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肖根]Bicentennial Man机器管家17

lucy chen:

[肖根]Bicentennial Man机器管家17





**电影《机器管家》改编
**肖根cp
**HE保证
**ooc预警






不同于非科技年代的镣铐声,现代的囚犯唯一的标志就是双腕上电击手环。很可笑的是Shaw也是带着它走到了联邦最高法院的证人等候席上坐好的,而且左右都是FBI看管,今天是Root上诉最高法院争取小Sam的抚养权开庭的日子,丝毫不意外众多媒体围绕的四周,她进入场内的时候,在闪光灯的照耀下在原告的席位上看到了久违的那个女人,她变得突然的成熟不少,高高的梳起的发髻,淡妆相宜,看见自己没有太明显的表情却默默勾起的眼角,仿佛几个月前的吵架不过是一场可笑的家庭冲突。








随即抿起的嘴角像是委屈又像是心酸,才迅速转了她的目光。






Shaw心里想,她请了这么多媒体……Shaw似乎理解了她的意图。







[哐……哐……哐]“安静一下,下面要开庭了……今天是开庭审理的是Samantha Groves状告联邦调查局非法囚禁她的女儿一案,首先,由原告律师进行陈述……”








Martine看了Root一眼站起来,朗声说起了自己的论述词,Shaw知道大概的意思是,小Sam作为合法的[M国公民],是拥有人身自由,不能一出生,就被FBI以研究调查为名,私自囚禁,更何况,小Sam才出生一周不到,可以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威胁?请联邦调查局对最高法院和整个世界提交一份合理的报告,否则必须无条件的释放孩子,并交还我的当事人Samantha Groves小姐抚养……






被告方联邦调查局一上来的反驳就带着火药味,列举出Martine利用律师的身份,对于多家企业的偷税漏税案件公然颠倒黑白,请求检方取消Martine参与案件的资格。







Martine以没有事实根据和与本案无关为理由要求法院驳回请求。并且指出,联邦调查局多次无理由的窥探公民的个人隐私,利用公众给予的信任,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民众进行监控!







联邦调查局要求法庭对Martine提出停止无关指控。







Martine随即给法庭呈现权威检测亲子鉴定结果,再次要求法庭恢复小Sam的人身自由!






联邦调查局以保密协议为由拒绝提供小Sam对整个人类有威胁相关的调查和评估报告。





Martine手里拿着报告嘲讽一笑说“尊敬的庭长大人和陪审员们,我觉得,联邦调查局在这件事情不应该回避,因为他们从头到尾根本没有做过任何调查,又何谈证据!这是对于M国联邦法律权威最大的蔑视!”





联邦调查局:我们对此不再进行再多回应。





Shaw听着法庭上看似明明白白的有序的辩论,其实双方无一不停将所有可能的脏水往对方泼,务求让法庭上的法官和听审们都云山雾罩。






她看着一直坐在那里发呆的Root,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来由的心酸,她不想整个事件,她和Root成为别人赢得辩论的傀儡或者筹码,她不高不低突然喊一声,让全场的唇枪舌战的争吵突然安静下来。[报告法官大人,我能说一句话吗?]






法官大人扶了扶眼镜,示意大家停下来,Martine有些埋怨的看了Shaw一眼,她明明已经稳坐上风了,可以迫使FBI把他们的杀手锏Shaw请上证人席,这样他们可以进行下一步,利用引导性话题,让法庭同意审理Shaw是否为人的案件。






Shaw的突然主动出现,打乱中断了她原本的辩论思路!






法官对着麦克风说“呃,Ms Shaw,你现在可以发表你的意见,因为我发现资料里显示你是小Sam的代孕妈妈……”






Shaw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下了阶梯,来到一无遮挡的证人席位上,回头看了一眼纷纷照来的摄像头和闪光灯,举起了桌子上的麦克风说,“大家好,我是Sameen Shaw。”





有一些记者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恍惚了一下,底下沸议四起,[Sameen?是那个饱受争议的艺术家吗?][好像是的,听说她的一年前还开发了人工器官可以替代人体器官工作,而且价格公平,如果投入市场可以活人无数。][我也听说了,后来联邦调查局无故把她关了起来,还停止了她的研究项目,她的朋友集结一群人上告,却被总统无视。现在这是怎么卷入这场夺子风波里了?]






[刚才我听法庭的意思是她还是那个孩子的生母?她不是机器人吗?怎么也能生孩子?]







法官落锤,说“安静!”Shaw看了一眼Root,Root也回望了她一眼,Root说“没错,Sameen Shaw是孩子的生母,也是我的爱人……”







Shaw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不仅仅是她身后一片闪光灯直对她,还有一双双可以说活死人的言语和眼睛,可是Root坚定的眼眸没有丝毫的躲闪,就算在她一次次的伤害的言语之后,就算在她冷漠的态度之后,依然不变的说出[她是我的爱人]这句话。Shaw握紧了话筒。






有一个记者大喊,[法官大人,面对联邦政府签署的不允许人机婚配的文件之后,这次案件,公开审理人机非法生育是法院针对人机婚配公开的全新的表态吗?]









法官有些无可奈何,摇摇头,对着话筒说“安静,这件事我们会再之后的记者会上一起回答,现在继续案件审理。”








Martine坐在那,嘟囔着“乱成这样,还继续审理,你家老头子是不是给法院塞钱了?”Root充耳不闻,她的目光都在证人席上的Shaw的身上,她此刻突然迫切想见见她俩的女儿。到底是像谁。







Shaw举起话筒继续说“各位记者朋友,尊敬的法官和陪审团成员们,感谢大家对于我的家事的关注,我实在没有想过我自己[想要一个孩子]的事情会引起如此大的轩然大波,甚至在联邦调查局请我来调查局里喝杯咖啡谈一谈,我都没有觉得我做错了什么。”






“联邦调查局逮捕我的时候,我本来希望可以给自己辩解,却被告知没有人权,所以我没有权利辩解,因为甚至我连一个人都不是,可是在科研所漫长的近一年里,我怀着我的孩子,体会着我作为机器人本来永远不可能体会的感受,远离我原本爱的人,甚至她为了我的安全,劝我放弃这个孩子,都没能让我回心转意,不仅仅是为了争一口气,还是因为我的不舍,我为了变成你们,我努力了一百年,我学习,我走访,我做手术,我甚至差点丢失了我近一百年的记忆,为了体会你们的体会,爱你们所爱,我甚至不需要什么虚名,我不需要你们为我昭告天下,我成为什么什么第一人,我不需要!!我想要只是跟我爱的人在一起,抚养我们的孩子长大。看遍这个世界所有的她想看的角落,陪她去任何地方,为此我可以忍受所有。”







Shaw的眼泪默默的挂在眼眶,她吸了一下鼻子,在一片灯光下笑了一下说“可是今天,世界逼迫着我最爱的人,不得不以状告我的方式,以获得一个光明正大抚养我们孩子的权利,何其可悲,我自己的孩子竟然由别人决定谁有资格抚养,你们中一定不乏身为父母的人,能够理解我说的吗?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难道就因为我是机器人吗?因为长生不死吗?难道机器人就不能拥有感觉,不可能有感情吗?”







静默一片,有不少女性默默的落下泪来。







Shaw走到Root的桌子前,说“你带来了吗?”Martine看见Shaw过来,一把按住她的资料说,“你要干嘛?”Root抬头一笑,有点凄然担忧,还是点点头,从自己包里取出一份资料递给Shaw,却没有马上放手说“Honey,你要想好了,这样做你就不再长生不死,要跟我白头到老了……”






Shaw握住了文件夹的角,说“认识你以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Shaw举着文件说“今天我宣布我要接受换血手术,从此我也是经受血液氧化岁月侵蚀的身体,从此不再长生不老,终有一天我也会离开这个世界。我这么做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联邦政府承认我人的身份,和我很Samantha Groves小姐的婚姻合法性,让我们可以相偕到老,经历你们婚姻里所有会经历的,争吵,打架,因为孩子升学问题愁眉不展,因为病痛难过不已,因为猜忌而起的吵嚷,因为多吃了邻居一个烤饼干而被说成另有所图,这一切一切我们都会经历,在缺乏激情的岁数,依靠着亲情走下去,不开心的岁月依靠那些开心的日子走下去。度过一个普通人类的一生,我希望在座每一位的理解和支持,谢谢。”





此时联邦调查局接了一个电话,打开了话筒说“我并不是故意打破这个氛围,但是我们上级说,Sameen shaw女士没有提她的女儿应该怎么办?她自己应该明白她们的女儿,我们不可能就这么放纵她回归社会!”




视线开场到整个法庭的现场。Root开口说了一番话。





#
十年后。[哗……啦……]“这个鬼东西怎么弄啊,[咕咚~]唉!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为什么非要让我做摄像导演啊?!讲不讲道理?!”





小小的人举着比她高一头的摄像机,叹了口气对着镜头说“Hello,欢迎来关注我们的每月一次的汇报日程,我是little Sam,今天很明显是她俩的结婚纪念日,虽然早在两年前,联邦政府已经准许我们不用每日上传视频资料了,可是妈妈说这样的跟大家分享我们的生活已经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大家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今天你们一定要给我评个理,她俩每天问我,我到底更爱谁,这件事到底人不人道?!”





摇摇晃晃的摄像头,模糊的恍惚过一道地毯的紫色,纯木制的桌椅,黑色的真皮沙发,薄纱的窗帘,黑洞洞的壁炉,小小人先是撒娇式的要抱抱,Shaw在刷盘子,看见抱大腿的某只,撇了一眼说“你找你亲娘去……”小Sam差点鼻涕眼泪擦在她的腿上说“妈妈,你就是我亲娘~~你生我养我,血缘什么的,不存在的!”Shaw想了想,觉得也没毛病,说“好,乖了,今天晚上可以玩两个小时游戏机。”




Root走过来放吃饭的盘子,看着小Sam哭哭啼啼的样子问“这孩子怎么了?”Shaw无所谓的说“没什么,她刚才亲口对我说,我是她亲娘,血缘关系什么事不存在的。”






Root诡异一笑,Sam看着后退了几步,摇晃着手里的摄像机说“妈咪,你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打我,我在直播!”




Root摇晃着手里的盘子说“那好吧,今天晚上你自己睡,我不陪你了!让你亲妈陪你吧!”





小Sam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Shaw,Shaw说“这我帮不了你,你都10岁,竟然还要你Root妈陪着睡,不像话了啊!”




小Sam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说“妈妈,我问你一个问题。”Shaw正在擦手说“你问……”小Sam撇嘴说“我和Root妈妈,你更爱谁?”




Root也听见了,勾起嘴角,她都知道Shaw的回答,所以扭啊扭的走到她俩的身边,抱起小Sam,亲亲她那跟自己肖似的脸说“对啊,Sameen,我跟宝宝,你最爱谁?”两个人四只眼睛眨巴眨巴看着Shaw,Shaw笑着说“我选……”



“我选牛排!”




两个人一脸嫌弃说“切~~”Shaw却言不由衷亲在两个人的脸颊,低声说“可是你俩是我人生的一切。”




Root回吻回去说“So Am I”小Sam举着摄像机说“所以你们也不要再问我,我最爱谁的问题了,怪烦的,我都爱好不好!”




#


六十多年后,小Sam却看上去还像四十多岁,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墓碑前,说“妈妈,联合国今天下达通知,你已经被确定为人类的身份,也承认了你和妈咪的婚姻有效性,我也终于不再是[黑户]了,虽然你和妈咪不再在乎了,妈咪在你失去呼吸的那一刻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关闭呼吸辅助器,果然我小时候你们都是骗我的,你们果然最爱还是对方,生死相伴对吗?”



此时有双温柔的手指握起Sam的手说“别担心,妈妈们在天堂也一定看得见你的思念和努力。孩子还在车里等你呢,我们回家吧!”




The end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lucy ch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