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Winter Soldier(15)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正剧向。


在510之后,Shaw代替Root接下粉刷匠的子弹。


冬锤设定。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视角不同。视角不同。视角不同。


----


婚姻这个词语对我来说曾经很遥远,但是现在我即将步入婚姻。有点无聊的吃着苹果,我看到Fusco张着嘴巴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What!?”


“你就这样坐在这里?”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坐姿。好吧,我承认不是那么的优雅甚至有点糟蹋这件婚纱。但这并不怪我好吗?都是该死的Root。毕竟我说过这辈子都不可能求婚,怎么样都要保护一下自己的小尊严。回到纽约的一周后,Root布置了烛光晚餐,享受爽过Sex的牛排后,她求婚了。


 


拿着我的戒指求婚,这一点都不浪漫。一点都不!


 


翻了个白眼继续吃着苹果,我看到了John拿着伞灰溜溜的进来。他拍了拍自己高档外套的雨水后低声咒骂了几句,我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然后露出灿烂的笑容恶心对方。


 


John露出龙猫笑说道:“婚纱不错啊。”


 


把苹果核砸在他脸上,手撑在椅背上笑道:“不客气,帅哥。”


 


“所以你这件婚纱到底怎么回事?”对于John的问题,我只有一个白眼回答对方。


 


都是该死的Root。Root在求婚成功之后乘热打铁的表示谁求婚谁穿西服,另外一方穿婚纱。翻了白眼看了下手机,我决定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对方等会的结婚仪式收敛点。支走Zoe,刚穿好衬衫西裤的Root一脸灿烂的看着我。


 


“嗯哼。”听着对方的鼻音。我发誓我真的很想打人,因为婚纱太他妈的勒人了。


 


可我爱她,我还是决定保留点面子。亲吻对方,将对方推倒在沙发上,我加深了这个吻。Root的唇,很软很甜,就像是果汁软糖。那种果汁含量很高的软糖,如果你尝过就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体验。


 


Root的手很纤细,但是力度很足。我知道今天对于她来说也很重要。Root喘息的模样很迷人,微红的脸庞很诱人,颤巍巍的小奶音让人恨不得将对方锁起来。轻抚对方的锁骨,Root抓住了我的手。


 


“等不及了?”


“fuck you。”


 


Finch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们的调情,咬破对方的嘴唇我露出笑容打开门看着门口受惊的像只兔子的Finch说道:“嗨,Finch。”


 


“我希望…你没有和Ms.Groves…呃…你没有对吧?”Finch巧妙的避开一些词语,我假装听不懂挑眉问道:“什么?”


 


“我的天…没事了!”看着Finch落跑的背影,我的心情万分愉悦。这是今天能够让我心情愉悦的事情之一。


 


Zoe除了帮我整理婚纱补妆外她还得返回去给Root补妆,弄头发,整理西服。回到大厅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从对方的表情我知道她并不意外看到我穿婚纱。母亲的声音很柔,这让我想起以前我无法入睡时母亲哼曲哄我入睡的日子。


 


“瞧瞧,我的女孩儿多漂亮。”


“谢谢你,母亲。”


 


Root已经穿戴好从化妆间出来,我看到她拥抱了一下母亲说道:“谢谢你,Mrs.Shaw。”


 


“你该叫我妈妈了,孩子。Sameen就拜托你了。”我看到母亲眼睛的湿润,我第一次感到愧疚。我的一生中我都认为我在做出正确的选择,保证后果和亲属的安全。我的母亲已经一只脚踏入土壤,她已不再年轻。


 


“我会好好对待她的,妈妈。”Root的声音有点颤抖,我想她大概是哭了。


 


回到化妆间,Zoe给我补妆的时候说道:“你们会白头偕老。”


 


“我们会的。”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去毒舌别人。John Reese除外,因为他总是一脸欠打的龙猫笑。


 


今天紧张的人不止是我和Root还有我们的朋友。我们经历相识,我们经历相离,我们经历失去,我们经历重逢。直到今天我们才算是完完整整的相聚在一起,我看到了Carter的牌子。我很想念她,Carter是一位很好的人,很好的朋友,风趣幽默,她曾是我们强大的后援。我们失去的朋友都以名牌的方式出现,放在他们所在的位置上。


 


我被母亲牵着手一步一步走进大厅,看着左右两侧的朋友和警局同事,我来到了Root的面前。她小心的接过我的手,对母亲郑重的承诺道:“Sameen Shaw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女人,我会给她最好的一切,爱护她,宠爱她,保护她。”


 


“我相信你,孩子。”母亲的眼泪有那么一丁点的刺眼。或许,我也哭了。


 


Root是天生的衣架子,我一直都知道。定制的西服穿在Root身上将对方衬得更完美,棕色长卷的尾端被扎起来头发放在右肩上。听着神父老套的说词我有点发困,我知道Root一直在看着我,我保证她肯定连神父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Samantha Groves,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Root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听到她说:“Yes,I do。”


 


“Sameen Shaw,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答案早已知晓。握住对方的手,我回答道:“I do。”


 


交换完戒指,我直接扯住她的领带将对方往下一扯吻了上去。我不在乎周围的人在喊什么,在幸灾乐祸什么,我只在乎眼前的人。Root搂住我的腰加深了吻。嘿,我有没有说过其实Root的吻技还不错?那甜软的唇直接将一百分无限放大。


 


“该选择下一位幸运儿了,sweetie。”Root的笑容很灿烂。


 


背对着来宾,深呼吸后我抛出了花束。


 


我们就这样结婚了。我随了她姓,母亲倒觉得这样也挺好。毕竟求婚的人是Root,随她姓再自然不过。但是我们没能享受新婚之夜,因为该死的相关号码导致我们不得不全员出动去保护那位高层人士。把母亲安顿好在酒店之后,我们一行人以最快速度换掉衣服出发。


 


我负责狙击,Root和John负责混进人群保护号码,Finch负责场外支援。


 


一切结束已经是临近午夜十二点。优雅什么的都见鬼去吧,躺在沙发上的我暗自吐槽。Root洗完澡后直接压在亲亲妻子身上笑道:“嗨,My wife。”


 


Root的味道很好闻,但在没有开空调的情况下我还是选择将对方推到一边任由对方摔在地上,反正有地毯不会摔出脑震荡。Root揉着头不满道:“Hey!”


 


我选择无视对方去洗个澡放松下自己。洗完澡出来已经不见Root的踪影,我知道她在哪儿,我知道她想要什么,但我选择先给对方一点小惩罚。作为她再次给我注射镇静剂的小代价。回到房间,看着床上的人儿。


 


去他妈的惩罚。不艹死Samantha Groves我就不叫Sameen Shaw。


 


--- Tbc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Garf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