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短篇-完结】Reap Me Softly

S君:


天使Shaw x 死神Root

献给同样沉迷ow的@子麒麟 
生日快乐,亲爱的麒麟桑!在老福特勾搭到的第一个基友lol
(豁出去半条老命赶在今天写完的hhh希望喜欢呀

You are being over-watched!
———————————

“你应该学会享受这个过程,Sameen.”
Root一只脚踩在将死的逃犯身上,用力压住了他的胸口。他的灵魂在脱离身体,裹着黑烟的魂魄慢慢形成着。
Shaw没有回答,站在一旁看着他死去。他本来就是个死刑犯,杀了三名狱警之后成功越狱,却在出逃的路上遭遇了车祸。
用Root的话来说,幸好司机是个和他一样的人,没有停下来叫救护车,而是头也不回地逃逸了。
他不值得被拯救,Shaw告诉自己,他不是个好人,这是他罪有应得。
“Hmm...”Root满意地看着悬在半空中的灵魂,那是个被几缕黑烟缠绕、散发着橙色光芒的球体。
他死了。Shaw眨了眨眼睛,她没有机会救他了。
“May I?”Root喜欢在这种时候向她征求许可,但Shaw知道她才不是真的认为主动权在Shaw这里,她只是想让她不甘又无奈地放纵自己这样做——被死神吞噬的灵魂将不再有被神审判的机会,他们会化作死神赖以生存的能量。
“Help yourself.”Shaw耸了下肩。
Root对她做出一个“我就知道你向着我”的表情,然后从黑色的袍子里伸出手,把灵魂引向自己。
Root在收割灵魂的样子不同于其他的死神,她并不是一味地想让自己变强,而只是像吃一顿普通的早餐一样,把它当作必不可少的例行公事。
这一点倒是和Shaw很像。Shaw的工作是拯救将死之人,她的同类似乎都热衷于那种救死扶伤的正义感,而她感受不到,她所做的不过是机械般的治好他们。如果说她的同类是在治愈,她则只是在修补,不带任何感情。
Root棕色的瞳孔从里向外渗透出血红,修长的身体情到酣处般地轻微颤抖着。
“Oh...”她轻叹一声。
Shaw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后沉甸甸的翅膀,她不想当着Root的面去回头看那些洁白的羽毛里有没有染上黑色,但Root很清楚她的心思。
“Relax,Sameen,你的翅膀白的耀眼呢。”她化作一团黑烟,下一秒又闪现到Shaw背后,把身子贴在她略显庞大的翅膀上,“就像你一样,光彩照人。”
“你要回去吗?”Shaw侧过头,看着Root宽大的袖口里冒着的黑雾,它们没有任何味道,不像Root的头发那样散发着好闻的香气。
“你这是在舍不得我走吗,darling.”Root埋在她翅膀里的头使劲晃了晃,蹭地Shaw直痒痒。相比起死神,Shaw觉得Root倒是更像只粘人的小狗,如果她有毛茸茸的耳朵,现在一定兴奋地支棱起来了。
“不。”Shaw挫败地低下头,“我只是,没有事情做......”
Root咯咯地笑出了声,然后闪现到她面前,Shaw不小心吸进去了一丝黑烟,鼻腔里凉凉的。
“你知道,我们总能有事情做,sweetie.”Root歪了下头,眼睛里一如既往地充斥着和她死神的身份毫不相符的活力。
说到这个,Shaw觉得她最接近“死神”的一次,大概就是她们首次相见的时候。那时Shaw在一条小巷里见到了一个中枪的特工,他的血染红了白衬衫,从西装外套渗出来,手里紧紧攥着个闪着蓝灯的箱子,而他旁边躺着另一个特工还在试图拿起地上的枪。
Shaw对那奇怪的箱子没有什么兴趣,她单膝跪在他身旁,他并看不到她,痛苦地喘着气。她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他从出生的一刻到现在经历过的一切,他杀过不少罪人,也伤过很多无辜的人,但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是为了拯救更多像他一样的人。
“Come on,big guy.”她把手放在他胸口上,“This is not the end of you. "
灰发男人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眼睛里又有了些光彩。
Shaw要审视另一个特工时,一团黑烟飞进了小巷,那是个死神。她来收割他们的灵魂了。
Shaw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但她注意到那那片黑烟有些不稳定,漂浮的过程中还撞到了墙。如果她现在是人形的话,恐怕是踉踉跄跄地走过来的。
死神在垂死的特工面前显现了原形,她嘭的一声从半空中摔在地上,Shaw看着这么一大“只”死神毫无形象可言地摔到她脚边的时候只觉得好笑。
死神吃痛地叫了一声,艰难地支撑起身子,黑色的帽兜滑了下去,露出一头凌乱的棕发。
“Hey...”她抬起头,Shaw为自己所看到的面孔所惊讶。那是张出奇漂亮的面孔,即使上面有着不少血迹,她知道这个死神快不行了,她迫切地需要吞噬灵魂。
“愿意为一个......受伤的死神开恩吗,迷人的天使小姐?”她嘴角流出了一些黑血。
天性里的本能让Shaw打开翅膀,锋利的骨刺从羽翼尾端伸出。
她现在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这个死神。
“Ah...”死神叹了口气,勉强地站起来,黑袍上粘了一层沙土。
真狼狈。Shaw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死神看了看已经得到治愈的灰发男人,又看了眼还在挣扎的另一个特工,并没有在意鼻腔里涌出的黑血,露出一个狡猾的笑。
“I just need a little...healing.”她眩晕般地差点没站稳,赶紧扶住了旁边的墙。
Shaw没有回答她,盯住特工的眼睛看到了他的人生经历。他是个雇佣杀手,拿钱干活儿。
“你是在为我拖时间吗?”死神擦了擦脸上的血印,身出舌尖舔了下裂开的嘴唇,“你真是......sweet.”
Shaw烦躁地一把掐住她纤长的脖子,翅膀上的骨刺威胁地伸到她的腹部。死神并不惊讶地笑了笑,冰凉的手覆盖上Shaw掐住她脖子的右手。
“相比起耗尽精力,被一个你这样的天使杀死倒也还不错。”她显得无谓又淡然,眼神里却明明有着一丝玩味。
Shaw看着她还有着些血色的嘴唇,忽然想要狠狠咬上去。她为这想法感到羞愧,于是更用力地掐住她。
她挣扎起来,那傲然又势在必得的表情终于被痛苦替代。Shaw贴近了她的面孔,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她忽然觉得那和这样精致的面孔很不相配。
死亡和她也不相配。
Shaw松开了手,死神失去平衡地倒下来。她没有躲开,而是任由她靠在自己肩上喘匀了气。她把骨刺慢慢收了回去,翅膀却有些不听话地想要包裹住这个虚弱的死神。
“He's all yours. "
死神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说:“Thanks,sweetie.”
Shaw目睹着杀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神急切地吸收掉了那个橙色的灵魂球,她身上散发着的黑烟终于稳定下来。
Shaw有些后怕地侧过身子摸了摸羽毛,它们没有掉落,也没有染上黑色。
恢复了体力的死神悄无声息地直接闪现到她眼前,毫无预兆地拉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留下一个吻。
“你可以叫我,Root.”
Shaw有点嫌弃地把手抽回来,翅膀的抖动却出卖了她。
Root得意地扬起嘴角,又闪现到右边,一脸好奇地问她:“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亲爱的?”
Shaw对她刚治好伤就开始闪来闪去还莫名其妙地调情的行为感到尴尬,也许还有点烦,但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也并没有大碍。
“Shaw. Sameen Shaw.”
她本以为这会是一次愚蠢的错误而已,看在老天的份儿上,她放跑了一个死神,还跟要保持联络似的交换了名字。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但无论如何,后悔也来不及了——她又一次“偶遇”了Root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一点了。
Root总会“很巧”地出现在她附近,有时候是变成一团黑烟围着她转几圈,然后若无其事地飘走,有时候干脆化作人形看着Shaw治疗别人。
“你是在查岗吗?”当浓郁的黑烟又一次出现在她视线中时,她伸出手使劲扇了几下让它散开,它顽皮地包裹住Shaw的手,然后变成了实体。
“手感如何,Sameen?”Root站在她面前,Shaw忽然感觉自己抓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她嘶了一声收回了手,上去就要揍她,但在拳头快要打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又变成一团黑色绕到了Shaw身后,临走还不忘了顶了下Shaw的屁股。
Shaw看着那片飘走的浓烟,简直气得抓狂。
Shaw现在几乎对所有会飞的、黑色的东西又有了心理阴影,有时候一只乌鸦或者深色的鸽子都能吓她一跳,她总以为那是Root,而这又让她感到羞愧,就好像她很期待那是那个烦人的死神找上来似的。
然而Root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出现了,Shaw不由得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又惹了什么麻烦,又把自己整的半死不活,或者说不定她被杀死了。
这个想法让Shaw不安,但她不知道为什么。
她开始留意那些看起来像死神烟雾的东西,但见到的只是燃烧之后的浓烟或者干脆是被风吹起来的黑色垃圾袋。
她甚至拦住了其他的死神,在对方要和她打起来或者已经打起来的过程中问他们有没有见过Root.
他们有的说不认识Root,有的说她死了,还有一个死神告诉她Root被别的天使关起来了。
Shaw知道那个所谓囚禁死神的地方,准确来说那里就是个专门用来关押任何有神性的生物的监狱。
被困在那里的生物通常是惹恼了那些无法进行杀戮的大天使——既然不能杀死他们,就只能把他们困住了。
Shaw来到了那个“监狱”,事实上那是一片独立于任何时空的森林。发烫的阳光和大片的树荫,清凉的河水和柔软的草地,看上去似乎和人间的森林没什么两样。
但唯一不同的是,那里的每一棵树都是一个囚徒幻化的,如果他们待在那里太久,也没人有带他们走的话,就会慢慢变成没有意识的树。
Shaw找到Root的时候,她正在一个湖边坐着,黑色的背影显得那么单薄。
“Root.”她没好气地叫她的名字,像是在埋怨她为什么不安分,还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Root挺了下身子,Shaw发誓她看到Root头顶有一对并不存在的、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开心地抖了几下。
“Sameen!”她站起来,再一次、一点都不像个死神地扑进Shaw怀里。Shaw差点忘记她在这个鬼地方没办法闪现。
“How did you end up here?”Shaw有些别扭地侧过脸,Root贴得太近了,让她浑身不自在。
“Well,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不是吗?”Root的语气很轻松,完全不像被困在这里似的。
Shaw刚想询问她惹到了哪个天使,Root就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告诉告诉她:
“不过,至少我成功地让someone喜欢我了?”
Shaw想推开她,但最终只是用羽毛尖拍了拍她的背。
她可以带Root走,也许她的羽毛会就此变成黑色。但重点是,如果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值得被拯救的话,Root这样的死神是否值得呢?她甚至都不了解Root,而她一向是个谨慎的人。
“告诉我你没收割过无辜者的灵魂。”Shaw退了一小步,骨刺本能地从羽尖伸出来。
Root眯了下眼睛,然后捧住了Shaw的脸颊,她很用力,把Shaw按向了自己的额头,她们的鼻子撞到一起,Shaw几乎能感受到Root的睫毛。
“你们天使不是很擅长窥视别人的过去吗,Sameen.”她的声音在颤抖,听起来有点委屈,又有些生气,“来,看着我。”
Shaw透过她棕色的瞳仁看到了那些她所不知的一切,相比起她审视人类的记忆,这更像是Root在把那些画面灌输给她,毫无保留。
Root并不是一个像Shaw这样生下来就有神格的灵魂收割者,她是个普通的人类,她有着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可她的继父对她做了让人无法容忍的事,不久后她失去了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朋友,她杀死了罪魁祸首,逃离家乡的路上险些饿死在山里,几个过路的传教士救了她,她成为了一个猎杀恶魔的猎人,却被最信任的搭档背叛,Shaw看到利刃刺进她胸口,那画面真实地让她承受不住。
“Root,stop it...”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她不想再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但Root的力气似乎全部集中在了双手上,Shaw动弹不得。
“Look at me...”她喉咙里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Shaw第一次从她身上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Shaw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她看着Root被变成死神的过程,那皮肉分离的血腥和骨头折断的声音让她冷汗直流。
然而Root还是没停下。
她在最初的时候完全没有人形,只是一团不稳定的虚无形态,漫无目的地飘荡,运气好的话可以找到新鲜的灵魂,但不免被更有经验的死神抢去,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攒够了足够多的灵魂让自己维持现在的样子。
“Root,please...Stop...”Shaw攥着Root的手腕,翅膀跟着扑腾起来,Root终于放开了她。
“Now, tell me Sameen...”Root的眼眶意外地泛红,“What do you think I am?"
Shaw失语地张口结舌,她剧烈的心跳还没缓和下来,她看着Root,不知该为她难过还是庆幸。
“你是第一个真正救过我的人。”Root恢复了理智,她蹲下身子捡起Shaw落在地上的白色羽毛,把它放在掌心,轻轻吹了一口气,羽毛飘向湖面。
“And I don't regret. "Shaw看着那根羽毛落到了平静的水面上,引起一丝波澜,就像琴弦被弹动后空气中飞舞的灰尘。
“You say the sweetest thing. "Root的手扶上了Shaw的肩膀, 没费任何力气就把她推倒在了地上,翅膀触碰到草地的感觉是那么清晰。她用手肘支起身子,保持着一个被动的姿势看着面前的Root.
死神白皙的手游走到腰间,缓慢地解着衣带。她刻意放慢速度,让Shaw能看清紧绷的结慢慢松开,随着衣带的两头彻底分离,那厚重的黑色袍子滑落在地。
Shaw忘记了呼吸,一个不着寸缕的死神,她不知该从哪里开始欣赏,脚踝,大腿,肩头还是什么地方。
她不是死神,Shaw调整着气息,但她的确是个灵魂收割者,天使在她面前也无能为力,任她宰割。
Root用同样缓慢的速度低下身子,她的手脚似乎从四面八方朝着Shaw伸过来,然后压住她的发烫的身体。
“他们说没人能得到天使的吻,是这样吗,Sam?”Root咬了咬她的耳朵。
Shaw低喘了一声,用翅膀覆盖住Root的背,翻了身让她躺在了那一大片柔软的羽毛上。
“那是个谣言。”
然后她吻了她,把属于自己的一部分神格用最亲密的方式给了她。
她们躺在草地上,疲倦但惬意地看着头顶不真实的阳光。Root用鼻尖蹭了蹭Shaw的羽毛,手指若有若无地触碰着它们。
“你闻上去像只刚孵化的雏鸟。”
Shaw好笑地看着这比任何人都更像个天使的死神,意犹未尽地抚摸着她的肩膀。
“而且尝起来比灵魂都要美味。”Root懒洋洋地把头靠在了Shaw的胸口,棕色的卷发波浪般地铺开。
一只独角兽走到了树下,它低下头舔舐着草间的露水,那光滑的、蓝色的角反射着令人炫目的光线。
“独角兽代表'不可能之物',Sameen.”Root自顾自地说着,“就像我们。”
Shaw支吾了一声,羽毛尖轻扫着Root赤裸的背。
天使和死神的结合,不可能之物。
“You're too adorable to be a Reaper."Shaw的手指穿梭在Root柔顺的发间,嘴唇贴上她的鼻梁。
她把Root从那里带走了,回到了人间的城市。
Shaw惊讶于自己的翅膀没有变成黑色,一根都没有,它们白得刺眼,就像Root的皮肤那样。她终于意识到天使的职责不是治愈人类,而是治愈所有值得被拯救的灵魂,哪怕她是个死神。
她们继续做着彼此的本职工作,但不同的是她们不再为了灵魂的掌控权去争斗,而是同时出现在人们身边,决定他们是否值得这一切。
Shaw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这样的方式,她渐渐习惯了总跟在她身后的那一团黑烟,以及总喜欢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黑色身影,还有那随之而来的过于深情的问候。
“这是一种完全合理且互利的共生方式,Sameen.”Root把胳膊搭载她肩膀上,漫不经心地说着她的geek式理论,“好人归你,坏人归我。 "
她转过头,瞧着趴在她翅膀根部的Root.
Root冲她顽皮地笑了笑,使劲搓了几下Shaw的羽毛,Shaw表示不满地唰地一下展开了翅膀,把她从背上赶了下去。
Root闪现到她面前,坐到了她大腿上,两手再次搂住Shaw的脖子。
“那么,我也归你,fair enough?”


———————Fin———————
再次,祝麒麟破壳日快乐!

  1. AgoS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