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Demon(十三)

Noramyw:

Sameen Shaw是在一个死人的手机上看见她的小恶魔的。


准确来说,她抓住了内鬼,在处死他的时候,发现那家伙的手机上正在播放一支香水的广告短片。Shaw把那手机拿过来,擦掉上面的血迹,在大提琴的悠扬声中看见了Root。




那个孩子打扮的像个小天使,银色的橄榄叶形状的头饰,纯白的、唱诗班式的长裙,背后还有一对翅膀。她的眼睛被黑色的布条蒙住了,手腕上同样绑着一条黑色的锁链,有人在拉那条锁链,所以那个孩子被迫地往前走,她的步履犹疑,嘴唇微微颤抖,最终来到恶魔形状的阴影底下。遮住Root视觉的布条自动松开,露出她混合着天真和恐惧的眼睛,在一段充满诱惑的台词过后,无知的、无辜的、美丽的小天使神色变得迷茫和好奇起来,音乐戛然而止,而她彻底被黑影吞没。




这支香水的名字,叫做“诱惑”。




Sameen Shaw情不自禁地按下了再次播放的按钮。


这次她更注重细节,Root的金发被编起了一部分,脸颊上了妆,把少女特征的雀斑表现的更加明显。她没有穿鞋,赤着脚,小巧的脚趾踩在光滑的地面上,或许是因为冰凉而本能地有些瑟缩。镜头转向Root的嘴唇时,特写镜头晃了半秒钟,足以让人看清她的双唇的色泽与玫瑰有多么相似——Shaw思考着要不要投诉这个疑似恋童/癖的摄影师。




最有趣的是,那段充满诱惑的台词,是来自于Root本人的声音。




“Reese。”


Shaw把那手机塞进口袋,一个肘击猛地攻向敢在她身后窥伺的手下。John Reese闷哼了一声,双手举高,立刻做出投降的手势。




“Boss?”


其实John Reese不怎么疼,但是为了避免Shaw接下来认真和他打架,Reese运用起了他无辜的蓝色的狗狗眼。从Cole学来的这一招对Shaw来说是很有用的,不是因为他们数年出生入死的友谊,而是因为,呃,Sameen Shaw是个忠实的狗派人士。




“Root那个小恶魔到底干了什么?”


Shaw的面部线条僵硬,眼神很静,黑色的瞳孔看不到底,而浮在表面的是满满的怒气。她看上去是真的很生气,但John Reese已经习惯了,尽管他还是摸不太准Shaw的心思,但他很清楚Shaw不至于把火气都撒在他头上,而放过那个满肚子鬼主意的小坏蛋。




毕竟,Sameen Shaw坐稳黑道的诸多原因中,赏罚分明这一条是出了名的——甚至,有不少人在暗地里给Shaw起了“审判官”的代号。




“她从我这里偷走了一些文件——我签过名字的那些。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我没有追究,因为即使不是从我这里偷窃,她想要伪造签名,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John Reese耸了耸肩。


“我能告诉你的是,Boss,这个短片的导演是Zoe Morgan。”




“......差点忘了你是她的脑残粉。”


Sameen Shaw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原谅了Reese刚刚探头探脑的行为。Zoe Morgan,这个人,她曾经见过一两次,确实是个聪明又有手腕的女人,她在业界很有名望,也懂得不踩不该碰的线。要给Root专门拍这样的短片,绝对不可能是Root狐假虎威的结果,也不可能是她使了什么小手段。这个小恶魔现在还没有这样的能力。




“我去把她抓回来?”


John Reese提议道。




“她的成绩没有下降,就当是让她放松好了。我记得,我们名下没有娱乐方面的产业?”


Sameen Shaw话头一转。


“去给我收购一个工作室,让Root签下来。她想要玩,就让她玩最好的。适当地和Zoe合作,你可以全权出面,就当是员工福利了。”




“不惩罚她?”


John Reese用惊悚的眼光看着Shaw,老实说,也太纵容了一点吧?说两句话很轻巧,但背后意味着投入至少几百万注册资金外加各种人脉的调动,就为了给Root买一个玩具?何况,Root是背着Shaw拍摄了这样的短片的。




上一个背叛Shaw的家伙还尸骨未寒啊。




“我很好奇。”


Sameen Shaw往外走,付钱从流动摊位上买了个便宜的冰棒叼在嘴里。跟在她身后的Reese忠实地给她打起了太阳伞,自从Shaw早年被晒黑过,导致回安全屋被人脸识别系统拒之门外后,打伞就成了他的职责之一。




“——Root会被发掘成什么样子。娱乐圈这种一个人扮演一千人的地方,很适合锻炼她,你尽可能多接一些动作戏,顺便教教她格斗术,那孩子的手劲现在连枪都举不起来,太废了。我们正好也用这个新公司洗一批钱,就放在Root名下,让她负责。她之前不是说想要一份工作吗?”


Shaw低声笑了笑。


“等几个月,给警方,我们的好Lionel放点消息,让他去追查Root。”




“Lionel如果做的太过火了呢?你知道他的,不是第一次杀人,也不是第一次埋尸体,而且,能力也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差。”


John Reese询问道。




“不要告诉我你连Fusco都打不过。”


Sameen Shaw朝他翻了个白眼。




“第一批钱,多少合适?”


Reese了然,Shaw这还是舍不得,确实是惩罚,但也有限度,主要还是让他来做保姆来着。不过,能见到Zoe Morgan,他倒也不是很在意。




“五千万就行。”


Shaw想了一下,觉得这点钱给Root玩足够了。


“这次学期测试,有一门低于A,就扣一千万。”




“谨遵命令,审判官阁下。”


John Reese促狭地笑了一声。他现在有点确定Shaw是在培养继承人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们这样在黑暗里行走的人,要活下去,就得有个盼头。仔细想想,Root现在十五岁,培养个两三年,Shaw就可以逍遥快活去了。




“我讨厌那个名字。”


Shaw看上去挺生气的,朝Reese露出了一口白牙,不过,她什么时候看上去不生气呢?






“Sam,你在笑什么?”


Hanna Frey好奇地问道,她从书本里抬起头,就看见Samantha露出那种可爱的坏笑,有阳光洒在她脸上的雀斑上。




“Zoe告诉我,我即将有一份工作了,多令人激动呀,Hanna。”


Root耸了耸肩,一手锁住手机桌面,左手随意地转了转笔。一顿,然后她用左手流畅地写下数学题的解题过程。




Hanna瞥了一眼,但她看不懂,那可能是Sam提过的什么微积分之类的东西吧。但这不妨碍她的惊奇。


“Sam,你是左撇子吗?之前你一直是用右手......”




“用左手或者右手,对我来说没区别。不过,我出生的时候,的确是偏向某一只手的,你来猜猜是哪一只?”


Root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先把双手都放到背后,再握成拳,伸到她的小女朋友面前。




“左手?我知道大多数左撇子会去学习右手的使用。”


Hanna Frey猜测着,伸出手指,点了一下Sam的左手。




那只手立刻打开了,掌心放着一颗漂亮的水果糖。




“真聪明。”


Root朝她露出一个认可的微笑,不出意料地看见Hanna的脸红了。那真是可爱极了,Root想着,悄然把右手里的水果糖放回身后的书包里。




Hanna吃了糖,又低下头去做作业了,她真的是个勤奋的好孩子。


Root想着,再一次打开手机,看见John Reese发来信息的最后一句,忍不住又开始笑。




“Shaw给了你一份工作,她可没说过这会很容易。”




Absolutely.


Root做着口型,注意没有吵到Hanna,然后低头吻了吻她的手机。


真是不枉......她特意把那段视频发到Shaw面前。




TBC


作者:我知道你们差不多要忘记小恶魔Root啦~

  1.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