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 恶搞脑洞集:Fairly Legal

穿皮衣的二轴:

其实楼主从来没懂六一是什么意思,也许是三月才入坑。


不过看大家一片哀号,我想大概是因为Root被赐死的时间就是六月一日吧。


想科普一下,但正剧也没有这件事的实际时间。


 


现阶段还是以X-Men AU为主,简略的对话式写文。


有点虎头蛇尾、没头没尾甚至烂尾,为了赶上六一,就先当成是一个存档。


虽然这么随便,但是字数还是不小心破万就是,也许哪天会补完。


 


时间点於正剧完结后,正剧向。


庆祝六一,顺便推坑SS旧剧,其实算不错,可惜砍的早。


但还好砍了,否则大概就没有SS的肖了。


 


 


以下正文






***






奢华的高档餐厅内,今日却空无一人。


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包下了整个餐厅,独自一人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享用著丰盛的餐点。


一男一女的两名餐厅服务生站在厨房门边,男的长得很高,深邃的表情带有一点忧郁感,女的长得很美,但是带着微怒的脸让人不敢贸然对话。


 


 


“看到号码了,Finch,这家伙什么情况?”Reese打开蓝牙耳机,对着图书馆内的Finch询问到。


 


“Robin Archer,英国人,47岁,是名非常成功的投资人,他创始的Archer Enterprises旗下包含航空公司、酒店、建筑业,涉及的事业版图相当广泛。”图书馆内,Finch坐在电脑正前方,指尖迅速的打着键盘,尝试搜寻更多相关资讯。


 


“他的资产状况如何?也许有债务纠纷。”




“不,他投资项目非常良好,信用报告也没有问题。光是实质存款他的身价就超过三亿美金。”




“所以,你是说他跟你一样有钱。” 




“这不是我想表达的重点,Mr. Reese,但是是的,他是一名亿万富翁。喔。我已经骇进他的银行帐户,他的公司涉及一些私人佣兵公司,还有一些军火买卖,主要在纽约这一带进行交易。”


 


“所以Harold,你觉得这是他被盯上的原因?”Shaw看着这位 'Mr. Archer',从刚才开始她就感觉Archer似乎在…盯着她?这让她感到有点不悅,Archer的眼神仿佛就像是在打探她。


 


“很有可能,但以他的背景来看,他也很有可能是行凶者。”Finch看着萤幕的资讯,继续分析所有可能的情报,”Mr. Archer个人的网路资讯并不多,我这边会继续探查他身边的社交状况。”


 


“他为什么来纽约?”


 


“还不清楚,Mr. Archer这几年比较常在三藩市活动,这是他第一次到纽约。”Finch停顿了一会,接着继续说,”我建议你们其中一位可以先到他下榻的酒店看看。也许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资讯。另外…”


 


 


“等等,Finch,他走过来了。”Reese将蓝牙耳机关掉,刚好迎面而来的是他们讨论著的Archer,但他的目标并不是Reese。


 




“嗨,有点唐突。” Archer带着迷人的笑容,对着脸色已经不能再臭的Shaw说,”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是在搭讪吗?她勉强忍住想扁号码的冲动,随口说出了机器今天给她的角色名,“Kate。”


 


“喔。” Archer睁大了双眼,表情似乎有点惊讶,但持续不久。他打量了一下Shaw,带着柔和的语气说,”没事,我认错人了,抱歉冒犯到您了。”


 


 


Archer绅士的想跟她道歉,但是Shaw却不怎么领情,她头也不回,迳自走出餐厅外,留下Reese和Archer面面相觑。


Archer并没有生气,他看了Reese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位子上继续享用午餐。


 


 


 


Reese重新打开耳机。


 


“John,我去他住的酒店。”也许是不想跟这人再有任何瓜葛,Shaw反常的选择了幕后工作,即使她知道这个号码黑白两道的背景可能会带给她许多突膝盖的机会。


 


“John,Sameen怎么了?”Finch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得出Shaw生气的声音,於是他用私人线路问Reese。


 


“Well,看来Shaw有新的追求者了。”


 


 


***


轻易的潜入高档酒店最高楼层的总统套房。没想到保安竟然做得这么差,这让Shaw有点后悔一时冲动下,放弃了突膝盖的机会。


 


她翻找著桌面,Archer是个十分谨慎的人,房间内并没有太多有用的东西。


持续了十几分钟后,Shaw已经确定这房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她白跑一趟了。她气愤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房间内的天花板。


 


 


今天是2016年的6月1日。


距离Root死亡已经过了整整一年。


 


破坏Samaritan后,大家都复活了。


没骗人,是真的复活了。


 


 


原本失去消息的Harold从义大利带回了Grace,现在跟她一起住在新买的图书馆里。


 


就像是打不死一样,即使被洲际飞弹射中,隔了三周,John还是好端端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就连Elias,明明是正中脑门的枪伤,却大难不死,子弹刚好穿过左右脑之间的间隙,在充分疗养了整整数月后,纽约的地下帝王又再一次的复甦,重新掌握了整个纽约。


 


 


 


所以Shaw一度认为Root会某天又突然出现,带着欠扁的笑容做些不合时宜的事。


就这样过了一年,Shaw的猜想终究没有实现。


 


原本Finch体谅Shaw,想让她今天放假,但是Shaw还是坚持要来处理这个号码。


 


 


“嗨, Sweetie。”正当Shaw望着天花板,Root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耳机冒出,是The Machine。




“怎样?” Shaw的口气显得并不是很好,事实上,近来她对机器使用Root的声音越来越感到厌恶。那99.6%的高模拟率还算是精準,随着机器模拟Root的声音越久,她的模拟也越来越逼真。尤其是这近两个月来,有些时候她甚至觉得是真的Root透过耳机跟她对话。所以才更让她厌恶,因为她知道,再怎么模拟,Root都回不来了。


 


她想让Harold把机器的声音改掉,但自从机器从卫星上回来后,除了给号码外,她再也不受到任何人的控制,名副其实的成为了自由的系统。就像是个朋友一样,她会打电话跟自己的父亲聊天,也会适时的给号码,但是再也没有人可以掌控她。就连有时候想要透过她的开放式系统搜寻资料时,都要她同意才行。


 


 


“妳想要知道Archer的资讯吗?”


“妳要提供吗?”


“我很想,但是妳不觉得从无到有…”


 


“闭嘴,別说废话。”


机器似乎透过房间的网路电视看到了Shaw不爽的神色,她停止了对话,正当Shaw觉得耳根终于清静时…


 


 


“Sweetie…”


“闭嘴。”


“认真说…”


“怎样? 妳一定得这么…”




“別说我没提醒妳,是妳自己打断的。”机器像是故意的,她慢条斯理的说着,” 有人进来了。”


 


 


Damn!这台机器就跟Root一样,总是在这种坏时机提醒自己。


Shaw从沙发上弹起,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但不幸的,她迎面撞上了一个女人,两人同时跌坐在地上。


 


ISA的前靛蓝特工从来就没有这么狼狈过,全都是机器害的!她忿忿地站起来,正打算逃离这里时…


她看见了眼前身著西服套装的金发女人。


 


 


“Martine。”带着盛怒的声音从金发女人的头顶传出,蹲伏在地上的女人还来不及抬头,就感觉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衬衫领口,将她高高举起。女人来不及反应,只感觉气管被掐住,无法呼吸。


 


Shaw绝对不会忘记这女人当时对她做了些什么,她朝她开枪,把她抓进Decima,害她进行了七千多次的模拟。


更別说她还曾经伤害过Root,以及小队内的其他人。


 


 


“Lauren,也许忙完Summers的事情后,我可以请妳去几家餐厅吃中餐,妳知道纽约的异国料理很多,里面有几家我特別推荐…” 一个轻浮、语速十分迅速的男声从Shaw的正前方传出,但因为她举着的 'Martine' 刚好挡住视线,她和他并看不到双方。


 


“嘿!你在做什么!”Shaw感觉到那男人的手抓住了她的右手,但男人的动作马上停顿下来。


 


“Kate?  妳怎么在这里?妳不是在…” 男人看着Shaw的脸,表情略为惊恐,他的话还没说完,Shaw的左拳便招呼了他的脸颊,男人被重重击倒在地上。


 


“別阻止我!”盛怒下的Shaw重新将视线移回 'Martine' ,她注意到一件事情。


 


 


这女人猛然一看的确很像 'Martine' ,但是 'Martine' 有这么逆来顺受吗?


 'Martine' 是一名特工,而现在这个金发女人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一名专业训练过的特工会有的。


这神情,是普通人才有的眼神。


 


 


Shaw急忙的把金发女人放下,女人失去过多氧气,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著。


 


“妳到底在干什么?”被击倒的男人也站了起来,他抓住Shaw的肩,硬是把Shaw的方向转向他,”那是妳的继母,Kate…等等,妳不是Kate。”






男人看着眼前长相 ’神似’ 他未婚妻的女人,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女人长相简直是一模一样,就像是Kate的双胞胎,但是相较之下,Kate比她更懂得打扮。这女人脂粉未沾,凹陷的颊骨、发黑的眼袋,显得十分憔悴。


 


“我还好…Ben…”金发女人,不对,Lauren仍然坐在地上,但呼吸稍显平稳。


 


 


Shaw发现自己这下真的出了差池了。她甩开Ben箝制的手,逃跑似的离开房间。


 


 


***


Shaw待在图书馆内,这下她真的被Finch禁足了: 正确来说,禁止这一次的号码任务。


 


因为她的号码也出来了,就在她遭遇Ben Grogan和Lauren Reed的瞬间。


同样,Ben Grogan和Lauren Reed的号码也一起出现,所以现在总共有四个号码。


 


 


“Ms. Shaw,我总算知道Mr.Archer对妳有兴趣的原因了。” Finch从打印机拿出一张照片,瘸著脚走向前,将照片贴在布告栏上。


“Harold,我也很好奇。”Reese的声音传来,他仍然持续的跟踪著Archer。至於新的两名号码,则是交由Fusco来负责。


 


“我尝试追踪了两个新的号码。”Finch忽略了正站在布告栏前,一脸惊讶的Shaw,他将照片发送出去。”Ms. Shaw遇到的那一位Lauren Reed,是Robin Archer的恋人。我追踪她的加密相簿,找到许多…亲密的照片。这位Ms. Reed有一个女儿,Kate Reed,跟Ms. Shaw…一样。”


 


“一样?” “什么东西一样?”


Reese和Fusco同时低下头,看了刚收到的照片。


 


“Shaw,她真的跟妳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比较年轻。”


“也比较漂亮,感觉个性还不错,笑容挺灿烂的。”


 


 


”她该不会也在纽约?”Shaw翻了个白眼,将布告栏上的照片重新审视一番。


这女人的每一个菱角真的跟自己毫无差异,这也难怪不管是Archer、Lauren还是Ben,看到她都像是看到鬼一样。


 


“不,这位Ms.…Kate人在三藩市。Mr. Grogan是Kate的未婚夫,两人将在下周结婚。”


“下周?” Fusco忍不住吐槽,”下周就要结婚的人,为什么会横跨东西岸跑到这边?逃婚?”


 


“两位Ms. Reed和Mr. Grogan是同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而Mr. Archer则是他们的主要客户之一。但是为什么他们都来到了纽约,这一点我们还不清楚。总之,John,我需要你持续跟著Mr.Archer,Detective Fusco就继续跟著Mr. Grogan和Ms. Reed。”


 


 


“Hey,那我呢?你总不能一直把我锁在这里。”Shaw挑眉看着起身的Finch,试图说服Finch让她继续跟著号码。




“Ms. Shaw,妳的身份实在不适合这一次的任务,妳已经在Mr. Grogan和Ms. Reed面前暴露了,而且也被机器列为号码。”Finch牵起Bear的狗绳,转头对着Shaw说,”我需要妳处理后勤的工作,我会协助Detective。”


 


“OK,Harold,久违的外勤工作。” Reese忍不住调侃了下Finch。


“眼镜仔,顺便帮我带点吃。”


 


 


“但,Finch…”Shaw话尚未说完,就被Finch硬生打断。


“顺带一提,Ms. Shaw”,Finch低头斜眼看着Shaw,态度相当认真,”不要在我的位子上吃东西。”


 


 


Finch带着Bear离开了图书馆,只留下Shaw一个人。


Shaw坐上Finch的位子,双脚翘在电脑桌前。


 


她望着布告栏上那女人的照片,闭上眼睛。


 


机器当时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


当她离开酒店后,机器的声音就停止了。


 


Shaw重新睁开眼睛,现在是下午两点。


距离今天结束,还有十个小时。


该死。


 


 


Shaw打开了一包能量棒,大口地咬了下去,也不在乎碎屑掉了多少。


 




***






纽华克机场内,两名美丽的女人刚下了飞机,吸引了所有的旅客以及地勤人员的目光。


较矮小的那一位,有著一头棕色大波浪的长发,以及混血儿的姣好外貌。她身上穿着件亮红色的Burberry经典款风衣,搭上高跟马靴,婀娜多姿的行走方式更显现出她那雄伟傲人的身材。


较高的那一位,有著略短的金色短发,但并不影响她的女人味。她的长相十分柔美,高挑的鼻樑、加上亲和甜腻的笑容,穿着一件翻领的黑色皮制外套,紧身牛仔裤包覆的修长双腿更是吸引了所有男士的目光。


 


 


“Melissa。”矮小的女人开口问了身旁的人,”待会我们先去喝个咖啡,然后跟Lauren她们会合,之后再到酒店去找…妳有在听吗?”


“喔,抱歉,Kate,我很久没有回到纽约了。”较高的女人眼角似乎有些泛泪,但由于Kate身高不够,她并不是看的很清楚。


“妳很期待跟妳的女友再碰面吗?我是说…长的很像我的那一位?说真的,妳几周把我扑倒的时候,可真的吓到我的未婚夫了。”


“抱歉,妳们真的长得太像了。”Melissa看着Kate,不自觉地抚摸着Kate的脸颊,轻柔的程度让Kate吓得往后一退。Melissa不禁莞尔一笑,虽说个性上完全不像,但在玩弄Kate时,Kate的反应却跟’她’非常相似,这也是她那么喜欢玩弄她的原因。


 


 


 


天啊,我喜欢男人…我喜欢男人…我喜欢男人…


Kate心中默念着,认识这位Melissa Summers还不算太长,她就觉得自己快被她掰弯了,而自己从以前交往的对象都是男人。


想必她一定很爱着自己的女友吧。Melissa对她爱屋及乌的移情,让她充分感受到这位女友是有多么的幸运,能够有这么爱她的人。


 


“只不过,妳为什么要离开她?”好奇心作用下,Kate问了Melissa这个她一直都想要问的问题。


“工作上的关系,当时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开车载我的朋友,遇到一场很严重的车祸。真的死了几分钟,后来才被救活,却是植物人的状态。”


“我在医院睡了很久,直到最近才醒来。”


 


“所以是妳女友拋弃妳?”Kate对这位女朋友大打折扣。


“不是,只是她以为我死了,这并不是她的错。”


“但是妳既然已经醒来,怎么不去找她?”


 


 


“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攸关到她、还有我们的朋友的安全。”


 






***






已经接近傍晚,Reese仍持续跟踪著Archer。


 


Archer今日的行程排的很满,下午他跟两名客户以及一家银行的主管碰了面。


透过窃听手机,可以知道他们讨论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到目前为止还仍然没有办法找到Archer被列为号码的原因,这让Finch伤透了脑筋。


 


 


“John,现在情况怎么样?”Shaw的声音从耳机内传出,鸦雀无声的环境听得出她还在图书馆内。


“Nothing。”Reese远远的透过相机观察著站在布莱顿海滩的海边步道,撑着栏杆看着夕阳的Archer。


 


“是好的Nothing还是不好的Nothing?”


“Well,Shaw,我们仍然不知道他们被列为号码的原因。”


“我注意到你从30分钟前就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


 


“Right,Mr. Archer可能想晒晒太阳。”Reese开玩笑的说着,突然,他看到一个戴着灰色扁平帽的熟悉身影,”等等,我想Archer是在等人。”


John把手机连接到Archer的窃听系统,让所有人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


 


 


“嗨,好久不见了,Carl。或者,我应该要叫你Elias?”


“Robin。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看老朋友啊,听说你差一点就死了。”


Elias只是笑了笑,拿下帽子,迅速露出他额头那惊恐的弹痕伤疤后,又戴了回去。


 


“我需要你的帮忙。”


“这可真是少见,我可以帮你些什么?”


“我要你帮我解决掉一个人。我想凭我们的交情,你愿意帮我。”


 


Archer交给Elias一张纸条,Elias看了看纸条上的资讯,露出了了然於心的表情。”到时候见。”


 


 


 


 


“Archer是加害人?” 


 


“Shaw,等等,有个地方很奇怪。”Reese打断了她的猜测。


 


“John说的没有错。”Finch跟著附和,”如果Carl是共犯的话,为什么他的号码没有出现?”


 


 


 


“Finch,这件事已经连黑帮都搅和进来了。”Shaw终于按耐不住情绪,她抓着麦克风,咬牙切齿,以威胁的口吻,尝试说服Finch。”你必须要让我帮你们,只有John一个人没有办法处理整个黑帮。”


“嘿,妳当我不存在啊。”Fusco抗议。


“Ms. Shaw,我想妳有妳的观点。但是妳应该也知道,妳的号码同样也出现了…”


“Harold。” 


 


 


“Ok,Sameen,妳可以过来帮我们。”Finch总算是妥协,”John,我需要你弄到Archer给Carl的那张纸条。我们监视的那两位待会要跟Archer一起用晚餐,我们会继续负责他们三人。”


“OK,Finch,有任何状况再连系。”


 


 


Shaw掛断了通话,她站起来,走到靠近右侧的书架上,抽出第四排往右数来第七本的小说。书里面被挖空,藏着一把钥匙,那是Reese的武器库钥匙。


她拿出了好几把枪械,以及弹药,包含Reese珍藏的榴弹发射器。


天晓得为什么Reese把武器藏在Finch家中,要是让Grace知道大概又是一阵晕眩。


 


 


準备好所有东西,Shaw决定先与Finch会合,她背起所有军火,準备出门时…


“嗨,Sameen。”机器的声音再次从耳机内传出。


“What?”或许是稍早发生的事情,听得出Shaw对机器的口吻并不是很好。


 


“没有,只是想听听妳的声音。希望没有打扰到妳。”


“怎么了?”机器柔腻的声音让Shaw态度软化,即使知道那只是模拟,”嘿,稍早的事情,我很抱歉。”


“没关系,Sweetie,妳怎么了?”


 


“今天是Root的忌日。”Shaw的语气显得黯淡,但是机器听不出来,”而妳一直用著她的声音,让我一直联想到她。”


“Sameen…”


“我不懂什么是情感,也不懂什么是爱的感觉。”也许是觉得机器听不懂吧,Shaw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讲出了她真实的想法,”但在她的身边,我也同样找到了归属感。虽然不想承认,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She is my safe place。”


 


 


“嘿,妳怎么不说话了?”


“Nothing。”机器的声音有点哽咽,但Shaw还沉浸在某种自己也难以形容的情绪中,并没有注意到,”我想如果Root还在的话,她和妳一定有著同样的感受。”


Shaw只是沉默,接着,她突然想到。


 


”所以,妳刚才究竟打来要干什么?”


 






***








“嗨,Katie。”Ben看到未婚妻走向他们这一桌,他绅士的将椅子拉开,并接过Kate的风衣,掛在自己的椅子上。


“Ben。”Kate亲暱的亲了一下Ben,”纽约怎么样?”


“还行,我跟妳说,我今天遇到妳的Evil Violent Twins了…”


 


 


家庭餐厅内,四位穿着考究的人围在小餐桌前,稍显突兀,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而在距离不到两桌的位置,Finch、Fusco和Shaw坐在那,而Bear则是蹲在桌子下面。


Shaw一到现场后,硬是被Fusco逼著戴上了眼镜和毛帽,已经六月,这样的穿着反而显得更加愚蠢。


 


“Evil Violent Twins?Wow,我真的很喜欢他的幽默。”


听到这一句话,Shaw只是瞪了Fusco一眼。吃着桌上的三明治,她将目光移到这位Kate身上。


如同照片看到的一样,Kate与她简直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但看着Kate油腔滑调的讲话方式,Shaw打了个冷颤,完全不敢恭维。


 


 


“等等,Kate,妳和Ben都在这里,你们的婚礼要怎么办?”Lauren想到一周后即将举行的婚礼,看了看总是不按牌理出牌的Kate,表情显得十分担忧。


毕竟,邀请函都已经寄出,Reed & Reed的老客户也都会出席,就连Kate的前夫Justin都要带着DA的人来参加婚礼。


“Leo还在三藩市,他会帮我处理好。”Kate倒是显得十分放心,”放心,我不会在自己的婚礼上迟到的。”


 


“等等,那Ms. Summers现在在…?”


“Melissa跟我一起来纽约的。Lauren,我不知道我要结婚,会是妳得到婚前忧郁症耶。”Kate式的玩笑风格,让Lauren只是斜眼看了她一下。


 


“等等,Katie,妳跟Melissa一起住?”


“当然不是。Ben,担心我跟著Melissa私奔了吗?太可爱了!”Kate亲暱的捏了Ben的双颊。


 


 


 


“不准笑,Lionel!”Shaw不知道已经翻了多少个白眼,而一旁的Fusco则是快要压制不住想大笑的冲动。


“Sameen,这女人很风趣啊,而且挺有亲和力的。”Fusco似乎对着这位「有著Shaw的脸的风趣女子」充满好感。


“Kate是三藩市非常有名的调解人。”Finch看着笔记本刚调出的资料,”过去是律师,但最近这几年开始调解人的工作,认识很多当地的法官。”


“调解人?”


“也就是原告和被告上法庭之前,负责中间协调的人。非公诉案件,法官有时候会让调解人介入,目的是为了节省下上法庭的时间。”


 


 


“Robin,只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你这几天都在纽约?“Lauren牵着Archer的手,继续说着,”你不是说你这几天要到国外去开会?”


“刚好有些客户需要处理,所以临时改机票来纽约。”Archer反握住她的手,”所以你们为什么会来这边?”


“我和Lauren是为了Kate的调解案。”


“有个家族遗产的调解,本来应该是我要来纽约的,但是Lauren和Ben坚持要替我来这一趟。”


“那妳怎么也会在这出现?”


“我觉得我还是得亲自过来一趟…”


 


 


 


对话持续进行著,但是Shaw总觉得有一丝说不上的违和感。


这四人的对话,就像是他们彼此根本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在纽约出现?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Shaw的思考。


 


“Finch。”Reese的声音从耳机传来,”你们必须带着他们四个人逃跑,Decima的人过去了!”


“什么?!”


“Decima?Mr. Reese,怎么一回事?”


“总之我们会在安全屋与你们会合,到时候 '她' 会解释这一切。”


“她?”


 


 


Reese掛掉了通讯。


三人抬头看向落地窗外,确实有几名黑色西装的男子在外面聚集。


“好吧,看来只能待会再让John的那个 '她' 好好解释了。”Shaw将武器袋扔给Fusco,”Lionel,帮我拿着。


她将眼镜和毛帽都拿掉,从腰间掏出自己的手枪,迳自走向Archer那一桌。


 


 


“然后我后来就跟Leo说…”原本还在高谈阔论的Ben看到Shaw,吓得他赶紧举起桌上的叉子,”是妳!”


“闭嘴。”Shaw懒的解释,并直接忽略了Archer和Kate的反应,她举起手上的USP,对空鸣了三枪。


 


 


接着后果可想而知,所有客人因为枪响吓得四处逃窜,至於他们四人…


枪手就站在他们面前,手里拿了上膛的枪。四人只能乖乖待在原位,不敢随便移动。


 


“跟我走,除非你们想死。”Shaw看了看门口因为人潮,暂时被挡住而无法进来的特工。


“Ms. Shaw,并不需要用这么暴力的方式…”可能是因为今天一天被憋得太厉害,Finch万万没有想到Shaw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NYPD。”Fusco正解,他直接拿出警徽,”你们四个现在很危险,请先跟我们一起走。”


“跟著Ms. Terminator?我疯了不成,她今天还想把Lau…”话还没说完,Ben就被Shaw用枪指著。”Kate,说些什么啊?现在这个场合很适合调停吧。”


“我们可以信任这位Ms. Shaw,跟他们走吧。”Kate的反应倒是干脆,出乎Shaw的预料之外。


 


她盯着跟她自己一样的脸。


“走吧。”


 






***






 


甩开所有追兵,一行人回到了安全屋。


但Reese他们似乎尚未到达,Finch也只能先安置好不知所措的Archer他们。


 


“所以你是说你们觉得有人要我们的命。”


Archer一脸狐疑的紧盯着Fusco,让Fusco感到相当不自在。


 


“可以这样说。这是NYPD最近收到的线报,但是我不能透露来源。”


“你知道我们这里有三个人都是律师吧。Detective Fusco。”


“Well,Lauren,Kate可能连半个都不算。”


“我们看的出来这是谎言,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监禁在这边?否则视情况的话,我们可以提出三项以上的罪名。”


 


“这…”Fusco似乎有点接不下话,他看了看Finch。


 


“Ms. Reed,妳说得非常正确,除了Detective外,我们的确不是警察,但是我们相信你们身处在极大的危险当中。”Finch决定跟他们实话实说。


当然,略过机器的部分。


 


“那你们的消息来源是?”


“我只能说,我们透过某些管道得知这些讯息。”


“这简直是疯了。你有看到刚刚那些枪手吗?你总要告诉我们是谁在追杀我们吧!”Ben如同打字机一样的讲话语速,跟Finch的讲话方式形成强烈反差。


“闭嘴,你唠叨到我都开始头痛了。”Shaw瞪了Ben一眼,同时忽略著旁边那位一直瞧着自己的女人。


 


“Wow,妳真的跟我一模一样。”Kate的视线从Shaw的脸一路向下移,沿着身体的曲线直至脚底,”就连身材也很接近,难怪Melissa一直强调。”


“你们一直提到的这位Melissa是?”Finch好奇的询问了起来,毕竟他刚才已经调查完最后一份相关的资料,但是从未见过听过Melissa这个名字。


“喔,她…”


 


 


话还没说完,灯光突然按下。




首先听见的就是Kate的尖叫声,这让Shaw又忍不住多翻了个白眼,她抽出腰间的USP。


黑暗对特工来说并不是多大的影响,她马上找到了正确前往门口的方向。




“Fusco,想办法开启备用电源。我守着门…”


 




话还没说完,一个纤细的黑影打开铁门的同时,朝Shaw扑过来。


作为一个受过优良训练的特工来说,Shaw立即反应,想闪过对方的…攻击。


 


黑影抱住了她,这一瞬间,她感受到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


“Sameen。”


 


这个声音让她感到非常熟悉。就像是常常出现在她耳机内的…机器模拟的声音。


所以这是模拟?但是对方的温度提醒著自己不只有声音。


 


 


“Root?”Shaw压着对方的肩,想看清楚她的脸。


灯光昏暗下,她隐约看见对方的轮廓。


 


但来不及辨识,突然的强光刺激著她的双眼。


电源重新被打开。


 


 


“Melissa,妳也来了?”Kate的反应有些惊讶。


“Me…见鬼,这是怎么一回事?Root!”Shaw看着眼前憔悴的人,原本就已经过瘦的身体又更加纤细,感觉像是随时会断掉一样。原先的棕色长卷发变成金棕色短发,让Shaw并不是很习惯。Shaw同时也注意到,Root的右耳后的伤疤变得更长。


 


 


这时候,Reese和Elias也进了安全屋内,顺带将铁门关上。


 


“Did you miss me?”带着如同以往的笑容,Root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用熟悉的问句打了个招呼。


 


***






(中间省略,我想,大概还有一万字)








***


已经是6月2日。


一晚上的折腾后,Kate他们已经被John安全的送回酒店。


 


而Root则是跟在一言不发的Shaw身后,跟著她回到了Shaw的居处。


Root忍不住看了看Shaw的公寓,就跟她第一次将Shaw电晕,组队出任务的那时闯进的公寓格局一样。


Shaw本身从简,并没有太多的东西。Root猜想眼前King Size的冰箱内,大概都是枪械居多。


 




从她出现在Shaw的面前后,Shaw除了一开始的惊讶外,后面就没有任何的表示,或是任何表情。


之后图书馆小队的人一起攻进Decima的大本营也是,Shaw从头到尾都是沉默的,但还是完美地完成任务。


 


 


Shaw大概还在生自己的气,当一切结束后,Root已经打算要夜宿地铁站,虽然她并不知道她的房间还在不在。


但当她要离开时,Shaw抓住了她的右手,就这样一路带她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放下手中的东西,Shaw拉着Root坐在床边。


 


“把衣服脱了。”


“Sweetie,没想到妳那么按耐不住…”


“Root。”对上的眼神无比认真。


 




Root将自己的棉质上衣脱下,露出底下残破不堪的身躯。


下腹骇人的枪疤带着鲜红的凹痕,肋骨、脊椎的骨节清晰可见,还有无数大大小小,因为今天的任务受到的伤痕与淤血。






”妳是笨蛋吗?”


 


 


Shaw从后方的架子拿了医药箱,静静地帮自己治疗伤口,没有说半点话,甚至也没有问起自己还活着的原因。


於是Root自顾自地说起。


 




“我被送到医院的时候,真的死了。”


“医院内的纪录是2分45秒,但是后来又被救活。然而Decima早就在那边安排好人手,帮我打了一针药剂,让我暂时性假死。”


“我被活埋进墓地中,Decima的人又把我挖出来。他们取走我耳后的人工耳蜗,并且把我安置在机器无法接触的地方,想把我当成最后的筹码。”


“我被他们打了足足九个月的营养针与镇静剂,直到几周前终于被机器找到,她把我救了出来。”


“但是机器也是那时候知道Decima盗用Archer的帐户筹措资金,计画复活Samaritan。”


“当时Samaritan将自己的两块原始程式硬碟交给了自己的人工介面Gabriel Hayward。”


“剩下的就跟刚刚在安全屋解释的一样,Decima想把调查自己组织、安排杀手的Archer解决掉,妳们后来被列为号码则是因为…”


 


 


“別说了,这些细节我不想知道。重点是妳回来了。”一反常态,Shaw的口气带着一丝温柔,但又坚决的打断了Root的发言。


“我只有一个问题。那为什么机器要安排妳跟那个Kate合作?”


 


“怎么了?Sameen?妳吃醋了吗?”


“才没有。”Root发现Shaw讲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快速的漂移了一下。


 


“Kate吗?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






三藩市,婚礼当天。


由于Kate和 'Melissa' 的好交情,图书馆小队一行人趁着这个没有号码的好日子,来到了三藩市,参加Kate与Ben的婚礼。


但是前脚还没有踏进会场,一个黑人小哥突然出现在Shaw面前。


 


“Kate!妳怎么连自己婚礼也迟到?”黑人小哥不知道哪来的力气,Shaw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拖离了现场。


 


 


紧接着婚礼开始,除了不知情的宾客外,所有知情的人一脸尴尬的看着神坛前的两人。


Ben简直想哭,为什么他的新娘又变成了这位终结者,但是跟Kate一样的外表,他又不可能成为唯一反对这场婚礼的人。


更別说是Shaw了,她的眼神简直可以杀了站在神坛正中央的牧师。


 


 


“啊,Ms. Perfect迟到了。”Fusco一脸看好戏的坐在位置上,这时他注意到身旁的人已经掏出双枪,”Cocoa Puffs,冷静!妳现在劫走新娘的话,之后会很难解释啊!”


正当Fusco和Reese阻止并压制底下躁动的Root的时候,神坛上的新娘倒是先动作了。


 


为了不让Ben和Kate日后难做,Shaw直接揍了牧师一拳,并潇洒的下了神坛。


 


 


 


 


(End)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