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Shoot】无名生活Ⅱ(一)Roll(戒指)

敲不醒的小熊:

预警在第一章


 


无名生活: (一) (二)


—————————————

Root在Shaw第六次故意咳嗽之后皱起了眉头,把视线从手头的工作上移开看向Shaw,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怎么了?我后背上沾东西了?”

她的Shaw局促地看了一眼手表说,“没有。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兴趣出去转转?”

出去转转?Root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她看见Shaw的嘴唇在动,她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耳朵里的耳蜗没电了。

“啤酒没了吗?我给Reese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Shaw看到Root震惊的表情后有点尴尬,“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今天天儿不错,想出去转转。”

“可你不都晚上出去吗?”Root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挑逗地看着Shaw,表示她对此很有兴趣。

“现在已经算晚上了。你看外边路灯都亮了,还有车啊,该死的小孩啊,小吃摊……”Shaw又看了看手表,“天,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我这边还有几条代码没……”Root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随你。”Shaw从沙发上站起来,把手揣到兜里自己走了出去。

这世界上就没有比Shaw脾气更差的女朋友了,Root想。她也很委屈!每天睡沙发睡得腰酸背痛,Finch这边的工作还一大堆,她就不能稍微温和一点对自己吗?

Root的好脾气到头了。她皱着眉头给Finch打了个电话请假。

“怎么了Root?身体不舒服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叫医生来也行。”Finch在电话一头担心地问。他的背景音很吵,大概又去工厂当质检员去了。

Root的食指有规律地叩击着桌面,“我没事儿,就是有点……累。”

Finch那边很快安静了下来,大概是他躲到某个消防通道来专心打电话,“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TM没说有新的号码要忙啊?”

“抱歉,Harry。不过我今天真的没有什么心情。”Root对此感到内疚。她不该为工作上一点小事儿和Shaw闹不愉快。这样既没有提高工作效率,反而使工作彻底瘫痪了。也许当时同意Shaw那个“罕见”的邀请才是对的。

“你确定我们谈论的是工作而不是别的什么吗?你和Shaw闹吵架了?”

Root捏了捏鼻梁,无奈地笑出声,“有时候你真是聪明的过分,Finch。”

“谢谢。需要和我说说怎么了吗?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什么事情?Root捕捉到了一些关键词汇。Shaw果然是有事,而且唯独没告诉自己。这个坏女孩。

Root心生一计。

“那糟透了。没有人愿意事情变成这样……”装可怜?她最拿手了。

果然,一条名为Harold Finch的大鱼上钩了。“那么糟?请你原谅她,Miss Goves 可能她是有点不太懂别人……内心的感受,但说实话,Miss Shaw这次真的很用心了。为了选戒指,Reese和我不知道陪她跑了多少个洲,她都不满意。她绝不是不重视这次求婚,相反,她真的在用心对你。”

Her brain's a little ……off.Shaw要向她求婚?!这不可能!她还以为自己睡沙发的日子至少还得持续个一两年呢!

“你们都商量好的?”Root一边收拾桌子上的文件一边准备向外走,“刚刚Shaw要带我出去,结果她先走了。”

“Shaw还没开始吗?糟了……”Finch不知所措地看向刚刚推门进来的Reese,“我好像说了些不该说的。”

“怎么了?”Reese递给他一块方巾让他擦汗,“你说什么了?”

Finch看了看被挂断的电话,"I spilled the beans about Shaw. ”

“那你惨了。”

“我想也是……”

“要不……”Reese扬起龙猫笑,“去我的安全屋?我找到了几瓶Whisky。要不要试试?”

—————————酒吧———————

Root推开门就看到了正对着门口吧台上的Shaw。Shaw一个人坐在那看着酒吧电视上转播的球赛。

“结果是2:0。”Root坐在了她的旁边,朝酒保要了一杯Tequila,“接着白天的话题?”

Shaw翻了个白眼,把视线转回来,玩弄着空酒杯,“你现在和你的机器一样讨厌。”

Root不以为意地偏头看她,“至少她能告诉我在你跑了之后在哪儿能找到你。”

“hoho!是啊。”Shaw的语气有点刺耳。

“还记得上次我请你喝酒是哪一次吗?”Root尝了一口焦糖色的Tequila,“那的龙舌兰才最正宗。”

Shaw没去接这个话题。她甚至能听见这句话轻轻落在桌面上的声音。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心里很烦躁。可能是因为和Root吵架心里不太痛快,或者是因为精心准备的约会没有达成而感到不爽。随便因为什么,她就是很烦躁。

她知道让Root睡沙发然后自己“睡床”可能不够有风度,但让那女人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两个人Sex把床弄松了,(主要第二天自己午睡的时候床还塌了)好像更要命。

她好歹还有个沙发睡,Shaw这几个月可一直睡的是地毯。

也许是自己不该把所有压力都放在Root身上吧……

Shaw叹了口气。

“我只是想……好像一切都到时候了,是时候结婚了。很难想象我们都逃出生天。你和我,都活着。”

Shaw扭过头却没看到预想的惊讶表情。“你一点都不惊讶吗?”

“男孩儿们已经告诉我了。全部。”Root笑起来,嘴角勾起,轻轻吻在Shaw的额头,“我很抱歉。”

Shaw不自在的向后挪了挪,“没必要说这个。”

“可我毁了你的求婚。”Root整理着Shaw的衣领,“难得你穿这么漂亮。”

Shaw看着她的鼻尖,挑眉说,“我平常不好看?”

“Especially beautiful.You're my pretty girl. "

“Liar.”Shaw撇了撇嘴,最后还是笑了出来。Root掐了她的脸,也笑了起来。

“听说你还没选好戒指。”Root坐了回去。

Shaw听了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她确实没选好戒指。那太难了!没一个戒指能让Shaw觉得“这就是给Samantha的”,没有一个能配得上Root纤长的手指。

“既然没有,那我想我们可以互相为对方设计一枚戒指。自己设计。独一无二。”

Shaw打量了一下Root,眼神在她胸口多有留恋,“设计什么?图案吗?你确定喜欢平底锅?”

Root看了她一眼。

Shaw摆了摆手,“我开玩笑的。”

“我可我是认真的,Shaw。你不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吗?它只属于我们,就像我们只属于彼此一样。”

好吧。Shaw有点动心了。她确实也想在Root身上留下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除了抓痕和咬伤。

“除非我的那只会很酷。”Shaw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拍在桌子上“你的自己付。”说完推门走了出去,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街口。

“小姐您……”服务生看到Root后,很不绅士地吞了下口水。

不知道这两位有没有兴趣天天到这喝一杯?他请客。就两人坐这么一会儿,今晚的客流量飞涨啊!

Root摆出社交性笑容,“我不结账。麻烦再帮我上一杯清水,不加冰。”

“好……好的。”

“等等。”

服务生又转了回来,“还有什么可以帮您?”请一定是每天来。每天来。每天来!

“你这有铅笔吗?”Root玩味地笑了一下,用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轻叩木质吧台。“我想要一打纸。我最近可能会常来坐坐。”

“yes!”服务生在点头退下去之后兴奋地撞到货架上去了。

—————————subway———————

Reese一边从冰箱抽出两罐啤酒,一边偷瞄坐在办公桌前的靛蓝特工。他刚刚佯装路过好几次也没看出来Shaw在那画的是个什么东西。难带是他老了?他可是狙击手啊!这东西他现在居然看不清?

“她画什么呢?”Fusco从他手里抢过一罐啤酒,自觉地打开喝了一大口,“宇宙飞船?她花那么多时间画飞碟干什么?”

Reese心疼地看着那罐躲过Shaw搜查的German black beer,“悠着点喝。”

“你有点向Finch靠拢的趋势。”Fusco又喝了一大口。

“你们两个坨那么大嘁嘁咕咕的以为谁听不见吗?”Shaw转过身,顺手把铅笔卡在耳朵上瞪着两个在背后议论她的警探,“你们终于让风化局给劝退了?”

Fusco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涛声依旧啊。”

Shaw翻了个白眼。

Reese把想另一罐啤酒藏回冰箱,结果被Shaw半路拦截。他懊恼地拍了拍手。“Fine.”

清凉的啤酒泛着泡沫划过喉咙,压下了Shaw心头的焦躁情绪。然而这对于她的设计稿还是没有任何帮助。

“伙计们,你们设计过戒指吗?”

“设计戒指?你买一个不就得了。我可以给你推荐我向我前妻求婚时去的那家。”

“她俩还没开始呢,你这就想让她们结束?你太狠毒了。”Reese面无表情地嘲笑着自己的搭档。

Fusco撇了撇嘴,“至少我还结婚了。”

Reese瞥了他一眼,“Congratulations。”

“算了吧你们两个重低音音响!再吵我让你们一辈子静音。”

Shaw看看毫无进展的图纸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可求婚成功了……干嘛非要结婚?这样每天白天出脑力,晚上体力的生活不也挺好的……

“对了Shaw,今天机器给你安排的什么工作啊?”

Shaw用下巴指了指桌子上的白衬衫,“Cafe attendant。Finch公司楼下那家。”

Reese拿起车钥匙,匆匆往外走,“快上班了吧?我载你。说不定Finch会有建设性的意见。”

Shaw点头表示同意。她扯过支付,低头找了一圈,“诶?我铅笔呢?”

「在你头上」

Shaw被耳机里的TM下了一跳,“oh 谢了。你也要去吗?”

「我可以搜索图库」

“Then let's go.”

瞬间地铁里就Fusco一个了。

Fusco愤懑地灌了口啤酒,“一对两对的,烦人。”

—————————Coffee shop——

“我想你还是自己想比较好。”接到电话赶下来的Finch这么建议道,“这毕竟是属于你们的。”

“可我没有这方面天赋!再说我要求婚的事是谁……”Shaw双手交叉摆在胸前,“你欠我的。”

“不行,你还是自己想想吧。欠你的给你打到工资卡里。”Finch起身带好帽子,“还有,好好工作。”

“等等,我和你上去看看。”Reese理好外套也跟了上去。

“一对一对的,烦人。”

 ————————Jewelry store————————

Root踏进这个看起来有点吉普赛特点的首饰店,“Hi,您好,有人吗?”

“是的,有。”一个有点苍老的声音从一块遮布后面响起,“你要买点什么。还是想占卜?”

“Both.”Root看看手里的定西,又看了看这个看起来干瘪却很智慧老太太,“我想打个戒指。”

———————Home——————

Root推门进来发现房间里很暗,只有一对高脚蜡烛充当光源。

“Sweetie?”Root没看到Shaw人,只好走到餐桌前。一杯红酒,一杯威士忌纯饮,桌子正中间还摆了个十二寸的披萨,披萨旁边放着沙拉和芝士奶油意大利面。Root笑了起来,这太有Shaw的风格了。

“怎么不坐?”Shaw端着两盘牛排从厨房走了出来,“不满意?”

Root拉开座椅,笑着接过她手里的牛排,“非常满意,Madam。”

Shaw也坐到另一半,举起刀叉就准备开动。

“Wait。开饭之前是不是还缺了点步骤。”Root抢走了她的叉子,提醒她别忘了今天的重点。Shaw不以为意,用刀戳起牛排咬了一大口,“我先看看你的。”

Root委屈地撅了撅嘴,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锦盒。她打开盒子,把那枚打磨锻造精良的戒指取了出来。那是一支首尾相接的箭,箭身被做成条形的圆环,上面以镂空的方式写着“SHAW&ROOT”。

“这个……”Shaw把戒指捏在手尖,不停地摩擦,“干嘛要把你的遗言弄上去。”

“没有,只是觉得像你。”Root欣慰地看着Shaw,很高兴她能喜欢。虽然她没想到Shaw对她说她是只箭这事儿耿耿于怀。

“那我也就不能输了,对吧。”Shaw挑眉看她,在裤兜里一阵翻找。“给你。”

没有特别的包装,只有一枚银色的戒指反着蜡烛的光。

Root眼眶有点发热。

那是又几根像藤条缠绕在一起的戒指,每段藤蔓链接的地方都刻了一个“Love”,汇聚成天使的翅膀,而翅膀的形状又想扑扬开来的火焰。整个戒指不是特别宽,内里小小地刻着“4AF”。

Root把它攥在手里,鼻子酸到笑不出来。

Shaw单膝跪地,把指环轻轻套在Root的无名指上,轻轻一吻。“Will you marry me? ”

Root坐在椅子上一遍擦眼角一边微笑,“那我可以睡床了?”

“好吧好吧,告诉你吧……上次我们俩把床弄塌了……我这几个月一直在睡冷地板。”

Root先是震惊地看着她,随即又大声笑了起来,“看来在度蜜月之前还得买个床。”

“上次听你的先准备就好了……”Shaw懊恼地站起身,和Root紧紧相拥。

夜色里两枚戒指互相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