到黑发女人眼中强烈的厌恶。


有趣,真的太有趣了。




Root退后一点,瞳孔兴奋地放大。




“不需要。”


Sameen Shaw继续攻击,炼金师的强势在于层出不穷的炼金武器,弱势在于,他们自身实在太弱了,甚至由于常年炼金,身体比正常人还要孱弱得多。




“真是固执的家伙。”


Root撅起嘴,手中的镰刀陡然消失,化为数道飞刀朝着Sameen Shaw攻去。黑发的女人似乎早有准备,她的双刀左右灵活地格挡着,在飞刀爆炸的时候自动生成护罩。攻击结束后,除了气浪导致的长发凌乱,Sameen Shaw一点伤都没有。




“她的双刀看上去很熟悉。”


Root轻声道。


Hannah很快给了她想要的结果。




Sameen Shaw发现自己的双刀失灵了,准确来说,她的双刀突然凭空升起,然后连在一块儿,变成了一条长长的鞭子。




“用我的炼金作品来追杀我,真是非常有趣的想法。”


Root接住鞭子。




Sameen Shaw眼中闪着惊讶,但与此同时,她迅速地从大腿的绑带上抽出了匕首。在Root退开一定距离之前,鞭子并没有匕首好用。仿佛在验证她的想法,Sameen Shaw欺身而上时,几乎没有什么困难地用匕首扎入了Root的肩膀。




“能炼出二段变形的珍稀武器,但你连件防护衣都不穿?”


Sameen Shaw皱着眉道,她心下总有一股奇异的不安——炼金师都是属乌龟的,看到炼金猎人的第一反应几乎不是开护盾逃跑,就是开护盾逃跑,像Root这种主动攻击的,实在是异类。




“噢,你在担心我吗?”


Root执鞭的手上扬,那长鞭陡然又变成一把剑,险之又险地划过Sameen Shaw的手臂。如果她躲开的动作慢上一丝,或许这次回去,Sameen Shaw就得申请一条炼金手臂了。


Root对这个情况并不意外,她摘下了长鸟嘴的面具。




有一瞬间,Sameen Shaw是茫然的,不是因为Root手中的武器再次变形,而是因为从来没有炼金师在打斗中摘下面具。




长鸟嘴面具是他们最后的防御武器,那里面封印了一个灵魂,而在避无可避,以命相搏的时候,炼金师会让长鸟嘴面具里的灵魂自杀式地向对手袭击——炼金术如此发达的现在,灵魂依旧是未解之谜,身体再强悍的猎人,如果意志不够坚定,很容易直接变成白痴。




炼金师是珍贵的存在,除非罪大恶极,否则都不会被处死,所以他们通常也不会用到最后的这一招。Sameen Shaw执行了五年任务,也只遇到过一两次灵魂袭击。




“你知道他们都说,炼金师非常孱弱。”


Root亲吻了一下剑尖。


她的肩膀在流血,但是眼睛里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我猜,你拿到的任务档案里,没有任何我十四岁前的记录。”


Root周身的气势一变。


Sameen Shaw握紧了匕首。




“你知道吗,亲爱的,我是被当作猎人抚养长大的。”


Root猛地朝Sameen Shaw攻去,她的身法和进退都极有章法,不再是野路子的表现。因为运动,她的血流的很凶,但她的攻势更凶。




“撒玛利亚猎人。”


Sameen Shaw的眼中滑过一抹惊叹。


“我听说十年前你们就已经全部覆灭了。”




“噢,你太会夸奖人了,宝贝。”


Root一边笑一边刺向Sameen Shaw的眼睛。


她周身都是破绽,但是如果Sameen Shaw不想失去她的眼睛,就只能躲。




“现在,三百万听上去没那么糟了是不是?”


Root的剑成功地在Sameen Shaw的手臂上划出一条血痕。


她瞬间露出了极为迷恋的神情,盯着鲜血的样子像一条三个月没有吃过东西的鲨鱼。




Sameen Shaw打开了她的怀表,在躲避中把分针向后拨了一格。


世界随之退后了一分钟。




“他的作品!”


Root看上去更加疯狂了,但她暂停了攻击,因为在时间倒流的时候,她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的。


“传闻是真的,北极光绑架了Harold Finch,噢,天哪,真是太神奇了,时间倒流的怀表,简直是经典之作!”




“我们没有绑架任何人。”


Sameen Shaw皱眉。


Root则干脆地朝她翻了个白眼。




“你的意思是,Harold Finch,世界上第一位也是最伟大的炼金师,就那么碰巧地进入了北极光这个以猎杀炼金师为己任的组织,而且非常乐意地给你们锻造武器?”


Root露出了明悟的表情。


“你不知道。对,猎人对炼金作品的气息并不敏感,你甚至不会利用武器的变形模式。看来北极光和撒玛利亚一样烂透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Sameen Shaw握紧匕首。




“Harold Finch是不做攻击性武器的,从来不做。”


Root挑了挑眉。


“北极光看起来是不想再付钱从我这里定做武器了。我猜,你手上还有一个分配的武器,可以把我抓起来。按照Harold的审美习惯,他大概会做成一个镂空的金球。”




Sameen Shaw从脖子上摘下了项链,吊坠正是一个镂空的金球。




“你对北极光就这么忠诚?”


Root没有再动用武器,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抵抗不了。


她只是歪着头,用那双棕色的眼睛静静地望着Sameen Shaw。




“难道我应该对你忠诚?”


Sameen Shaw反问道。


她不在意任务背后到底是什么意图。Root的确是罪行累累,这就够了。




“那听上去不错。”


Root露出了一个微笑,她抚摸了一下手中的剑,突然扯开话题。


“我给这件武器起了一个名字。”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朵’。”


Sameen Shaw替她说完了句子,她的不安感更加浓重。




那柄长剑陡然变成一束百合,强烈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散。





“四段变形。”


Sameen Shaw有点麻木了,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器,她认识的组织里顶尖的炼金师只不过能做二段变形的武器。


Root在炼金上的天赋真是无人能比。




Root捧着花束,哼着歌走来,最终在她的唇上落下缠绵的亲吻,如果不是那个棕发女人还在流血,这几乎就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婚礼了。


落在地上的长鸟嘴面具缓缓浮空,一个温柔的女声从中传来:




“影像记录完毕,已经发送到北极光官方邮箱。”




TBC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