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再回首(19)

一座灯塔一片海:

正文




19




那天她们去了首饰店挑戒指。Root知道Shaw喜欢简洁的样式,不喜欢复杂的。其实,她也一样,她也喜欢简洁、低调的。她们选中了一款很简单的铂金戒指,上面什么都没有,非常低调,但是,从色泽到形状看上去很舒服,摸上去也很舒服,戴起来也舒服,不会太薄,觉得没分量,也不会太厚,影响平时做事情。




店员问她们,需要镶钻吗?反正是嵌在里面,也不会影响厚度,但看起来就会漂亮许多。Shaw自己的戒指是不想镶钻的,她觉得纯铂金的就挺好。然后问Root,Root摇了摇头,她也不看重这些,其实,有些镶嵌了细小钻石的戒指还真是挺漂亮的,Root很喜欢,但是,她希望自己的戒指和Shaw手上的是一模一样的样式,简简单单也挺好。很多女人喜欢秀自己的大钻戒,来强调老公对她们的爱。Root不用秀钻戒,她的爱人体内有个感应器呢,别的女人哪比得了。幸福与否,冷暖自知。真正的幸福不用秀,自己知道就好。




量好了各自左手无名指的尺寸,店员问她们,戒指内面要刻字吗?她们同时点了点头。她们的想法一样,刻上对方的名字。Root的戒指上刻的是Sameen Shaw的全名,Shaw说这是不是太长了,Root坚持,她一定要刻上全名。Shaw的戒指上刻的是Root,这是Root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她希望别人称呼自己Root,Shaw当然要尊重她的意愿。一切都搞定,就等着做好来取了。她们相视一笑,心中都充满了感慨,都不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戴上结婚戒指。曾经最不可能动心动情的两个人在遇见对方后动了心动了情,并且走到了一起,生死相随。人生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接下来,Root开始着手Samaritan的程序的事了。她已经从“漫游者7号”上面提取了Samaritan的主程序和吐出号码功能模块,加上The Machine里面被标记的各个功能模块,这些组成了Samaritan的完整的程序。她回想起她还在住院时,Ava和她的谈话,Ava对她说,“如果Harold Finch可以调教The Machine,你为什么不可以调教Samaritan呢?把它变成你希望成为的样子。” 




这句话给了Root很大的启发。Ava说的没有错,如果人们可以有第二次机会,为什么Samaritan不可以有第二次机会?Samaritan作为一个强大的AI,是Arthur Claypool一生的心血,一定要被浪费吗?现在的The Machine又是Finch的第几个版本呢?想到此处,Root觉得她不妨一试。最开始她的想法是,觉得Samaritan是个巨大的威胁,她要完全的让它消失。而Ava的话提醒了她另外一种可能性。与其让它消失,不如把它变成她希望成为的样子。




那么,她希望Samaritan成为什么样子呢?Root问自己。The Machine吐出的号码都是性命攸关的号码。通常意味着,在吐出号码后的1天到2天内,如果这个号码是行凶者,他会夺去别人的生命;如果这个号码是受害者,他会失去自己的生命。而执行人的介入,会阻碍行凶者行凶,会挽救受害者被害。说得更直接一点儿,在The Machine吐出号码后的1天到2天内,围绕号码会有命案发生。执行人的任务就是要阻止命案的发生,并且,按照Harold的原则,每个生命都是珍贵的,应该被珍惜,所以,执行人在阻止命案发生的过程中,也不允许夺去行凶者的生命,而是射膝盖,暂时的夺去他们的施暴能力。




拯救生命的活儿The Machine都干了,那Samaritan如果重新上线的话应该干什么呢?它没有必要重复The Machine的工作。Root仔细的思考着。首先,Samaritan2.0不能和过去一样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草菅人命,这是最起码的。其次,在这个基础上,它还能做些什么和The Machine不一样的工作呢?Root用心地思考着,想着想着,她的方向逐渐地清晰了起来,她觉得有些兴奋,同时,她觉得这也是个巨大的挑战,她开始着手做起来。




事实证明,她现在做的工作确实是不容易。在调教Samaritan的过程中,她对Finch的理解多了一层。当她今天面对着Samaritan这个AI时,她开始体会到那种拥有超强的能力和资源时也需要担负重大责任的感觉。她一直在修改吐出号码功能模块,主程序也需要做调整,因为Samaritan2.0和The Machine的侧重点不同,别的功能模块也需要做一些修改来满足Samaritan2.0的新目标和任务。




调教的过程很不容易,反反复复的,但是,Root做得很开心,因为艰难,所以富有挑战性,越是艰难的事情,做成之后越是有成就感。每次解决一个小问题,有一些小进展都让Root由衷的开心。每天的工作Root都很投入,时间很快就过去,如果是以前,她会因为调试程序而废寝忘食的,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有了爱人的Root,和以前不同了。手机上设置了好几个闹铃提醒。该锻炼身体的时候,Root从不马虎,现在身体可不是她一个人的,为了Shaw她也要好好锻炼身体。该做饭的时候,她会下厨房好好的做饭,她很开心的去做饭,那是做给Shaw吃的呢,她的每分努力也看见了成果,Shaw的胃越来越健康。该打扫卫生的时候,她就开心的去擦灰吸尘拖地,这是她和Shaw的小家,她要让她们的小家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晚上该睡觉的时候,她就乖乖地上床睡觉,Shaw要握着她的手才能入睡呢。日子有条不紊的进行着,Root觉得生活充实而满足。




那天Shaw执行完号码任务回到家,Root看得出来Shaw有些难掩的兴奋,她有些奇怪,Shaw从来不是个喜形于色的人呢。她正想问Shaw开心什么呢,看见Shaw从口袋里掏出了定做好的戒指。原来是这样,Root有些宠溺的看着Shaw,之前,她一直以为Shaw不会喜欢戴戒指的,她以为Shaw会觉得戴戒指麻烦,被束缚,影响做事情。没想到,事实和她预料的出入如此之大。




Shaw打开了戒指盒,里面是她们的两枚戒指。取戒指的时候,Shaw已经仔细检查过了,现在轮到Root仔细的看她们的戒指,内面刻的字很清晰,她试戴了自己的戒指,很满意。Shaw也把自己的戒指戴上了,她也挺满意自己的戒指。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取下了自己的戒指,放进了戒指盒。再等几天,等到正式结婚那一天,她们会为彼此戴上结婚戒指,这个戒指,她们要戴一生。




之前她们已经在纽约市政厅的官网下填写了双方资料,并且去市政厅付了款以及确认了个人身份信息,拿到了Marriage License(结婚许可)。在拿到了Marriage License后的24小时到60天之内,她们还需要举办一个有见证人在的简单的仪式,包括宣读誓词、交换戒指,才可以拿到她们的Marriage Certificate(结婚证)。




见证人好办,反正她们会叫上Ava,Reese和Fusco,哪个当见证人都可以。至于仪式举办的地点,她们讨论了一下。有宗教信仰的人,通常选择在教堂举办仪式,但是,Root和Shaw都没有宗教信仰,教堂好像对于她们而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所以,她们不打算在教堂举办仪式。没有宗教信仰的人,通常选择在酒店,或者公园,可以是任何一个地方,最方便的是,就在市政厅。




“要不,我们就选择市政厅现场仪式吧,这样最简单,最迅速,而且,最省钱呢。” Root看着Shaw,笑着建议道,她们坐在沙发上讨论。




Shaw看着Root,没有说话。她知道,Root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从来不想让Shaw为难。Root明白,Shaw讨厌繁文缛节,不喜欢受约束和束缚,所以,关于戒指,Root不强求Shaw戴,结婚仪式太复杂怕Shaw抵触,也要选一个最简单的。Root就是这样,总是把Shaw的喜好和需求放在第一位。Shaw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但是,不善于表达并不意味着不明白。Shaw是个善于观察,聪明又细心的人,Root对自己的心意她很清楚,她很明白Root喜欢自己的一切,对自己从无半点勉强和改变之心。这是最让Shaw感动的地方。其实,反过来,她对Root也是一样的。




“或许,我们有更好的选择。” Shaw看着Root说。Root没有看错,Shaw确实是讨厌繁文缛节,确实是不喜欢受约束和束缚,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就像Root喜欢Shaw的一切一样,其实,Shaw也喜欢有关Root的一切。任何的繁文缛节,约束和束缚,只要是事关Root,Shaw就不再讨厌了。“你觉得,我们把仪式的地点选在那个天台,怎样?” Shaw询问Root。




“哪个天台?” Root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不知道Shaw指的是哪个天台。




“你为了找我,不要命地威胁机器的那个天台。” Shaw定定地看着Root说道。




Root瞬时间呆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Shaw伸出了手臂揽过Root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那个天台见证了她们对彼此的思念。当Shaw落入Decima之手时,Root在这里用自己的生命威胁机器给出Shaw的下落。当Root中枪“死亡”后,Shaw重走Root走过的路,来到这里,她在这里顶着胃痛、喝着烈酒、抱着Bear、看着星星、想着Root。




那个时候的她们,都是那么的孤单和悲哀。而现在,历尽千难,她们终于要结婚了,Shaw很愿意把这个地方选定为她们的结婚仪式的地方。Shaw的脑海里始终忘不了Root在大风里闭着眼睛摇摇晃晃的在边缘台阶上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样子,那个样子实在是让她心疼。Shaw也不会忘记当自己在这里喝着酒想着逝去的Root时心情有多绝望。当时有多绝望,现在就有多珍惜。这个天台告诉她,她的妻子有多爱自己,这个天台也告诉她,失而复得她有多幸福。这一生,她会用尽她的全力来珍惜这份幸福。




当然,这些想法Shaw不会直接说给Root听。Root一直静静地靠着她的肩膀,没有吭声。“在天台上举行仪式的好处是,那是在室外,蓝天白云之下,我想,你也会喜欢在看得见天空的地方举行仪式吧,” Shaw转动了身子,双手扶住了Root的双肩,看着Root说道,“求婚的时候你不是也是往天空发了一个’4A’吗?” Root深深的看着Shaw,没有说话,温柔地笑了笑。Shaw接着说道,“比起室外别的地方,天台还有一个好处,不会有看热闹的陌生人,我们不会被打扰。你觉得怎么样?”




Root看着Shaw,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我没有意见,听你的。” 她温柔地说,Shaw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懂呢,她觉得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动,紧紧地抱住了Shaw。




那一天,在那个天台上,举行了一个简单温馨的结婚仪式。总共六个人,一个公职人员主持她们的仪式,Root和Shaw是主角,Ava,Reese和Fusco见证了她们的仪式,当然还有Bear。那天,她们都穿了裙子。Root穿了一条白裙子,无袖圆领,长度及膝,下摆不大不小,看起来灵动,飘逸又俏皮。Shaw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裙,无袖V领,她的曼妙的身材一览无余,看上去性感又妩媚。Shaw没有戴任何的头饰,只是把平时梳起的马尾辫放下来,披着长发。Root也没有选择任何的头饰或头纱,也是自然的披着她的长发,她不想打扮得比Shaw更特殊。




按照传统来说,似乎女人结婚时通常穿的都是白色,但是,传统并不意味着正确,传统也不意味着每个人必须遵循。Shaw就是喜欢黑色呢,结婚为什么不穿自己最喜欢的颜色呢?男人结婚可以穿黑色,女人结婚为什么就不能穿黑色呢?Shaw向来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只有男人可以做而女人不能做的。而事实是,她们一黑一白,各有风情,站在一起特别的养眼。她们面对面的站着,彼此深情的看着对方。




公职人员开始了她们的仪式,结婚誓词的那一部分,她们没有选择一句一句跟着主持人念誓词的形式,也没有选择由主持人询问、她们回答 “I do” 的形式,她们各自准备了自己的结婚誓词,由自己宣读。Root先来。Ava走到Root的身边,把结婚戒指递给Root,然后退回到自己站的位置。




Root拿着戒指,看着Shaw,一时感慨万千,还没开口,已经有些激动,她深呼吸了一下,“Sameen,从小我觉得自己是个不被世界欢迎的人,长大后,我独来独往,没有过归属感,也不曾期待善终,直到,遇见你,你改变了一切。谢谢你,你给了我我的父母不曾给我的东西,你让我真正的有了一个家,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我从来不知道有家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说到此处,Root有些哽咽,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你给我的一切,远超我的期望和想象。曾经,我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而言无足轻重;现在,我明白,在你的世界里我最重要。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为了你好好的珍惜自己,我会好好的珍惜我们的家。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回报你给我的所有。” Root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把手上的那枚刻了“Root”的戒指套在了Shaw的左手无名指上。




一般的新人结婚时宣读的誓词通常表达的是自己对对方的爱,以及承诺这一生对婚姻的忠诚。但是,Root明白,Shaw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爱她,Shaw不需要Root来承诺对她的爱和忠诚,Shaw最想听见的承诺是,她从此会珍惜自己,不再去随便送死,能让Shaw少担心一点,那才是Shaw最想听见的承诺。所以,在这个人生最神圣最庄严的时刻,Root给了Shaw她最希望听见的承诺。




听见Root的承诺,Shaw的眼圈红了,Ava走上前把结婚戒指递给Shaw,Shaw拿着戒指,看着Root,她也深呼吸了一下,“Root,其实应该是我谢谢你。从小到大,我都是个不正常的人,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只有你,从不嫌弃我,也从来不想改变我。你接受我的一切,喜欢我的一切。是你,你不想改变我,却又改变了我的一切,是你让我有了各种感觉,让我尝到了各种滋味,谢谢你。这一生,眼泪只为你流,心脏只为你跳动。” Shaw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她把手上那枚刻了“Sameen Shaw”的戒指套在了Root的左手无名指上。




刚才Shaw说的那几句话可能算是Shaw这辈子说过的最直接最肉麻的表白了。但是,奇怪的是,Shaw没有觉得别扭,相反,她觉得有些轻松。也许,情到深处,真的会让人放下一切吧。放下我们自己长久以来的习惯,放下别人看我们的眼光,放下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情到深处,只想面对眼前的人表达心底最真实的感受,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Bear立在旁边乖乖地看着她们宣读誓词,交换戒指。Reese和Fusco眼圈有点红,但还算镇定。Ava没忍住,抹了好几下眼泪。哭得最凶的是Root,真的是泪如雨下。Shaw最后的那句“心脏只为你跳动”让Root实在是绷不住,普通的人会以为这句话只是形象的说法,只有知道Shaw体内装了感应器的人才明白Shaw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自打她们相识相遇,Shaw就一直作为一个保护者和守护者存在在Root的生命里。而Shaw,她想当Root永远的保护者和守护者。




公职人员宣布她们成为了合法妻妻(wife and wife),现在她们可以亲吻自己的妻子了。Root和Shaw,相互看着对方,带着眼泪带着笑,在天空下拥吻。她们拿到了她们的Marriage Certificate。在她们的结婚证上见证人那一栏签字的是Ava。她真的是最好的见证人。当Shaw落入Decima之手时,通过模拟Ava知道了Shaw有多爱Root,那个时候,连Root自己都不知道Shaw有多爱她。后来,Root中枪落入Decima之手,被David威胁后Root用自杀来保护Shaw,那时Ava知道了Root有多爱Shaw。




再到后来,她转变阵营,Root和Shaw重逢,Shaw为Root吐血,Root为Shaw心脏骤停,Root在病床上向Shaw告白,Shaw的一个吻让Root再次心律失常,Ava给Root装了ICD,Shaw在病床前不眠不休悉心照顾,等到Root的身体逐渐好转Shaw死缠烂打软硬兼施的让Ava给她装了个感应器,Root知道这个消息时发作心绞痛,Shaw私下找Ava给Root制定锻炼计划,Root私下找Ava给Shaw制定饮食计划……Ava真的是一路见证了她们彼此对对方的爱有多深刻,她绝对是她们爱情路上名副其实的见证人。




那天晚上,Root和Shaw坐在她们小家的沙发上,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了。以前,她们彼此是对方的女朋友;现在,她们彼此是对方的妻子。身份不一样了,好像感觉也不一样了。再加上手上套了一个结婚戒指,感觉就更不同了。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都没有说话,各自发着呆,但是,很明显,她们都很喜欢对方为自己套上的结婚戒指,没事老去摸它,当她们情不自禁不约而同的又去摸自己的结婚戒指时,两个人忍不住同时笑了。




Root牵起了Shaw的左手,看着Shaw的结婚戒指,感叹地说,“Sameen,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喜欢戴戒指。我以为,你并不看重形式,并且,你会觉得手上多了个东西很碍事儿。”




Shaw看着Root,想了想,说道:“一般的戒指确实不喜欢,但是,戒指上刻了你的名字,那我就喜欢了。” Shaw很认真地回答。




Root呆了一呆,心里一阵感动,“Sameen,什么时候你变成情话专家了?” Root痴痴地看着Shaw,“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Shaw盯着地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看向Root,“如果一个人从不改变,那并不意味着他有多酷,那只能说明,他从没有真正的失去过,也没有真正的痛过。” 




Shaw看着Root的眼光里写满了真诚,还有无尽的珍惜。是的,她失去过Root,她知道那有多痛,所以,她有了改变。就像她在结婚誓词里面说的,Root从来不想改变她,但是,Root却又实实在在地改变了她。所有的改变,Shaw都是自愿的,甚至于,自己也搞不清怎么回事,不知不觉中,一切就发生了改变。




听见Shaw的话,Root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眼圈又红了,她把Shaw搂到了怀里,“Sameen,你对我太好了,你会把我宠坏的。” 此刻的Root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这份幸福让她有点诚惶诚恐。




乖乖的被Root搂着的Shaw,脸颊贴着Root的胸口,说道,“你的父母没有宠过你,我现在就是对你再好,也弥补不了你受过的伤害,这点好不算什么。”




Shaw是个实在人,说的是实在话,做的也是实在事。Root说她变成了情话专家,说老实话,Shaw不明白到底什么算情话,也搞不清情话要怎么说才能成为专家。她只是把真实的感觉说了出来,实话实说,有一说一。就像刚刚她说的几句话,只不过都是心里的实话,但是,她不知道,每句话都让Root听了心里一颤。过了许久,也没听到Root有任何的回应,Shaw不禁从Root的怀里伸出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看,把她吓着了,Root正在默默地流眼泪,她赶紧给Root擦眼泪,并且道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不该提你的父母的,我……” 




Root直接吻上了Shaw的唇,在Shaw的唇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退回来,看着Shaw,“傻瓜,不要道歉,我不是在伤心,我是觉得开心,太开心了。” 说着,Root哭得更凶了,眼泪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Shaw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停的给她抹眼泪,宠溺的说,“你才是个小傻瓜,今天我们结婚呢,你打算坐在沙发上流一晚上的眼泪吗?” 她想了想,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来,跟我来,” 她牵着Root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多穿点,夜晚风大。” 




“啊?Sameen,这么晚了,我们去哪儿?” Root边擦着自己的眼泪,边询问Shaw,她搞不清Shaw要干什么,不过,Shaw突然的行动倒是完全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彻底的打住了她的眼泪。她一脸疑惑地跟着Shaw一起行动。




一路上Shaw都是牵着Root的手。Shaw牵着Root回到了白天举行结婚仪式的那个天台。刚刚踏上天台,Shaw松开了Root的手,说道,“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然后,Shaw径直地向Root曾经走过的那条边缘台阶走去,走到台阶处,Shaw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对The Machine说了一句,“放那支舞曲。” Shaw打开了手机的扬声器,把手机放在了台阶上,转头,向着Root的方向往回走。




Root本来还在疑惑,然后,听见悠扬的旋律响起,她就明白一切了。那是Nat King Cole的 “Love is the Thing”。她记得,当Shaw还在Decima之手的时候,Finch,Reese和她因为一个号码去参加了一个婚礼。而这首曲子,“Love is the Thing” 是婚礼上的最后一支舞曲,她主动邀请Harold跳了这支舞。




她还记得跳这支舞时的心情,那时,真的是内外交困,在Samaritan的威胁下,The Machine处处受制,Root一次又一次地为The Machine求情,希望Harold能开放权限,但是,Harold始终放不下心里的道德规则。而Shaw,失踪了那么久,还是踪迹全无,Root一天比一天心焦。那时的她,看着舞池里的那对新人,心里充满了孤单、落寞和对Shaw无尽的思念。




而现在,一切都是那么不同了。Harold已经和Grace在意大利团聚了,The Machine已经获得了自由,Samaritan也不再是威胁,而且,Root对Samaritan2.0的调试已经接近尾声,马上就可以正式上线运行了。而最最重要的是,心里最思念的那个人儿,现在正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




Shaw一步一步地走向Root。在Root中枪“死亡”的日子里,她通过机器看过Root所有的视频,知道Root所有去过的地方,她知道Root参加过一个婚礼,她也知道Root对自己的思念,她更知道,Root最想的是,和自己一起跳一支舞。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Shaw走到了Root跟前,站定,看着Root,笑了,伸出手,“我能邀请我的妻子一起跳这支舞吗?”




Root看着Shaw,也笑了,伸出手,“乐意之至!”




她们一起走到了天台中央,站定,转身面对面,相互拥着,开始随音乐而起舞。她们互相看着对方,深深地看着,痴痴地看着,看着看着,她们慢慢地把对方抱在了怀里,两人的上身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随着音乐,小步幅地移动着脚步。她们完全地陶醉在音乐里,尽情地享受着这一刻,这是属于她们的一刻。




别的新人结婚有像样的婚礼,她们没有,她们只有一个简单的宣读誓词、交换戒指的仪式。


别的新人结婚有父母的陪伴和祝福,她们没有,她们无父无母。


别的新人结婚有乐队,即使没乐队,也有音响,全程播放着各种音乐,她们没有,她们只有一个手机,播放着一支舞曲。


别的新人结婚会有很多亲朋好友和各方宾客,她们没有,此时此刻陪伴她们的是,天空的星星,一轮明月,黑夜,微风,和为她们播放舞曲的The Machine。


别的新人有的她们都没有,她们只是简单的拥有彼此,但是,她们对彼此的拥有却是那么的深刻和彻底,她们对彼此的付出都是那么决绝而不留一丝回转的余地,远非别人能及。




Root抬头看了看星空,宇宙那么浩瀚,似乎也盛不下她现在所感受到的幸福。她无限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把怀里的Shaw搂得更紧了,怀里的人是她的妻子,是那个为了她去装了一个感应器的人。她在心里默默地许愿,就像她在结婚誓词里所说的,她要用这一生来回报Shaw给她的所有。不仅如此,如果真的有来生,如果真的有后世,她希望,每一生每一世都能遇见Shaw,她心甘情愿为Shaw奉献自己的每一生每一世。




Root的心声,正所谓是: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千与千寻千般苦,永生永世永随肖。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