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Infamous(短/完)

GRIMES:

端午节快乐~


现在要撸点肖根文也是不易,这回算是庆祝两位船长的新剧?(总觉得要有点由头才好)相信两部剧都会有精彩的表现~


这回的脑洞来自于贱贱和神盾局长新电影的预告,感觉Hitman's bodyguard什么的还挺有趣的~论TM宝宝红娘肖根的一百种方法~ 话说这篇虽然没有肉,但是鉴于出现了ABO设定,所以还是预警一下好了~


题目这回依然是胡乱取的请无视,不过看得懂的都是同好欢迎来私聊🙂


题外话,这几天我绿娃的新电影Based On A True Story(姬于真实的故事)在戛纳收获了很不错的口碑,女神穿着McQueen的银色海浪简直就是上岸的美人鱼公主既视感嘤嘤嘤~也不知道资源啥时候能出,真后悔以前没学法语,导致采访啥的毛都听不懂只能干舔颜,最近要恶补起来,不过Polanski老爷子左拥右抱的画面真是莫名喜感~


祝大家食用愉快啦!明天又要上班了……


P.S. 刚发现两千粉了,那这篇就算是两千粉答谢吧~~~




一大块外焦里嫩的丁骨牛排,不断被人用锋利的餐刀简洁迅速地切块,肥厚的肉质继而被餐叉刺穿,送向正在不停咀嚼的嘴,鲜嫩的汁水则留在盘中,给金黄的牛排浇上了一层清亮的油光。


Peter Luger的牛排确实魅力难挡。


假如对面那个自称Root的神经病可以不试图用眼神在她身上烧出个洞的话,Shaw很确定,这顿饭她一定能吃到味蕾爆炸。


在心里皱眉加翻白眼,Shaw一边嚼着被Root的眼波烤得焦过头的牛排,一边考虑着用芥末酱射瞎Root的可行性;鉴于这女人鬼心思太多,可能需要先把餐叉插到她的脑门上。


名叫Root的女人倒是毫不知晓Shaw内心的暴力小剧场,只是两手托着腮,甜蜜蜜地盯着大快朵颐的冷面女人,笑得宛如初次陷入恋爱的少女。


虽然那张英俊的冷脸上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但无论是咀嚼时也依然绷紧的唇角,还是因紧握餐刀而微微泛白的修长指骨,甚至是冰冷精确的切牛排的动作,都让Root不可遏制地觉得,Shaw身上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隐忍又躁动。


还有即便在黑衬衫包裹下也隐隐可见的手臂肌肉;上面应该还有她前夜留下的抓痕。


Root真想变成Shaw盘子里的牛排,任由Shaw把她吃干抹净。


放下刀叉,Shaw清了清嗓子;脑补骤然被打断的Root明显地吸了口气。


有些怀疑地看了Root一眼,Shaw正色道:“我们应该keep it professional。”


“Absolutely.”Root甜甜地应道,并冲Shaw眨了眨眼睛。


Shaw极为用力地翻了个白眼,以至于她都觉得眼球有点疼,“你知道我的三晚原则。”


“Un-huh.”Root乖巧地点头,尾音上翘地回答道。


“Samaritan马上就要不行了,我对你的‘保护’很快就要结束了。”Shaw的语气虽然平静,但她还是在心里默默地给保护两个字加了个引号。


“Sure.”Root两手交叉,手背支着下巴,一脸讳莫如深的微笑。


Shaw突然就觉得很烦躁;她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还要费力气跟这个女人谈话。


Root却忽然站了起来,状似不经意地调整了一下紧身裙过短的裙摆,然后走到Shaw那边,弯腰吻了吻Shaw的耳垂,轻轻吐字,“Carpe Diem.”


强行忽略这四个暧昧音节所带来的心痒,Shaw抓上外套,快步跟上已然走出餐厅的Root。


 


***


 


和Root的第一夜,纯属两个性//功能正常的Alpha和Omega凑巧长时间共处所必然会发生的偶然事件;至少Shaw是这么认为的。


官方无敌机器TM遇到了野生人工智能SM,华盛顿所有的知情人都感到了深深的危机,尤其是掌握一切的Control。


此时好巧不巧自诩代表TM来投诚的政府黑名单老炮Root,一下就变成了一种极为敏感又有点尴尬的存在。


Root当然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TM代理人的身份,但Control起初仍不信任Root这种狡猾的黑客杀手,直到Root的一项提议,Control才改变了主意,那就是要Sameen Shaw做她的保镖。


Shaw是Control的心腹Hersh一力培养的No.1特工,也是Control从其海军陆战队时期就盯上的好苗子;Control对Shaw非常信任。


更重要的是,Shaw曾经执行过当年狙杀Root的秘密任务,最终却未能抱得Root的尸体而归,而这成了拥有第二轴人格障碍的Shaw军人生涯中的唯一污点。


单凭这一点,Control就有理由相信,Shaw能够在保护Root的过程中保持清醒的头脑。


从SM问题这个大局出发,Control同意了Root的要求,并亲自安排Shaw做了Root的暂时性保镖。


虽然作为军人的Shaw不会拒绝上峰的命令,但她真不觉得,这个身上至少背着两百条人命的超级杀手需要她做保镖,诚然从逻辑上来说,Root对政府的投诚确实会使其成为无数充满野心的坏人的目标。


为了保住Root这个对抗SM的asset,Shaw不得不和自己最讨厌的人天天同吃同住。


绕不开的发情期导致了避不了的一夜//情(准确地说是几夜//情;Shaw的体力和Root的耐力在彼此的同类中均属惊人,不过鉴于这几夜都是连续的,所以Shaw觉得统算为一次比较合理)何况Root从一开始就过分明显的动机不纯。


短暂地屈服于这种无伤大局的欲望,在Shaw看来并不是一个问题,Root显然也乐在其中,于是Shaw选择将此事抛诸脑后。


当然诚实地说,和Root在床事上的意外合拍之夜,让Shaw有时在吃牛排的时候会有偶尔恍然的愣神。


人的各种欲望,大抵都是相通的;Shaw只是乐于在处于掌控的状态下,自愿接受某些不可避免的软弱。


 


***


 


和Shaw的第二夜,大约算是激//情所带来的无尽的占有欲。


亡命天涯了这么多年,Shaw是第一个能够重伤Root的对手。


中了几枪险些丧命的Root,却在趔趄着逃向下水道的另一边时,冲被铁栅栏挡住去路的Shaw弯起了嘴角。


鉴于Shaw特殊的身份,直到后来被TM选中成了交互界面,Root才得以了解到关于Shaw所有的信息;虽然她和Shaw很多方面并不一样,但Shaw是个极度危险和致命的杀人机器,光这点就足以让Root遐想连篇了。


TM十分看好她和Shaw,更是借着SM危机,一举多得地把Shaw顺水推舟给了Root做保镖,好让她们有更多接触。


与这个肮脏混乱的世界不同,Shaw的身上只有干净和秩序。比起那些总是汲汲于各种欲望的坏代码,Shaw简单纯粹地仿佛一头原始森林中的黑豹,除了食物和暴力,她好像什么都不需要,也不想要。


可是Root想要Shaw,很想。


于是借着发情期,Root极尽所能地和Shaw纠缠,一连做了几天几夜。


诚然Root并不是初经人事,但和Shaw那种肌肤相亲的融合感觉,她大概是无法忘记的。


激//情褪去的清晨,Root慵懒地躺在凌乱的大床上,看着在一旁穿衣服的Shaw;自己在Shaw身上留下的各式抓痕,随着Shaw肌肉的张弛而活动,像是获得了某种象征性的生命,蜿蜒起伏地描摹着Shaw身体的脉络。


Root知道Shaw有她的三晚原则,但她一点也不在意;规则在Root眼里,向来都是拿来打破的。


何况Shaw显然对她厌烦不已,却也从来没有真的拒绝过自己对她见缝插针的调情,无非是摇头加白眼,只要同时递上一些美食,Shaw偶尔还会回敬一两句。


可Shaw的调情并不是什么稀有的罕物,更不是只对Root一个人出现。


当看到Shaw的眼神对着坐在吧台边那个前凸后翘的棕发美女的媚眼饶有兴致地闪烁了一下的时候,Root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嫉妒。


因为过于早熟的天才和姣好的容貌,Root从小就习惯了事先知晓一切的掌控感,习惯了身边的人都被她甜美的微笑骗得团团转。


但现在,哪怕她已经和Shaw有过超长一夜的情分,她也无法独占Shaw的视线。


于是Root发了一条信息;几分钟后,那个美女就被Root派来的人连哄带骗地带走了。


Shaw看起来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威士忌,快步走了出去。


三两下打跑了Root的人,Shaw给惊魂未定的棕发美女叫了辆车,送她回去。


车子远去,Shaw回头看了Root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Root的心情瞬间就很好了;虽说暂时没能惩罚到那个可恶的勾引Shaw的女人,但这至少说明,Shaw很懂她,也多少在意她的感受。


这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Root现在就想骑到Shaw的身上,紧紧地抱着她。


而她们之间仿佛真的有某种感应;回到安全屋以后,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就自动自觉地滚在了一起。


咬着Shaw的耳朵,Root想象自己的情话变成女巫的咒语,让Shaw永远只能看得到自己。


 


***


 


和Root的第三夜,Shaw的心里总有些隐隐的烦闷。


照理说,Control想要Root死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SM一除,Root自然也该还她欠政府的债了。


当然,Control也不是完全不顾忌Root以及她背后的TM的能力;怒拔电源是可行的,但Control必须考虑后果。


可若就这样放任Root离开,任由TM这样不可控地发展下去,Control也不能保证,Root和TM会不会哪天反咬政府一口。


防患于未然;这是Control工作的一贯宗旨。无论是SM还是TM。


于是这个防患的任务就理所应当地落在了Shaw的身上。


Shaw一早就知道这一点,只是在这段保护Root的时间里选择性地遗忘了,而来自Cole的一条绝密消息又让她想起了这件烦心事。


上峰的命令想一想也是有理有据,换做是Shaw自己,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面对Root,Shaw却莫名地无法下定决心。


她不知道是关于Root的哪个部分让她如此犹豫,是她对自己吃东西口味的精准了解,还是她对自己不厌其烦的引诱和热情,又或者只是Root无论何时都挂在唇边、看似温暖实则冰冷的微笑。


Root的笑对着她的时候倒是不同的;即便作为二轴,Shaw也没法不感受到那灼人的热度。


其实Shaw也不明白,Root是如何能够对她拥有如此持续不衰的热情,尤其她还有二轴。


巧舌如簧的Root大概会说出很多理由,但Shaw猜大部分理由都没什么逻辑可言。


Shaw不相信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肉//欲又太过短暂,以至于无足轻重。


Root却忽然就光//裸着身子,从热气蒸腾的浴室里走了出来。


Shaw的视线下意识地飘向了Root身上的几处枪伤。


虽然Root身上的伤疤不少,但Shaw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哪几个是自己的杰作。


Root的身子也远谈不上完美;除了修长的双腿之外,好像确实乏善可陈,至少不符合Shaw一贯的口味。


可即便如此,就这样看着Root,Shaw也还是不受控制地产生了欲//望。


但那不是单纯的性//欲;其中似乎还包含着一些自发的、想要亲近的欲//望。


这个想法让Shaw觉得很惊悚,而这个想法来得如此自然,更让Shaw感到了不安。


之前晚餐时吃下去的美味牛排,现在突然就开始在胃里翻搅;坐在床沿的Shaw感觉有些恶心。


保护Root的这些日子,开始像电影一样,在Shaw的脑中一幕幕地闪过,里面有各式各样的Root;每一个Root,好像都无比熟悉,又好像异常陌生。


Root缓缓地靠近Shaw,慢慢地蹲下,握住了Shaw的手;她递给了Shaw一把枪。


“最后一晚,玩点刺激的,怎么样?”


Shaw怀疑地看着Root。


门外突然射进来无数密集的子弹;Shaw一个翻身,用床单裹住Root,然后一脚将茶几踩横,抱着Root滚到了后面。


“这就是你所谓的刺激?” Shaw低吼着问Root。


Root却笑得好似占了天大的便宜,嘴角勾到了前所未有的弧度,“你这不就立刻做出了选择了么?”


看着自己还紧搂着Root的手,Shaw这才意识到,原来Root早就料到ISA会反杀;当然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翻了个白眼,Shaw无奈地问:“所以,你有什么backup plan么?”


“你呀。”Root说得理所当然。


Shaw正要说话,两个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就开门进来,Shaw立刻连续几个侧翻,躲到了沙发的后面,成功把火力转移到了自己这边。


一轮疯狂的扫射过后,Shaw趁着对方换子弹的间隙,一手开枪,一手将藏在靴子里的小刀飞出,迅速解决了两个人。


Shaw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掩体,一把抓起一个已经昏迷的突击队员,以其为肉盾,准备向外移动。


“Shaw。”


听到熟悉的声音,Shaw一愣,接着就是了然的笑;Control果然善于玩这套。


“把Root的尸体交出来,你的任务就完成了。”Hersh不带感情地说。


看了看Hersh,Shaw笑着松开了人形肉盾;师徒二人举枪对视。


“如果我不想交会怎么样?”


“I thought I taught you well.” Hersh冷冷地说道。


“You did.” Shaw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If you want to try your luck.”


Hersh冷哼了一声,“不要做无谓的事。”


“你不敢?”Shaw挑了挑眉。


Hersh面无表情地看着Shaw,淡淡地说,“不如你先放下枪。”


“现在你是要来杀我。”Shaw冷声道。


对峙了一会儿,Hersh终于缓缓地放下枪;Shaw也跟着放下了枪。


Hersh突然发起攻势,连续几个快速的勾拳;Shaw步法极快地向后避开,绕到侧面,抬手就是一拳,却被Hersh直接挡住。有了进攻了空隙,Hersh反身又是一拳,Shaw侧头避过,一脚踹中了Hersh的膝盖;Hersh半跪着,双臂夹住Shaw呼啸而来的右勾拳,用力一翻,Shaw顺势倾身侧翻跳了两圈,把拳头从Hersh那里抽出。Hersh趁势站起,抬脚就是一记力道极重的侧踢,Shaw没能完全避过,虽用手臂格挡,但还是被逼退了几步。


Hersh正要逼近,Shaw突然发力,提气踩上了边上的墙壁,借力转向,凌空反身抬腿,照着Hersh的脑袋就是一记劈杀;厚重的军靴直把Hersh打翻在地。但Hersh很快就爬了起来,挥拳上前,却不料Shaw一个铲地从Hersh胯下钻过,两手撑地跃起,对着Hersh的背部又是一脚;Hersh踉跄了一步,立刻回身抓住Shaw准备继续进攻的另一脚,把Shaw往墙上摔去。


被摔到墙上的Shaw迅速低头,避过了Hersh紧随其后的一拳,然后趁机抓住Hersh打到墙壁上的那条手臂,借力一荡,双脚夹住Hersh作为支撑点的一条腿,一个剪刀脚,把Hersh紧紧地钉在了地上。


Hersh一直奋力挣扎,眼见着另一只手就要抓住Shaw的腿,却突然感到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还只是裹着床单的Root,拿着电击枪,冲躺在地上的Shaw努了努嘴。


Shaw翻身跳起,怀疑地看了看Root的电击枪,“你什么时候有的这个玩意儿?”


Root挑挑眉,“本来是打算哪天晚上用的。”


Shaw翻了个白眼,“我们得赶快走了。”


“可是这地上都是玻璃渣呢,我又没穿衣服没穿鞋,怎么走啊?”Root一脸无辜地说。


Shaw翻了一个更大的白眼,伸手就把Root打横抱了起来。


Root喜滋滋地勾住Shaw的脖子,冲屋子一角的摄像头眨了眨眼。


 


“咱们要去哪儿?”


“给你找身衣服,然后离开纽约。”


“其实我也可以不穿衣服的。”


“闭嘴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