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短-正剧】Before Breakfast

S君:

Summary:Root是个相信缘分,或者说概率学的人,但她一直搞不懂Sameen Shaw的出现应该算做什么。Shaw没心思想这些,她只觉得每天能和Root一起醒来吃早饭就挺好的。

———————————

你有时候会很羡慕The Machine自行删除记忆的功能。
记忆在某些情况下就是累赘,是折磨和黑暗。而你人生中有二十年的时间都过着令那时的你享受,却让现在的你反感的生活。
那大概是一种懊悔,不解,或者自我厌恶。
虽然说那段并不愉快的时光已经成为了无关痛痒(好吧事实上也许还是能让你心痛或者心痒)的过去,你仍旧会介意。
你不太愿意回想起那些日子,即便此时此刻你十五厘米外就躺着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关于过去的记忆依然会不依不饶般地侵蚀你的大脑,让它脆弱地像一块被侵蚀的主机版。
十岁的你和很多普通孩子一样每天沿着同样的路离开学校,但和那些撒欢儿的小孩唯一不同的是,你不期待放学后的时光。
因为你知道当你走进家门,屋子里永远不会有饭菜的香气,不会有父母的拥抱,那几乎年久失修的房子里只有电视机里嘈杂的声音,酗酒成瘾的男人和无助的、遍体鳞伤的女人。
从那时起你就知道你不需要一个这样的家。不,这不能称之为家。
你没有家,也从没想过去要。
十一岁的你第一次在书上读到了关于人格障碍的资料。你觉得自己兴许就有什么问题,你大概感觉不到任何人们常说的“感情”。
感情只不过是“占有欲”的冠冕堂皇的叫法而已。
因此你断定自己也不需要感情。你不去同情,不去爱,也不在意有没有人同情你爱护你。
可十二岁的你在图书馆认识了Hannah Frey.
你认为她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她与众不同、独一无二。
Hannah是个温柔恬静的女孩子,就像是那种英国小说里描写的在修道院或者乡下庄园里长大的少女。
她给你的感觉清新得像是雨后泥土和牧草的味道。
没过多久你就意识到了自己是喜欢Hannah的。很喜欢。
说不定你爱过她,即便你不知道怎样才算是爱一个人。但无论如何Hannah是你童年时期乃至遇到The Machine之前为一也仅有的温暖。
你至今都在自责,那晚你为什么没有和Hannah一起走路回家。Bishop是个小地方,她没必要搭车的。
如果你留下了她陪你一起在图书馆打游戏到天亮,她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此时躺在你身边的人也许会是Hannah。
那件事让你对车有了一种厌恶。即便“车”是无辜的,但你还是自欺欺人地认为是这种交通工具把Hannah从你身边带走了。
你讨厌坐车,也讨厌开车。
就像Shaw一样。
The Machine曾经告诉你,Shaw并不喜欢开车,因为她九岁时的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了父亲。
所以当你们第一次合作,你坐在副驾驶看着驾驶座上还在昏睡的Shaw时,只觉得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
Shaw. Sameen Shaw.
你翻过身,轻轻撩开遮住她面孔的几捋棕得发黑的碎发,在她脑门上吻了吻。
她咂了下嘴,下意识地叫了声“Root”.
你对着还没睁开眼的前特工笑了。
在你的人生中,能遇到她的几率是多少呢?你和The Machine讨论过这个问题,她给出了一个经过严谨计算过的小于百分之一的数字。
The Machine从不出错,但你对于这个答案并不完全赞同。
你认为对于“你有多大几率遇见她”这件事,答案会是个悖论。
0%或者100%.
但还好,你人生中所有的不幸换来了你第一次翻开Sameen Shaw的资料时的幸运。薛定谔又一次说对了。直到你打开文件夹的一瞬间之前,那0%和100%始终共存。
然而你总觉得在你们的初次见面是在很久之前,那时的你还不是黑客杀手,Sameen也不是靛蓝特工;你只是个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孩子,Sameen也许还在学校的体育队打棒球。
你记得那天在下雨,你的电脑中了病毒,无论如何也修不好。你翻开钱包,里面只有几张勉强够你两天温饱的钞票。
于是你背着磨破皮的帆布包,带着个鸭舌帽走进了一家电器卖场。店员甚至没有搭理你,他们忙着去服务那些能买得起笔记本电脑的顾客了。
你看准了其中一台,从口袋里拿出了剪刀,你剪断连接着它和柜台的防盗链再次抬起头扫视了一圈。
你看到远处的转椅上坐着一个穿着灰色短袖的女孩。她似乎是个混血儿,即便是隔着一段距离你也能感受到她酷酷的,又有些看好戏一样的目光。
她嚼着泡泡糖,浅粉色的泡泡和她的两腮一起鼓起来,然后随着随着“啪”的一声爆裂了。
与此同时你剪断了防盗栓。
你抱着那台笔记本电脑逃离现场时没来得及再看她一眼,但你知道她一定是在注视着你的。
直到现在你都无法确定那是不是你的Sameen,就连机器都无从得知——那时她还没诞生。
不过每当你抚摸Sameen的脸颊时,就不会再纠结当年电器店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Sameen了。
你没有问过她这件事,你就是不想破坏那种不确定感。
因为,你只想专注于此时慵懒地睁开眼睛,却有点撒娇地翻身钻进你怀里的Sameen.
自从AI天启结束之后她就不再像从前一样吝啬“表达感情”的行为了。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有吝啬过。
你记得某一次任务后你“死皮赖脸”地在Sameen的安全屋不走,你们都累了,她也没力气赶你走,于是你满心欢喜地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和待在一起,Sameen?”你看着直奔冰箱的Sameen,得意地扬着嘴角。
她一边打开冰箱门一边摇了摇头,也许还翻了个白眼,或者在心里叹了口气。
“是不是,Sam?”你使坏似地追问道。
她没有回答,只是取出一罐啤酒朝你晃了晃。
“喝吗?”
你知道你赢了。
你接过她扔来的啤酒,她对着傻笑的你皱了皱眉头,然后坐到沙发上抬起胳膊把你圈进来。
你赢地彻彻底底。

She's cute. Lethally cute.

“我饿了。”她说,声音里带着睡意。
“我去做早餐。”你挑起她的下巴给了她一个早安吻,然后翻身下了床。
你穿好衣服,看着又要睡过去的Sameen,玩心大起地把她的枕头抽了出来,她的头结实地磕到床上。
“噢!”她不满又无奈地哀嚎一声,拿起你的枕头朝你扔了过去。
你接住了它,往她身上砸,Sameen再一次发起进攻之前你压住了她被子下几乎赤裸着的身子。
你们孩子似的地在床上折腾,她用枕头砸你的脸,你把她蒙在被子里。
最后你们都出了汗,你笑得像个小孩子,她也是。你们把枕头和薄被都踢到了地上,床单也乱作一团。你还死死压在她身上,犯坏地挠她的肚子,她一边抗议一边咬住了你的耳朵。
不是那种愤怒地撕咬,也不是你们前戏时充满挑逗的啃咬——更像是一种人体因为亢奋而做出的本能反应。
不得不说,你从没想过一场枕头大战可以让Sameen Shaw兴奋起来。
这让你几乎被感动到了。
她在用“咬你”这种方式来表达她此时的感情:她很开心,因为你。
“好啦,好啦Sameen.”你挠了挠她的头发,“需要我举白旗吗?”
“我需要你去弄点吃的。”她松开了你被咬红的耳朵,顺势吻了下你的脖子。
“Copy that.”你从她身上爬起来,理了理因为枕头大战而乱七八糟的卷发,“但是Sameen,我需要一台新电脑。”
“你现在的这几台都坏了吗?”Sameen表示怀疑地眯起眼睛。
“不,但是戴尔出了个新型号,我爱死它的配置了,它......”
“All right.”Sameen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肩膀,她不想听你解说天书,但语气里只有愉悦,“我们去买。”
你带着胜利的微笑走进厨房,毕竟你心里清楚,Sameen Shaw才不愿意错过和你一起逛电器店的机会呢。
———————————

  1. FAQS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乔纳森·辣手摧花·诺兰S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