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时尚顾问(七)

Noramyw:

Shaw把Root的衣服们“护送”回了家。


本来Shaw友好地和Root在十字路口告别,但出于某种不知名的情绪,Shaw硬生生转了步,偷偷跟上那个穿着风衣束起长发的女人。


——然后她看见了Root把新买的、平均价值上千美金的衣服随意地丢进了垃圾桶。




Shaw怒气上头,冲上去,对着那个女人就是一记右勾拳。


然后她蹲下去,戳了戳Root脸上的印记,叹着气从手包里找出粉底给那女人补妆。




所以现在,Shaw把Root和她的衣服们塞进了漂亮的跑车,并通过Hannah给的客户资料把Root的衣服们送回了家。


由于Root用的是指纹锁,所以也省了她撬锁的功夫。




Shaw背着Root,任她的长腿晃荡着摩擦她的牛仔裤,高跟鞋尖时不时蹭过她的膝弯,呼吸规律均匀地喷洒在她的耳后,手肘骨在她的锁骨间肌肤上轻轻锤击。与此同时,她的双手拎着上万的衣物,拎绳压得她手心发红,被冷风吹拂时带来一阵......不太正常的愉悦感。




老实说,这是一场折磨。


Shaw把Root丢到她的床上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终于结束了。




Root的身体沉入柔软的被褥中,那种骚//包的紫色,倒是让Shaw对这个女人有了新的认知——环顾四周,Root的房子并不是她所想象的一板一眼,全是黑白灰。相反,Root的公寓是以紫色为主色调,设计精致,有许多无意义的摆设物,和一双兔子拖鞋的。




等等,兔子拖鞋。


这绝对是低级品味。




Shaw拿起那双兔子拖鞋,捏了两下兔子耳朵,刻薄地评点道,然后又捏了两下。


然后她看向Root的高跟鞋。




嗯,面对付钱的老板,她也不是不可以帮Root减轻一下负担,在家里就不用穿高跟鞋了。


这么想着,Shaw半跪下来,伸手握住Root的脚踝。




脆弱。


这是Shaw的第一反应。


得益于她的军旅生涯,她对这一点十分敏感,Root是个基本不具备攻击性的女人,相反,她的每一个部分,尽管掩藏在那老土的外表下,却都是软的、暖的、散发着女孩儿香气的。




比如她的脚。


Shaw端详着,那是和自己不同的一只脚。或许是因为经过美容院的处理,显得格外细腻莹白,形状则是天生的漂亮,相对细长,但脚趾有一些轻微的畸形。


芭蕾舞,Shaw猜测道。尽管Root走路时并没有那种优雅大方的气质,但从小学芭蕾舞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况且Root的xiong也不大,符合芭蕾舞者的特征。




她的脚趾动了动。


Shaw如梦初醒地撤回了手,动作利落地脱下那女人的高跟鞋。




Root没有醒。


Shaw莫名松了口气,尽管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客户,但Root毕竟是个脑子奇怪的女人,万一想到别的方面去,对ZOE的名声很不好。




好了,接下来是给她穿上兔子拖鞋。


Shaw再度鄙夷地捏了捏兔子的耳朵,料子很柔软,毛也很顺滑,对穿了一天高跟鞋的双脚来说是个合适的休息场所。




Root的脚趾再度动了动。


这次,Shaw明白了,是因为痒。


Root这个女人,会因为自己的拖鞋而觉得痒。




这一点足以让Shaw偷偷露出一个笑容。


嘲讽的,当然是。




Shaw生出了坏的念头,呃,或许有那么一点超出了工作范围,但是一个有女人味的漂亮宝贝(那种Hannah希望Root成为的人),身体的敏感度也很重要。


所以Shaw轻轻用食指刮了下Root的脚底心。




那女人的脚趾几乎是立刻蜷曲起来,附加收缩的长腿,直接把Shaw的目光引到那儿。


Root拥有美丽纤细的长腿。


而现在Shaw发现她们上有一两颗几乎像是点缀的雀斑。




这不出奇,Root是个有一身白皙皮子的女人,又不避讳阳光,有这么一两个雀斑,实在再合适、咳咳,她的意思是,那再正常不过了。




Shaw又碰了一下Root的脚踝,这回没有什么反应,但为了确定,Shaw还是把那块脆弱又精致的骨头放在手心里暖了一会儿。




那么,小腿呢?


Shaw想着,缓慢地伸出了手。




“我在家?”


Root按着头,猛地坐起来,然后又晕晕地躺了下去。


她终于意识到屋子里另一个人的存在。




Shaw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已经把你的衣服放进了衣柜,明天你会拿去干洗店处理。”


Shaw说道。




“我得工作。”


Root反驳道,但似乎没有什么力气,眼睛都水汪汪的。




“谁不是呢?一个现代的、有魅力的女性,应当学会处理自己的衣物。”


Shaw忽地捏住了Root领口的纽扣。


那是一颗洁白的扣子,非常小,正圆形,恰恰好地嵌在Root的锁骨上,几乎像一颗珍珠。




“你知道它是什么材质的吗?”


Shaw轻轻地发问道。




“......不。”


Root眨了一下眼,长长的睫毛刷地碰到泛着淡淡乌色的肌肤。


得监管这女人的作息,Shaw想道。




“碰一下。”


Shaw发号施令道。


Root的指尖就轻轻覆上了她的,一点又一点地抚摸圆形纽扣的光滑边缘。




“感觉怎么样?”


Shaw问道,没有收回手,反而轻轻扯了下Root的领口。


她可以轻易撕碎那布料,这是肯定的。




“普通的工业品?”


Root勾起唇角。


Shaw分辨出那是在掩藏尴尬。




Root显然很习惯用这种自大的、戏谑的眼神掩饰自己。




“当然不是。”


Shaw稍一用力,把那颗扣子解了开来。


Root的领口散开,露出点缀着极淡雀斑的肌肤。




如Shaw所料。




“它很薄,这意味着设计师希望穿衣者可以通过触摸轻易地把它扣好,并且显得很平整。它来自于全球纽扣市场最大份额的生产商,背后的历史可以写一本三英寸厚的书。”


Shaw轻轻地说道。


“不要看不起时尚,它从人类开始的那一天就开始了。”




“你知道还有什么也从人类开始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吗?”


Root忽然道。


她握住了Shaw的手腕,轻轻抿了下唇。




Shaw很正常地吸了口气。




“食欲。”


Root笑起来,带一点可怜巴巴的味道。


“我饿了。”




TBC

  1. 大流士和云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