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片段系列番外——公路之旅「上」

罐一张:

/长对话+炖肉预警,前半段老福特后半段微博/百度云


想了想还是把旅行开成番外吧,拆开写好像不太连贯。


意见可提&有虫可捉,蟹蟹。


端午节快乐


 


电梯间 片段一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五  片段六  片段七  




正文




盛夏之时她们如约踏上了公路之旅。


出行的第一天午后,她们从纽约一路往西,傍晚时迎着夕阳来到赫尔希镇(Hershey)。她们出行倒是省心,因为一路上的导航、家庭旅馆与餐厅的挑选和预定基本都由TM承包了。收拾好东西之后她们先喂饱了Bear,随后一起去到一家意大利风味餐厅,Root恰好想吃墨鱼面,而Shaw也不会拒绝Gelato冰淇淋。饭后她们到附近的公园里溜Bear,雨后空气潮湿却清新。


“我想到母亲,她不太能接受养小动物。以前我们还就'是否应该养宠物'争论过很多次,但就在我快要说服她的时候,她病了,然后争论也不了了之了。”


Root看着Bear一脚踏进雨水,又因草间挂着水珠而兴奋地一头钻进草丛,突然开了口。


Shaw没有打断她,毕竟Root很少提到自己没遇见TM小分队之前的事情。TM曾经询问Shaw是否想知道更多Root的过去,但她没有全盘接受。大体的情形她都知道了,而细节她则更希望听Root自己讲,无论什么时候,只要Root愿意,而Root也知道这一点。


“后来,在她快要去世的前三个月,她曾经问过我还想不想养宠物,她说她觉得家里应该有只宠物。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大概知道自己要撑不住了,想满足我的愿望好有个陪伴,也想我从那时开始多陪陪她。因为生病之后她的情绪变得糟糕,慢性疾病的那种折磨又使她患上抑郁和精神衰弱,需要被照顾的同时也需要安静地独处空间。所以渐渐地在她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离开家,上学或是在图书馆、书店、游乐场待着。需要我时她会联系我。其实这样很好,我们都没有受到太多阻碍。”


“看来最后你们也没养些什么。”


“是啊,总有一天我得离开,又给不了它们安定的家,所以我选择花更多时间陪她。那段时间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出乎意料的好,我就鼓励她到户外去,我们一起划船、喂鸽子、逛公园的二手书市、开车去吃日料,要知道她爱清酒就像我爱寿司那般;我参加摩托车公路赛的时候她在终点为我拍照;烘焙课我们也一起上,我爱她做的巧克力蛋糕,不腻。而她爱我做的树莓碎饼干,尽管她不能吃太甜的,无糖的也并不能算很好吃,但最起码她很开心。而且她厨艺不坏,至少她教会了我如何做苹果派、山核桃派、蓝莓酱、胡萝卜奶油汤……还有你喝过的那些。”


“怪不得你可以拿到厨师和糕点师的掩盖身份。” Shaw确实很爱Root的手艺,各个方面的。


“其实学烘焙是从我当童子军的时候就开始了,不过一直断断续续的。说到女童子军,母亲没有生病之前是我们那里组织女童子军的负责人之一,经常带着镇上的孩子做义卖或者去野营。她是个很开明的人,你知道那枚彩虹徽章。那时候我和Hanna会一起参加活动,她知道我不轻易亲近人,所以其实很早就看穿了我对Hanna的心思。不过我没向Hanna表示过什么,而她和家人也很照顾我,所以母亲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Hanna失踪以后她还一直安慰我,她当然相信我所说的,只不过当时我们都无能为力。”


此刻Shaw有种异样的感觉,而这感觉棒极了——那确实是很接近她想象中的过去,Root的生活。


“但最终你还是帮她报了仇。”


“对,不过母亲帮了我很多,要知道我对计算机的天赋可是遗传她的,只是这几乎没人知道。她不过是不想从事这个行业,相比起来她更喜欢和孩子们相处,而我不一样,电脑和书对我来说比人更亲切,所以最初是她带我入了门,并且告诉我要利用好自己的天赋。”


“而你做的很好。”Shaw肯定地说。


“嗯哼。特别是在一开始调查你的时候。”Root突然收紧了挽着Shaw的双手,歪着头一脸得意。她确信Shaw是最独一无二的,特别是于她而言。


“回到你的话题上行吗。”Shaw扯了扯遛狗绳,示意Bear走慢些。


“母亲还是个有点自相矛盾的人,大概她性格本身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好,除了工作其实也很少和人交往,特别是生病以后更加孤僻了,所以我们家在镇子上的熟人非常少。你看到的,我现在这种……神经质的热情,也许是随了我父亲吧。印象里他是个情话很多的红酒商人,心性自由,和母亲的感情可能是他维系最久的一段,不过他们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


“不难想象。”Shaw嘴角带笑地摇摇头。


“难得我这么专一。”


“相信我,如果你敢……”Shaw好笑又好气地挑挑眉,攥住Root的手。


“那我的损失可大了呢。”Root拉下Shaw的手,凑到她耳边笑着说。


后来她们牵着手回到住处,Root像个收不住话匣子的孩子,一直拉着Shaw聊到她把自己说睡着了。Shaw第一次见到这样的Root,还有些欣慰,毕竟这也说明她身体恢复的不错。大概有了更多童年背景的支撑,Shaw脑海中的Root也变得更具有时空感,那些小细节还在她脑海里打转。睡着之前她仿佛看见金发的小Root正冲她说着什么,她想拥抱她,而她此刻正这么做着。


这种拥抱的冲动也让她想起Gen。




炖肉走  微博


百度云 密码:yhq2






*文中的旅行路线/景点我尽量规划的真实一点儿,对美国也不熟悉,只能啃地图。目前的设想路线(如下图)是New York至Bishop,第一个经停处是赫尔希镇(Hershey)←详情请点超链接






电梯间 片段一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五  片段六  片段七  



  1. Faith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門os: 怪我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