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睡前小故事——相亲梗

lucy chen:

睡前小故事——相亲梗


@寒秋不知寒 今天是寒寒同学的生日,想不到她是五四青年节里的生日哦,哈哈,答应的生贺,可能写的太一般,希望不要嫌弃(。・ω・。)ノ♡




夜幕降临,到了两个小鬼头应该睡觉的时候了,可是她俩明显还不想睡,Shaw靠在孩子们的房间门口,心想自己小的时候可不见得这么难缠?翻白眼被Root看见了,她宠溺一笑说“Honey,你是等不及我们的夜间游戏了吗?”





Angela本来闭上的眼皮突然睁开,圆滚滚的眼珠看着Shaw说“Boss,什么游戏?我也要参加!!”Shaw无语的说“Root,见鬼,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她俩都是鬼精灵,特别那边那个装睡的”





Caroline猛地转过身,笑嘻嘻的说“我就知道,Boss是特工,瞒不过你,不过我俩其实想听故事……”






Shaw叉腰说“什么故事”





两个小大人亮晶晶的眼神异口同声说“爱情故事!!”


“什么?”


Angela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说“……我们想听你们恋爱故事,是一开始就认定对方,或者是什么促成你俩最终走到一起的呢?”




Root偏头和她俩表情一致,咬唇眨眼说“Sameen,我很期待你的版本呢”,她站起来贴身摸了一把Shaw的臀部,细声细语的说“我去洗澡,你来讲故事,别让我等太久哦……”





Shaw无奈的搬过一把椅子坐下沉思半刻说“怎么说呢,在我看来,那其实挺枯燥的,突突人看起来挺不错的,虽然我也向往种种花锄锄草的生活,可是我毕竟不是一个那样的人,不擅长这些,我是说谈感情对我来说……所以,你们的Uncle Finch和TM想了一个计划,而把我蒙在鼓里……”










Shaw:那个时候,TM指导我找到了Root藏身的地方,那个时候她远不像现在这么活泼,连抬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我可能告诉过你俩,我以前跟现在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不懂得恐惧,害怕这些词汇的意义,可是那个时候我真切的感受到,嗯,我能够感觉到,我不想失去她,万幸,你们的Root妈妈,虽然看起来弱不经风,三句话都正经不了,却还是个很倔强的性子,无论多难捱的手术和术后恢复,她都挺下来,说实话,我自从离开我母亲身边以后,再也没有照顾谁,或者陪在谁身边这么长的时间,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她病愈出院了,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我和你妈妈理所应当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实际是,我俩依然各干各的,各玩各的。





Angela:Boss,为什么?你明明那么爱mama,为什么不搬到一起去?!




Caroline撇撇嘴说:一定是Boss那个时候还是傲娇……所以,拉不下脸来提出这个请求,就算天天去给mama换药,还是不肯留宿……





“你个小鬼,咳……这样的关系持续了几个月吧,直到有一天……Harold来找我,他说,他给Root介绍了一个他自己很看好的学生做她的伴侣,经济实力也足够,因为同样是IT行业的,所以他跟Root会聊得来!”






我当时正在他电脑前面吃零食,突然觉得一切那么无聊和索然无味了,我理所当然理解你们Uncle Finch为了报复我在他心爱的电脑面前吃零食所以才会骗我,我不相信的说,“Root可不会看上他,她是个les,你要介绍,怎么也应该是个妹纸……要我说还是省省吧,Harold,也不去管管你家TM……”







[可是Finch很随意的说“呃,其实他俩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具体进展我不太清楚,可是TM反馈回来的视频情况,可是显示她和他相谈甚欢……我觉得,呃,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毕竟你们是朋友~”]








[我当时顿时有一种,自己好好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直到我把桌前所有的吃寿司的蘸料都生吃了也没有意识到什么,我生平第二次被芥末呛到,鼻涕直流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管是什么IT,ID什么精英,我都要搅黄他们!]








Root从屋外走进来,笑着说“到了关键的时刻,我不得不出来将故事说的更清楚一点”Shaw有些无奈的转头看着本应去洗澡的某人,让出讲故事的凳子,站起来。







Root回忆的摸摸自己的下巴说,[我和迦勒.菲利普(416和422,Root化身香农接近的缩写法的老总,Finch救过的学生。)是在一次任务中认识的,那是我是香农小姐,他是IT精英,可谓是……(锤捅捅我根,意思,简要说)我们按照原计划刚在牛排店坐好,你们的Boss就戴着鸭舌帽墨镜走进来,好像这样还不够引人注意一样,悄悄坐在我的身后的位置上,我自然暗笑,因为我的Sameen没有出乎意料,我的想法里她应该带枪了,她的裤兜鼓鼓的,啧啧,你是不知道啊,认识我以后,她已经没那么嗜血或者说不轻易想要杀死谁~为了我也算……破天荒(骄傲脸可爱歪头)因为Sameen是看不见我的表情的,她只能通过TM复述现场。所以我的得意她是看不见的!







此时迦勒还丝毫不知情的说着话:Miss Shannon,哦,不,Ms Groves,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主动联系我,我后来听说,你是大名鼎鼎的黑客Root,我激动不已啊,你可是我以前想认识的传奇人物之一,更不要说,你现在正在跟我约会,愿意吃什么,随便点,这里是整个纽约最好的牛排店,真没想到,Samantha,我可以叫你Samantha吧,我们还有共同的口味……







Shaw撇撇嘴:那你错了,你明明跟我共同的喜好!








我当时听见她的话,忍不住笑起来,我本来想点蔬菜沙拉之类,可是我隐隐听见她的肚子咕噜叫,只好点了她最爱的牛排,因为我听见你们的Boss点了杯咖啡,一直喝到现在,这可不像她平常的作风,她可是嗜牛排没命的人。







我趁着迦勒去接电话的间隙好似突然发现她似的问她,“My Dear,你怎么来了?莫不是吃醋了?”







她那傲娇的性格不太可能承认,“牛排店又不是你家开的,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吗?”我说“这么巧?要不要一起吃?迦勒人不错,你们可以认识一下。毕竟以后也可能共事的人!”








Sameen有些惊讶,“什么?你准备把所有机器宝宝的事情全盘托出?把他拉进地铁站小分队?我不同意!!”我乐不可支说“Honey,这已经不是你说了算的,她已经同意了!再说迦勒没什么黑暗历史,Harry也欣赏他,又年轻,人又帅!”







那边Sameen要静静……差点捏碎了兜里的解压干脆面~[咔嗤咔嗤]





这个时候,牛排正好上来,新鲜出锅的牛排热气腾腾的香味足以让任何人食指大动,我听见了某人咕咚的咽口水的声音,她有些气闷的从背后捅捅我后背小声说“把他的牛排给我吃!快点!我没带钱包,快饿死了,吃他个牛排,总不见得吃不起吧”






我被她逗笑了,将我和迦勒的牛排都递给她,并且把我的盘子也给了她,听着她狼吞虎咽,我还是觉得她特别可爱……这样的Sameen怎么是任何人能够比得上?!






宝宝们[哇哦……]







迦勒回来看着空空如也的瓷盘,有些纳闷,却马上恢复了绅士风度说,“哦,Samantha,你是饿了吗?还需要点一些别的吗?”我刚想说,“可以了”,却被你们Boss在背后掐了一下,[哦……(hurt)]我微笑对他说“最好再来一些饭后甜点,或者打包一份牛排给我家[Bear]就更好不过了!(锤:bear?)”






果然掐我腰的力度放松了,一定是青了,我心里想,死傲娇,晚上也擦药酒一定是你的活!






迦勒笑着答应着,点完剩下菜的间歇,他又跟我谈了一些代码的编程的问题,我必须好好回答,虽然是做戏,我总不能让他真的空手而归,我给他说的解决各种bug的方法可都是我的精华部分,轻易不告诉别人,我听着Shaw都要打瞌睡了,我提出,“迦勒,要不我们去你家坐坐,认识你以来,还没有去过你家呢……”这么明显的暗示,傻子也不会听不出来。






Shaw听见我的话,果然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可是傲娇可不能轻易背上毁灭我幸福的罪责,我知道她跟在我和迦勒的车后面,我跟着迦勒走进他的别墅以后,特别拉上了所有的窗帘,放倒迦勒后,放起我和她最爱的性感音乐,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倒上红酒等写她破门而入,果然,此时,有人敲门,Fusco低沉又哈气连天的声音响起[叩叩,哈呵……主人在家吗?有人举报您家聚众吸毒!如果是……呵……就赶紧开门,大门口有一只[缉毒犬]要进去!叩叩……]







我喝了一口迦勒的红酒,耐心,我需要我的Sameen气急败坏,我故意将高跟鞋脱下来扔在地上,杠杠响~果然……[如果再不作回应,[缉毒犬]要冲进去,咬死人了!!!啊……喂,你掐我干啥?又不是我给你戴……里面的人听着,速速开门,否则我们警方将强行进入!]






沉默的时间总是漫长,Sameen本身就是那么没有耐心的人,她走来走去,发现音乐声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迹象,以为出了什么变故,她在外面高喊[Root,快开门,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你……要干什么,你就说,我不允许你玩过火!]







[哐哐哐!!Root]我笑着放了一段迦勒的录音[哦,Samantha,这是怎么回事?你都已经戴上我的戒指了,来人是谁?]







你们猜你们的Boss说了一句什么?






[你个王八蛋,Don't call her Samantha!call her Root!!!什么戒指??见鬼,她是我的人,我的!!!你要是敢碰她,我要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迦勒昏睡中打了一个哆嗦~)






她利用手肘破窗而入,矫健的身姿从窗帘的钻出来,月光朦胧里她带着满身的玻璃碎片看见我好好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的手机里传出迦勒的声音时,她用手指指着我的脑袋,看着我得意的笑怒不可抑的嚎叫说“Root!!你竟敢骗我!”可是我分明看着她的表情其实没那么生气。






我站起来,小心的替她摘掉身上的玻璃碎片,慢条斯理的说“我骗你什么了,是我让你跟踪我的吗?但是你追到这来,干什么??担心还是……或者,我可能听错了,[我的人……]指的是我吧”我眨眨眼看着她红着脸。她星光的眼眸里都是假装的不屑。她像小孩子一样抱胸不理我……







我只能贴在她的耳边说[那我能问你,你来干什么了?My girl?]






你们Boss为了掩盖她的害羞,一上来拽住我的脖领就吻了我,气急败坏的说“我可不能让我的partner跟别人结婚!”






Angela用小手指摸摸脸说“Boss羞羞,吃了人家牛排,破坏人家的相亲,还砸了人家玻璃,最后抢了人家老婆……哈哈哈”







Caroline一把捂住Angela肆无忌惮的小嘴说“不过我们的Boss还是没让我们失望,把我们mama拐回家了……否则哪里还有我们什么事吗?”








Shaw有些无奈的摊开手,搂住坐在孩子们床边的Root的肩膀说“其实,我后来也明白了,既然生可以一起,死亦相随的,说一句话,大概也不会掉一点肉,我应该庆幸她还好好的在我身边”








Root转头将有些小感动鼻尖抵住Shaw的小腹,蹭了蹭说“Sweetie,我‘想’你了,我们回屋吧……”






两个孩子赶紧捂住眼睛,却偷偷露出一条缝的看着Shaw公主抱的一把将Root抱起走出她俩的房间……








Angela坏笑说“Caroline,我们今晚又可以听妈妈们的墙角了!哈~”






翌日早晨,Root腰酸背痛的睡瘫在床上,此时Shaw已经精神抖擞套上她的黑色背心,突然她的手机震动,不认识的陌生号码,Shaw接通:喂?哪位?






The end


——————


迦勒第二天醒过来,发现Finch坐在他身边,他有掉懵,Finch:呃,菲利普,对不起啊,你的损失我来赔偿……






迦勒欲哭无泪的发现他所有珍藏的红酒都被洗劫一空和四面透风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