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Winter Soldier(完)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全员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正剧向。


在510之后,Shaw代替Root接下粉刷匠的子弹。


冬锤设定。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在被按倒在床上之前,Root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没有和自己的亲亲妻子说。


 


Groves家的清晨是被手机铃声打断。Shaw不满的推了推身旁的人然后缩进被子里面继续睡觉。Root支起上半身越过自家小黑豹后去摸索柜子上面的手机,一没注意直接压在Shaw的身上喊道:“Hello?Mrs.Groves。”


 


Shaw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在被窝下面缓慢挪动,Root被身下人的动作弄得有点痒,打了下对方娇嗔道:“安分点!”


 


“噢,看来我打扰到你和Sameen了。”Mrs.Shaw的话让Root一下子就清醒了,Root连忙解释道:“不是的!妈妈!稍等一下!”


 


Root掀开被子在自家小黑豹耳边说道:“妈妈找你。”


 


Shaw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手机顺手打开免提问道:“Mom?”


 


“噢,孩子。你方便开个门吗?”Mrs.Shaw的话让两个人都愣住。


 


Shaw立刻起身随手捡起地上的衣服和裤子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自家母亲拿着行李箱站在自己的门口。Root从Shaw的身后冒出头露出笑容说道:“嘿,妈妈。”


 


安顿好Mrs.Shaw后Root才想起自己昨晚到底有啥忘记跟Shaw说,她忘记跟Shaw说今天妈妈会来看望她们。Shaw把Root拎进房间之后低声问道:“你就这么把这事忘了?”


 


“嘿!这不怪我!昨晚还没到门口你就开始亲吻我。”Root小声的抱怨着Shaw的种种罪行。


 


Shaw有点烦躁的揉捏鼻梁稳定自己的情绪说道:“总之先换衣服吧。你穿的是我的背心,Root。”


 


“妈妈又不是外人。”Root坐在床上带着暧昧的笑容看着Shaw,Shaw顺着对方的视线往下看才知道自己穿的是对方的衬衫,该死的白衬衫,该死的Root。Shaw内心把Root咒骂几百遍后脱掉衬衫换上自己的短袖去洗手间洗漱后去客厅招待自己的母亲。


 


Mrs.Shaw带着歉意问道:“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没有!我的天…我很高兴见到你,妈妈。只是工作原因导致我和Root之间交流出了点小问题,她忘了告诉我你今天过来纽约这件事。”Shaw给Mrs.Shaw倒了杯茶。


 


Mrs.Shaw看破不戳破,从Shaw身上的咬痕吻痕就知道昨晚她们多激烈,这也是为什么Root没来得及告诉Shaw的主要原因。简单的用过午餐,Groves妇妇陪着Mrs.Shaw逛了一下午的商场,大部分时间Shaw都是坐在休息区看着自己的爱人和母亲选衣服,试衣服。


 


多数时候,她们处于一种特殊的危险状态,随时都要出发去拯救号码。在招募更多的执行人之后她们的任务并没有减轻多少。但她们还是瞒着Mrs.Shaw自己的“副业”有多么危险。晚餐的时候Finch和John也加入进来,一行人坐在餐厅的角落,气氛和乐融融。噢,还有Fusco在后半场也加入了他们。


 


“Sameen有时候很调皮,对吗?”Mrs.Shaw的话让两位充当家长的男士都露出了“果然妈妈最懂女儿”的表情。


 


Shaw则是翻了白眼,Root给自家小黑豹满上酒杯之后说道:“相信我,妈妈。Sameen很乖的。”


 


“Samantha,我知道你是一位很好的驯兽师。”Mrs.Shaw在特定的词语上面加了重音,Shaw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Root的小耳朵开始变红。其他三位男士假装听不懂其中的含义扯开话题。


 


Mrs.Shaw在纽约游玩了一周后回到德州。Shaw看着属于她母亲的飞机起飞后才发动车子回家。Shaw回到家后没有在一楼看到Root,然后她在二楼的书房找到了Root。小心翼翼的拿走对方的书放在桌子上,Shaw亲吻爱人的额头后把门带上让对方进行午睡。


 


在客厅无聊看着她们的合照,此时此刻Shaw才意识到她从未对Root说过任何关于Lvoe的事情。Root也从未强迫过她说过任何关于Love的事情。合照被进行了分类,从最开始的嫌弃到接受到默认到配合,每一个阶段都写着对应的日期。有一张是空白的,Shaw记得那天发生过什么。


 


Root在交易所失去了她。


 


Shaw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Root,或许是那一次Root孤身前往Samaritan的大本营替换服务器的时候。或许是那一次Root在被Finch指责的时候她躲在暗处看到对方委屈的表情后她动了点小心思,她决定跳出来吓对方一跳驱散对方的委屈。准确来说是在那次Root拯救了堕落的John的时候。


 


Root可以趁乱离开,但她没有。她回到了她的笼子等候差遣。那样乖顺的Root让人有一种破坏欲,摧毁欲但更多的是占有欲。


 


Shaw不否认Root辣炸这件事,她一直认为Root是那种不会随意哭泣的人。但Root却经常在与Finch争吵之后躲在自己的小房子看着那盏丑到爆炸的熔岩灯流泪。有好几次Shaw都碰见Root这种状况,但她觉得对方逊爆了选择离开那个地方。她知道Root只是表现得不在乎,她对这一切都表现得无所畏惧。


 


Root会害怕。最容易激发Root脆弱的一面是任何关于Sameen Shaw的事情。


 


Root认为如果最终之战必须要存在牺牲的话,她是最佳人选。Shaw是二轴,她可以很快的接受Root的死亡并且走出阴霾。John是Finch的宠物,无法替代的执行人,所以John不可能存在牺牲名单内。Finch是Machine的父亲,必须保护的人物。她和Shaw都是可替换的零件,但她绝对不会选择让Shaw牺牲。




Shaw一直都知道这些事情,但那时候她还无法理解这种感情是什么。在Simulation中,精神被一次又一次的折磨,Shaw逐渐开始理解并且学习。她爱Root,但她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不算晚。在最终决战的那一天,Shaw做出了决定。


 


Shaw会慌乱,在倒下的那一刻她想到Root在没有她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上帝对她还算仁慈,没有让她就这样离开。她们再一次重逢不会再离开彼此,直至生命尽头。


 


Root的拥抱将Shaw拉回现实,Shaw轻握对方的手臂柔声道:“Hey,小懒虫。”


 


“在想什么?”Root的声音有点轻微的暗哑,Shaw决定调戏下她的小疯子。


 


清了清嗓子,Shaw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妈妈问我们什么时候领养一个孩子。”


 


“What?孩子?等等…妈妈真的这样说?”Root的小情绪让Shaw开始有点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但她还是选择继续这场恶作剧,假装遗憾的说道:“看来我得告诉妈妈,她的儿媳妇不愿意这件事。”


 


“我不是!我没有!天哪!我们才结婚半年…等等…Sameen你是在笑吗?”Root察觉到自己爱人的不对劲随后立刻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恶作剧。


 


Root有点生气的用力咬住对方的脖子,尝到一丁点的血腥味之后才松口道:“今晚睡书房。”


 


Shaw捂住自己的脖子抱怨道:“你是属狗的吗?”


 


“和你的Bear过日子去吧!”Root头也不回的回二楼顺便摔门让Shaw知道自己是真的生气了。


 


有句话叫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好。第二天Shaw捂着腰出现在警局,John和Fusco两个嘴巴张开的程度可以塞下一个拳头。Shaw用眼神回敬他们后两人才合上嘴巴。Root在写病人报告的时候频繁出错最后不得不把自己的前台小姐喊进来帮自己写报告。


 


晚餐一行人聚在一起的时候,Finch也罕见的挑眉看着姿势不太正确的两人。John喝着酒说道:“看来昨晚有人去玩摔跤游戏了。”


 


Shaw瞪了对方一眼后恶狠狠的切着自己的牛排,一脸巴不得把盘子也吞进去的表情。Root则是用着非惯用手叉着自己的沙拉选择性失明不看其他人。


 


Finch切着牛排说道:“请不要继续打趣Mrs.Groves了。Mr.Reese。”


 


愉快的晚餐让这些无名英雄能够分享自己的小事情。和自己的爱人,好友共度轻松的时间。结束晚餐后一行人在餐厅门口道别,各自回家。Shaw今天的车速有点缓慢,Root偏头看着小黑豹说道:“看来有人不想那么早回家。”


 


Shaw将车子停在路边,拉上手刹问道:“你有想过你会这样安稳的度过下半生吗?”


 


“想象过。但我们经历的太多了,Sameen。我们的一切都不稳定。”Root看着Shaw认真回答对方的问题。


 


“人类总得实现下自己的梦想。”


 


几年后,纽约稳定下来。Machine的执行人们不需要天天四处奔波,政fu设立了一个特殊的独立部门处理Machine的号码。小分队最初的几个人都开始了退休生活。


 


“所以你是认真的?”


“当然,sweetie。”


 


Shaw头疼的看着这间已经装修好的咖啡厅以及她的任性妻子,Groves妇妇开始起了她们的退休生活。一间咖啡厅的老板和老板娘。


 


“嘿。”


“好久不见,John。”


 


John辞去了警探的工作,他找到了Zoe。郎才女貌的两人开始尝试一段不一样的恋爱。John还是那么不喜欢和Zoe玩牌,因为他总是输个清光。


 


“搭档,我来看你了。还有我的儿子。”


“Dad?”


“我曾经做过许多错事,儿子。然后我遇到了你的John叔叔,Carter阿姨,他们是我人生中最黑暗时候的两道光芒。”


 


Fusco带着他的儿子Lee站在Carter的墓前讲述着他如何遇到John,Carter等人的故事。Lee从不知道他的父亲会经历这么多。他对Fusco印象最深的只有那一次他被人拿枪指着,Shaw救了他,他听到电话那头的Fusco不停的说谢谢。他听到Shaw表示自己的遗憾。


 


Lee和Fusco之间Shaw只能选择拯救一个。Fusco选择让Shaw救自己的儿子。


 


“Ha…Harold?”


“Yes,Grace。”


 


Harold Finch和Grace Hendricks白头偕老,不需要天各一方。


 


小分队一年里会选择一个折中的时间在Groves妇妇的咖啡厅相聚。分享他们的趣事,经历和其他琐碎的小事情。无法见面时会偶尔集体进行视讯促进下大家的感情。




John和Zoe在一起的第二年选择在巴黎结婚,小分队所有人都去赴约这场婚礼。Root成为了Zoe的伴娘,Shaw则是John的伴郎。所有人认为适合做知己而不是伴侣的两个人最终选择了对方成为自己的伴侣,度过余生。


 


--- Fin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