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再回首(23完)

一座灯塔一片海:

正文




23




此时的Shaw被沙发和水泥板压得死死的,她用左手推了沙发好几次,一点用都没有,沙发丝毫不动。Shaw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还有几分钟桌子下面的那颗炸弹就要爆炸了,而自己被困在这里,一点办法都没有。看样子,这是她人生的最后几分钟了。剩下的最后这几分钟,她该干点什么呢?




她的第一反应是,她想和Root说话,她抬起左手打算去按耳朵里的通讯器,但是,手在半中腰的时候停住了。她该说些什么呢?该说的话她好像都说过了。唯一没说过的是那三个字,我爱你。可是,她一定要把这句话说出口吗?她知道,她对Root的爱,Root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反过来,Root也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三个字,但是,同样的,她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Root对她的爱。说与不说,有那么重要吗?爱,不是用嘴巴来说的,是用心来感受的。如果这真的是她的人生的最后几分钟,那么,她对Root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只会让Root更痛苦。也许,无言的告别才是最好的告别。




她把停在空中的左手移到眼前,她仔细的看着自己的结婚戒指,然后,左手缓缓地向自己靠近,当戒指靠在了她的嘴唇上的时候,Shaw闭上了双眼。就让她亲吻着这枚戒指,这枚刻着“Root”的戒指,和这个世界告别吧。




吻着那枚戒指,Shaw的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场景,天台上的那支舞,Root给她套上这枚戒指时的样子,Root流着眼泪说的结婚誓词,在卫星测控中心Root求婚时对她说的话,“没有你我活不下去”,Shaw记得,当她从南非逃回来,她和Root在那个小树林重逢的时候,Root也说了这句话,“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Shaw轻声地重复了这句话,“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突然,她睁开了双眼。这句话提醒了她,她开始自言自语,“我结婚了,我有妻子,我的妻子没有我活不下去。” Shaw的左手捏成了一个拳头。是啊,虽然只有几分钟了,但是,不到最后一秒她就还有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呢?她是有妻子的人,她深爱她的妻子,她的妻子也深爱她,她们是互相给了对方承诺和誓词的人。她不是要永远的保护Root吗?她躺在这里被炸死了还怎么保护她的妻子?




Shaw重新闭上了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当她再次睁开双眼时,她狂吼了一声,左手往沙发推去,那一刻,天地万物似乎都不存在了,全都化成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聚集在Shaw的左手上。Shaw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她看见沙发动了,又动了,往上移动了几厘米,Shaw抓住这个机会迅速的往左边蹭了一下,紧接着沙发和水泥板又重新落下,但是,这次是落在了地上,不再是Shaw的身上。她真的推动了沙发,她成功了。




Shaw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汗如雨下,她都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就出了这么多汗,刚才那一刻简直是一个神迹。她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挣扎着站起来,刚站起来就又倒下去了,她的右腿被压麻了,用不上力气。正在这时,她听见了Root的叫声,“Sameen?你在这里吗?” 然后是Root的脚步声,“Sameen?你在不在?” 听得出来,Root的叫声异常的焦急。她从一楼找到二楼,现在找到三楼,一直都没有看见Shaw,而通讯器也没有反应,她越来越心慌。




“Root,我在这里。” Shaw赶紧回答。这个傻女人找不到自己是不会走的,炸弹马上要爆炸了,她们要尽快的离开。Shaw再次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好歹站起来了,然后,Root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看见还活着的Shaw,Root松了一口气,上来就抱住了Shaw,Shaw也紧紧地搂住了Root,边搂边说,“这里的炸弹马上要爆炸了,我们要快点离开这儿。” 




然后,她们松开了彼此,Root问她,“你怎么样?有受伤吗?”




“我没事。” Shaw淡定的回答,迅速的把Root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Root没有受伤,Shaw觉得安心了很多。




比起Root的样子,Shaw就狼狈多了。浑身上下都是爆炸产生的粉尘,额头因为刚出了汗,又被Shaw用手抹了抹,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人也是一副虚脱的样子。Root看得出来Shaw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好在没有什么看得见的外伤,时间紧急,Root也不能多问了。她们彼此点点头,迅速的往外跑去。跑到二楼的时候,她们听见刚刚Shaw待的那个房间爆炸了,紧接着,一连串的爆炸,不仅是Shaw去的B区,之前Root去的A区也在陆陆续续的爆炸,看样子整栋楼的各个角落都安放了炸弹。她们继续跑,跑到大厅,然后跑出了大楼,当她们跑到空地上的时候,回头看见整栋楼都塌掉了。




好险,她们两人喘着气,对视了一眼,都笑了。“David呢?” Root问Shaw。




“中了我一刀,从三楼摔下去了。” Shaw回答。




听着这个回答,Root有些迷惑。中了一刀?连刀都用上了?想想,刚刚看见Shaw的时候就没看见她手上有枪。Root当然不知道Shaw的枪被压在沙发下面了。




“Ava呢?” Shaw懒得解释细节,问Root。




“把她救出来了,她去开车了。” Root回答,她向Shaw靠近了一步,牵起了Shaw的手,“我们走吧。” 然后,她们两一起朝前面的厂房区走去。炸掉的办公楼产生了大量的浓烟,把两人呛得直咳嗽,这些浓烟飘到了厂房区,在两人进入厂房区的时候,因为浓烟这里的火警响了起来,刺耳的警报声叫嚣着。




走着走着,突然,Root呆住了,她站住,在想着什么事情。Shaw搞不清她在想些什么,站在那儿静静地等待。然后,Root转过身来站到Shaw的面前,她神秘的笑了笑,“Sameen,你知道这是什么工厂吗?”




Shaw看了看四周的各种生产设备,皱着眉头,“不知道,像是一个化工厂。” Shaw不明白Root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突然问她这个问题。这是什么工厂重要吗?关她们什么事?




“不,这不是化工厂,这是化工厂的上游行业。” Root继续她神秘的笑容。




Shaw又看了看周围,回想起刚才来的时候,她们把这里找过一圈,看见了压缩机,鼓风机,管式加热炉,换热器,冷凝器,填料塔,还有各种储罐,等等等等。Root又说,这里是化工厂的上游行业,“所以,这里是一个炼油厂?” Shaw说道。




Root开心地点了点头,“而现在正在响的是?” Root继续问道。




Shaw现在好像有点感觉了,“4 alarm fire?” 她答道。




Root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Sameen,你还记得吗?在证交所的时候,你曾经说过,’如果我们两在一起,就像是一个炼油厂的四级火警(4 alarm fire in an oil refinery)’。而现在,我们就在一个炼油厂里,现在正响着四级火警,而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边说着,Root边用左手牵起了Shaw的左手,一起抬了起来,露出了两人的结婚戒指。Root痴痴地看着Shaw,脸上的笑容那么的满足,那么的幸福。




Shaw呆呆地看着Root,突然之间,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说,刚才她拼尽全力推动了沙发和水泥板像是一个神迹的话,那么现在,她和Root,戴着结婚戒指的她们,站在一个响着4 alarm fire的炼油厂里,这是不是她生命里另外一个神迹呢?再或者,这些都不算,她的生命里,最大的神迹根本就是,Root!




Shaw深深地看着Root,笑了,“看来,我是个很有预见性的人。” 她双手握住了Root的双臂,把她拉向自己。此时的Root陶醉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Shaw的嘴唇。就在Shaw要吻上Root的那一瞬间,Shaw突然看见她的前方冒出了一个人,那人浑身上下都是血,那是中了她一刀的David,他举起了枪,瞄准了Root的后背。




Shaw顿时觉得心脏突然收紧了,好像被捏成了一团,立刻本能地把拉向自己的Root猛地推到了旁边,同时,“砰!砰!” 两声,枪响了,两枪正中Shaw,一枪在胸口,一枪在腹部。被推到一旁的Root看见Shaw中枪,瞬间疯狂了,上一秒她还在天堂,下一秒跌进了地狱,只觉得心脏一股剧痛,“Sameen!” 她尖声叫道,她同时看见David还在举着枪往前走,要继续补枪。




Root立刻本能地扑到了Shaw的身前,挡在她的前面,同时抱住了摇摇欲坠的Shaw,“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两枪都正中Root的后背,正是心脏的地方。正在逐渐丧失意识的Shaw看见了发生的事情,她看见Root扑了上来,看见Root中枪了,看着Root痛苦的表情,她狂喊了一声,“Root!” 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炸成了碎片,用尽最后的力气抱紧Root。两个人抱着对方,一起倒下了。




David举着枪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他的运气够好,他从窗口落下去正好跌在一辆卡车上面,而卡车上面装满了细沙,得以让他苟延残喘。他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的狰狞和仇恨,走到了Root和Shaw的身边,继续用枪指着Root,他想再补枪,想了想,把枪口往上移了移,指向了Root的脑袋。“砰!” 枪响了。




过了两三秒,David摇晃了一下,瞪大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一手的血,才发现中枪的是自己,他缓缓转过身来,看见Ava正拿着枪对着他,Root刚才留给Ava的枪派上了用场。David的好运到这一刻已经彻底用尽了,他还想举枪,Ava面对着这个曾经的未婚夫,没有丝毫犹豫,又开了两枪,“砰!砰!” David倒下了。




Ava扔下了手枪,赶紧跑到Root和Shaw的身边,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Ava摸了摸两人的脉搏,Shaw还有脉搏,Root没有脉搏了。Ava是真的慌张了,她这一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慌张过。这时,她听见了脚步声传来,她紧张的回头,以为是Decima的特工,看清楚来人是Reese和Fusco,放下了心,“她们两中枪了!” 她焦急地冲着他们喊道。




Reese和Fusco跑了过来,帮助把Root和Shaw两个人分开,让她们各自躺平。“我们这次行动都穿了防弹背心。放心,不会有大碍。” Fusco说道,安慰Ava。自打这次重逢之后,Shaw是绝对不允许Root不穿防弹背心去执行任务的。这次的营救任务这么的凶险,大家都穿了防弹背心。




听见Fusco的话,Ava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检查了一下,射中Root和Shaw的子弹都嵌在防弹背心上面,但是因为子弹的冲击力巨大,她们每人又都中了两枪,巨大的冲击力让Shaw闭气昏迷了过去,加之Shaw之前因为推动沙发就已经体力透支,精疲力竭了。而Root,她的心脏功能没有那么强大,禁不起两颗子弹这样的外力撞击,被震得心脏骤停了,加之亲眼看见Shaw中枪,对于Root的心脏而言是巨大的打击。刚才事发突然,她们只知道推开对方或是护着对方,根本就没记起她们其实都穿了防弹背心。




但是,Ava知道Root的体内是有ICD的,这是她亲手给Root做的手术。ICD检测到心律失常是会自动放电帮助恢复心律的。Ava又摸了摸Root的脉搏,还是没有心跳。已经快一分钟了,Ava重新开始紧张起来。ICD放电一次只需几秒的时间,到目前为止,Root体内的ICD肯定已经多次放电了,但是,Root还是没有心跳。Ava很明白,头三次放电的成功率是最高的,绝大多数被成功救活的病人都是因为ICD的头三次放电。如果经过三次放电都没有成功,后面被成功救活的机会就降低了许多。她脱下了Root的防弹背心,打算开始对Root进行心肺复苏,尽管她知道,现在人工的心肺复苏作用比Root体内的ICD小得多。




此时的Root处在一种游离的状态,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她的意识似乎变成了一片极轻的羽毛,开始飘了起来,她看见了自己的躯体躺在那儿,而她的意识的羽毛一直在飘,往上飘,越来越高,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突然间,她注意到还有一个人躺在地上,躺在她的躯体的旁边。那是谁?那好像是,她的妻子Shaw。为什么Shaw和她都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呢?她们是在睡觉吗?不,不是睡觉。因为,如果是睡觉,Shaw一定会握着她的手。




突然,她的意识变得清醒又强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开始不断地告诉她,“我结婚了,我有妻子,我的妻子要握着我的手才能安然入睡,没有我她睡不好觉。” 这个声音不停地在重复,每重复一次,她的意识好像变重了一些,那片羽毛似乎不再轻飘飘了,上面压了什么东西,要让她重回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噢,那是一枚戒指,一枚结婚戒指,一枚刻着“Sameen Shaw” 的结婚戒指。这个戒指压在那片羽毛上不准它远离这个世界,于是,那片羽毛开始缓缓地下降,缓缓地回落,最终,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躯体身上。就在那一刻,Ava终于摸到了Root的脉搏。




谢天谢地,Root终于有心跳了,Ava觉得卸下了千斤重担。在松了口气的同时,Ava开始觉得迷惑,她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她知道,Shaw的体内有个感应器,这个手术也是她做的。在Root的心律严重失常的时候,感应器会启动,Shaw的心跳会被强制同步。所以,当Root的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Shaw的心脏应该也会同时停止跳动。而刚刚至少有一分钟的时间Root是没有心跳的,但是,Shaw却一直是有心跳的。这是怎么回事呢?当然,Ava绝对不是希望Shaw的心脏停跳,她只是站在医生的角度,纯粹的觉得,这件事情很诡异。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Shaw体内的感应器已经失效了。可是,程控器从来没有显示过故障警报啊,反而显示的是运行良好。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Root这个顶级黑客黑了她的程控器,断开了Shaw体内的感应器和程控器的连结,让感应器实际效用失灵了,表面显示却一切正常。这是Ava自己的推测,事实上她的推测非常正确。




这本来是Root自己一个人的秘密,她以为别人是不会发现的。老实说,一般情况下,别人确实不太可能发现这个秘密,今天被Ava发现,纯粹是巧合加意外。如果不是她和Shaw双双中枪,如果不是她被子弹的冲击力震得心脏骤停,Ava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Root第一次产生让Shaw体内的感应器失灵这个念头是在跑步机事件之后。那一次,她因为心律失常从跑步机上摔下来,启动了Shaw体内的感应器,Shaw着急地从超市往家里跑,差点被车撞死,这让Root暗自心疼了好久。这次事件不禁让Root开始思考,如果Shaw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或者,正在和敌人搏斗的时候,再或者,正在开车,而感应器突然启动,那不是害了Shaw吗?




Shaw对自己的心意,Root很明白。Shaw去装了感应器就是为了治一治Root不珍惜自己的坏毛病。老实说,以前的自己确实是有这个坏毛病,满世界的去送死,但是,在这次她们重逢之后,Root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她越来越喜欢和享受和Shaw的共同生活。对她们的共同生活的这份热爱和眷恋,让她逐渐的开始珍惜自己。




Root从来不是一个轻易给出承诺的人,但是,一旦她许下承诺,她就会竭尽所能的去实现。而她的结婚誓词,就是她这辈子最郑重的承诺,她承诺了Shaw,她会为了Shaw好好珍惜自己,她会好好的珍惜她们的家。所以,Shaw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不再需要感应器的牵制,当她把结婚戒指套在Root左手无名指上时,她套住了Root的整个人,整颗心,以及Root对生的永远的眷恋。




刚才,在Root在生死间徘徊的时候,她靠的就是那份对生的眷恋,对Shaw的承诺,支撑自己重回人间。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结婚了,她有妻子,她给出了承诺,就要遵守承诺,她的妻子要握着她的手才能安然入睡。为了能让她的妻子好好的睡觉,Root愿意付出所有。




结婚仪式的那天晚上,天台上的一支舞之后,在Shaw安然入睡后,Root偷偷地爬了起来,黑了Ava的程控器,让Shaw体内的感应器失效了,但是,各项参数显示的仍然是一切正常。那是属于Root一个人的秘密。在她搞定这件事的时刻,她觉得轻松了很多,因为,Shaw从此安全了很多。虽然,感应器的作用失效了,但是,Shaw去装了感应器这个行为,会被Root永远的珍藏在心中。




Shaw不知道,从结婚那天起她体内的感应器就是个摆设,没有实际作用,也不知道在她中枪昏迷的这段时间内,Root又一次经历了心脏骤停。而Root也不知道,刚才在她在A区给Ava拆炸弹的时候,Shaw在B区如何努力的保护遥控器来护她周全,更不知道Shaw被压在沙发和水泥板之下时经历了怎样一番由死到生的挣扎。




但是,不知道这些又怎样呢?爱,不在于你到底知道多少,而在于你到底能感受到多少。不在于说出多少,而在于做到多少。爱,更多的是一个动词,需要在时时刻刻点点滴滴的行动中去体现,需要持续的努力和付出。爱,不是一幅画,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向人展示供人观看,一劳永逸。




窥破了Root的秘密,Ava不禁有些感叹。Shaw背着Root去装了感应器,知道Root从此不会孤单的面对死亡,她会陪着Root赴死,Shaw拥有了一份安心。Root背着Shaw断开了感应器的连结,知道从此Shaw的身体不会被她连累,Root拥有了一份安心。她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选择,各自都有自己的执着。当初,Shaw为了Root去装感应器,Ava成全了Shaw;现在,Root为了Shaw断开了感应器的连结,Ava为什么不成全Root呢?秘密之所以被称为秘密,就意味着不想被别人知道。既然,Root希望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那Ava就成全Root吧。Ava打消了去询问Root的念头,决定不去追问什么。




Ava发着呆,脑子里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时,一个呻吟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她看向躺在地上的Root和Shaw。声音是Shaw发出来的,她的头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皱着眉头,神智还不太清楚,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她大叫了一声,“Root!” 迅速坐起来,但是,胸口的剧痛让她禁不住弯下了腰,她倒吸了口气,发现大口吸气更痛。Ava赶紧扶住了Shaw的肩膀,“估计你的肋骨被震断了几根,小心点,小口呼吸。” 




Shaw顾不了那么多,转身爬到Root身旁,她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自己中了两枪,然后,Root扑了上来挡在她的身前,也中了两枪,她不禁害怕起来,虽然她们都穿了防弹衣,但是,以Root的心脏状况承受得起两枪的撞击吗?“Root!” Shaw边叫着她,边去摸她的脉搏,摸到有脉搏,她安心了一点。“放心吧,Shaw,Root不会死的,她会恢复过来的。” Ava安慰Shaw。




正说着,Root就像听见了Ava的话一样,真的有了反应,手指动了动,Shaw赶紧握住了Root的手,看着Root的头动了动,接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开始Root的眼神还很茫然,然后,看见Shaw突然意识到什么,惊慌的喊着“Sameen!” 迅速坐起来,她的一系列反应跟刚才Shaw醒过来的样子如出一辙,胸口的剧痛让她也禁不住弯下了腰,但她也没顾那么多,她迅速重新抬起头扶住Shaw的手臂,“Sameen,你怎么样?” 很明显,她现在说话还有些吃力,这么短的句子,却让她气喘吁吁。




Shaw看着Root那焦急、迫切又关心的眼神,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只觉得十二万分的心疼,“我没事,我没事。” 禁不住一下把Root紧紧地抱在怀里。当她们两的胸口撞在一起时,两人都禁不住疼得身体一颤,但是,两人就是舍不得放开对方,反而更紧的把对方搂住。Shaw回想着Root扑上来为她挡子弹的情景,Root回想着Shaw在亲吻她的前一刻把她奋力推开的情景,两人都是对对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其实她们互相都很明白,那都是她们最本能的反应,穿不穿防弹背心她们都会这么做。




Reese,Fusco和Ava三个人默默地在旁边看着她们,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谁也不忍心打扰她们。他们都明白她们两劫后余生的感觉。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后来还是Fusco打破了沉默,“你们饿不饿?我快饿死了。” Reese转过头来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Fusco。“别告诉我你不饿?” Fusco皱着眉头回敬Reese。




听见Fusco的话,三位女士都忍不住笑了。Fusco说的其实是个大实话呢,今天是周末,大家通常会在地铁站碰头,一起讨论两个AI的号码,一起吃外卖。而今天Ava在下班的路上被David绑了,Reese,Fusco,Root和Shaw在忙着救她,五个人都没机会吃晚饭,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被Fusco提醒,每个人都觉得饥肠辘辘。




Root和Shaw恋恋不舍的松开彼此,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他们一行五人往外走去。




Reese和Fusco想着,今天他们干掉了一个制毒厂,应该会缩减不少潜在的Samaritan2.0的号码,会挽救很多人的生命,也会挽救不少家庭。




Ava回想着自己亲手杀死David的情景,看来,从此她再也不能说“我从没杀过人”这句话了。




Shaw在想着今天Root中枪会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她的心脏功能,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给她检查一下,不可掉以轻心。




Root想着自己和Shaw都受了伤,接下来一段时间估计她们两都要呆在家里养伤了,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会和Shaw白天晚上都在一起,她觉得好开心,忍不住笑了。




Shaw看着Root脸上露出的笑容,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开心的事情,反正她经常搞不清楚Root的心思。她也不介意,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正紧紧地牵着Root的手,这就够了。路灯的灯光把她们的身影投射得很长很长,而她们要走的路也很长很长,牵着彼此的手。




END




一天一地一乾坤,一朝一夕一轮回。


一花一叶一世界,一生一世一双人。




谢谢阅读。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一座灯塔一片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