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SHAW & ROOT 肖根大法好
Alex & Maggie Sanvers好甜好喜歡
Carmilla & Laura Hollistein棒棒哒
Carol & Therese 魔兔魅力無法擋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平時爬爬文~~ 分享好文跟周邊!!!

 

Demon(十)

Noramyw:

Micheal Cole是最早跟着Shaw的人。


他了解Shaw。


他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她,保护她,但是有的时候......




比如当Shaw的小情人用那种高高在上的指使语气说话的时候。


或者Shaw默认了的时候。


Cole感到愤怒。




“射击游戏。”


Cole深吸了口气。


他决定第一盘放水,让那个孩子赢,也算是给Shaw面子。




Root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Shaw默默拿了瓶啤酒,还有点想叫人买些炸土豆圈来,但她不确定Root是打算速战速决,还是猫玩耗子一样地多消磨些时间——她认为Root倾向于后者。




Cole大度地带着Root玩了一局,熟悉规则和各个按键,那个孩子的确小有天分,不过缺乏战斗策略,还是个入门的菜鸟。


第一盘Root赢得理所当然。




Shaw瞧着Root眼里的戏谑,掏出手机叫外卖,还记得顺便给Cole买块蛋糕,权做安慰。


Cole喜欢吃草莓的还是巧克力的来着?




“Michael提起过你。”


Root低头摆弄着手柄,她坐的不直,腿脚乱乱地、随意地缠在一块儿,上身单薄,瘦得慌,因为手指用力地按压着键位,于是整个身体微微晃动着,莫名地像一尊俄罗斯套娃版本的不倒翁,还是最里面那个,最小的那个金发娃娃。




“周三下午五点三十四分,他去便利店买了一条能量棒。”


Root扮演的人物慢悠悠地弄死了一个人。


她砸了砸嘴。




Micheal Cole的后颈莫名一凉。




“他说,你喜欢这个口味。”


Root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只能量棒,看也不看地丢到了Shaw的脚下。


她现在的得分刚刚好比Cole低一点点。




“刚刚你让了我一局,我也让你一局。”


Root伸了个懒腰。


Shaw捡起吃的,正好瞧见她衬衫底下的小段肌肤。




Root才十五岁,肌肤当然很紧致,但引起Shaw注意的是一颗小小的雀斑。那比Root偏白的肌肤要深一些,至多就是二十分之一的小拇指盖那么大吧,和墨水点差不多,这或许暗示着她的小恶魔以前生活的地方,阳光很好。


Shaw撕开包装纸,对Root随意丢弃食物的行为有些不满。




唔,好吃。




“你在耍我。”


Micheal Cole还不至于向一个孩子动手。


但他确实是怒了。




最后一局游戏交锋,无声地开始。




“不,我是在提醒你,Sameen和你没什么关系。”


Root头一次叫Shaw的名字,莫名觉得很顺口。


Sa-me-en.




她的牙齿轻轻扣着舌尖。




“她是我的。”


Root歪过头,看了Cole一眼。


后者手一抖,掉了两分。




容易猜测的男人。


Shaw发誓她从Root眼里的嘲讽里发现了这几个大字。


这个恶魔真是......




自己谈了个恋爱,就知道利用这一层来控制别人了,聪明。




“我赢了。”


Root突然放下了手柄,动着鼻子就跑到了Shaw的面前。


她抬头看着年长的女人,包括那人嘴角的巧克力碎屑——Hanna吃饭就很矜持,才不像Shaw一样粗鲁、无礼、小孩子气。




“你要输了。”


Shaw的目光在Root的鼻尖上停留了好几秒钟。


Root为什么要皱鼻子呢?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Root总是不站直,喜欢歪头看人,声音还总是带颤音的呢?




“不,她赢了。”


Micheal Cole也放下了手柄。


游戏依旧继续着,不管玩游戏的人已经停下动作,最后屏幕变黑,显示一行又一行的绿色代码。




“知道输在哪儿了吗?”


Shaw反应过来,看向沮丧的Cole。


“从一开始你就被下了套,你进门开始的一切信息都是Root告诉你的假信息。”




“所以你跟她......”


Cole望过来,眼睁睁地看着Root又亲了Shaw的脸一下。


“......”




“Sameen的意思是,在你查不出我的身份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是个难缠角色。”


Root愉悦地说道。


“这里的游戏机,在上个星期,就被我破解了程序。”




Micheal Cole难得感到了彻底的挫败感。


如果他连个孩子都敌不过......




“你继续做你的事情,Root还要读书和学习,之前的约定是哄你玩的。”


Shaw语气平平地道。


“过一会儿会有外卖,记得帮我拿过来。”




Root没有反驳她的话,Shaw倒是有一点吃惊。




“草莓蛋糕是给我的。”


Root开口了。


“不要偷吃。”




Micheal Cole默默地走了。


Sameen Shaw默默地把手机砸了。


怪不得这小恶魔动鼻子。




不过,Anthony监视她的时候,明明说过Root不吃草莓啊......




“看,我说过,我有好好做功课。”


Root邀功一样地笑起来。


她漂亮的眼睛闪闪发亮,特别盯着Shaw的嘴角。




“我认为亲吻的部分演的太过了。”


Shaw低下头,认真地道。


“Cole是个很好的朋友,你不应该那么作弄他。”




Root踮起脚,嘴唇几乎要擦到Shaw的嘴角。


她舔掉了能量棒的碎屑,一点儿水红色的舌尖把巧克力化开,有点香。




“你在想什么?”


Shaw的手指探入Root的金发之间,缓慢地移动着,一点一点地摸索这个小恶魔的颅骨,她看见金色的发根,Root浅淡的眉毛,和有点儿惊讶的眼睛。


Root亲她或者舔去食物的时候,眼中没有欲望,这Shaw是看得懂的,就像现在,Root也该看得出来,Shaw的举动并不礼貌,甚至过分狎昵,但她的出发点只是好奇。




“你想要做什么?”


Shaw的手移到了Root的脖颈,那儿太纤细了,终于把Root只是个孩子的事实暴露出来。


Shaw稍微施加了力道,直到Root的脸色缓慢因为缺氧而变红。




“我需要一瓶新的黑色指甲油。”


Root挑了下嘴角。


“以及一份工作。”




Shaw松了手。




TBC

  1.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