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Shoot Law Firm AU

Amy:

作者:2017年10月的合本收錄的一篇AU,過了半年可以釋出給POI Shoot同好,希望大家不嫌棄。照AA和SS持續推出新作,又兩續參加Clexacon兩年的節奏,這個配對應該可以持續很久!(Third time is always the charm) 期待明年Clexacon再見到這兩位!




Finch & Reese LLP又如往常的一天……才怪,這次的金融大案快把大家給搞死了。




「華爾街的那些銀行家都去吃圌屎吧」,Shaw邊整理客戶買賣股票的紀錄邊想著等會中餐要吃哪台餐車。




「Shaw,中午需要幫你訂什麼嗎?」Root笑問了一下。




「我的天現在才十點,Shaw你不是才吃完了個甜甜圈!」Fusco不可置信的問。




Shaw理都不理直轉向Reese「你不是手上有一件勝訴了,Finch應該給了你不少獎金啊,請客!」




「我知道最近來了台不錯的餐車,龍蝦堡!我要龍蝦堡!」Shaw要求。




「那中午就龍蝦堡囉!」Root開心的附和著!




「那家根本不能訂啊!」苦主終於出來了「而且應該是請客的人決定要吃啥吧!」Reese抱怨著。




「沒辦法了,那中午就休息久點,大家出去吃吧!」Finch開口了。




「Harry都開口了~」Root作勢揹起背包要下班。




「全所大概只有Root敢亂叫Finch名字」Fusco小聲說




在紛擾的華爾街,中午被滿是西裝筆挺的金融家、律師佔滿,似乎招牌一掉下來就可以砸死個幾千萬,以一小時計的話,畢竟這些都是以時搶錢的。即使經濟再怎麼不景氣,華爾街再怎麼被佔領,也不影響頂端20%的消費能力。一開始也許還滿腔熱血的法學院畢業生,在業界滾個幾年,漸漸的關注社會議題少了,更多的是對案圌件的煩惱。




俗話說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律師就要穿西裝。




在法學院時,Shaw一直不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好,是做個主持正義的公設辯護人,決策天坪兩端孰輕孰重的法官,金裝體面的大事務所律師,還是要進入一般企業當個小職員呢。那時她學姊Carter倒是叫她別想太多「有時候這也不容你選擇,有時候就只是剛好機會來了,也就從了。」兩年後畢業,也果真因為Carter認識這間的事務所的合夥人Reese,介紹之下面試後就進來實習,接著也就繼續當律師了。當然能待上一陣子,事務所的吉祥物--名譽所長--瑪利諾犬Bear也有很大的功勞。




「嘿Shaw,什麼時候才會看到你定下來呀!你老家都不會催妳快嫁,讓兩老抱抱金孫嗎?」萬年話癆的會計Tao像是試著找話題似的跟Shaw搭話。




Shaw心中翻了白眼,這都什麼年代了我父母都沒管這麼多關你屁事,話都在嘴邊快爆發出來。走在旁邊的Root有意無意的左手擦過Shaw的手臂,Shaw這才想說為了薪水要忍住不要開嗆,畢竟還是要靠年個月底Tao遞來的薪水單吃飯吶。




「還好我沒父母都不用擔心」Root一句話噎住Tao繼續這個話題。




Fusco像是發現這個尷尬的氣氛,馬上接話:「Root妳本來就從來都不需要擔心這點吧,妳不是早早就出……ㄍ幹麻啦欸Shaw你幹麻肘擊我!我是要說Root早早就出社會打滾了!」




Shaw去過Root家(滾過)幾次,說真的她還不知道為何Root還要到Finch的律師事務所當助理。能在紐約擁有一整層的公寓根本就無須工作,試著追問Root也只得到Root淡然的回答她需要一點人生的意義,還有欠了Harry(每次聽到Root這麼叫自己的老闆,Shaw心理都一陣惡寒)一點人情就打哈哈過去,更不用說之後她們倆「忙」的事讓她馬上就放棄這個問題。




「我們到了。」Finch像是要制止這一切。




「我有跟你們說過我前陣子去古巴的事嗎?」Reese提起。




「有,我們也發現你變得快跟西裝一樣黑了。」Shaw拿到龍蝦堡有持無恐的吐嘈。




Reese像是假裝沒聽到Shaw的挑眉「Shaw妳應該去一次,那裡的酒和食物簡直來自天堂,加上可以飆超經典的老爺車,難怪海明威都離不開那裡了。」


「只不過那邊的計程車司機賺得比律師還多就是了。」Reese補了句。




「怎麼可能?!」Tao像是終於抓到個話題似。




「真的,以前有個古巴的太太吵著要跟先生離婚,就是因為她發現先生騙她是開計程車的,結果有天她發現他根本是律師。」Fusco懶洋洋回答,像是聽過這故事千百遍一樣。




「因為古巴的律師領的是政圌府的死薪水,而計程車司機可以拿著觀光客帶來的外幣。」Finch早就知道結局了,只有Tao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律師們還真無趣,固定的笑話還一直用。




Fusco倒是若有所思「要離婚的怨偶什麼都能拿來當理由。」




「但人到了這個年紀,單身,沒結果婚還比離過婚還糟。人家會想說你長得不錯,條件又好,是不是有什麼嚴重的怪癖」Reese不知在抱怨還是在敘述事實。




Fusco「嘿大個子別抱怨了,我看你女人緣還是好得不行哪像我一靠近女人都躲開。」




Root「我們有個客戶好像專門幫人家改造找對像,怎麼樣呢Fusco要不要試試?」順手就拿起了Shaw的汽水起來喝。




「嘿!喝你自己的!」Shaw搶回汽水用袖子猛擦吸管。




Root笑得像隻偷魚成功的貓「說真的,Fusco這個客戶非常感謝我們幫他辯護無罪,願意提供任何一位律師難得的服務呢!」




Finch清了喉嚨「我說過了,不能讓客戶有這樣的印象,可以用其他東西抵律師費,不然下次會有客戶帶雞啊鵝的帶鴨來抵。」




聊著聊著,Reese看了下手表「今天大家都沒有庭吧?」


大家都搖搖頭。




「那Finch我們不如就放大家下午的假吧!」Reese提議。




「今天除了新的IT系統要測試,若沒什麼特別趕的工作進度,大家就隨意吧!」Finch決定自己回事務所試用新的系統。




「太好了終於可以不用拜託前妻接兒子回家了!」Fusco感嘆「兒子看到我唸他幾句都愛頁嘴『別管我,你又不常在家』。老圌子都要傷心死了」




「那我還是得繼續回去整理客戶買賣的股票啊!!!」Shaw抱怨「怎麼覺得別人有放到我還要工作很虧」




Root附在Shaw耳邊「乖,晚上妳想吃什麼都請你吃,要吃我也可以喔~」




Shaw毫不領情「那我要茹絲葵最貴的那種牛排!兩份!」




吃完龍蝦堡的大家便兵分二路,回家的回家,繼續工作的只好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事務所。




「Shaw你說我們這行有天會被人工智慧所取代嗎?」Root試探著問




區塊鍊雖然還在試驗階段,但假若一切都能化約為資料上傳,即使有天身體不在,靈魂是否依舊可以幫客戶解決案圌件。




Root見到旁邊沒有其他人「Harry今天就是想來試試和我設計的程式。現在雖然還沒想到名字,我們先用The Machine稱呼她。現在已經可以幫我們解決簡單的交通申訴案圌件和草擬基本的合約,等到連通資料庫正式上線不僅可以偵測客戶是否有貿易洗錢行為,甚至可以幫我們省去調查客戶基本資料、財務狀況的麻煩」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新玩具般。




「我倒不認為我們這一行會被人工智慧取代」Finch回應道「很多客戶來不是真的單純只要解決問題,而是把這當作慰藉心靈的方式。」




從年輕同袍到一起打拼的工作伙伴,從菜鳥業務拉拔到總經理的得意門生,最後撕破臉到法庭上爭的根本不是契約上的賠償,律師費都要比那個多了,而是情感上被背叛後需要的宣洩。




「但違法持槍的就不一定了」Shaw說「當事人什麼牛鬼蛇神都有,就連律師本身都是,有的甚至也跟黑道稱兄道弟。」




記得Reese第一次帶Shaw陪當事人在警局偵訊,身邊是整票在槍戰裡被警圌察帶回的兄弟。




「自動式還非自動式?一支還兩支?」Reese像是在背公式一樣問他們的當事人




「兩支啊,那肯定被押。」




隔壁坐著的大哥一旁的律師是個英俊到不行的小伙子「Thomas,我聽我們家小弟說你探監時幫他帶了不少東西,好讓他在獄中做公關。」




Shaw看得他兩眼發直,連平常都不怎麼愛開玩笑的Reese都忍不住說:「欸口水快流出來了,擦一下。」馬上遭到Shaw的手肘攻擊。




Thomas也知道有美女盯著自己看,一陪完老大偵訊結束,馬上來遞名片Koroa事務所的主持律師,正要施展自己的魅力時,Shaw的手機響了。




「Root?什麼妳還沒睡?不是說我今天一定會到半夜,不用等我嗎?」




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是妻管嚴,打來催人回家了。Thomas也就自討沒趣的摸圌摸鼻子,只跟Reese點個頭拿起公事包就準備走人。




Root那天整夜都在Shaw住處等著。看到Reese發來的拍Shaw在偷看帥哥的照片忍了好久,確定Shaw他們陪偵完才撥電話。Reese總是安慰Root,他很懂喜歡上慢熟的人的感覺,但對他來說即使成不了戀人,一但你跟這樣的人相熟了,能陪在他身邊也是種幸福。聽得Root雖然心裡感動到不行,還是表面上要嘴硬「你去跟Finch說,叫他別那麼ㄍㄧㄥ再來跟說我這些。」




當民眾都被電視劇洗腦這是個充滿驚奇與驚聳情節的工作,實際上的律師工作卻是充滿瑣碎和日常的事務。




像是在事務所專辦離婚案圌件的Fusco,幾乎每天都要面對當事人讓人不知該怎麼回應的要求。像是第三者急急忙忙跑到事務所,把手機中服待男性的照片拿給Fusco說:「怎麼辦,我只是把照片傳給他看,讓他回味一下。沒想到就被他老婆看到了!」




「不不……不用給我看這些,你只要跟我說他配圌偶是怎麼取得這個照片就好」Fusco急忙用手遮住客戶手機銀幕。




「還是說我應該請他把生圌殖器旁的痣點掉,這樣就不能指認是我在幫他……」




Fusco:「小姐,我想比較實際的是要確認您有沒有留下您跟男方有做的證據。」




Fusco邊回答邊在內心翻白眼,實在沒辦法叫Reese處理離婚案圌件,一來他長得太帥,很多客戶跟本不會認真交待事實,二來他只要跟客戶開完會心情很差,下午又把工作丟下出去了,倒楣的又是他。再來,誰叫他是事務所裡唯一一個有親身經驗的呢?




Shaw跟著Reese也不學好,離婚案圌件的女方通常想說找圌女律師會較富同理心,哪知道Shaw一句「真的不是因為跟小王做你老公才要跟你離婚嗎?」就把客戶給惹哭了。還要Root趕緊遞來面紙給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客戶。從此以後Finch再也沒有讓Shaw接離婚案圌件,把她派去跟著Reese專做白領犯罪,也多了個常常在家等著愛人半夜的訊問結束後回到家的Root。




「說真的我最討厭笨蛋了!」Shaw實在恨不得Bear把狀都吃了,這樣她至少到法庭上不用把客戶硬要加進去,卻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說詞等著給法官洗臉。




但Bear不吃狀,他只吃高級絕版書。連Finch都不懂為什他都已經把最貴的書放在架子的最高處,Bear的品味怎麼還可以這麼好?




Shaw邊翻白眼邊打狀。有人說這並不是個開心的行業,要持續下去必須在案圌件裡得到成就感、碰到自己有興趣的案子還有感覺到自己在進步。但對Shaw來說,她目前進行下去的動力就是Bear、想著接下來去哪渡假,還有勉強加上Root。




六點多時Finch來打聲招呼說要先下班,叫Shaw也別太晚回去。




Shaw看著桌上的卷宗、還有助理區仍亮著的一盞燈,嘆了口氣決定還是把東西收拾帶回家做。關上電腦,將需要的卷證資料放進公事包,走到助理區跟Root說:「走吧!」會讓Root攬著手臂絕不是因為自己對Root有那麼點好感,絕不是!也絕對不是因為即使加班到深夜很崩潰的時候,仍有人堅持等待。而是看著Root要請她吃茹絲葵的的面子上,還有早已習慣她突破私人空間的份上,勉強讓她攬一下。




更別說今天還能多帶個帥哥回家心情不自覺好了起來「Bear我們走吧!Root請吃牛排喔!」




加班什麼的就等明天再說吧。畢竟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Shaw把事務所的燈關了,門和地鑰鎖上。一手牽著Bear一手牽著Root,步出了大樓,走向紐約被建築物遮蓋的夕陽。




「明天九點還要開會喔!」Root好心提醒。


「幹」Shaw罵一句。


「親愛的,別在孩子面前」Root摀住Bear的耳朵。


「汪」Bear附和著。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Am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