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5A

洛阿哲:

 - CP:肖根肖


- 人物OOC极度预警。


- 设定:仿生人AU【仿生人 5A/主体 Shaw X 高级警探Root】


含有私设,与《底特律:成为人类》游戏内容无关。玩游戏时突然想到这个au设定。


如撞设定/撞梗会直接删除本篇。


----



- 1.


 


“Sir!”搭档的呼唤让Root回神,她带着歉意说道:“抱歉…怎么了?5A。”


 


5A拿出自己的手枪,走在前端说道:“Sir,您得离开。”


 


Root跟在对方身后仔细聆听周围的情况小声道:“不可能。我承担不起你的维修费用。”


 


她们这一次的任务是解决屋顶的异变仿生人,一位拥有武器和人质的仿生人。看着眼前5A的背影,Root在想…她是否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她和5A搭档已经三年,这三年让她对仿生人的想法出现了改观。70%的人类憎恨仿生人,因为他们在害怕自己会被代替。警局开始投入第一批仿生人后开始给每一位高级警探搭配一位仿生人搭档,这也是她和5A相遇的开端。


 


“您知道我的费用一直是由警局高层负责的,对吧?”5A的话让Root有一种错觉,她是有生命的。并非AI。


 


“Sir,我们到了。”


 


在屋顶的门被打开那一瞬间Root被5A拽住手腕扯到旁边的遮蔽物后面,她看着5A流着蓝血的手问道:“几率是多少?”


 


5A射击附近一个犯罪分子回答道:“我不确定,Sir。我们可能无法等到支援到来,人质已经受伤了。”


 


该死的任务,该死的拯救人质。Root忍不住把这些怪罪到局长身上,虽然这并不关那位绅士的事。5A的反应很迅速,她注意到右侧方的人,她侧身替Root挡了一枪然后击倒敌人。Root看到她太阳穴的蓝圈转黄,在黄红之间交替闪烁。她的耳机里面传来后援的通讯,Root对着挟持人质的仿生人喊道:“我不想伤害你!但你杀了我,一切就无法挽回。”


 


仿生人的枪口对准Root吼道:“你们什么都不懂!”


 


5A逐渐向Root靠近,Root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后喊道:“我理解你的感受,我懂这些。听着,我们可以好好谈这件事。我知道你感觉到自己被欺骗,感觉到他们抛弃了你,我理解这些感受。但这样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她注意到仿生人的红圈转为黄色,几秒后又转回红色。事情还有转机,不需要做到双方都受到伤害。5A侧头说道:“直升机别靠近。”


 


Root走近对方几步喊道:“她是你最爱的人,你不想伤害她的。你知道你不想伤害她。”


 


红色转成黄色,事情开始按照Root想要的发展。她分散仿生人的注意力,它没有注意到5A的接近,支援的直升飞机在不远处盘旋,远处的大楼上面有着他们的狙击手。她知道自己的谈判会影响接下来的发展。


 


仿生人重新举枪对准Root说道:“不…他们欺骗了我!我不想死…我无法信任你。”


 


Root的专注没有注意到5A的异常,她扔掉自己的枪喊道:“你不会死,我们需要的是谈谈。你可以信任我!放了她,我保证你会安全。”


 


仿生人开始犹豫,他看着怀中的人质,他听着对方的乞求,他逐渐放下枪让人质离开。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错愕,远处的狙击枪开枪打中仿生人的腹部,它难以相信的看着Root。5A趁这个空隙扑向Root替对方挡了一枪,狙击手击中仿生人的头部结束对方的运作。


 


我信任你,你却欺骗了我。


 


这句话就像是梦魇缠绕着Root。5A着急的喊道:“Sir!”


 


“我没事…任务完成。”


 


Root第一次出现怀疑,她怀疑事情是否真的如此。仿生人出现异常就一定要处理吗?若是以前,她会肯定的回答:是的。现在她不确定了,刚刚的谈判再告诉她事实并非如此。它们是有生命的,会思考事情,会在意人类,并非只是AI的存在。


 


看着正在维修的5A,Root低声道:“她叫Sameen对吧?”


 


旁边的John挑眉看了她一眼回答道:“Sameen Shaw,第一批原型机种。因为他们代表科技发展,每一位原型机都有名字。”


 


“我不确定我这样说对不对。我觉得…她不一样。”Root看着5A,坐在那里毫无生气乖乖被机器手臂维修的5A就像一个玩偶。她见过许多次这样的现场,唯独这一次不一样。


 


John拍了下她肩膀说道:“不要被一些事情影响你的判断。”


 


“我知道。”


 


- 2.


 


享受完自己的早餐,Root心满意足的坐在沙发上,她伸出手,下一秒5A就把装着黑咖啡的杯子放到她手里。这样的相处模式有时候她会觉得她们是一对特殊的恋人。5A乖巧的坐在她的旁边,她惬意的把脚搁在对方腿上说道:“今天是休假日,你想做点什么吗?”


 


5A揉捏Root的小腿回答道:“不,Sir。”


 


Root观察着对方,深邃立体的五官,有点混血。她注意到5A有时候会嗅一下空气中的变化,她注意到5A有时候会无意识的舔唇。这让她想起在案发现场时5A会乱舔东西的坏毛病。她放下咖啡杯靠近对方说道:“答应我,不要在案发现场乱舔东西。”


 


5A老实回答道:“Sir,我只是在分析里面的物质。”


 


Root抓住对方的手腕说道:“答应我。”


 


“Sir?”5A无辜的眨着眼睛就像是一个懵懂的好奇宝宝。


 


Root无奈的叹气,松手躺会原本的位置说道:“老天!难道我一定要命令你吗?”


 


5A继续按摩Root的小腿逐渐往上稍加力度按摩她的肌肉回答道:“好的,Sir。”


 


在触摸到某个地方时Root忍不住低吟了一声,5A疑惑的看着她,太阳穴的蓝圈开始闪烁处理刚刚的信息。若对方是人类的话…若对方是人类的话?Root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过于在意那位仿生人的话才导致自己开始混乱,或许她需要出去解决下某些需求。


 


“Sir?”5A疑惑的语气让Root觉得事情走向开始奇怪。


 


Root故作轻松的问道:“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


 


“Sameen Shaw,德西玛科技第一批原型机。用途于辅助高级警探的工作,外勤任务,执行警探的一切指令。”5A认真回答的模样让Root觉得对方是一名人类,而不是仿生人。


 


“一切指令是吗?”


“是的,Sir。”


 


Root醒来时觉得这糟糕透了,她真的和5A上床了。看着自己的手指,回想那些触感,反应,都是人类真实的反应。仿生人真的可以做到如此逼真的地步吗?这让她开始怀疑这一切,如果仿生人的主体不是单纯的核心系统而是其他呢?比如说人类的大脑。


 


“Sir…”5A沙哑的声音让Root从自己的猜测中回神。她低头亲吻对方的额头说道:“我在这里。”


 


“Sir…请救…”5A的话被打断。Root看到5A的蓝圈闪烁了几下后熄灭了几秒。重新启动的5A恢复原本仿生人的模式,她眨着眼睛说道:“Sir。”


 


Root低声道:“休息吧。”


 


她想,那句话的完整意思是:请救救我。


 


- 3.


 


Finch早已怀疑这些,他比Root先行入手调查关于德西玛科技的一切。这里面所隐藏的真相让他感到愤怒。每一位仿生人的主体并非如官方所说的统一AI系统,而是每一位人类的大脑。他无法想象这到底有多少人,这些人又是被关押在哪里给自己的复制品运作。光是警局的仿生人就已经接近上万人,无法想象在这背后的庞大数量。


 


在Root说出自己猜测后Finch决定告诉对方真相,他知道Root的骇客技术很强,两人联手必定能拉出幕后黑手。他们开始调查这些被掩埋的真相,拉拢反动派暗中扩建自己的组织。Finch可以确定总统已经被德西玛科技拉拢,他们的唯一出路是靠自己争取,和德西玛科技抢夺5A的控制权。


 


察觉到5A主体异常的德西玛科技立刻将其转移到其他国家,将备份系统接入5A的系统暂时代替主体的运作。线索的中断让Root感到一丝绝望,Sameen Shaw近在咫尺,她就在那里等待着自己。


 


看着乖巧坐在那里等待任务的5A,Root觉得这一切糟糕透了。对方信任她,冒着危险抢夺控制权向她求救。她却辜负了对方。她感到烦躁,5A抬头看着她说道:“Sir?”


 


拿起自己的配枪,Root头也不回的说道:“走吧,有任务。”


 


5A跟在Root的身后问道:“Sir?我做错了什么吗?”


 


转身,抓住对方衣领直接将5A按在墙上。Root拿枪对准对方的太阳穴说道:“现在,闭嘴。你只需要执行任务。”


 


红圈,下一秒Root就被撂倒在地上,手枪被5A取出弹匣。周围的探员呆愣住看着两人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5A起身说道:“对不起,Sir。”


 


按揉自己的后腰,Root把手枪放回枪套说道:“我也有错。只是…完成任务,什么都别说。”


 


完成任务,Root命令5A回警局待机。她跟着Finch提供的线索来到德西玛科技附近,外表看是和别的企业没什么区别,她摸索到后门附近黑入对方的电子锁潜入德西玛科技。随便抓住一个工作人员脱掉对方的工作服,穿上后挂上事先准备好的工作牌成功混入人群。


 


地下层的研究室让Root震惊,她和Finch的猜测是正确的。德西玛科技利用自己的权威,拉拢总统,暗地里用人类大脑作为仿生人的主体系统创造仿生人,销售全国赚取金钱。她注意到每一位主体的体格状况,她猜测这些人大多数是被放弃的军人,少部分的雇佣兵,用途于军方相关。另外一个研究室里面是普通人,用途是家用型。


 


她注意到一个单独的研究室里面是空的,里面原本的主体已经被人转移到别处。她盯着桌子上的一个东西看,然后她逃了。她慌乱的逃离了德西玛科技。


 


Sameen Shaw。


 


- 4.


 


以5A为首第一批进入警局的原型机经常会在任务途中出现异常,警局决定暂时停止使用第一批原型机,让他们待机模式。Root申请把5A带回家待机,警局看在Root工作成绩优秀的份上同意了这个决定。


 


5A坐在沙发上问道:“Sir,我会被处理掉吗?”


 


Root停下倒咖啡的动作,她没有回头看着对方。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不,Sameen。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Sir,为什么叫我Sameen?上层是对的。我的状况会影响到您的任务。”5A的话让Root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仿生人5A的身份和主体人类Sameen Shaw的身份始终有着区别,从被改造过的思考方式来看就是最大的区别。5A为了任务而生也可以为其死去。只需要用新的仿生人植入主体即可代替5A,变成新的5A。


 


5A太阳穴的蓝圈开始闪烁,Root拿着咖啡坐在对方身旁没有说话。她听到5A疑惑的声音猛然抬头看着对方,她抓住对方的手喊道:“Sameen。”


 


“Sir…请救救我。”5A痛苦的语气让Root将对方扯入她的怀中,她紧抱对方说道:“我保证,我保证!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Sir…”5A渴求的眼神让她的心脏跳动慢了一拍。


 


右手握住对方的手腕,Root左手放在5A的后脑勺轻力按揉,她吻上对方冰冷的唇。她能感觉到变化,她知道Shaw抢夺了控制权,现在唯一支撑着Shaw的人只有她。她拇指在5A的手腕内侧按揉画圈,她能感觉到5A放在她背后的双手逐渐用力抓住她的衬衫。属于Sameen Shaw的一切逐渐苏醒,她能看到对方双眸中的感情。


 


她们都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事。


 


- 5.


 


Root和John两人秘密前往南非的地址,Finch因为身份关系不能随意离开警局。他告诉两人有队伍在机场等候,接下来的事情会交由那边的队伍负责人负责。John低声说道:“她会没事的,她相信你。”


 


曾经那位仿生人的话在Root的耳边响起。


 


我信任你,你却欺骗了我。


 


队伍的车逐渐接近德西玛科技的南非据点。众人对自己装备和无线电进行最后检查开始潜入对方的据点。多间实验室都是空的,没有太多的警卫把手,摄像头由队伍的场外支援Claire Mahoney黑入,调换监控掩盖众人的行踪。


 


来到最后一间实验室,Root吞咽口水缓慢前进。John让人爆破门,一行人分开站位站在各自的举盾兵后面等待门被爆破时进行突击。空的,这个现实让Root不知所措。John观察着四周搜索线索,他站在还未关机的电脑前说道:“这里有一台电脑。数据还在更新。”


 


Root走过去快速敲打键盘,通过这台电脑黑入连接的终端同时让Claire拷贝这台电脑的数据。她看到数据监控的最后画面,Shaw意识不清的被人带进这个房间,研究员给她注射了什么东西,几人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John看着画面说出大概的内容后他咒骂了一声。还在更新的数据代表Shaw没有被人带远,他们还有机会救回对方,或者说拯救所有人解放他们。Claire告诉John她找到了疑似Shaw的踪迹,她正在尝试黑入对方的设备进行跟踪。


 


Root拿走放在桌上属于Shaw的军牌,她跟在所有人后面开始撤退前往下一个地点。现在开始是时间的斗争,远在纽约的5A随时可能被德西玛科技强制夺取控制权开机引起暴动。Claire把跟踪到的地方告诉John,一行人改变方向朝边缘的绿洲城市前进。


 


研究员抬头看着自己的老板说道:“Mr.Greer,她的情况很不稳定。我们强制夺取控制权会造成脑损伤。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Greer整理自己的领带看着被放置在手术台上的Shaw说道:“Ms.Shaw十分的不听话,采取强制手段是必要措施。”


 


“你是Boss,你说了算。”研究员低头开始准备自己的工作。


 


临时据点突然停电让所有人不敢乱动,仪器的紧急电源维持着运作。Greer后退了几步,打开门准备离开却正好对上了John的枪口。John看着眼前的人说道:“Surprise。”


 


看着手术台上虚弱的她,Root亲吻对方低声诉说着什么。


 


- 6.


 


德西玛科技的所作所为被人匿名曝光,现任总统被人推翻进行重新选举,一切关于仿生人的生产线,商店全部被停止,被解放的人们由政府资助直至身体康复为止。一些以为自己失去亲人的军人家属看到自己失而复得的亲人,内心充满了感谢。比较体弱的人没能熬过康复阶段的初阶。Root知道Shaw向自己求救不单单只是为了自身,而是那些被迫成为主体的人。她相信Root会把这些真相公之于众,她相信Root会解放他们自由。


 


Shaw被Root带回郊外的住所休养。她始终不敢过于接近Shaw,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是身为仿生人的5A并非身为主体的Shaw。她承认当Shaw抢夺5A控制权的时候,她能感觉到Shaw就在她身边,呼吸,聊天,甚至是…


 


“我很快就会离开。我…很感谢你愿意做这一切。”


“离开?你要去哪?”


“我不知道,但总有一个地方会有我的容身之处。”


 


Root将对方扯入自己怀中说道:“留在这里。”


 


Shaw轻拍对方背部安慰情绪过激的人,她无奈的笑了下说道:“我不是5A,你很清楚这一点。”


 


“留在这里…Please…”


 


Shaw的身体逐渐康复,Root给她买了一些健身器材放在家里的客房提供对方锻炼。在警局时Root偶尔会望着旁边的空位发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她明白这个道理,Shaw也明白。两人选择对5A避而不谈,在家时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各自的房间度过。


 


Root知道自己要做出选择。5A已经不再存在,在她决定救Shaw的那一刻就逐渐消失。现在活着的是Shaw,她知道身为主体的Shaw会有5A的记忆。对于Shaw来说,她很了解Root,喜欢什么样口味的饭菜,作息时间,包括一些小细节。但Root完全不了解她,Root了解的是5A,行动和思考模式受到AI系统影响的她。


 


一年后的某一天,晚餐时Shaw开口道:“我要离开了。”


 


Root低声道:“不能为我留下吗?”


 


“你我都很明白你在苦恼于什么。”Shaw的直白让Root无处躲藏。


 


那一晚她们进行疯狂的一夜。


 


- 7.(Shaw)


 


“欢迎回来,少校。”


“不,Sir。我很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孩子。你从小在这里长大,我们都视你如自己的孩子或者妹妹。我对你的遭遇感到抱歉。你很坚强,孩子。”


“谢谢,Sir。”


 


享受着海风,你拿下帽子仰头看着天空露出笑容。大海的味道永远不会改变,你从小在这个环境下长大,在你所熟悉的地方你感到安心。你想到了Root,你抚摸脖子侧面的咬痕充满无奈。你想过,你可以心甘情愿成为代替品。当你看到Root迷茫的眼神时,你觉得这可笑至极。你无法代替5A,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从来不是你。你只是一直在间接陪伴对方。


 


你选择回归大海,当一个懦弱者逃离她的身边。你的身体虽然康复但还未能完全承受大海的洗礼,在第一次暴风雨后你发高烧,退下去后变为低烧,在低烧和退烧之间来回切换,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天。你疲惫的坐在床边,你用手捂住脸无声抽泣。


 


这样的你糟糕透了,德西玛科技把你的一切都搞砸了。你强大的内心出现了裂缝,你不再无坚不摧。在海上的时间能够让你忘记她,你把那份暗恋埋藏在心中,将最后的强大变成护盾保护那份感情。


 


你的身体逐渐适应海上的情况,你变回你所熟悉的你。新兵里面有一位很像她的人,你会下意识护着她,下意识接近她,不抗拒她的亲昵。在事情还能够挽回之前你匆忙离开她的房间,坐在甲板上吹着海风。你低声咒骂自己。


 


- 7.5.(Root)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这样错过?”


“别以为你是我养兄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


“说真的。你喜欢的是5A还是她,你真的不清楚吗?”


“我…”


 


那天之后的清晨看到旁边空无一人时,你终于意识到你真正在乎的是她而不是5A。你们错过了,你知道她回到了海上,继续当一名海军。工作时你会想到她,你会想她在做什么,你会猜她是否也有想念你的时候。


 


一成不变的工作让你感到烦闷,你提交了辞呈拿起自己的相机开始旅游。有的地方始终保持着仿生人的存在,经过仿生人夜店时你会停下脚步看着门口。你想起有一次和5A执行任务需要逮捕一名嫌犯仿生人,你看到她太阳穴的蓝圈闪烁几下然后熄灭几秒后重新亮起。那是5A第一次阻止你的行动,她根据线索将你引向真相。你想,那时候就是Shaw第一次夺得控制权让你没有做令自己后悔的事。


 


看着空荡荡的厨房,你想起她曾经每日都在那里为你做早餐。有时候你会注意到她在发呆,在早餐被破坏之前回神,然后递给你。你想,5A发呆的时候是不是Shaw在抢夺控制权。收拾行李,你带着相机开始自己的旅程。


 


- 8.(Shaw)


 


你的战友拍了下你的肩膀说道:“Shaw,你要去岸上吗?”


 


闲着也是无聊,你回房换了一身便利的衣服跟着战友们上岸。同行之中还有那位很像她的新兵。脖子上的军牌在提醒着你,她曾经也握住过这个军牌。当地人似乎不是很欢迎海军,但还是尽可能的表示自己的友好。你的战友们聊着关于海上的事,在感情方面还把话题扯向你。


 


你喝着黑咖啡没有说话,你注意到那位新兵在偷瞄你。小心翼翼的神情像极了她,你起身低声道:“去下洗手间。”


 


你很确定你喝的是咖啡,而不是啤酒。你不断用冷水拍打自己的脸,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你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你哭了。


 


- 8.5.(Root)


 


你看着那群海兵,你捕捉到藏在人群之中的Shaw。她的身边站着一位很像你的人,你不确定她们是什么关系。你很想跟上去,握住她的手,呼喊她的名字。你此刻却像是暗恋者不敢面对喜欢的人一样后退了。


 


你躲了起来,拿起相机对准她,在她起身时按下快门。你跟着对方来到洗手间门口,你在犹豫是否该进去时你听到了里面抽泣的声音,玻璃碎裂的声音。你该进去吗?你不知道。你听到脚步声,你回头看着那人有点无措。


 


“你是…少校军服内侧照片的那个人。”对方的话让你意外。


 


你听到逐渐接近的门内脚步声,你走向对方说道:“她就拜托你了。”


 


“等…等等!她…一直想要的人是你啊。”


 


你没有听到对方最后的那句话。


 


- 9.(Shaw)


 


纽约,你曾经最爱的地方。你离开这里已经三年,三年的时间让它改变了很多。唯独那家在街角的三文治小店还在那里。你决定去酒店放下行李再去填饱肚子,你的同行有那位新兵,她邀请过你暂时住在她家,直到找到安定居所为止。


 


“三年前我见到了照片里面的人。”新兵的话让你的动作顿了下,你把行李整理好拿出自己的钱包后说道:“出门吃点东西。你要一起吗?”


 


“你们…因为什么分开?”


“错过了。”


“可你爱她。”


“我不否认。但有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解释清楚。”


“她爱你。”


“小鬼,别以为你升阶快就可以和你的上司谈这些。”


“你为什么逃避呢?”


“老天。小祖宗你闭嘴吧。”


 


你的昔日好友John Reese邀请你到警局工作,准确来说是5A的昔日好友。你的工作不算复杂,基本上是文书工作,偶尔会去下外勤。你在柜子最里侧找到了一张纸条,你所坐的位置曾经是Root的位置。


 


命运这个词真的很扯淡。你逃离这里,一直前进,最后却是绕了一圈回到原地。John把你叫到了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口,你深呼吸整理自己的警服后打开门走了进去。在办公室里面的人不是John而是Root。


 


“好久…不见,Sameen。”


“好久不见。”


 


尴尬的气氛直到John到来才结束。简单的工作安排,你敬礼然后离开办公室。你来到天台,你深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绪。看着手背的伤疤,你有时候宁愿自己是5A,只要输入代码即可重置。可你不是,这是事实。烟头的温度让你皱眉,灭掉已经到底的烟,你重新点了一根。


 


“Sameen。”


 


你抬头看着Root,你保证你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她将碎发撩到耳后在你面前蹲下与你平视。你看到她伸手拿走你手中的烟,她亲吻你的手背低声道:“对不起,Sameen。”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代替品。”


 


你不喜欢她把这一切归咎到自己身上,你们只是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方。


 


“我不够成熟,我后悔当初没有分辨出你和5A。你一直都在努力抢夺控制权想要与我站在一起。”


 


你不喜欢她把这一切归咎到自己身上,最先逃避的人是你,从来不是她。


 


“我知道很多次5A出现异常的时候,你冒着生命危险抢夺控制权保护我。”


 


你一直通过5A的眼睛注视着她,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你就喜欢上了她。


 


“我不想再错过。”


 


你一直都…


 


- 10.


 


Shaw站在机场似乎是在等待着谁,在看到那人身影的那一刻她走向对方。她接过对方的行李箱,与对方十指相扣笑道:“欢迎回来。”


 


Shaw一路上都耐心的听着身边人的抱怨,偶尔她会无奈的回答对方问题。到家时将车子开入车库停好,Shaw让对方先进去,她把东西弄好就进去。


 


Shaw宠溺的看着眼前朝自己张开双臂等待一个拥抱的可人儿,她放下行李箱走上前去拥抱对方。




“欢迎回家,Sameen。”


“我回来了,Root。”


 


--- Fin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洛阿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